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05

  第四零五章
    蕭慕青利用彭程的倒戈,一舉攻占莫國西部的邊防重鎮赤龍壇,這不僅為玉軍打開了莫國門戶,也使風國順理成章地占領泗水郡全境。【】官場小說文字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泗水郡的失守對于莫國而言是個沉重的打擊,西部屏障已然蕩然存,現在,僅僅剩下許冷之在皓皖郡獨撐大局。
    聶澤的推測并沒錯,許冷之確實把麾下的莫軍主力全部撤到皓皖郡的郡城蒲豐,過六十萬的大軍,每天要吃要喝,所消耗的糧草是個天數。
    只靠郡城自身的囤糧,遠遠法應這許多人的吃喝。
    這就需要從周邊的城鎮征調糧草,同時,許冷之還把蒲豐城內的姓大規模向外遷徙,原本數十萬人口的郡城,在短短幾天的時間里,城中姓就銳減到五萬來人,而且是清一色的輕壯勞力。
    許冷之已作好了在蒲豐和風軍長期作戰的準備,他心中很清楚,蒲豐關系到皓皖郡的生死存亡,而皓皖郡則關系到都城的安危,以目前的戰事來看,蒲豐是除都城鎮江之外最為重要的城邑,絕不能有任何散失。
    他在駐入蒲豐的那天就向麾下眾將表過態,城在人在,城歿人歿,自己誓與蒲豐共存亡,絕不再退縮半步。
    將有必死之心,士貪生之念。身為主帥的許冷之都能下定這么大的決心,下面的將士們自然也都橫下一條心,準備在此地和風軍決一死戰。
    這日,午。烈日高照,晴空萬里,一覽云。
    三十多名莫兵神態悠閑地走在蒲豐附近的鄉間小路。路不寬,兩旁都是莊稼地,連個遮陽避暑的地方都找不到。
    這些莫兵毫軍容可言,一個個盔歪甲斜,許多人把軍裝的領子扯開,但即便如此,豆大的汗珠子仍不時順著他們的面頰、脖子流淌下來。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今天怎么這么熱?”一名士卒舉目仰望天際,最后奈地搖搖頭,拖著沉重的腳步繼續緩慢地向前走著。
    轉過一個彎路,舉目前往,不遠處的路邊有座小茅草棚子,眾莫兵們眼睛同是一亮,不約而同地加快步伐,走了過去。
    來到近前,才現這是一間茶棚,老板是個了年歲的老叟,身旁還跟著一位十四、五歲大的小姑娘,看樣子,像是爺孫倆。
    見來了這許多當兵的,老叟一溜小跑的迎出來,滿面堆笑地說道:“諸位軍爺可是口渴了?快、快、快,里面請,小店即有茶水,又有西瓜。”
    那小姑娘也跟了出來,明亮地大眼睛眨呀眨地,好奇地看著這些軍容頹廢又吊兒郎當的莫兵。
    眾莫兵們的目光越過老叟和小姑娘,向茅草棚里面瞧瞧,別的沒看到,倒是看到堆在墻角的西瓜了。眾人不約而同地吞了口唾沫。其中一名相貌端正的莫兵向胸甲里摸了摸,過了一會,才把手抽出來,苦笑著說道:“老人家,我們出來巡邏,身并未帶錢,還是……還是不進去了……”說著話,他向左右的同伴揮揮手,示意眾人還是走。
    “沒帶錢又有什么關系,現在風人打來,全靠你們這些當兵的了,進來坐,老夫請諸位軍爺吃茶。”
    “那……那怎么好意思呢?”另有一名莫兵干笑著說話。話是這樣說,但腳已不受控制地走進茶棚里。
    有一個人帶頭,其他人也就不再客氣了,紛紛走進茶棚內。
    他們三十多號人,一下子就把小小的茶棚擠得滿滿的。老叟很是熱情,招呼小姑娘,讓她又是遞茶碗,又是倒茶。老叟自己則挑出幾個個頭大的西瓜,切成數十塊,分給眾莫兵。
    烈日之下,眾人早已經走得口干舌燥,現在又有茶水又有西瓜,哪里還能裝得住矜持,幾名莫兵只三兩口下去,就把西瓜吃掉大半,險些連瓜皮也啃掉一塊,另有莫兵一口氣就把茶碗里的茶水喝個精干,直燙得連連扇舌頭。
    小姑娘見狀,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老叟在旁也是一個勁的勸道:“慢點!大家都慢點,如果不夠,小店里還有很多茶水和西瓜。”
    “哎呀,老人家,實在太謝謝你了。”那相貌端正的莫兵站起身形,向老叟一躬到地,說道:“我的兄弟們實在太渴太累,有失禮之處,老人家還要多多體諒。”
    “軍爺太客氣了……”
    正在這時,在茶棚的南邊走了一行車隊,其中的馬車大概有十輛左右,兩旁隨行人員即有穿著粗衣麻布的姓,也有盔明甲亮的士兵。
    見狀,茶棚里的莫兵同是一皺眉,緊接著,人們紛紛把茶碗和吃剩的西瓜放下,拿起武器,從茶棚里魚貫而出。
    三十多名莫兵攔在路,等車隊行到近前,其中一名莫兵跨前兩步,抬起手來,沉聲喝道:“站住,干什么的?”這人的胸甲帶有明顯的印花,顯然是一名隊長。
    車隊緩慢地停下來,護車的莫兵快步走前來,打量一番擋于前方的莫兵隊長。
    看去,對方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皮膚白皙又光滑,向臉看,劍眉虎目,鼻梁高挺,英化內斂,俊美異常,堪稱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
    車隊這邊的莫兵隊長來到他近前,說道:“我們是運糧到郡城的。”
    “可有?”俊美青年面表情,冷冷問道。
    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來頭,那名莫兵隊長不敢怠慢,點頭應道:“有!”
    說著話,伸手入懷,掏出一卷公,遞給俊美青年。后者接過,低頭大致看了看,確認署名和印章都沒錯,他才把公卷起,但并未還給對方,而是直接揣入自己的懷中。
    “喂!兄弟,你這是作甚?”那莫兵隊長臉色頓是一變,伸手把俊美青年的手腕抓住。
    可是,就在他抓住俊美青年手腕的一瞬間,突然感覺胸前一涼,接著,鉆心的劇痛感席卷而來。
    他不由自主地慘叫出聲,低頭再看,那俊美青年的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把殘月狀的彎刀,更加詭異的是彎刀還燃燒起黑色的火焰,此時,大半的刀身已然沒入他的胸膛。
    這是莫兵隊長看到的最后一幕,他的雙目帶著驚駭、恐懼和不解,慢慢失去神韻,最后變成死灰色,與此同時,白花花的霧氣由他周身冒了出來。
    莫兵隊長的死,僅僅是殺戮的開始。與俊美青年同路而來三十多名莫兵一擁而,對著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的壓糧兵和姓下了死手。
    別看他們這些人軍裝不整,毫軍容可言,但每一個人都不是普通的士卒可比,一個個鋼刀在手,殺人如同切菜一般。
    十多名壓糧的莫兵以及二十名運糧的姓,只是在頃刻之間,皆成了他們的刀下之鬼。
    猩紅的鮮血浸紅了地面,破碎的尸體在馬車下橫七豎八。難以想像,三十多條鮮活的生命,眨眼工夫就變成了殘缺不全的血肉。
    看著眼前生的一切,路邊茶棚里的老叟和小姑娘都嚇傻了眼,站起那里,一動不敢動,身子突突地哆嗦著。
    “老人家不必害怕,他們都是奸細!”那相貌端正的莫兵來到老叟近前,善意地笑了笑,可他話還沒有說完,一道電光從他身側閃過,直接沒入老叟的胸膛。
    老叟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身子卻軟綿綿地灘倒下去,鮮血由他的胸膛汩汩流出,染紅了破舊不堪的衣服。一把彎刀深深插進老叟的胸口,致命的一刀。
    “樂天,你和他羅嗦什么?”那俊美青年走了過來,面表情地說道:“他看到了這里的一切,絕不能留。”
    相貌端正地青年聞言立刻垂下頭,低聲應道:“是!大王!”
    “啊——”小姑娘終于回過神來,看著倒在自己腳下的爺爺,出撕心咧肺的尖叫。
    俊美青年彎下腰身,從老叟的身抽出彎刀,信手向旁一揮,小姑娘的叫聲也隨之戛然而止,冰冷地刀鋒情地劃開她的喉嚨,不過這次卻沒有鮮血流出,只是霧氣升到空中。
    甩了甩刀的血跡,俊美青年收刀入鞘,然后仰起頭來,將飄蕩的靈霧吸入體內。
    他們這些人可不是什么莫兵,而是莫兵的死對頭。
    為的俊美青年正是風王唐寅,和他一起的還有阿三阿四、程錦、樂天以及三十名暗箭人員。他們到此的目的就是來等莫國的送糧隊,將其殺光,然后再喬裝改扮,混入城內。
    至于茶棚里的老叟和小姑娘,則是個意外,不過既然被他們碰了,也只能算他倆倒霉,唐寅絕不會給自己埋下隨時可能暴露身份的隱患。或者很殘忍,很冷酷,但這就是他的做事風格。
    “把尸體都處理掉,現場打掃干凈,別留下任何的麻煩。”唐寅走到墻角,隨手抓起一顆西瓜,然后飛身坐到柜臺,揮拳將其砸碎,對茶棚內外的尸體視而不見,完全不受影響地大口吃起來。
    暗箭做事一向很快,在路邊挖了一個大坑,將尸體全部扔進坑內,填土埋好,另有人捧來新土,將地面的血跡小心地覆蓋,很快,現場被打掃得干干凈凈,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跡,好像剛才那場血腥的屠殺從沒有生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