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06

  第四零六章
    唐寅把一顆西瓜吃掉了大半,阿三阿四雙雙走了過來,把收集到的軍牌全部放到柜臺,說道:“大王請選一塊!”
    低頭看了兩眼,唐寅隨手拿起一塊,嘀咕道:“吳亭?這是從哪名莫兵隊長身搜出來的?”
    “是的,大王!”阿三回道。【絕對權力】-
    “恩!”唐寅閉眼睛,冥思片刻,然后將其交給阿三,說道:“把這個軍牌毀掉。”
    “毀掉?”阿三顯得有些意外。
    唐寅淡然一笑,說道:“蒲豐看守城門的軍兵當中,有這個吳亭的熟人,拿著他的軍牌,不是自己往刀口撞嗎?”
    阿三愣了愣,剛想問大王是怎么知道這等細節的,但猛然想起大王的黑暗之火,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急忙點點頭,接過軍牌,說道:“是,大王,屬下明白了。”
    阿四在旁問道:“那……大王,其它的這些軍牌還能否可用?”
    唐寅想了想,說道:“應該沒問題,其它的那些就全部留用。”說著話,他拿起一塊姓名‘馬五’的軍牌,覺得這個名還挺有意思,回手揣入懷中。
    阿三阿四把剩下的軍牌全部拿走,唐寅也順勢跳下柜臺,在茶棚里巡視了一周,沒現有什么不妥之處,這才走出茶棚。到了外面,眾人皆已經準備妥善。
    程錦、樂天、阿三阿四等十人依舊穿著莫兵的軍裝和盔甲,另外那二十名暗箭人員業已脫下盔甲和軍裝,露出里面的便裝,看去,和普通的農村老姓沒什么區別。
    唐寅見狀一笑,說道:“從現在開始,我們不再是巡邏兵,而是從蒲南村出,去往蒲豐的運糧隊。”
    “屬下明白!”眾人齊齊應道。
    “出!”唐寅甩下頭。他一聲令下,便裝的暗箭人員紛紛拿起馬鞭,趕著馬車,喬裝成莫兵的眾人則各長矛,走在馬車左右。
    唐寅信步走到一輛馬車旁,隨便掀開一只籮筐的遮布,向里面一瞧,滿滿一下子的白花花大米。他向不遠處的樂天招招手。后者快步跑過來,問道:“大王有何吩咐?”
    “這十車的糧食得有多少斤?”
    “至少得有一五十石。”樂天正色回道。
    以一石為一斤計算,一五十石就相當于一萬五千斤,這還僅僅是一個村莊一次的運糧量。
    唐寅暗暗皺了皺眉頭,又問道:“我沒記錯的話,你有說過蒲南村只是一座余人的小村莊。”
    “是的,大王,全村男女老少加到一起,也就在一二十人左右。”
    “這么一個小村莊,竟然能這么多的糧食?”唐寅表示難以理解。
    樂天一笑,低頭看了看腳下,說道:“大王,其實澤平郡和皓皖郡都是莫國的產糧大郡,這里土地肥沃,雨水又充足,四季如春,我國大多地方一年只能收一次稻子,可這里一年能收三四次,囤糧自然很充足。”
    “原來如此!”唐寅理解地點點頭,原來不是風國的農業技術不如莫國,而是由于氣候和環境等因素造成的。他嘴角挑起,冷笑了一聲,說道:“讓莫國占有這種猶如聚寶盆一樣的土地,實在是太浪費了。”
    樂天沒有答話。恐怕論什么人占據了皓皖郡,大王都會覺得浪費,當然,風國除外。
    長話短說,他們一行人押送十輛馬車,直奔蒲豐而去。路,也有遇到過兩波莫軍巡邏隊,不過他們喬裝改扮得天衣縫,而且也齊全,沒有多受盤問,順利蒙混過關。
    等天至中午,唐寅一行人抵達蒲豐。蒲豐是皓皖郡的郡城,城外有寬寬的護城河,河水湍急,好似奔騰的野馬。蒲豐的護城河是引用泗河之水,泗河最終的流向是匯入鎮江。
    來到護城河前,馬隊向前走不了了,現在的蒲豐是城門緊閉,吊橋高懸,城墻之,兵甲林立,如臨大敵,舉目看去,探出箭垛,在陽光的映射下閃閃放出寒光的箭頭列成一長排。
    護城河夠寬,河水夠兇險,城墻夠高也夠堅固,守軍又有六十萬之眾,這樣的城邑想要強攻下來,估計起碼得具備一萬以戰力如貞軍那樣的軍團。這是唐寅近距離觀察完蒲豐城防后所得出的結論。
    “城外來者何人?”唐寅心中正暗自琢磨的時候,城頭探出一名莫兵的腦袋,向他們大聲喊喝。
    “我們是從蒲南村運糧過來的。”唐寅前一步,向城頭高聲回道。
    “你們等一等!”城墻的莫兵縮回頭,似乎是去稟報了。等了好半晌,城頭又探出一名將官的腦袋,向唐寅這邊仔細望了望,而后又縮了回來,接下來,城內便沒動靜了。
    “莫軍這是在搞什么?”唐寅舉目注視著前方城墻,頭也不轉地問身邊的樂天。總不至于對方只看了幾眼就看出了己方的破綻?那可太神奇了。
    樂天也不明白城內的守軍在干什么,只能推測道:“也許是在查看今天有從蒲南村過來的運糧隊。”
    “哼!”唐寅冷冷哼了一聲,沒再說話。
    不知等了多久,就在唐寅等人都在懷疑己方是不是已然暴露的時候,突然之間,前方傳出嘎吱嘎吱刺耳的摩擦聲,那高高挑起的吊橋隨之緩慢的落下來,與此同時,城門吱扭扭的被人拉開。
    見狀,唐寅松了口氣,看起來只是莫人的動作慢了一點,沒有現異樣。時間不長,吊橋落下,城門也被打開。唐寅向身后眾人揮下手,說道:“走!進城!”
    說著話,他毫顧慮地邁步向前走去。
    可是此時,就連平日里殺人如麻的暗箭人員也是面露凝重之色,要知道城內的莫軍可是有幾十萬人,他們進去,就等于是鉆進了虎口里,隨時都有喪命的可能。
    現在已是箭在弦,不得不,眾人硬著頭皮,催趕馬車,跟在唐寅的身后,向前方敞開的城門而去。
    唐寅剛剛走過吊橋,城門里就涌出來十多號莫兵,為的一員莫將,年歲不大,未到三十的樣子,相貌平凡,眼睛卻亮的出奇,顯然具備一身不錯的靈武修為。
    由于事先早已服下散靈丹,唐寅也不怕對方使用洞察或者感覺到自己身散出的靈壓,直直走前去,插手施禮,說道:“小人馬五,參見將軍!”
    “恩!”那莫將隨口應了一聲,看清楚唐寅的樣貌,還是忍不住又多看了他兩眼,畢竟相貌如唐寅這般俊美的男子并不多見。他伸手說道:“公拿于我看。”
    唐寅伸手入懷,把拿出,交給莫將,同時說道:“將軍,這次運送的糧草共有一五十石。”
    確認公沒錯,莫將將其卷好收起,揮手說道:“全部拉進城內!”
    “是!”唐寅剛回身向后面眾人招手,這時候,莫兵當中突然走出一名隊長,疑問道:“馬五,這次負責押運的不是吳亭嗎?怎么換成你了?”
    聽聞這話,莫將的眉頭頓是一皺,與此同時,后面的程錦、樂天、阿三阿四等人也都心頭震顫,下意識地扣進握在掌中的聚靈丹,一旦有變,他們也只能第一時間服下聚靈丹,和敵人拼死一戰。
    唐寅倒是沒有其他人那么緊張,依舊一臉的從容,說道:“吳大哥的夫人難產,所以來不了了,臨時交代我帶隊。”
    “可是……”那名隊長還要說話,唐寅立刻又補充一句:“吳夫人早產。可能也正是因為早產,所以才難產!”
    “啊!原來是這樣。”那莫兵隊長點了點頭,說道:“次我去老吳家吃酒,聽說嫂夫人還有一個月臨盆,沒想到這才過幾天就要生了……嫂夫人現在如何?”
    唐寅搖頭,說道:“我等出村的時候,吳夫人還正生著呢!”
    那莫將聞言撲哧一聲笑了,聽著唐寅和莫兵隊長的交談,他緊繃的神經也松緩下來。對那隊長說道:“好了,有什么話等進城之后再說,先把糧草運進來。”
    “是、是、是!”莫兵隊長連連點頭,他向唐寅低聲介紹道:“這位是鄧將軍,靈武高強,勇冠三軍,你可要多親近啊!”頓了一下,他又說道:“老吳以前也有向我過你。”
    “哦?”唐寅略微怔了一下,隨即又笑問道:“到我什么?”
    “說你是少爺兵,馬家在蒲南村可是最大的一戶……”莫兵隊長呵呵地笑起來了。
    一旁的莫將聽聞,心中也了然了,難怪這個馬五長得細皮嫩肉的,原來是家里頗為富足。
    馬五是蒲南村大戶人家出身這一點,唐寅還真不了解,雖說他用暗黑之火的靈魂燃燒吸食了吳亭的靈魂,但也不可能一下子掌握他全部的記憶,之所以挑選馬五這個軍牌,只是覺得名很有意思,沒想到還真被他選對了,不然的話,普通農戶出身又沒修過靈武的孩子哪有像他這般白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