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07

  第四零七章
    通過吳亭的記憶,唐寅知道這位莫兵隊長叫潘元,為人頗為仗義。【】他拱手說道:“潘大哥,吳大哥以前也沒少向我起你,說你二人有過命之交……”
    “哎?”潘元不好意思地擺擺手,說道:“同袍兄弟,在一起出生入死,如家常便飯嘛!”
    “這次小弟負責押糧到郡城,還要潘大哥多多照顧。”唐寅套近乎地說道。現在他對蒲豐城內的一切都不了解,如果有熟人照顧,那自然再好不過了。
    不過聽完他的話,潘元卻皺起了眉頭。他向四周看了看,拉著唐寅故意放慢腳步,低聲問道:“怎么?你還要留在郡城嗎?送完了糧,你趕快回你們村去!”
    “這是為啥?”唐寅‘天真’地眨眨眼睛。
    潘元正色道:“你不知道這里就要打仗了嗎?是非之地,人家想走都來不及,你還要硬往里進?”
    唐寅急忙說道:“我不怕死!既然投了軍,要么榮歸故里,要么馬革裹尸,怎能臨陣脫逃呢?”
    “你少跟我說那些大道理!”潘元不耐煩地揮揮手,用手指連連戳著唐寅的頭盔,氣道:“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人要是死了,就什么都沒了,若不是看在你是老吳的同鄉份,我才懶得和你說這些呢!”
    唐寅還從沒被人這樣戳著腦袋,不過好在潘元是出于一番好意,他也就忍了。他正要說話,這時候,莫將走了過來,問道:“你們在說什么?”
    “啊,鄧將軍,是這樣的,我看兄弟們大老遠的押糧過來也挺辛苦的,想留他們吃完午飯再送他們出城……”
    潘元點頭哈腰地討好道,他話還未說完,唐寅便故意裝傻不滿地大聲嚷嚷道:“我們不想走!風賊就快打來了,我們要和兄弟們一同守城!”
    他的話立刻引起其他人的共鳴,裝扮成莫軍和普通姓模樣的程錦等人連連點頭,紛紛說道:“隊長說得對!風賊可惡,侵我國土,我等與風賊勢不兩立!”
    聽聞他們的話,潘元的鼻子都差點氣歪歪了,感情自己剛才那番肺腑之言都是對牛琴啊,這個馬五,怎么如此不知好歹。
    如果只他一個人傻也就罷了,怎么這些人都這么傻?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啊!他悄悄伸出手來,在唐寅的后腰狠狠擰了一把,示意他趕快閉嘴。
    唐寅痛得一呲牙,果然把下面的話打住了。那莫將哪能看不到潘元的小動作,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狠狠瞪了潘元一眼,沉聲說道:“現在正是用人之際,這些兄弟們皆有報國之心,有何不妥?潘元,你休要從中作梗!”
    “將軍,他們只是村兵,哪里和人打過仗,又哪里懂得守城的技巧,一旦風人打來,他們只會礙手礙腳,給我們添亂啊!”潘元還想做最后的努力,把唐寅他們送出城。
    莫將哼笑一聲,說道:“沒有人天生下來就會打仗,只要勤加練習就可以了,何況,等到戰事爆,他們哪怕是運運物資,打打下手也行嘛!這些兄弟統統留下,你不必再多說!”說著話,他向左右揮手道:“起吊橋,關城門!”
    完了!潘元心涼半截,現在就算馬五他們想走都走不了了。
    在莫將的指揮下,唐寅等人把十車的糧食全部運進城中的糧倉。這座大糧倉,占地至少得有兩三座籃球場大小,高度要在七八米往,向里面看,中間只有幾條窄窄的走道,其余的空間皆被一筐筐的糧食所堆滿,唐寅推算,就目前這樣的糧食儲備,足夠六十萬人吃三個月的了,更何況各地的糧食還在源源不斷地往蒲豐城內運送。\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照這樣囤積下去,如果莫兵再省吃儉用一些,堅守蒲豐半年都沒問題。倘若戰事真打到那一步的話,自己的大軍就得被莫軍活活拖散,屆時川國再參與進來,己方必敗。
    等把糧食全部運進糧倉之內,莫將又交代了幾句,便轉身離去,其他的莫兵也都散了。
    看到潘元氣呼呼地大步走開,唐寅趕緊追前去,賠笑道:“潘大哥還在為小弟硬是要留在城內生氣嗎?”
    “我不讓你們待在城里,是為了你們好,你倒好,把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了!”潘元先是氣惱道,而后又重重嘆息了一聲,環視唐寅等人,意味深長地說道:“你們沒有和風人打過仗,也不知道風人的可怕啊……”
    “所以我等才要潘大哥多多照顧嘛!”唐寅滿不在乎地笑吟吟道。
    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還是沒把自己的話聽進去,潘元奈地搖搖頭,說道:“走!我帶你們找個落腳的地方!”
    “是去軍營嗎?”唐寅好奇地問道。
    “軍營?”潘元樂了,環指周圍的房宅,說道:“現在整座郡城就是一座大軍營,只要是沒人住的宅院,都可以住進去。不過,但凡大一點的好宅子都已經住滿人了,你們只能住在破房子里了。”
    “只要有地方落腳就行,我們不挑。”唐寅拍著胸脯說道,說著話,他恍然想起什么,伸手入懷,從里面抓出一把碎銀和銅錢,說道:“潘大哥,兄弟們來的匆忙,也沒帶什么禮物,這些……算是一點小意思!”這些錢都是從被他們殺掉的那些莫兵和姓身搜出來的。
    潘元倒不是個見錢眼開的人,把唐寅遞過來的錢又推了回去,說道:“你們是老吳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兄弟之間,不講這一套。”
    唐寅頗感意外地看眼潘元,這人的人品確實不壞,只可惜,他是莫人,而不是風人。
    潘元為唐寅等人找的房子還算不錯,一間獨立的院落,有正房有廂房,他們三十來人擠一擠倒也能住得下。雖說里面破舊了一些,但遮風避雨還是沒問題的。
    唐寅等人對潘元自然千恩萬謝,并問他城中還有沒有飯館,請他吃飯。
    蒲豐城內的姓大多被遷移走了,可也有一小部分留了下來,偌大的郡城,現在還開業的飯館大大小小加到一起,也就那么十來家。
    潘元帶他們去了一間就位于附近的小飯館,地方很小,可還算干凈,經營飯館的老板娘是個三十出頭的婦人,據說丈夫死在正中郡的戰場了,是個兒女的寡婦。
    老板娘的相貌不錯,皮膚白凈,大眼睛水汪汪的,堪稱豐韻尤存,這在目前幾乎都找不到幾個女人的蒲豐城內,老板娘的存在實在太‘難能可貴’了。正因為這樣,這間小飯館就算偏僻了一點,破舊了一點,但前來光顧的莫兵還是很多,每天的客人絡繹不絕,如果有機會能摸一下,碰一下,和老板娘說幾句俏皮話,也足夠莫兵士卒們興奮一整天的。
    潘元帶著唐寅、程錦、樂天、阿三阿四幾人進入飯館時,這里已經有十多名莫兵在吃飯。
    沒有空桌可坐,潘元環視了一圈,見有兩名莫兵占了一張大桌,他走前去,拍拍二人的肩膀,說道:“兄弟,幫幫忙,到別的桌擠一擠!”
    那兩名莫兵聞言,眼睛立刻瞪圓,但看到潘元的胸甲刻有隊長的印花,二人的氣勢又立刻軟了下去。
    軍中就是這樣,一級壓一級,隊長是個綠豆大的小官,但對普通的士卒還是很有威懾性的。
    兩名莫兵忌憚潘元隊長的身份,即便不甘心,也只好站起身,端著菜盤和碗筷,挪到別的桌。潘元落座,然后向唐寅等人招招手,說道:“來、來、來!都過來坐!”
    唐寅故作怯生生地落座,然后低聲問道:“潘大哥認識那兩位兄弟?”
    “怎么可能?好幾十萬人,我哪能人人都認識?”
    “那他二人怎么肯讓座啊?”
    潘元笑了,回手指了指胸前的印花,說道:“就憑這個。”說著話,他也看到了唐寅胸前的隊長印花,說道:“馬五,這里可是中央軍,不象你們村兵,隊長和普通士兵都沒高沒低,沒沒下的,在中央軍里,能做到隊長可是很威風的!”說話的同時,他還特意把胸脯挺了挺。
    唐寅心中暗笑,一個隊長就很威風了,自己這五人,論挑出哪一個都不知道比隊長要高出多少級呢。這個潘元,為人不錯,但還是挺好面子的。
    越是接觸,也就越能看出潘元的個性,唐寅也就更加容易從他身套話了。
    這時候,一股香風飄來,飯館的老板娘姍姍走來。由于飯館太小,老板娘是又做伙計,又做掌管。唐寅轉頭看去,只見老板娘穿著一身素色的衣裙,領口微微敞開,露出片片雪白的肌膚。在他印象中,莫國的民風并不開放,女子做如此打扮,也顯得很輕浮。想必,這正是老板娘招攬食客的手腕之一!
    當唐寅打量老板娘的時候,后者也剛好看到了他,眼睛不由得隨之一亮。
    去掉內在不說,單看外表的話,唐寅確實很吸引人,秀美英俊,剛毅中不失柔和,天生的笑面很容易讓人對他生出好感,即便男人見了他也會忍不住多瞅幾眼,何況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