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09

  第四零九章
    潘元沒有把話說完,而是不解地看著唐寅,問道:“兄弟怎么如此關心此事?”
    唐寅心中一動,這個潘元,看似粗枝大葉,實際還挺謹慎的。【】
    他不動聲色地說道:“我只是好奇嘛!如果潘大哥不信任兄弟,不說也罷!”說著話,他故作落寞地垂下頭,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潘元也只是隨口一問罷了,絕沒有懷疑唐寅的意思,見狀,他忙陪笑道:“我怎么會不信任兄弟你呢!”頓了一下,他湊到唐寅耳邊,低聲說道:“暗倉就在郡府內!”
    “哦?”唐寅愣了愣。在風軍大營的時候,他有看過蒲豐的城圖,感覺郡府不是很大,能容納得下那么多的屯糧嗎?他同樣低聲問道:“潘大哥是親眼所見不成?”
    “那倒沒有。”潘元正色說道:“不過,最近一段時間,只要是規模大一點的運糧隊抵達郡城,都會把糧食直接拉到郡府,然后就再也沒有被拉出來,郡府里才多少人,不可能吃得下那么多糧食,所以,我才推測郡府內藏有暗倉。”
    倘若真是如此的話,那潘元的推測極可能是真的。心里這么想,但唐寅嘴沒有這么說,他不以為然地笑呵呵道:“原來只是潘大哥的臆斷啊。”
    “怎么?兄弟不信?”已有三分醉意的潘元瞪起眼睛。
    “信、信、信!”唐寅故作應付地說道:“潘大哥是老兵,經驗豐富,潘大哥的推測不會有錯的。”
    “恩,還是兄弟你會說話!來,干!”“干!”
    等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唐寅召來老板娘結賬。他們只是點了幾壺劣質的米酒,四盤菜,六碗米飯,結果一結賬,卻要八兩銀子。
    唐寅對錢的概念不是很大,把懷中的碎銀和銅錢一股腦的都掏出來,嘩啦啦的散放到桌子,鋪了好一片,他將其往老板娘面前一推,說道:“老板娘點點錢夠不夠。”
    “太多了。”不等老板娘說話,潘元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從碎銀里挑出幾顆,在手里略微掂了掂,點點頭,對老板娘說道:“正好八兩!”
    “小氣鬼!”看著桌還剩下大半的碎銀和銅錢,老板娘沒好氣地白眼潘元,同時還不滿地嘟囔一聲。
    潘元倒也不在意,拉過來老板娘的手,把碎銀放到她手中,然后邊輕輕的撫摸著邊笑呵呵說道:“如果老板娘能在晚伺候我一下,這些錢都歸你也成……”
    “誰稀罕!”他話還沒有說完,老板娘已狠狠抽回手,姍姍走回柜臺。
    唐寅對于老板娘的反應倒有些意外,看起來,這個女人僅僅是放浪,但并不蕩。
    對于和自己沒關系的人或事,唐寅不太會去關心。他向樂天示意一下,讓他收起桌的散錢,然后對潘元笑道:“流花有意,流水情,潘大哥,我們還是走!”
    潘元沒有絲毫吃了閉門羹的尷尬和難堪,大笑一聲,隨著唐寅走出飯館。到了外面,唐寅說道:“潘大哥喝了些酒,還是別去值勤了,不然被鄧將軍看出,難免受罰。”
    “沒事沒事,這點酒不算什么,就算真被鄧將軍現了,大不了就挨二十軍棍嘛,哥哥我還能挺得過去。”說著話,他舉目看了看太陽的方位,又道:“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城門那邊,你們自己先回住處,我晚再過來找你們。”
    “潘大哥,你真的沒事嗎?”
    “沒事!”
    “那……好,你自己小心一點!”目送走了潘元,唐寅臉的笑容隨之消失,他向樂天、程錦四人甩下頭,快步往他們的住處走去。
    現在計劃有變,城內不止明面那一座糧倉,很可能還有座暗倉,這就要求他們恐怕得同時毀掉這兩處地方。
    回到住處,唐寅幾人立刻進了正房,讓暗箭人員守好四周,然后關嚴房門,他們幾人在房中秘談。
    程錦先出心中的疑慮,說道:“大王,城內還有暗倉一事只是潘元的猜測,真假難辯啊!”
    唐寅點下頭,問道:“樂天,你的意思呢?”
    樂天沉吟片刻,道:“屬下覺得潘元沒必要向大王說謊,按他所言,已有大批的糧食囤積在郡府內,其中藏有暗倉的可能性極大,或許莫人也在防著我軍派出的奸細混入蒲豐,所以做兩手準備,把糧倉設置成一明一暗,哪怕明倉被毀,還有暗倉可用,另外,郡府防守森嚴,又沒有閑雜人員,正是適合封鎖消息,是藏匿暗倉的最佳地點。”
    程錦接道:“樂將軍分析得很有道理,不過,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萬一郡府內沒有暗倉呢?所以,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趕快查清楚郡府內的情況,到底有暗倉的存在。”
    “恩!”唐寅大點其頭,說道:“程錦所言有理。這事……就由我去查!”
    “大王去查?大王想怎么查?”樂天和程錦驚訝地問道。
    唐寅抓了抓頭,低聲嘟囔道:“我還得再仔細想想。”
    等到晚間,天快黑的時候,潘元來了。只看他神清氣爽的樣子,顯然沒有因為吃酒受罰。隨著他的到來,唐寅等人所住的這間小宅院,原本死氣沉沉的氣氛立刻變得熱鬧起來。
    潘元一進院子就連聲吆喝道:“出來,出來,大家都出來,趕快拿碗拿盆,去領飯了,你們不想晚飯也去飯館吃!”
    隨著他的喊喝,唐寅等人紛紛走出屋子,一個個滿臉的茫然,不知道潘元在什么神經。
    見他們都愣在那里沒有動,潘元急道:“你們還什么呆啊,快隨我去領飯,晚了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原來是到了晚飯口時間。唐寅等人一同跑去廚房,有什么鍋碗飄盆,一股腦的都拿出來,跟隨潘元去領飯。
    路,唐寅向潘元問道:“潘大哥,我們兄弟都不經常來郡城,也不知道郡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潘元一心只想著趕快領飯,一邊向前張望,一邊心不在焉地說道:“現在人都差不多跑光了,哪還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那……那有沒有……青樓之類的……”唐寅故作為難地低聲問道。
    撲!潘元被氣樂了,風軍都快打到眼皮子底下了,馬五這些人還想著青樓呢!真是鄉巴佬!他下打量唐寅兩眼,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以兄弟的模樣,什么樣的女人找不到,還用青樓?我看,老板娘就挺中意你的,如果真想女人了,哥哥代你去說!”
    “不不不,不是我,是我的兄弟們想……想去青樓看看,也算見見世面。”
    “哈哈!”潘元大笑,說道:“現在還留在城內的,除了當兵的就是那些賺錢不要命的。說起來,還真有一家青樓,不過,你們是別想了,那是為將軍們準備的,想過一夜,有銀子都不行,人家現在要的是金子!”
    唐寅心中一動,問道:“那家青樓在哪?我們就算不進去,在門口看看也行啊。”
    潘元搖了搖頭,說道:“在城西的宣武大街,很明顯,到了就能看到。”
    “多謝潘大哥!”
    “我看你們也別去自找苦吃了,那種地方,不是咱們這種人能去的……”
    唐寅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么。到了領飯的地方,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放眼望去,寬敞的街道到處都是莫兵士卒,有些人在排隊領飯,而有些已經領了飯的人就直接坐在街邊,大口吃起來。
    跟隨人流排隊的時候,唐寅舉目觀望。在領飯處擺著一桶米飯和一桶湯,沒人飯,都是自己動手。凡是輪到的人,都是拿起飯勺,拼命的往碗里盛,生怕自己盛少了吃不飽。
    見狀,唐寅心中暗笑,他對身旁的潘元低聲說道:“潘大哥,以后再領飯的時候盡量早點來,最好能排在第一個。”
    潘元不以為然地說道:“早來晚來都一樣,等你吃完了,飯也早就沒了。”
    唐寅笑道:“所以才要早來,先只盛小半碗飯,以最快的度吃光,然后再排隊盛下一碗,這一碗就是能裝多少裝多少了,這樣可以保證吃飽。”就算哪天不幸戰死,也能做個飽死鬼!他在心里又默默補充一句。
    呦,這個辦法自己以前怎么沒想到呢!潘元又驚又喜地看著唐寅,贊嘆道:“兄弟好聰明啊,這可是個好辦法。”
    唐寅心中暗笑,當年中國吃大鍋飯的時候,很多人都是這么干的,尤其是鄉下。他含笑說道:“潘大哥過獎了。”你也幫了我不少,這算是對你的一點償還!
    草草的吃過飯,潘元回他自己的住處休息,唐寅等人也回到他們落腳的小破宅院。
    等到三更天的時候,一條黑影從小宅院中竄出。那黑影動作極快,而且時隱時現,仿佛鬼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