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11

  第四一十一章
    把女子的記憶全部消化掉,唐寅睜開眼睛笑了,只不過是苦笑。【】
    是啊,自己怎還能奢求從一青樓女子身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呢!唯一有用的可能就是知道這女子的名還算不錯,叫幻雪,也僅此而已。
    他搖了搖頭,挺身站起,剛要跳出戶,又把腿收了回來,將女子常穿的衣服連同積攢的金銀珠寶飾等細軟之物一并打個包帶走,然后又把被單撕成條狀,系到一起,一頭綁于房內的固定處,一頭扔到外,制造她出逃的假象,查看房內再遺漏之處,唐寅這才跳離去。
    一名妓女的出逃,不會引起多大的動靜,就算青樓想找人,偌大的蒲豐城,也夠他們找好幾天的。
    唐寅出了青樓,避開主道,返回自己的住處。在回來的路,他心里又生出一條計策,就是利用這名妓女的身份行事。
    他離開時,是瞞著程錦、樂天等人的,等他回來的時候,程錦、樂天、阿三阿四等人都聚在院內焦急的等候著。
    看到唐寅沒事人似的翻墻進院,眾人如釋重負,齊齊迎前去,問道:“大王去哪了?讓我等好生擔心啊!”
    唐寅一笑,輕描淡寫地說道:“剛才去潘元所說的那間青樓逛了一圈。”說著話,他拍了拍帶回來的包袱,說道:“順便還帶回來些金銀。”
    聽聞這話,眾人哭笑不得。人家逛青樓都是花錢,大王倒好,去趟青樓還能賺錢回來。
    樂天哎呀一聲長嘆,意味深長地說道:“大王,這里畢竟是敵營,再有行動,務必要告知我等,不然一旦生變,那可如何是好啊!”
    “好、好、好!下回我再有什么舉動,一定第一時間通知大家!”唐寅連連點頭地說道。不管他在旁人面前多么冷酷情,但在自家兄弟面前,他又變回笑呵呵和藹可親的模樣。
    等到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唐寅就醒了。
    他盤膝坐在床榻,閉著眼睛,周身散出濃濃的靈霧。靈霧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集中,最后聚成一團,幻化成一名妙齡女郎。
    女郎渾身,論身材還是相貌,都和昨天晚被唐寅吸食的那名青樓女子一模一樣。這,正是唐寅的絕技之一,暗影分身術。
    分身幻化出來后,第一時間打開唐寅帶回來的包裹,從里面取出衣服,然后快地穿在身。
    其實唐寅的暗影分身術是能幻化出衣服的,只不過那也要消耗靈氣,在時間和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自然是只幻化出本體最為實際。
    時間不長,分身把衣物已全部穿戴整齊,就連飾品也佩帶了一些,看去,和真人幾乎沒什么不同,唯一的區別就是在它的身有靈壓的存在。
    一切妥當之后,分身打開戶,直接跳到房外,然后施展暗影飄移,閃出院落。
    暗影分身的敏捷程度比唐寅都要更勝一籌,好在現在是清晨,街道沒什么行人,也沒有巡邏的莫兵,分身可以肆忌憚的施展身法,在大街小巷里如貍貓一般迅穿行。
    沒用多久時間,幻化成‘幻雪’的分身就來到郡府附近。
    她沒有草率接近,而是先圍著郡府繞了一圈。和他當初看蒲豐城圖的感覺一樣,郡府確實不太大,要說這里面藏有暗倉,確有可疑之處。
    幻雪眼珠轉了轉,最后選在郡府斜對面的小胡同里藏身,默默地等待機會。
    郡府進進出出的人不少,現在莫軍統帥許冷之也住在郡府內,這里相當于莫軍的總司令部,各種情報要在這里匯總,各項決策要在這里制定,出入的莫兵、莫將們絡繹不絕。)
    由于很少有落單的人,幻雪也找不到合適的下手機會,只能耐心地等下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整整一午,幻雪一直藏于小胡同里,沒有尋到任何機會。
    不過倒是有件事引起了她的注意,這一午,竟有兩批車隊進入郡府,通過觀察,他可以確定,里面裝的全是糧食。
    通過這一點,可以斷定潘元并未說謊,郡府確實在囤積糧食,直到現在,仍在不斷的囤積著。可令幻雪想不通的是,這么多的糧食到底囤積在郡府的什么地方,郡府就這么大,如果真囤積有數額巨大的糧食,即便從外面也能看得出來,除非,郡府的地下有一座龐大的地窖。
    釋放暗影分身術也是消耗靈氣的,唐寅可不敢把自己的靈氣都用光,白白浪費一午的時間,毫收獲,他有些氣餒,打算收回分身,再另做打算。
    可就在這時,幾名莫兵士卒從郡府內走出來。
    這些士卒和普通的莫兵不一樣,手中沒有長矛、長槍這樣的長兵器,清一色的腰挎短刀,背后白色的披風。通過一午的觀察,幻雪知道這些打扮的人都是郡府內的侍衛,很少會出郡府,一午就出來過兩次,在搬運糧食的時候他們出來做監工,等糧食搬完,他們立刻又退回郡府,不知道他們現在出來是做什么。
    她瞇了瞇眼睛,慢慢蹲下身形,在地隨手夾起一顆沙粒,扣于掌中。她這邊的位置很隱秘,那幾名莫兵侍衛并未現她的存在,互相之間說說笑笑的從小胡同前走過去。
    他們剛走出去不遠,幻雪手指微微一,沙粒飛射而出,正打在一名莫兵侍衛的后脖頸。那名侍衛本能反應的抬起手來,摸了摸后頸,同時轉回頭,面帶疑惑地向后面四處張望。
    很快,他便看到不遠處,道路對面的胡同口站有一名妙齡女子,身著粉紅色的衣裙,身姿豐盈,該胖的地方胖,該瘦的地方瘦,纖纖的細腰不盈一握,向臉看,面如粉玉,膚如羊脂,容貌之艷麗,美倫美幻,仿如仙子。
    侍衛只是一打眼便把她認了出來,這不是花園的頭牌幻雪嗎?她怎么跑到這里來了?對于他們這些普通的侍衛而言,花園的頭牌是高高在的,也是他們可望而不可求的。
    他正怔怔呆的時候,幻雪沖著他嫣然一笑,隨即旋身走進小胡同里。
    她這一笑,把侍衛的三魂七魄都勾到九霄云外,何謂‘回眸一笑媚生,六宮粉黛顏色’,用在幻雪身再恰當不過了。
    幾名侍衛正有說有笑地向前走著,突然現一名同伴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像丟了魂似的。
    幾人莫名其妙地退了回來,順著那侍衛呆呆的視線望過去,只看到了空空如也的胡同口,別的什么都沒看到。
    “小丁,什么呆呢?快點走啊!”“就是!中邪了?”幾名侍衛不滿地嚷嚷道。
    “哦……”那侍衛恍然回神,先是干笑一聲,然后突然一捂肚子,皺著眉頭,說道:“哎呀,不好,肚子突然痛了起來,我得去趟茅廁,你們先走!”
    “不是!說好了今天大家一起出錢下館子,你怎么又突然肚子痛了?”“不想出錢就早說,我們好找別人,你這人就是太小氣。”
    “我不是小氣,我確實肚子疼!你們先去,我又沒說不去,等我去完茅廁再去找你們還不成嗎?我的那份一都不會少出。”那侍衛信誓旦旦地說道。
    “好好好,我們說好了,你可千萬別不來,敢‘臨陣脫逃’,我們回來找你算賬。”
    “行行行,你們快去,我先去方便了。”說著話,那侍衛一手捂著肚子,一溜小跑地向不遠處的小胡同沖去。
    “小丁,你可快點!”
    “知道了!”侍衛頭也不回,沒好氣地應付一聲。
    其余的侍衛不再理他,繼續說說笑笑地向前走去。
    且說跑進小胡同里的那名侍衛,進了胡同后,探頭向外面望了望,見同伴們都已走開,這才放下心來,轉回身向胡同里面望望,只見幻雪正蹲坐在胡同的中段,有一下沒一下的揉著腳踝。侍衛兩眼冒出精光,哪里還有半點肚子疼的表現,大步流星走了過去,故作關切地蹲在幻雪面前,問道:“幻雪姑娘怎么了?”
    沒想到對方能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幻雪也很意外,可是她想破腦子也記不得自己在哪見過這個人了。
    該不會是幻雪以前的恩客?即便是身在遠處的唐寅也露出苦笑,天下不會有這么巧的事?不過連和自己過床的人都不記得了,這個幻雪的心也夠大的,難怪人人都說婊子情,此話不假。
    她面露疑惑地問道:“我們……以前有見過嗎?”
    “當然!”侍衛回答得干脆,見幻雪臉的疑惑更深,他立刻又接道:“只不過是我見過幻雪姑娘,而姑娘沒有見過我。”說著話,他低下頭來,看著幻雪裸露在外潔白的腳踝,問道:“幻雪姑娘可是傷到了?”
    “恩!剛剛扭了一下。”幻雪楚楚可憐地柔聲說道。
    “我幫你揉揉。”侍衛如同見了腥的貓,迫不及待地摸向她的腳踝。如果現在他能抬頭看一眼的話,定會被幻雪那雙充滿殺氣的美目所嚇到,可惜,他現在的注意力都在幻雪的纖纖玉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