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13

  第四一十三章
    蒲豐城內,入夜。【】[]
    唐寅帶著樂天、程錦、阿三阿四和六名暗箭人員,穿戴好盔甲,拿起武器,走出他們所住的宅院,一行十一人,大搖大擺的向糧倉而去。
    他們住的地方距離糧倉不算近,但也不遠,步行的話要走二十多分鐘。
    在距離糧倉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唐寅停住腳步,攏目向四周望了望,見路邊有家關閉的小店鋪,房門著鎖,他回頭說道:“把那家店鋪的門鎖撬開,我們進去等一等。”
    眾人明白,大王是要等糧倉附近的巡邏隊,先摸清楚對方的巡邏規律。
    程錦抽出佩刀,抖臂膀將其靈化,然后大步走到店鋪的門前,向左右望望,見附近沒人,隨后把靈刀壓在門鎖,只是稍微一用力,就聽喀的一聲,門鎖斷成兩半,掉落在地。
    他收起靈刀,將斷裂的門鎖撿起,這才推開房門,率先走了進去。
    這家店鋪是座綢緞莊,不大,里面的綢緞業已大半清空,只剩下一些殘破不堪的布料。在綢緞莊里走了一圈,沒有現不妥之處,程錦這才退出來,向外面的唐寅點了點頭。
    唐寅和樂天等人魚貫而入,等眾人都進來后,又把房門小心的關嚴。唐寅走到臨街的前,手指蘸了蘸唾沫,在紙捅個小窟窿,瞇縫著眼睛向外面觀瞧。
    看了一會,他恍然想起什么,伸手入懷,取出散靈丹,一邊放入口中一邊說道:“大家都先把靈氣散掉,我擔心莫軍的巡邏隊里可能會有修靈者釋放洞察。”
    程錦皺了皺眉頭,來到唐寅身邊,低聲問道:“大王,是不是太危險了?”散掉靈氣,他們就和普通人沒有分別,一旦生變,再想服下聚靈丹重新凝聚靈氣,恐怕來不及。
    唐寅淡然一笑,說道:“我們現在身處于敵軍的大本營,不得不謹慎一點,就算冒險,也不可輕易露出破綻。”
    程錦點點頭,回頭向暗箭眾人示意一下,接著,掏出散靈丹,快的服下。
    他們在綢緞莊里僅僅等了一柱香的時間,也就五分鐘左右,一支二十人左右的巡邏隊從街尾走了過來。為的是兩名小隊長,后面是清一色的莫兵士卒,肩背有弓箭,手里拿著長矛。
    唐寅身子繃緊,屏住呼吸,等巡邏隊從店鋪前走過去后,他才轉回頭,問樂天道:“記下時間了嗎?”
    樂天點點頭,正色說道:“記下了。”
    “繼續等!”唐寅簡潔說了一聲,又繼續看向外。想摸清楚巡邏隊的規律,只看到一隊巡邏兵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留心觀察更多的巡邏兵。
    唐寅等人在綢緞莊里足足蹲守了兩個多時辰,期間從他們眼前路過的巡邏兵足足有十七隊之多,幾乎是每隔一刻種就有一隊巡邏隊經過。
    這些巡邏隊,少則是二十人,兩個小隊,多則是人,一個大隊,基本是每走過兩批小股的巡邏兵,接下來就是一個大隊的莫兵,很有規律。這些信息對唐寅等人非常重要,都被樂天一一記錄下來。
    蹲守了這么長時間,已經到了后半夜,唐寅等人把巡邏隊的規律摸得差不多了,他挺直身軀,伸個懶腰,低聲說道:“我們去糧倉近前看一看。”
    阿三阿四緊張地問道:“大王,就這么直接走過去嗎?”
    “沒事,如果有人問起,就說我們是巡夜巡過來的。”唐寅向眾人甩了下頭,然后推開店鋪的房門,走了出去。他走了,眾人哪里還敢逗留,紛紛跟隨而去。
    唐寅沒有繞彎彎,直奔糧倉。
    夜間糧倉的守衛比白天要森嚴得多,糧倉的外圍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只不過現在到了后半夜,守衛們都疲倦得很,不少人是抱著長槍,靠著院墻打瞌睡。
    一邊若其事地向前走著,唐寅一邊留心觀察。
    他們穿著莫兵的盔甲,一個跟著一個,看去和其它的巡邏隊沒什么分別,只不過是人數少了一點而已。即便有些守衛聽到腳步聲勉強睜開眼睛,也只是隨意地瞄了他們一下,立刻又把眼睛閉。
    唐寅暗暗點頭,雖說守夜的莫兵布置得很多,能看得出來莫軍中的將領對糧倉的看守十分重視,但下面的士卒卻很松懈和倦怠,可見在下面人的心目中,城內的情況是高枕憂的,也沒有人敢來偷襲糧倉。
    不知不覺中,唐寅已經走到糧倉的正門。這里的守衛要更多一些,人們看起來也都是又累又困,不過和別處的守衛比起來他們還能稍微好一點,強打著精神,努力地挑起沉重的眼皮,不讓自己睡著。
    到了這里,唐寅突然停下腳步,轉身形來到糧倉門口的守衛們近前,微微一笑,說道:“兄弟們辛苦了!”
    眾守衛們都不認識他,奇怪地下打量他兩眼,其中有人隨口恩了一聲。唐寅故意向周圍看了看,問道:“這里不是糧倉嗎?怎么這么多人看守,郡府的守衛也沒有這么嚴啊!”
    他這話令守衛們感同身受,誰愿意晚不睡覺,一站就站一宿啊?其中有人奈地嘆了口氣,搖頭說道:“誰說不是呢,不過我們也沒辦法,這是面的意思。”
    另有守衛苦笑著說道:“我看我們這里都快成了軍機重地了,里里外外的守衛不下三、四人,周圍的巡邏隊更是和走馬燈似的,不知道的,還得以為這里才是郡府呢!”
    唐寅心中一動,環視周圍的侍衛,疑問道:“外面的守衛已經不少了,里面還有守衛?”
    “是啊!里面的比外面的還多呢!”一名守衛毫心機地回道。
    這時候,守衛當中為的隊長重重咳了一聲,訓斥道:“不得胡說!”說著話,他又看向唐寅等人,問道:“你們也是巡邏隊嗎?前一波巡邏隊剛剛過去。”
    唐寅不動聲色地說道:“沒錯,我們也是巡邏隊,只不過是巡夜巡到這邊罷了,看到兄弟們都還沒睡,就順便過來聊幾句。”
    “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糧倉重地,閑雜人等不得靠近!”守衛隊長冷聲說道。
    聽隊長話了,眾守衛嚇得紛紛一縮脖,不敢再搭言,不約而同地挺直身軀站好。
    見這名守衛隊長的警惕性很高,唐寅也法再繼續套話,若其事地聳聳肩,嘟囔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們走!”他先向身后的程錦等人招呼一聲,然后又對著守衛隊長指了指胸前的印花,說道:“我也是隊長!”
    守衛隊長懶得理他,轉身回到糧倉門口,背手而站。
    今晚的打探只能到此為止了。唐寅在心中暗道一聲可惜,帶著程錦、樂天等人返回他們的住處。
    透過糧倉門口守衛的口風,聽起來糧倉內還有不少莫兵在看守,在內外都有莫兵守衛的情況下,動手疑是難加難。
    在返回住處的路,唐寅也在不停的思慮,想找出一個最容易得手的穩妥方案。可是不管怎么想,都覺得偷襲糧倉的成功率低得可憐,甚至都難有成功的希望。
    這么大的糧倉,想放火燒毀不是那么簡單的,如果剛剛起火就被莫兵現,很容易便會被撲滅,至少得等到火勢完全燒起來,讓莫兵想搶救也法搶救才行。
    可是在糧倉內外皆有重兵看守的情況下,自己這些人只要一進去就會被莫兵現,還何談點燃糧倉?又何談讓火勢徹底著起來?
    唐寅想不出太好的辦法,程錦和樂天也沒有主意,現在別說去對付暗倉了,就連明倉他們都苦對策。
    回到住處之后,唐寅先打破沉默,說道:“想從外面偷襲,沒有成功的可能,唯一的希望就是,我們得想辦法混入守衛的內部,從其內部直接下手。”
    “大王的意思是,讓我們裝扮成守衛?”
    唐寅搖頭,說道:“守衛都是固定的,我們想裝也裝不了。最好的辦法是,我們被光明正大的調到守衛當中。”
    若是能這樣,那就再好不過了,可是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啊,要如何才能被調去守糧倉呢?唐寅揉了揉下巴,喃喃說道:“看起來,還得找潘元幫幫忙了。”
    “他?”眾人不約而同地露出不以為然之色。潘元只是一名小小的隊長,他能有這樣的本事嗎?
    唐寅一笑,說道:“說起來,潘元也算是這里的地頭蛇了,別看不起他,有時候,地頭蛇所能起到的作用,比我們想像中要大得多。”
    眾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有再接話,心里卻仍認為潘元只是名小隊長,難成大事。
    翌日,潘元又想往常一樣,順道到唐寅他們這的住處看一眼。唐寅他們是被臨時征調進來的,暫時也沒有被安排崗位,就這么一直閑置著。
    看到潘元,剛剛梳洗完畢的唐寅快步迎了去,拱手笑道:“潘大哥早啊!”
    “早、早、早!這兩天住得還習慣嗎?”潘元只是隨口一問,唐寅倒是面露難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