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15

  第四一十五章
    回過神來的唐寅一躬到地,必恭必敬地說道:“小人多謝將軍的攜之恩!”
    “哈哈!”鄧沖大笑兩聲,52o小說別的,轉過身去,又開始指揮起周圍莫軍的布防。【】[]
    見狀,潘元急忙向唐寅等人使個眼色,示意他們鄧沖的話都已經說完,現在他們也可以走了。
    離開南城門,唐寅、程錦、樂天等人的臉皆是面露喜色,對潘元更是千恩萬謝。
    能夠幫到他們,潘元也非常高興,他對唐寅說道:“兄弟,以后你可是郡府的侍衛了,以你的機靈,肯定能步步高升,有飛黃騰達的一天,千萬別忘了哥哥啊!”
    唐寅一笑,說道:“潘大哥說得哪里話,兄弟有今日,都是潘大哥給的!”
    頓了一下,他又好奇地問道:“對了,潘大哥,郡府可不是那么好進的,鄧將軍怎么能有這么大的本事能把我塞進去呢?”
    潘元聳肩撇嘴,說道:“說起來這事也巧了,就在前兩天,郡府的一名侍衛突然死了,有人說是被同伴打死的,也有人說是中毒死的,反正不管怎么說,那侍衛死的是莫名其妙。我猜是鄧將軍知道了這件事后,就順便推薦了你,讓你去頂那名侍衛的空缺。現在鄧將軍可是許帥面前的紅人,他推薦的人,下面管事的也不敢隨便拒絕!”
    “原來如此!”那名侍衛到底是怎么死的,沒人能比唐寅更清楚了。
    他心中暗笑,正所謂心插柳柳成陰,自己當初殺掉那名侍衛只是想弄清楚郡府內的情況,沒想到卻為自己今天的進入打開了一個缺口。機緣巧合,就是這般的玄妙!
    別過潘元,回到宅院,唐寅等人不約而同地咧嘴大笑起來。
    原本他們對如何破壞蒲豐城內的糧倉毫頭緒,沒想到這一轉眼的工夫就變得柳暗花明,不僅成功進入糧倉的內部,而且唐寅還混進了郡府,這真稱得是雙喜臨門。
    雖說他們成功進入糧倉和郡府,但也僅僅是邁出了第一步,接下來的事情還有很多。唐寅沒忘醒程錦和樂天等人,到了糧倉那邊當差后,先不要輕舉妄動,盡可能和周圍人處好關系,多了解一下情況,而他這邊也會先熟悉郡府的環境,至于具體的動手計劃,等過幾天再商議。
    程錦、樂天等人皆沒意見,紛紛應是。
    長話短說,翌日,他們這些人分頭到糧倉和郡府去報道。
    且說唐寅,大搖大擺的去了郡府,到了府門外,向看守的侍衛報出名姓,又把來意說明,那侍衛讓他稍等,進入府內去稟報。
    時間不長,一名中年將領在數名莫兵的伴隨下走出郡府大門。這名莫將身材不高,皮膚黝黑,長得敦敦實實。他下打量了唐寅幾眼,問道:“你就是馬五?”
    “正是小人!”唐寅佯裝恭敬地遞自己的軍牌。
    中年將領接過,只隨意看了一眼,便還于唐寅,然后圍著他轉了兩圈,拍拍他的胳膊,敲敲他的肩膀,感覺還算滿意,說道:“挺結實的,就是看去柔弱了一點。”
    唐寅正色說道:“將軍,小人有得是力氣,十來斤重的東西,單手就能起來。”
    那莫將愣了愣,仰面而笑,點頭道:“不錯,不愧是鄧將軍推薦的人。”說著話,他側回頭,說道:“高鵬!”
    “小人在!”一名千夫長急忙前,插手施禮。
    “這位馬五兄弟就歸你管了,畢竟是新人,又是鄧將軍推薦的,多照顧他點。”說著話,那莫將又向唐寅介紹道:“是位就是你的千夫長,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問題和麻煩,盡可以找他。”
    “是!將軍!”唐寅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先是向莫將施禮,接著,又對那位名叫高鵬的千夫長插手說道:“千夫長大人!”
    還不錯!這小子倒是挺機靈的!高鵬拍了拍他的肩膀,含笑說道:“以后就是自家兄弟,不必多禮!隨我進府,把你這身軍裝先換一換!”
    唐寅別過那名莫將,跟隨著自己的頂頭司高鵬進入郡府內。高鵬把唐寅領進偏院的一間廂房,說道:“這里面有空位,以后你就住在這!”
    “千夫長大人……”
    “自己人,別那么多客套,以后叫我高大哥就好。”高鵬打斷唐寅的話。
    后者拱手應了一聲,然后又說道:“高大哥,小弟在外面已經有住處了,是不是就可以不用住在郡府里了?”
    高鵬擺擺手,說道:“郡府里的條件不比外面好多了?再者說,咱們是要隨叫隨到的,住在外面也不方便,一旦誤了事情,可是要掉腦袋的。”高鵬善意地醒道。
    唐寅也不好一再強求,只能硬著頭皮說道:“是!高大哥!”
    說話之間,一名侍衛捧過來一套軍裝和盔甲快步而來。高鵬拿起盔甲看了兩眼,52o小說道:“換套隊長的盔甲過來。”高鵬并不知道唐寅裝扮的是村兵,還以為他是鄧沖手底下的正規中央軍出身,現在他是隊長級別,不能一到郡府就降級成普通士卒,何況,他的司剛剛還點過他,要對這個馬五多多照顧。
    那名侍衛答應一聲,抱著軍裝和盔甲快步走開了,時間不長,他帶著隊長的甲胄回來。高鵬向唐寅揚揚頭,說道:“先回房把軍裝和盔甲都換一換,等會來找我報道!”
    “是!”唐寅接過軍裝和盔甲,躬身施禮,等高鵬走開,他才進入廂房換衣服。
    郡府內的侍衛都是有排班的,今天哪些人站崗,哪些人巡邏,在月初的時候就已經制訂好了,唐寅的個工作就是在郡府內帶隊巡邏。
    巡邏的路線也都是早定好了的,他只需按部就班的去執行就好。
    在他手底下有九名侍衛,其中有三人修過靈武,雖說可能連入門也算不,但至少也是修過靈武。從這也能看得出來,郡府內的侍衛大多都是精銳。
    在巡邏的過程中,唐寅向手下人大致了解了一下郡府內的情況。
    郡府內的侍衛現在有六多人,領頭的將領是關翔關將軍,下面有六名千夫長和六十多名隊長,唐寅便算是這六十多名隊長中的一個。
    六多侍衛大致分成三班,二人整算一班,其中五十人有固定的崗位,另外的一五十人專司負責巡視,每班需執勤四個時辰,另有一些人可能會執勤的時間長一些,但也不是固定的,輪到誰就是誰。
    這就是郡府內侍衛們執勤的大致情況。以前唐寅通過那名被他吸食的侍衛已了解到一些,但現在所掌握的信息更詳細,也更準確,畢竟身份不一樣,他現在是侍衛中的隊長,可以直接和千夫長接觸。
    不過,郡府內有一個地方的守衛并沒有被算進侍衛當中,那就是后院聽風閣的看守。
    唐寅在巡邏的時候也有路過這里,本來想進去瞧瞧,但被門口的守衛攔擋住了。他還想前理論一二,但被下面的侍衛拉住,眾人把他拽到一旁,告訴他這里不在他們的巡邏范圍之內。其實唐寅早就看過他要巡邏的路線圖,對于偏偏繞過聽風閣這一點十分不解,現在見到聽風閣的院外有不同于侍衛的莫兵在看守,他心中已然明白了大概。
    他故作不解地問下面人道:“整個郡府,每個角落我們都可巡視,為何偏偏此地不行?”
    下面一名叫老杜的侍衛低聲說道:“這里是將軍囤積糧草之地,是由將軍帶來的親兵直接看守,所以不歸我們管,當然,如果出了問題,也和我們沒干系!”
    果然如此!唐寅暗暗點頭的同時,疑問道:“你是怎么知道聽風閣被將軍用于囤積糧草了?”
    “糧食的搬運都是由我們監督的,這段時間囤進多少糧食,我們自然是最清楚不過了。”老杜理所當然地說道。
    唐寅故作好奇地問道:“這小小的聽風閣里能囤多少糧食啊?”
    老杜一笑,說道:“我估計,不會比外面的糧倉少,在郡府當差,以后就算郡城被困,我們的口糧肯定也不成問題了。”
    “比外面的糧倉還多?這怎么可能?外面的糧倉都裝滿了,這聽風閣才多大點的地方……”
    “聽風閣是小,但下面的地牢可大著呢!”老杜正色說道:“聽郡府里的老人說,地牢里關個千八人都綽綽有余,隊長,你說那里面得有多大!”
    唐寅點了點頭,心中暗笑是不小!他又問道:“那里的守衛很多嗎?”
    “十來號人!”老杜聳肩說道:“具體多少,小人也不清楚,不過,里面的修靈者倒是很多,還有很多靈武高手呢!”
    “你怎么知道?”
    “將軍帶來的親兵衛隊中有相當多一部分是大王親派的皇宮侍衛,那自然是非同尋常了。”老杜打開話匣子,滔滔不絕的講述著,把他所聽來的那些正道的、小道的消息一一講給唐寅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