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16

  唐寅混入郡府內當差,雖說晚上要住在郡府內,但還是可以利用中午外出吃飯的機會偷偷返回住處,和樂天、程錦等人碰面。【】[官場-小說]
    樂天和程錦那邊的進展也很順利,到糧倉報名的時候沒有受到刁難,他們三十號人,被分成兩bo,即有白天執勤的,也有晚上執勤的,對于他們而言,這更方便于他們動手。
    僅僅才過了兩日,業已兵臨城下的風玉兩軍便雙雙對蒲豐城展開猛攻,一時間,蒲豐城外,四面八方,喊殺聲震天,各種各樣的攻城武器齊齊動,轟鳴之聲不絕于耳。
    與此同時,城內的守軍也展開了頑強的抵抗,先前所儲備的那些滾木、擂石終于派上用場,被守軍源源不斷地砸向城外。
    隨著風玉聯軍大規模攻城的開始,蒲豐城內的氣氛也變得異常緊張起來,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且說潛伏于城內的唐寅等人,為了避人耳目,他們經常會選在住處附近的那家小飯館碰面,借著吃飯的機會,商議具體的行動計劃。
    現在城內的物價已經漲成了天價,像他們這么頻繁的下館子,有再多的錢也不夠hua的,所以在飯館里碰面也不是長久之計,另外,己方的大軍已經展開攻城,他們不得不抓緊時間盡快采取行動,不然的話,多拖延一天,己方的傷亡就要多出成千上萬。
    這天,中午,唐寅像往常一樣,來到小飯館內。程錦、樂天、阿三阿四已經先到一步,看到唐寅,四人急忙招了招手。唐寅大步走了過去,剛剛落座,老板娘便笑吟吟地湊過來,問道:“兄弟們今天吃點什么,還和以前一樣,四菜一湯?”
    唐寅苦笑,連續吃了幾天館子,他現在也是囊中羞澀。
    他搖了搖頭,說道:“不了。”說著話,他向四周瞧瞧,現在已是飯口時間,但前來吃飯的食客卻是寥寥幾,和平時人滿為患的情景形成鮮明的對比。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他看到另外兩桌的食客都在吃包子,香味撲鼻,他問道:“老板娘,你這的包子是怎么賣的?”
    老板娘一笑,輕描淡寫地說道:“只二十一個。”
    唐寅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在他印象里,飯館里的食物已經沒有按來算的了,都是按銀兩來算的,沒想到,還有二十一個的包子。
    他看了看程錦等人,問道:“今天我們就吃包子如何?”
    程錦也覺得便宜,揚頭對老板娘說道:“好!把包子給我們先來二十個!”
    老板娘笑吟吟地應了一聲,飄飄然地走開了。
    時間不長,老板娘把熱騰騰的包子送上來,香嘖嘖的,包子個也大,只是二十個,卻裝了三大盤子。
    不知道多久沒有嘗到肉味了,阿三阿四咕嚕一聲吞了。口水,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面前的包子。
    見狀,唐寅樂了,微微擺下52o小說!”他話音剛落,阿三阿四便迫不及待地抓起包子,狼吞虎咽地大吃起來。
    唐寅端起贈送的開水,邊慢慢喝著邊低聲問道:“你們那邊有動手的機會嗎?”
    樂天面sè一正,身子向前探了探,低聲說道:“糧倉這里,布置的兵力很多,但人們的防守卻很倦怠,警惕xing也不足,強行動手,有六成機會成功。”
    程錦認同地點下頭,回問道:“大……公子那邊呢?”
    唐寅放下水碗,輕輕搖了搖頭,說道:“機會不大,主要是暗倉所在的那間院落我進不去,里面的修靈者太多,貿然闖入,必會被對方所察覺。”
    其實也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通過這兩天來的打聽,他得知聽風閣的看守當中有一名修靈者家是太安郡的,而那個被他吸食掉的shi衛也是家住太安郡,他可以假冒那名修靈者的老鄉,和他套近乎,只是一直沒有找到能與其單獨碰面的機會。
    “慢慢等機會吧!我們已經hua費了這么多的心思,若不能保證一擊成功,豈不太可惜了。”唐寅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
    事關重大,不管程錦和樂天心里再怎么焦急,也不敢催促唐寅草率行事。
    看他二人面sè凝重,唐寅淡然一笑,說道:“先吃飯吧!天大地大,吃飯最大,不管什么時候,什么情況,把肚子喂飽是最重要的!”
    聞言,阿三阿四大點其頭,嘴里還塞著包子,囫圇不清地應道:“大……公子所言極是!”
    唐寅隨手拿起一個包子,咬了一口,才嚼兩下,他眉頭一皺,撲的一聲又把吃的那口吐了出來。見狀,程錦和樂天愣住,正在大吃大喝的阿三阿四也是不解地看著他。
    “公子,怎么了?”
    唐寅沒有馬上答話,看了看包子里的肉餡,再仔細嗅了嗅,把僅咬了一口的包子又放了回去,搖頭說道:“里面是肉不是好肉。”
    阿三阿四臉sè頓變,他二人剛才已經連續吃了兩三個包子,如果肉餡有問題,他二人可就神仙也難救了。兩人的身子僵硬了一秒鐘,緊接著,雙雙向腰間mo去,yu找老板娘拼命。
    唐寅以眼神制止住二人,然后他從懷中掏出一顆銀錠,放在桌案上,甩頭說道:“我們走!”說著話,他率先向飯館外走去。
    人還沒走到門口,老板娘就迎了過來,滿面堆笑地問道:“兄弟們的包子還沒有吃完,怎么了?不合口味嗎?”
    唐寅對上老板娘詢問的目光,先是虎目彎彎,接著咧嘴笑了,笑得即真誠又柔軟。他搖頭說道:“不是,包子很好吃,不過,我們還有要緊的事去辦,只能先走一步了!”
    “還剩下這么多,太浪費了……”
    “沒關系,我們下次再來!”說話之間,唐寅已繞過老板娘,邁步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阿三阿四快步追上唐寅,此時他二人的額頭已滲出冷汗,低聲問道:“大王,可是包子里有毒?”
    唐寅看了他倆一眼,搖頭說道:“我沒有說包子里有毒,不過,里面的肉不是好肉,是人肉。”
    阿三阿四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是殺人如麻的兇神惡煞,但聽完唐寅的話,二人的身子立刻僵硬住,頓了一下,他倆哇的一聲,不約而同地吐了出來。
    跟過來的程錦一臉的不解,下意識地反問道:“大王怎知那是人肉……”他話還沒有說完,樂天已狠狠瞪了他一眼,把他下面的話打斷。
    他這么問本身就不太合適,難道是要追問大王以前是不是也吃過人肉嗎?
    唐寅倒是全然不在意,回頭望了望那間小飯館,眼珠連轉,喃喃說道:“奇怪,那老板娘在哪弄的人肉?”
    吐著天昏地暗的阿三抬起頭來,一邊抹著嘴角,一邊咬牙說道:“難怪這么大的肉餡包子才賣二十一個,原來是***人肉餡的!”
    說話之間,他拳頭握得咯咯作響,如果不是有要務在身,他早就沖過來把老板娘生撕成兩半了。
    唐寅眼珠連連轉動,說道:“這個女人,或許對我們還有點用處。”
    “大王的意思是……”
    “今天晚上,我們再過來看一看,看看她的包子到底是怎么做出來的。”唐寅面1u冷笑地說道。
    當晚,唐寅、程錦、樂天、阿三阿四再次在飯館外出現,不過這次他們可不走進里面吃飯,而是悄悄隱藏在對面房屋的房頂上,只1u出腦袋,觀察飯館里的動靜。
    在中午飯口的時候,飯館里的食客都少得可憐,現在入夜,里面的客人更是寥寥幾。唐寅等人只觀望了兩刻鐘,飯館里已只剩下兩名莫兵。
    這二人吃了些酒,各有幾分醉意,等把桌上的飯菜都吃得差不多了,二人才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吆喝道:“老板娘,算賬!”
    老板娘拿著一壺酒笑吟吟地走過來,問道:“兩位小兄弟這么快就吃完了?再多喝點嘛!”說著話,她把酒壺放到桌子上。
    那兩名莫兵sè瞇瞇地打量老板娘的周身,嬉皮笑臉地說道:“我們身上可沒有那么多錢了,如果是老板娘請客,那我們再多喝一點也沒關系,哈哈……”
    “這有什么?”老板娘很豪爽地說道:“這壺酒,算我請你們的!”
    “當真?”他倆本是開個玩笑,沒想到老板娘還真要請他們喝酒。
    “當然!你們守城也不容易,我請你們喝壺酒又算什么。”說著話,老板娘彎下腰身,為他二人各倒了一碗酒。
    她倒酒的時候,透過敞開的領口已能看到若隱若現的suxiong,那兩名莫兵簡直看直了眼,直至老板娘倒完酒,他二人才回過神來。其中一人sèmi心竅的伸手抓住老板娘的手腕,向回一帶,把她攬入懷中,嗅著她mi人的體香,雙手也在她身子上下游動,他呼吸加重,說道:“老板娘陪我兩兄弟一起喝一碗嘛!”
    “好啊,你倆先把這碗喝了,我再陪你二人。”老板娘沒有絲毫的反抗,任由那莫兵的大手伸進自己的領口里,在自己的xiong前揉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