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17

  第四一十七章
    老板娘忍著莫兵的輕薄,把兩碗酒灌進二人的肚子里。[]
    喝完一碗酒后,兩名莫兵又開始向老板娘勸酒,正在她巧言推托之時,那兩名莫兵忽感一陣天旋地轉,緊接著,眼前一黑,雙雙撲倒在地,人事不醒。
    “哼!”看著倒地不起的二人,老板娘冷冷哼笑一聲,伸出腳來,分別踢了踢二人,確認昏迷的徹底,這才整了整衣服,回頭向后面的廚房喊道:“阿達,出來干活了!”
    隨著她的召喚,一名膀大腰圓還系著圍裙的廚子走了出來,這人皮膚黝黑,長得又五大三粗,真好像狗熊成了精似的。
    這人表情木訥,先是看了一眼老板娘,然后走到兩名倒地的莫兵近前,什么話都沒說,一手一個,像拖死狗似的將兩人拽到后院。
    身在對面房頂的唐寅等人看得真切,程錦低聲嘟囔道:“看不出來,原來這家飯館還是家黑店!”
    唐寅樂了,說道:“現在總算知道人肉是從哪來的了。”
    阿三阿四打個冷戰,小聲問道:“那……那我們以前吃的那些臘肉……”
    “那些肉都是好肉。”唐寅肯定地說道,頓了一下,他對眾人說道:“你們等在這里不要動,程錦,你隨我過去看看。”
    “是!”程錦和唐寅都是暗系修靈者,在天黑的時候,等于是他們的天下,暗影飄移能揮出最大的功效。
    唐寅和程錦以暗影飄移先是閃到飯館的房頂,接著,伏下身來,向飯館的后院觀望。
    只見那名黑壯廚子拖著兩名昏迷不醒的莫兵穿過小院,一直走到后面的柴房,踢開房門后,把兩名莫兵甩了進去。唐寅和程錦瞇縫起眼睛,透過敞開的房門,觀瞧柴房里的情況。
    說是柴房,還不如說是間小型的屠宰場,面懸掛有數只鐵鉤,地面擺放有水桶、案板、刀具等物。那黑壯廚子顯然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輕車熟路,先是把一名莫兵放于案板,然后隨手拿起一把屠刀,只是三兩下,便將其甲胄的繩扣挑斷,扒下他的盔甲,又將其軍裝、內衣撕掉,只頃刻之間,一名甲胄齊全的莫兵就變成赤身**的待宰羔羊。
    黑壯廚子拿在屠刀在其身比劃幾下,嘿嘿怪笑一聲,抓著他的腳踝,將其了起來,走到鐵鉤近前,以鐵鉤穿過莫兵的腳踝,將他倒掛在空中。隨后,他回手拉過來一只水桶,放在莫兵的頭下,毫預兆,手中的屠刀猛然一揮,寒光在那名莫兵的脖頸處閃過,再看那莫兵,喉嚨完全被割開,滾燙的鮮血倒流出來,流過臉龐,順著頭嘩嘩的淌進水桶里。
    而后,黑壯廚子不再管他,又將另一名莫兵放到案板,和剛才一樣,先是除掉莫兵的甲胄和衣服,再將其倒掛于鐵鉤,接著,割斷其喉嚨,把血放出來。
    不知道什么時候,老板娘已站在房門口,她斜靠著門框,水汪汪的大眼睛在柴房里來回掃動,房內血腥的場面沒有在她臉引起任何的波瀾,好像眼前生的一切不是在大宰活人,就像是在殺雞殺豬那么平常。
    “阿達,動作快一點,把零七碎八的東西都處理干凈,別留下馬腳。”老板娘面表情地說道。
    “知道了。”黑壯廚子加快了度,見第一個莫兵的血流得差不多了,將其從鐵鉤摘下來,平放在案板,動作嫻熟地劃開他的肚皮,把里面的內臟一股腦的取出,然后換把切骨刀,開始肢解。
    房頂的程錦一邊看著一邊暗暗咋舌,心中也忍不住嘀咕,這黑店的人做事比自己的暗箭都要狠倍呢!
    唐寅輕輕碰下他的肩膀,又向院內揚揚頭。程錦明白他的意思,與唐寅幾乎是同一時間從房頂跳下來,站于院中。
    “老板娘真是勤快啊,這么早就開始準備明天的包子了!”進入院內的唐寅笑呵呵地看向柴房門口的老板娘。
    聽聞他的話音,老板娘和黑壯廚子同是一震,還沒等老板娘說話,那黑壯廚子已大喝一聲,直接著粘滿人血的切骨刀沖出柴房,直奔唐寅二人而來。
    老板娘轉回身,和唐寅和程錦打了個照面,看清楚他二人的相貌,老板娘面露驚色,脫口道:“是你們?”
    “希望,我二人的到來沒有打擾到老板娘。”唐寅對于站在自己面前如兇神惡煞一般的黑壯廚子視而不見,目光直直落在老板娘的臉。
    老板娘的表情瞬息萬變,本來她對唐寅還挺有好感的,覺得這個年輕人不僅模樣俊美,而且和其他的軍兵完全不同,論什么時候,看著自己的眼神都很清透,不摻任何的雜質,更沒有**。可是現在他現了自己的秘密,就再不能留他了,不過轉念一想,她又感覺事情沒那么簡單,對方看到此事的反應與正常人截然不同。
    她狐疑地問道:“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唐寅一笑,說道:“老板娘別管我們是什么人,我想,我們現在應該談個條件。”說話時,他雙目彎彎,眼神漸漸變得深邃,在老板娘身來回打轉。
    那黑壯廚子誤會了唐寅的意思,以為他對老板娘心懷不軌,要以此事做威脅迫老板娘就范。
    他頭也不回地喝道:“和他羅嗦什么?我先劈了他!”說著話,他舉起手中的切骨刀,對準唐寅的腦袋,就是一記重劈。
    唐寅連閃都未閃,笑吟吟地站起原地,仿佛沒看到近在咫尺的切骨刀。正當刀鋒馬要碰到他的頭頂時,冷然間,一道電光在空中乍現,那黑壯廚子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手中的切骨刀已脫手而飛,出好遠,再看他的手掌,突突直哆嗦,鮮血順著虎口緩緩流出。
    一旁的程錦不知何時已罩起靈鎧,手中還有一把黑漆漆的靈刀,兩眼射出駭人的精光,與此同時,強勁的壓力從他身釋放出來,向四面八方擴散。
    “修靈者!”黑壯廚子驚叫出聲,下意識地倒退兩步,難以置信地看著程錦。
    是啊,一名普普通通的莫兵士卒,竟然是個能同時完成靈鎧化和兵之靈化的修靈者,這確實很出人意料。就連后面的老板娘也是臉色頓變。
    唐寅面帶微笑,向老板娘走去,不過黑壯廚子還擋在他面前,唐寅只是隨意的一揮手,便將廚子推到一旁,然后走到老板娘近前站定,柔聲說道:“我說了,現在,我們應該談談條件,我可以幫你保守秘密,不過,你也得幫我一個忙……”
    他話還沒有說完,黑壯廚子突然大吼一聲,由唐寅的身后直撞過來。他快,唐寅的度更快,蜂腰半轉,回手一抓,五指正扣在黑壯廚子的脖頸,也沒看他如何用力,輕而易舉的把其舉了起來,然后向地猛的一按,就聽嘭的一聲,黑壯廚子被他重重按倒在地,雙眼足足渙散了三秒鐘才恢復正常,但渾身的骨頭像是要散了架似的,半晌爬不起來。
    正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此時老板娘已然看出來了,眼前這二人絕非普通軍兵,但具體是什么身份,她就不得而知了。
    老板娘倒是很鎮定,即便自己的生死已完全掌控在對方手里,她依然能笑得出來,而且笑得更嬌媚,更加誘人。她伸出白皙的柔荑,輕輕搭在唐寅的肩,柔軟的身軀也自然而然地向他懷中靠去,吐氣如蘭地問道:“小兄弟打算和奴家談什么條件?只要是小兄弟出的要求,奴家都會答應的。”
    唐寅沒有馬接話,也沒有把她推開,而是轉回頭,對程錦說道:“去把那壺酒拿過來!”
    這個老板娘不簡單,程錦生怕唐寅吃虧,不敢貿然離開,但見唐寅一直注視著自己,他也只好硬著頭皮說道:“是!大……公子!”
    說著話,他又深深看了老板娘一眼,轉身快步向飯館里面走去。
    “小兄弟現在把他支開,是何用意嘛!”老板娘在唐寅的懷中靠得更緊,幾乎整個人都要貼到他身。
    唐寅笑問道:“你說呢?”
    老板娘伸手一根手指,在他小腹畫圈,嬌聲說道:“奴家又不是小兄弟肚子里的蛔蟲,小兄弟想什么,奴家怎么會知道呢!”
    唐寅輕輕嘆口氣,這個女人玩弄男人確實很有一套,也很明白要怎么做能勾起男人的**。
    他垂下頭,抬手輕捏她的下顎,幽幽說道:“這張漂亮的臉蛋,不知道已經迷死了多少個男人……聽說,老板娘的夫君是死在戰場的?”
    老板娘的動作僵硬了一下,隨后笑道:“小兄弟知道的還不少呢!”
    “既然夫君是當兵的,那為何又要對夫君的同袍們如此殘忍?”這是唐寅思不得其解的疑問。
    老板娘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獰聲說道:“軍中的很多人都是死有余辜……”話到一半,她臉猙獰消失,又變回柔和嫵媚的笑容,問道:“小兄弟還沒有告訴奴家到底是什么人呢!”
    “你的秘密,我不想追問,而我的秘密,你最好也不要知道,這樣,對你我都有好處。”唐寅笑呵呵地掐了掐她的臉頰,緊接著,揮手將其推開。這時候,程錦已著酒壺回來,與此同時,樂天、阿三、阿四也魚貫走進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