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18

  第四一十八章唐寅從程錦那里接過酒壺,打開蓋子,先是嗅了嗅,沒有感覺到異味,然后才細看酒水的成sè。【】[]這壺酒里肯定下了méng汗藥,其實一般的méng汗藥還是有跡可尋的,在酒水之中,會呈現出粘稠的絲狀物,常人或許很難覺,但是經驗豐富又足夠細心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問題。
    不過老板娘下藥的這壺酒卻很特別,即沒有異味,又沒有雜質,看上去和正常的酒完全沒分別。
    查看了片刻,唐寅把酒壺遞回給程錦,然后向趴在地上的那黑壯廚子揚了揚下巴。
    程錦明白他的意思,著酒壺,走到黑壯廚子近前,伸手捏住他的雙腮,*他張開嘴巴,接著,把酒壺里的酒水統統倒進他的嘴里。
    黑壯廚子剛開始還能用力掙扎,但隨著酒水下肚,眼神開始變得mi離,只眨眼工夫,人便昏睡過去,再也不動了。
    一旁的唐寅看得真切,暗道一聲好強的藥xing,好個sè味的méng汗藥!
    他笑吟吟地走到老板娘近前,伸出手來,說道:“拿出來吧!”
    “你要什么?”現自己的sèyou對唐寅完全起不到作用,老板娘也不再裝模作樣,去自取其辱了,她冷著臉,凝視著唐寅反問道。
    “你用的méng汗藥。”唐寅說道:“只要你肯把méng汗藥交出來一部分,今日之事,我絕不會宣揚出去,你繼續開你的店,賣你的包子。”
    老板娘愣住,就這么簡單嗎?他只要méng汗藥,再沒有別的條件了?她有些難以置信,故作鎮定地說道:“有什么條件,你最好一口氣說完,老娘可沒興趣和你繞彎子!”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再沒有別的條件了,只此一條,以后,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各行各事!”
    “當真?”
    “要殺掉你二人,對我們而言易如反掌,你的命都在我的手上,你認為我還有必要騙你嗎?”唐寅聳肩說道。
    老板娘想了想,覺得唐寅說的也有道理,她又沉吟片刻,隨即說道:“那你等等,我現在去取!”
    唐寅側了側身,讓開道路,同時說道:“阿三、阿四,陪老板娘去取藥!”
    老板娘暗道一聲狡猾,不過也沒有辦法,只能在阿三阿四二人的監督下,去到自己的臥房。
    她從g榻的下面mo出兩只小藥瓶,然后從房里出來,到了院外,她沒好氣地把藥瓶塞給唐寅,說道:“這就是你要的。”
    唐寅低頭看了看小藥瓶,又指指程錦手中的酒壺,問道:“和那里面的是一樣的?”
    “不信的話你可以自己試試,保準你能睡上一天一夜!”老板娘冷笑地看著他。
    唐寅聳了聳肩,把兩只小藥瓶揣進衣甲之內,笑呵呵道:“多謝了!”
    頓了一下,他靠近老板娘,在她耳邊低聲說道:“最好不要騙我,不然,哪怕你逃到海角天涯,我也能把你揪出來。”說完話,他一揮手,道:“我們走!”
    他們這一行人來得突然,走得也不慢,轉瞬之間,五人的身影便消失在飯館之外。
    等他們離開好一會,老板娘才長長噓了口氣,感覺自己像是剛剛在鬼門關外轉了一圈似的,也直到這個時候,她才感覺身子涼颼颼的,原來渾身上下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透。
    離開飯館,唐寅等人返回到自己的住處,他把一瓶藥留在自己身上,另一瓶藥交給樂天。現在他還沒有想好如何使用這些méng汗藥,不過有一點他可以肯定,以后一定能用得上。
    此事算是暫時告一段落,唐寅等人也再沒有到小飯館里碰面,畢竟那里是黑店,賣的是人肉包子,只是想想都覺得渾身不舒服,哪里還能吃得下去飯?
    而且他們也真怕老板娘會悄悄在飯菜里下藥,毒死他們滅口呢!
    風玉聯軍的攻城戰還在持續著,蒲豐的四面城墻已經打的天昏地暗,城內倒還安寧,只是時常有運送物資的車輛在街道上快穿行。
    這天,唐寅執完勤后,沒有立刻回到自己的住處,而是像沒事人似的在郡府內閑逛。他當然不是毫目的的亂走,而是在等,希望能把那位‘老鄉’從聽風閣里等出來。
    結果他在聽風閣的外面逛了接近一個時辰,也沒看到有人出來。唐寅暗暗搖頭,這樣等下去,誰知道會等到猴年馬月去,自己可沒有那么多的時間了。
    最后,他把心一橫,決定鋌而走險,主動去找人,能不能成功,也就在此一舉了!
    唐寅轉到聽風閣的正門前,向守在門口的幾名守衛拱了拱手,說道:“幾位兄弟辛苦了。”
    現在守衛們也都認識他了,知道他是郡府里的shi衛。眾守衛們紛紛回禮,其中有人問道:“兄弟有事嗎?”
    “是這樣的,我有一位老鄉也在這里做守衛,我們都是太安郡的,他叫……叫什么來著……”唐寅故作一時向不起來的模樣。
    “你說的是孫青孫大哥吧,我們這里,只有孫大哥家在太安郡!”
    鬼知道他叫什么名!唐寅恍然大悟地拍拍腦袋,說道:“沒錯沒錯,就是孫大哥!各位兄弟,能不能煩勞你們幫我轉告一聲,叫孫大哥出來,我們見個面!”
    “這個……”眾守衛們面1u難sè,這不合規矩啊!唐寅多機靈,立刻從懷中掏出幾顆碎銀,說道:“兄弟們幫幫忙,這次大家交個朋友,以后也能互相照顧嘛!”
    錢這種東西,論在什么時代什么地點,都可以作為最便利的通行證。
    看到唐寅塞過來的碎銀,那名守衛立刻咧嘴笑了,連連點頭,說道:“這倒也是,自家兄弟,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誰求不到求誰啊!你在這里等一會,我進去叫孫大哥出來!”
    唐寅大喜,連連道謝。那名守衛進入院中不久便返回,同時一名身穿便裝的漢子也走了出來。到了門口,那漢子問道:“不是說有故人來找我嗎,我的故人在哪?”
    剛才報信的那名守衛滿臉堆笑地指指唐寅,低聲說道:“孫大哥,就是他啊!”
    “他?”那漢子上下打量唐寅兩眼,搖頭說道:“我不認識。”說完話,面1u不悅地要轉身回去。
    這時候,唐寅開口說道:“孫大哥等等,軍中的兄弟里從太安郡出來的不多,就算不是故友,現在也應該交給個朋友嘛!”
    聽聞這話,那漢子收住腳步,轉回頭,再次打量唐寅一番,問道:“你也是太安郡人?”
    “是啊!”唐寅大點其頭。
    漢子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走出院門,來到唐寅近前,狐疑道:“聽口音不像啊!”
    在當時,雖說各國都用同一種語言,但口音是不同的,而各國國內的各郡,口音也有差別。
    唐寅連想都沒想,立刻改用太安郡的方言,說道:“離家的時間太久,軍中又少見同鄉,現在都已不太習慣用家鄉話講話了。”
    他吸食的那名shi衛是太安郡人,現在由他來講太安郡的方言,也是十分的老道。老家在哪能胡編亂造,但這種地方xing的方言可不是能隨便胡說出來的。
    那漢子也是許久未曾聽過鄉音了,現在聽唐寅用家鄉的口音說話,心中亦是感觸良多,形中對他生出幾分親近感。
    他含笑點了點頭,示意唐寅向旁走一走,來到距離其他守衛稍遠的地方,他問道:“小兄弟叫什么名?”
    “馬五!”
    “你家是太安哪里的?”
    “彭元縣的!”
    “彭元?這可巧了,我也是彭元的。”“我家住在紫山鎮,孫大哥不會也是紫山鎮的吧?”唐寅興奮地反問道。
    “哈哈——”名叫孫青的漢子大笑起來,說道:“雖然不是,但也相距不遠,我住在云城!”“啊!那是縣城啊!紫山鎮就在縣城邊上。”
    “恩!在家的時候,我也經常去紫山鎮游玩,那里的山上,長滿了紅楓。”
    “沒錯沒錯,一到春天,漫山遍野的紫sè,煞是漂亮……”
    由于是同鄉的關系,之間有太多太多的話題可聊,就連二人以前的記憶都有相當多的一部分是共通的。
    說到縣城的繁華與熱鬧,二人喜笑顏開,說到紫山上那mi人的景sè,二人向往不已,聊到出征在外許久沒有回家,二人亦是不約而同地流1u出傷感之sè。
    不知不覺間,兩人聊了快半個時辰,還是孫青最先反應過來,自己正在當值,不能離開得太久。他拍拍唐寅的肩膀,說道:“兄弟,我在當差,必須得回去了!”
    “孫大哥,晚上我們一齊出去吃頓飯什么樣。”唐寅故作不舍地說道:“整個郡府,可能就我們兩個人是從太安出來的,我有一肚子話想說呢!”
    孫青樂了,連考慮都沒考慮,說道:“行!酉時,你在這里等我,我出來找你!”
    “那好,孫大哥,我們一言為定!”“一言為定!”他二人約定好見面的時候,孫青這才笑呵呵地回到聽風閣院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