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19

  第四一十九章
    接觸孫青,唐寅心中已然有了一連串的計劃。【】{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當天傍晚,酉時,唐寅來到聽風閣的門口,等孫情出來。他邊等邊和門口的守衛們閑聊,倒也不覺得枯燥,順便還能多探聽一些聽風閣內的情況。
    沒等多長時間,就見換掉便裝身著盔甲的孫青從聽風閣的院中走了出來,看到唐寅,他臉立刻露出笑容,說道:“兄弟久等了!”
    唐寅急忙擺擺手,笑道:“孫大哥,我也剛剛到。”頓了一下,他下打量孫青,問道:“孫大哥怎么穿盔甲了,晚還要當差嗎?”
    孫青搖搖頭,說道:“晚穿便裝出去不方便,受到盤查也很麻煩。”“這倒是!”唐寅點點頭,說道:“孫大哥,我們走!”
    別過和他聊天的那些守衛,唐寅和孫青并肩而行,向郡府外走去。路,孫青說道:“現在城里的酒樓也只有白水軒算不錯了,我們就到那里去吃!”
    唐寅皺了皺眉頭,說道:“那里……太貴了!”白水軒現在是蒲豐城內最好的酒樓,酒菜的價錢自然也是最貴的。
    孫青樂了,拍拍唐寅的肩膀,說道:“兄弟放心,這次我請客。”看胸前的印花,唐寅只是一隊長,就算把全月的軍餉都拿出來也未必能在白水軒買一壺酒,而孫青則不然,別看他沒有可以炫耀的軍階,但他是修靈者,又是許冷之的心腹侍衛之一,其月俸即使和兵團長比起來也只高不低。
    “這不是誰來請客的問題,而是去那里吃飯太不劃算了。”唐寅說道:“孫大哥,城南有家小飯館不錯,價錢也公道,就是位置偏僻了點。”
    孫青略微想了想,反問道:“那里的掌柜可是個寡婦?”
    唐寅先是一愣,隨即笑呵呵道:“原來孫大哥也去過啊!”
    孫青搖頭,說道:“雖沒去過,但是也聽說過。shouda8現在全城的飯館也就那么十幾家,不管有多小,還是會有所耳聞的。”
    這倒是!唐寅問道:“既然孫大哥沒有去過,這次就由小弟做東,我們兄弟二人好好到那里暢飲一番。”
    別看孫青的月俸不少,但很少在外面吃飯,對吃的東西也不挑剔,聽唐寅這么說,他不再表示異義,應道:“好!就聽兄弟你的,不過,這次論如何也得有我來請。”
    唐寅笑了笑,不再和孫青爭論,他話鋒一轉,問道:“孫大哥,在許帥手下所侍衛,是不是軍餉要高一些啊?”
    孫青問道:“怎么?兄弟敢興趣?”
    “人往高處走,水往地處流嘛,如果能在許帥手底下謀個差事,我也就知足了。”唐寅面露羨慕之色地向往道。
    “這有何難!”孫青拍著胸脯說道:“我追隨許帥多年,走南闖北,出生入死,想推薦兄弟你做個大官是沒有那個能力,但拉你進侍衛營還是沒問題的,這事可以包在我身!”
    唐寅大喜,連連拱手道謝。孫青拉住他,正色道:“同鄉兄弟,本就不應分彼此,不必客套。”
    由于小飯館地處偏僻,唐寅領著孫青下了主街道,鉆進小胡同里。看他輕車熟路,孫青嘆道:“如果不是兄弟帶路,讓我自己來找,可是論如何也找不到地方啊!”
    唐寅不好意思地說道:“讓孫大哥見笑了,像我們這樣普通當兵的,哪有閑錢去白水軒那么高檔的酒樓,充其量也就在這種偏僻的小飯館里吃吃飯,喝喝酒。”
    孫青理解地點點頭,說道:“兄弟放心,許帥對下面的將士們一向厚待又加,以后兄弟進了侍衛營,哥哥保你吃香喝辣!”
    唐寅再次拱手說道:“真是多謝孫大哥了,小弟以后還要多多倚仗孫大哥呢!”
    “哈哈——”孫青大笑。
    走著走著,唐寅突然停下腳步,蹲下身來,孫青不解地問道:“兄弟怎么了?”
    “靴扣松了,我緊一緊,孫大哥,飯館就在前面,你先過去,我隨后就到。”唐寅低著頭,雙手緊著靴扣。
    孫青向前方望了望,這里是小巷子,到處都是插路、彎路,前面除了院墻還是院墻,哪里有飯館的影子。他張望了好一會,問道:“兄弟,你說的飯館在哪……”
    他話音未落,突然感覺不對勁,一股強大的靈壓從他背后襲來。
    啊!孫青暗吃一驚,哪來的修靈者!他急忙轉回頭,沒有看到別人,倒是看到了走近他的唐寅,而那股強大的靈壓,正是從唐寅身散出來的。
    孫青面露詫異之色,難以置信地看著唐寅,問道:“兄弟,你是……”
    “對不住了,‘孫大哥’,‘兄弟’送你路!”唐寅說話之間,周身散出濃烈的黑霧,緊接著,黑霧在他周身下凝結,化為靈鎧,與此同時,他雙拳齊出,猛擊孫青的胸口。
    哎呀!孫青暗叫一聲不好,自己當了!他反應也快,抽身便退,一下子竄出兩米多遠,回手就要拔劍。他快,可唐寅的度更快,瞬間又閃到他面前,腿一腳,直取他的下顎。孫青本能反應的向旁側身,險險閃開唐寅這一擊。一腳踢空,唐寅腳在下落的時候,腳后跟正磕在孫青拔劍的手背,就聽啪的一聲,他抽出一半的佩劍又被撞回到劍鞘中。
    雖然只是輕輕一磕,但孫青的手背還是紅腫了好大一片。
    好厲害!孫青不敢抵唐寅的鋒芒,只好再退,同時也散出靈霧,完成靈鎧化,緊接著,他又想拔劍,可唐寅依舊是如影隨形,再次竄到他近前,手掌平身,化掌為刀,分取他的雙頸。唐寅的快攻讓孫青只能彎腰閃避,如此一來,佩劍又拔不出來的。還未等他直起身形,唐寅的雙肘已由他的背猛擊下來。
    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唐寅的雙肘結結實實撞擊在孫青的后背,后者背的靈鎧應聲而碎,受其壓力,孫青一頭撲倒在地,血水順著嘴角流淌出來,唐寅那如同急風暴雨一般的快攻根本不給孫青緩口氣的機會,他還趴在地,唐寅已飄身跨坐于他身,雙拳連出,隨著一連串啪啪的脆響,孫青后腦處的靈鎧碎了個干凈。
    隨后,唐寅釋放出黑暗之火,一把按在孫青的腦后。失去靈鎧的保護,黑暗之火直接燒到孫青的肉身,詭異的黑火由他后腦竄進靈鎧之內,燒便他的周身。
    很快,孫青身的靈鎧便開始氣化,隨后,更多的白色靈霧由他周身的毛孔升起,飄蕩在空中,凝聚成一團。
    唐寅邊把靈霧吸食掉,邊把黑暗之火換變為死亡燃燒,焚掉孫青的肉身。
    說來慢,實際這一系列的突變只是眨眼工夫的事,孫青這一個活蹦亂跳的大活人,瞬間就消失蹤,只剩下一團散亂的盔甲和衣物。唐寅飛快的把孫青的披風鋪在地,裹起他的甲胄和衣物,打個包,背在身,轉身就跑。
    幾乎相隔不到五秒鐘,周圍數間院落的房門被打開,數名莫兵紛紛走出來,看著空蕩蕩的小巷子,人們皆是帶著一臉的茫然,紛紛嘟囔道:“奇怪!剛才明明聽到外面有打斗聲,怎么一個人都沒有!”
    “是啊!我剛才也聽到了……難道是聽錯了?”莫兵們東張西望一番,毫現,最后紛紛搖著頭,走回各自的宅院,重新把院門關好。
    唐寅跑得再快也不可能在短短幾秒鐘就消失得影蹤,此時他就趴伏在一間房宅的屋頂,看著那些莫兵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模樣,他聲冷笑,等人們都回去了,他才從房頂跳下來,著包裹,向郡府走去。
    深夜,郡府。
    聽風閣門口的守衛們還像往常一樣,站得筆直,嚴守崗位。這時,就聽嘩啦啦甲胄聲響,迎面走來一人。
    守衛們看不清楚來人是誰,其中有人向前舉了舉火把,凝聲問道:“什么人?”
    “是我!”隨著話音,一身甲胄的孫青從黑影中走出來。
    “啊!原來是孫大哥啊!”看清楚來人的模樣,守衛們放下心來,其中有人笑問道:“孫大哥在外面吃得怎么樣?”他們知道孫青有和唐寅一起出去吃飯。
    “難吃得很啊,還不如我們軍中的伙食呢!”孫青隨口應付了一聲,然后邁步走進院門之內。
    守衛們對他根本就不阻攔,甚至連門牌都不查看,直接就放行了。進入聽風閣內,‘孫青’習慣性地瞇縫起眼睛,向四周打量。
    聽風閣很小,長寬皆是五、六丈的樣子,最里面有座兩層小閣樓,現在已成為守衛們的居住之地,正中央是座小涼亭,周圍還有些人工雕琢的假山以及些花花草草。
    孫青熟悉聽風閣內部的環境,他沒有回閣樓休息,而是轉到一座假山的后面。
    另人意想不到的是,空蕩蕩的聽風閣,竟然在假山后面藏有數名身著便裝的守衛。見到孫青,這幾名守衛都樂了,問道:“老孫,和老鄉這么快就吃完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