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20

  第四二十章“恩!別看就這一會,可花掉我一兩個月的俸祿了!”孫青低聲嘟囔一下,然后向假山里面揚揚頭,問道:“老豬在里面當差嗎?”
    他說的老豬實際上是姓朱,因為能吃能喝又能睡,相識久了的人便給他起了老豬的外號。【】[]“找老豬啥事啊?”
    “這老豬還欠我幾十兩銀子呢,問問他什么時候還錢。”孫青從眾人中間穿過,向假山的近前走去。
    如果不走近的話,很難現假山下面還有個一人高的小山洞,里面黑咕隆咚的,伸手不見五指。
    “才幾十兩銀子而已嘛,不至于追著要吧,老孫,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小氣了!”一名守衛嗤嗤地笑著。
    “以前是不急,但今晚有點花多了。”孫青mo著黑,頭也不回地走進山洞里。
    那守衛手扶著洞口,向里面追問道:“你和老鄉不會是去的白水軒吧?”
    “嘿嘿,你猜對了!”
    “那種地方你也敢去?真有錢……”眾守衛們紛紛搖頭嘆氣。
    孫青沒有再搭理洞口外的那些守衛,他雙眼瞇縫著縫隙,從里面隱隱約約中透出詭異的綠光。假山本就不大,山洞也不深,才三、四米的樣子。走到盡頭后,迎面是一座石門。
    他了解其中的機關,握起拳頭,隨手一砸身旁的洞壁,就聽嘎吱吱聲響,前方的石門緩緩升起。
    這道石門得接近一尺厚,沒有上千斤,也得好幾斤,落地時,都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縫隙,若是不知道機關,想硬把石門抬起來,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石門打開之后,眼前頓是一亮,向里面看,是一條長長的甬道,甬道是斜向下而去的,墻壁上每隔兩丈插有一根火把,雖說甬道幽深,但走在其中倒也不至于難以視物。
    進入之后,孫青又捶了下墻壁,關好石門,這才走下甬道。穿過這條長長又幽暗的甬道,盡頭又是一座石門,孫青依舊是捶敲墻壁,眼前的石門也隨之緩緩升起。
    隨著這道石門打開,眼前空間立刻開闊起來,這是一座規模宏大的地牢,不僅深入地下,面積也大的出奇,幾乎于地上的郡府相差不多。
    只是現在這座地牢已被一袋袋的糧食所塞滿,剩余的空間十分有限。就在最外端還剩下一塊不到十米見方的空地,里面擺放有桌子、凳子還有幾塊貼地的g榻,以及一些雜物。
    此時,這里或座或站有十余人,有些穿著隨意的便裝,有些穿戴有盔甲,人們的打扮不同,但有一點是一樣的,清一sè的修靈者,在他們每個人身上都能感覺到靈壓的存在。
    “哎?老孫,你怎么來了?今晚不是你當差吧?”看到孫青,圍在桌旁搖sè子消遣的眾人紛紛抬起頭來,向他看去。
    “閑得聊,我過來瞧瞧!”孫青一笑,隨口應付一聲,走上前來。在桌旁站定之后,他的目光向地牢深處緩緩掃視了一番。
    地牢的高度不下三米,一袋袋的糧食已堆積的頂了棚,又是這么大的面積,保守估計,這里面囤積的糧食和外面的糧倉相差幾。
    人們沒有多注意孫青,繼續賭著錢。他們賭的都是小錢,傷大雅,只是閑著聊逗樂子罷了。
    孫青轉到一名體態壯碩的大漢身后,拍拍他肩膀,問道:“老豬,你上次從我這拿的銀子什么時候還?”
    那壯碩漢子的注意力都在賭桌上呢,心不在焉地擺擺手,說道:“急什么,過兩天了餉銀就還你了。”
    “我最近手頭也緊啊!”
    “怎么,老孫,缺錢了?缺錢了就說嘛!”另一名守衛從懷里掏出一顆銀錠,說道:“我這有十兩,你先拿去用。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
    “不用了,也沒有那么急!”孫青含笑擺了擺手,拒絕了那shi衛的好意。“如果急用錢就直說,別把兄弟們當外人!”“沒有、沒有!”
    那名守衛突然狐疑地上下打量孫青幾眼,疑道:“老孫,你最近的修為精進不少啊,靈壓怎么這么強!”
    聽聞這話,孫青的心立刻到嗓子眼,但臉上依舊是不動聲sè,笑呵呵地玩笑道:“不會是你自己退步了吧?”
    “怎么可能……”
    “老孫修為精進也是應該的,我們這些人里,就屬老孫修煉得最勤,有好幾次我起夜吃東西,都看到老孫在打坐。”外號老豬的shi衛一邊搖著sè子一邊佩服道。
    “用不用那么拼命啊!咱們都是平民出身,修為煉得再高,不還是要做shi衛?”
    “話也不能這么說,修為高了,在戰場上殺敵就多了,如果再趕上好機會,沒準真能被拔到將軍呢!”
    “做夢去吧!若有那好事,老子早就拼死拼活的苦煉了……”
    眾shi衛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很快便把話題從孫青身上轉移開。孫青見狀,心中暗笑,看來今晚是試探算是順利過關了。
    此孫青已非彼孫青。真正的孫青早已被唐寅以黑暗之火吸食掉了,現在的孫青,只不過是唐寅用暗影分身術所化出來的分身罷了。他雖然能幻化出和孫青一模一樣的分身,但并不代表沒有破綻,分身騙騙普通人還行,可一旦碰上修靈者,對方很容易感覺到靈壓強弱的不同,若是對方再用出洞察之術,那就徹底1u餡了。
    不過,孫青和眾shi衛們都是共事多年的同袍兄弟,之間的關系太熟了,簡直親如一家人,他們的這種關系,好處是一個人身上哪怕有一丁點的變化,其他人就能立刻感覺出來,但壞處也恰恰在這里,即便感覺出來異樣,也不太會去深究。就拿現在這種情況來說,明明覺察到孫青的靈壓突然變強,但也沒人會用洞察之術去查看究竟,對親如兄弟的同伴使用洞察,就如同是當眾去扒兄弟的衣服、ku子,那是論如何也不能被容忍和接受的,何況還有像老豬這樣插科打諢的,轉移話題的……
    分身在孫青的同伴面前順利méng混過去,唐寅的心也終于落回到肚子里。
    孫青環視眾人,說道:“你們繼續玩吧,我先回去睡覺了!”
    “既然都來了,就別著急走嘛,一塊玩兩把!”老豬揚起頭來,大聲嚷嚷道。
    “我對這玩意沒興趣,你們繼續!”孫青說話時擺了擺手,轉身向外走去,恍然又想起什么,他回頭說道:“明晚我還要和老鄉出去吃飯,沒準能帶幾壺酒回來,到時我請大家喝酒!”
    “真的假的?”一聽這話,眾人都樂了,兩眼放光,嘴巴咧開好大。孫青聳聳肩,補充一句道:“前是我身上的錢還夠用的話!”
    “切!你這不等于沒說嘛!”現在城里的酒都快賣到天價了,孫青再有錢,充其量也就夠他自己和老鄉喝的,怎么可能還帶得回來。
    人們紛紛向他揮下袖子,繼續專心致志地搖sè子。
    孫青嘴角挑起,微微笑了笑,不再遲疑,打開石門,走了出去。
    當晚話,第二天,中午,唐寅離開郡府,返回他和程錦等人住處。程錦、樂天和阿三阿四都不在,只有幾名暗箭人員留守,唐寅讓暗箭的人趕快去糧倉,把程錦他們找回來。
    暗箭人員領命而去,等了大半個時辰,程錦、樂天、阿三阿四等人急匆匆趕回到住處。見到唐寅,眾人紛紛問道:“大王,出了什么事這么急著找我們回來?”
    唐寅環視眾人,正sè說道:“今晚,我們動手。”
    聽聞這話,在場的眾人身子同是一震,互相看了看,接著,紛紛圍攏上前。唐寅說道:“我這邊已經想好了行動的計劃,你們那邊的情況如何?”
    樂天說道:“我們還在找機會……”
    “沒時間了。”唐寅打斷他的話,沉吟片刻,說道:“晚飯的時候,趁著放飯的機會,把méng汗藥倒進菜湯里,能mi倒多少是多少,沒有mi倒的,全部殺掉。”
    “是!大王!”程錦算了算,覺得自己這邊的人手足夠用了,隨即問道:“大王那邊需不需要人手幫忙?”
    唐寅點點頭,說道:“我需要兩位兄弟幫我。”他敲了敲額頭,說道:“暗倉的門封閉得很死,里面的空氣不流通,肯定有隱秘的通風口,根據我的推算,通風口應該不在郡府內,很可能在郡府的西側,一旦暗倉起火,通風口勢必會冒出濃煙,引人懷疑,所以我需要兩位兄弟幫我把冒出來的煙扇散,至少不能立刻被人察覺。”
    程錦眼珠轉了轉,問道:“大王可知通風口確切的方位?”
    “若是知道,豈不就好辦了?”唐寅說道:“這兩位兄弟只需埋伏在郡府西側,一旦看到有煙霧冒出,立刻趕過去扇散即可。”
    “明白了。”程錦應了一聲,轉頭對手下眾人說道:“思安、平易,今晚你二人埋伏在郡府的西側,機靈一點,別誤了大事。”
    “屬下明白!”名叫思安和平易的兩名暗箭人員雙雙插手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