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21

  第四二十一章見程錦安排好協助自己的人手,唐寅繼續說道:“行動完畢后,若是沒有暴1u身份,那就繼續潛伏下去,若是暴1u了身份,則立刻撤回,可選在老板娘的那家小飯館里藏身,她有致命的把柄在我等手上,不可能眼睜睜看著我們落到莫軍手上,她會盡力幫我們躲避追查的。【】[]”
    眾人邊聽邊點頭,把唐寅的話一一牢記。最后,唐寅深吸口氣,振作精神,說道:“今晚亥時,我們兩邊準時動手!”
    “是!大王!”眾人異口同聲地應道。
    唐寅把行動的具體步驟都安排完,這才和程錦等人兵分兩路,各回各的崗位。隨唐寅一同去往郡府的思安和平易都是暗箭里的精銳,靈武高強,頭腦也機敏,頗受程錦的看重。
    等快到郡府的時候,唐寅特意繞到郡府的西側,向四周望了望,周圍大多是民宅,而且郡府西面的秘密軍營也在此地。
    他對思安和平易二人說道:“你二人就等在這里,不過,民宅之中有座莫軍的兵營,里面的莫軍精銳不下五,你二人務必要多加小心,不可驚動他們。”
    “是,大王,我們明白!”思安、平易雙雙拱手施禮。唐寅又細心地叮囑一番,這才轉身離去。
    他沒有直接回郡府,而是先去趟蒲豐城內最大的酒樓——白水軒,拿出自己身上全部的銀兩,買下兩小壇還算不錯的燒酒。
    說是壇,實際上只有巴掌大小,兩壇加到一起,恐怕也未到兩斤,可就這么兩小壇酒,卻花掉接近五十兩的銀子,若非先前從孫青身上搜到一些銀兩,唐寅就算把身上的家當全部賣掉也買不起。
    把兩壇酒塞進包裹里,唐寅單手著,回到郡府。現在他是郡府的shi衛之一,自然不會受到盤查,暢通阻地回到自己的住處。
    小心地放置好包裹,然后他和衣躺在g榻上,閉目養神。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今晚的行動絕不會輕松,唐寅也需要養精蓄銳,補足體力。
    長話短說,等唐寅一覺醒來時,已接近三更天,離他們約定動手的時間不到半個時辰。
    他向左右瞧了瞧,偌大的廂房,橫排擺放有二十多張g榻,其中有些是空的,有些上面躺有méng頭大睡的莫兵,鼾聲此起彼伏。
    等了片刻,確認人清醒,唐寅這才緩緩從g榻上坐起,緊接著,他從懷中取出聚靈丹,塞入口中,恢復靈氣。
    僅僅過了十秒,他便感覺到體內靈氣的回歸。隨后,他將靈氣*出體外,施展出暗影分身術。
    很快,他釋放出來的靈氣便凝聚成人形,剛開始只是有人的形狀,可隨著飄dang在空中的靈氣越來越少,分身的形態和相貌也越來越清晰,只眨眼工夫,活靈活現的孫青已幻化而生。
    唐寅盤膝坐在g榻上沒動,分身伏下身來,取出包裹,打開后,將里面的衣物和甲胄快穿起,等他全部都穿戴整齊之后,這才拿起那兩壇燒酒,悄然聲地走出廂房。
    孫青是許冷之的貼身shi衛,其身份比郡府的shi衛要高出一大截,他在郡府內走動,比唐寅還要方便,有巡邏的shi衛碰到他,哪怕是千夫長領隊,也得必恭必敬地躬身施禮。
    一路上沒有生任何的意外,孫青直接走進聽風閣。沿著草叢中的石路,他轉到假山的后側,不等那里的守衛開口詢問,他主動說道:“今晚誰在里面當差?”
    守衛們見來人是孫青,已到了嗓子眼的喝問立刻又咽了回去。“是孫大哥啊!今晚老宋當差。”
    “恩!”孫青點下頭,沒有再多問,大步走進山洞內。大家都是熟人,自然沒人攔他,守衛們都沒有回頭多瞅一眼,繼續專心致志地站崗放哨。
    孫青打開石門,順著甬道,下到地牢里。和昨天晚上一樣,今夜,地牢里的守衛也是十多號人,不過已經不是昨晚的那批了。
    為的頭領姓宋,名叫宋冰,貴族出身,有子爵位,若按軍階算,他已相當于偏將級別,不過shi衛們還是習慣叫他老宋。
    看到孫青,宋冰一愣,問道:“老孫,今晚還沒輪到你當差吧?”
    孫青一笑,說道:“我剛和老鄉在酒館里吃完酒回來,還剩兩壇酒沒有喝完,本來想找老豬他們繼續喝,和他們都睡了,所以就轉到這邊來了。”說話的同時,他把手中的兩壇酒舉起,輕輕搖了搖。
    一聽有酒喝,眾人的眼睛同是一亮,紛紛笑道:“行啊,老孫,在外面喝酒的時候還能想著兄弟們,不錯、不錯!”說著話,眾人不約而同地圍攏過去。
    宋冰臉sè一沉,說道:“都干什么呢?現在是當差時間,你們還敢給老子喝酒?”
    “行了。”孫青分開眾人,滿不在乎地走到桌前,當啷一聲,把兩壇酒往桌子上一放,說道:“好像還真能有人沖進來搗亂似的!看好了,這可是白水軒的燒酒!”
    原本還一臉yin沉的宋冰看著擺在自己面前的兩壇酒,口舌生津,臉上也立刻堆起笑容,在桌旁坐下來,一把拿起一壇,一邊揚頭問道:“白水軒的酒啊!很貴吧?”
    “嘶嘶——”孫青低笑兩聲,說道:“老宋,貴不貴的也沒讓你拿錢,放心喝吧!”
    宋冰別的愛好沒有,就是喜歡這杯中之物。他干笑一聲,添了添嘴,先是伸出兩根手指,向壇口一捅,把封口刺破,然后鼻子用力吸了吸氣,贊道:“好酒!”
    他一邊指著酒壇,一邊環視周圍眾人,說道:“這絕對是上好的燒酒!”
    眾shi衛們已不記得自己有多少天沒嘗到酒味了,何況還是上等的好酒。有名shi衛最先回過神來,二話沒說,先把一羅大碗端了過來。其他的shi衛則紛紛mo向另一壇酒。
    孫青出手如電,把眾人伸過來的手一一打開,然后抓起酒壇,藏于自己身后,笑道:“一壇一壇的喝,都著什么急嘛!”
    酒畢竟是人家買回來的,眾shi衛們也不好多說什么,只能紛紛對宋冰催促道:“老宋,別嗅了,快到給兄弟們倒酒吧!”
    唉!宋冰看著猴急的眾人,奈地暗嘆口氣,如果沒有這幫家伙,只自己一個人獨享那該有多好啊!
    心里是這么想的,但他可不能這么做,他把壇子的封口全部撕掉,接著,低頭看了看堆著自己面前的十多只大碗,又是搖頭,又是嘆氣,忍痛給每只大碗都倒上一個碗底。
    “老宋,我說你可太小氣了吧,就分兄弟們這么一點!”“是啊!我看看你那壇里還剩多少?”
    “看什么看,滾開!”宋冰像抱寶貝似的,捧著酒壇抽身而退,然后雙手抓起酒壇,直接向口中倒去。
    這一大口下去,估計得喝進去二兩,接著,他通體舒暢地長啊了一聲。等他把酒壇放下,見眾人都在眼巴巴地看著自己,他手指桌上的酒碗,說道:“你們不喝是吧?現在不喝,那壇酒也沒你們的份!”
    這一句話,比軍令都有效。人們像是如夢方醒似的,各自搶拿自己的酒碗,將里面的酒水一飲而盡。在場的眾人,只有一個人沒有喝酒,那就是孫青。
    就在眾人搶酒喝的時候,他伸出手指,輕輕捅破背于身后的酒壇封口,然后從后腰處快地夾出小藥瓶,開瓶塞,將里面的méng汗藥順著封口的破處傾倒下去。
    他這一連串的動作都是在身后完成,周圍的眾人又都在搶著喝酒,根本沒人留意他這個小動作。
    很快,一壇酒被宋冰等人喝了個精光,見狀,孫青把第二壇酒拿了出來,還特意當著眾人的面把封口撕掉,然后遞給宋冰,說道:“老宋,這壇酒也由你來分吧!”
    宋冰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說道:“老孫,買這兩壇酒也花不少銀子吧,都讓我們喝了,這也太過意不去了……”
    話是這么說,可他的手卻不受控制地伸了出來,接過酒壇的同時,又搖頭苦笑道:“這哪是一壇酒啊,比一壺酒也多不到哪去!”
    “自家兄弟,何分彼此?現在這種局勢,我們也只能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明日愁與憂了!”孫青幽幽嘆息一聲。
    “好一個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明日愁與憂!”這話正好貼切了眾人現在的心情。一時間,偌大的地牢里立刻陷入一片沉寂之中,shi衛們心生感觸,宋冰亦是連連點頭,他先給孫青倒上大半碗酒,然后又給其他眾人倒上半碗,舉起酒壇,說道:“就為老孫這句詩,我們干了一碗!”
    “干!”眾人齊齊舉手酒碗,互相碰了下,然后紛紛一飲而盡。
    孫青也把酒喝下了,不過他并不擔心méng汗藥會對自己起作用,他本就不是人,只是有靈氣凝聚而成的分身,再強的mi藥對他也沒有效果。
    老板娘給他的méng汗藥確實很厲害,sè味,而且藥xing極強。
    酒水才剛剛下肚,人們就有了反應,最先身子打晃的是宋冰,他喝的酒最多,服下的méng汗藥也最多,很快,他眼前的一切都變成雙影,同時天旋地轉,身子也變得軟綿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