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22

  第四二十二章不好!這酒有問題!宋冰立刻意識到孫青帶來的酒不對勁,他一手扶著桌案,一手指著孫青,大聲喝問道:“孫青,你在酒里下了什么?”
    孫青淡然一笑,慢悠悠地說道:“只是加了一些méng汗藥而已。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老孫,你要干什么?”聽聞孫青的話,宋冰的眉毛都豎立起來,但眼神卻越來越渙散。
    “干什么?自然是送你們上路!”孫青笑呵呵地說道。
    哎呀!宋冰還想說話,但身子已經不聽他的指揮,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周圍的shi衛們聽得清楚,臉sè不大變,其中距離孫青最近的二人大吼一聲,雙雙抽出佩劍,高舉過頭頂,準備向孫青的腦袋砍去。
    可是,他們的佩劍卻遲遲沒有砍下來,隨著咣當、咣當兩聲脆響,二人手中的佩劍雙雙掉落在下,兩人的身子在一陣搖晃當中仰面摔倒。另有shi衛見勢不妙,跌跌撞撞的向外跑。
    孫青飛身越過桌案,兩個箭步便竄上前去,手掌平伸,順勢插了出去。撲!就聽一聲悶響,他的手掌直接貫穿那名shi衛的后心,指尖在其前xiong探了出來。
    僅僅眨眼的工夫,包括宋冰在內的十多名shi衛全部被méng汗藥mi倒,一個個躺在地上,人事不醒。
    孫青邊甩著手掌上的血跡邊向四周環視,確實人清醒,這才開始快地收集地牢里的火油。
    地牢里的油燈不少,每只油燈里都裝有大半下的火油,單看一只油燈里的火油或許沒有多少,但全部集中到一起,數量也不少。
    他把火油集中好后,隨即向地牢里端堆積如山的糧食上傾倒。
    由于火油有限,他不敢一下子全部用光,盡可能的均勻傾灑,讓每一段堆積的糧食都能粘上火油。
    好不容易把火油都灑完,他又把火把拿起,一走一過之間,把地牢內囤積的糧食快點燃。
    他僅僅點著一半,地牢里就已經法待人了,放眼望去,地牢里到處都是濃黑的煙霧,這時候,如果是個正常人,即便不被濃煙嗆死、熏死,眼睛也得被熏瞎。
    可現在的孫青并不是人,他只是唐寅體內靈氣的結晶,不需要呼吸,也沒有這樣那樣的生理反應。
    對于空中濃烈的煙霧,他完全視而不見,哪怕是已經伸手不見五指了,他仍能邊mo著瞎往前走邊繼續放火。
    一時間,地牢里成一片火海,溫度急劇上升,即便是那些遠離糧食、被mi倒在地上的shi衛們,皮膚也被烤得通通紅。可憐這些shi衛們,直到死,他們都未能再清醒過來。
    地牢里已是烈火熊熊,濃煙滾滾,而地牢的外面則是一片平靜,在假山外面站崗的守衛們沒有絲毫的察覺。
    它的位置實在太隱蔽,設計的也太封閉,雖說可以有效地防止外人的偷襲,但同樣的,地牢內部若生變故,外面的人也很難知曉。
    唐寅的預測沒有錯,地牢確實有通風口,如果是密閉的空間,里面的人悶也悶死了。
    它的通風口就位于郡府西側一座石橋邊的水井里。這座水井已經荒廢很久,周圍也沒有人家,更沒人來此打水,或許也正因為這樣,地牢的通風口才一直沒有被人察覺到。
    先前被唐寅安置在郡府西側的兩名暗箭人員思安和平易最先覺遠處有濃煙冒出,二人尋著煙蹤,立刻沖了過去,到了近前一看,濃煙原來是由水井的井壁處冒出來的。
    兩人立刻把外衣脫掉,以衣服當扇子用,使出渾身的力氣扇動,盡可能的讓井壁處冒出的濃煙散開。冒出的濃煙越來越多,就算再多的人在井口扇風,也法把濃煙全部扇散。
    現在若是白天,很容易便會讓人現這邊的反常,不過,此時是深夜,幾乎沒有人會注意到這邊的異樣。
    郡府的地牢起火,沒有第一時間被人察覺,而程錦和樂天那邊則是截然相反。按照唐寅布置的計劃,他們在吃夜宵的時候,有悄悄的把méng汗藥倒進菜湯里。
    晚間當差的守衛并不多,但也接近有二人,吃飯又是分批吃的,程錦等人不可能把所以的守衛一下子都mi倒。
    他們是先mi倒了第一批守衛,然后以最快的度殺掉放飯的莫兵,再把尸體和昏mi的人都拖到隱蔽之處,這才把外面站崗的守衛們叫進來,讓他們一同吃飯。
    守衛們雖然還有些奇怪,怎么第一批兄弟這么快就吃完了,但也沒人多問,一個個領了飯,打了菜湯,散坐在四處,大口吃起來。
    結果飯菜還沒吃上幾口,人們就不行了,現場飯碗落地的破碎聲此起彼伏。
    程錦和樂天等人都顧不上把昏mi的人搬開,立刻將事先準備好的油桶出來,先是在糧倉里面傾倒,而后程錦又讓手下人在糧倉的外面也倒上火油,要燒就燒它個徹底,讓它內外起火。
    他這種內外一起燒的辦法很有效,使火勢一開始就達到了頂點,但同樣的,也第一時間被附近巡邏的莫兵所察覺。
    先趕過來的莫兵是由一名千夫長帶隊的十號人。
    進入糧倉的院子,千夫長先是看看橫七豎八躺在地上昏mi不醒的莫兵,然后再瞧瞧被烈火團團籠罩的糧倉,他嚇得冷汗直流,大叫道:“這是怎么回事?”
    “大人,我們遭到敵人的偷襲……”不遠處,一名滿臉滿身都是血的莫兵顫巍巍地抬起手來。
    千夫長大步流星跑上前去,蹲下身形,急聲問道:“偷襲的是些什么人?現在他們又在何處……”
    那莫名剛要回話,突然眼睛大睜,直勾勾地盯著千夫長的身后,顫聲叫道:“在……在大人背后……”
    千夫長腦袋嗡了一聲,本能的向后轉身,同時把腰間的佩劍也抽了出來。
    可是,在他的身后都是他的手下兄弟,哪里有敵人的影子?正在他大感莫名其妙的時候,突覺得xiong口一涼,接著,鉆心的刺痛感席卷而來。
    他底下頭一瞧,只見,一把藍汪汪的鋼刀已深深插進自己的xiong膛,而持刀的人,正是那名奄奄一息的莫兵。
    此時,莫兵臉上哪里還有半點重傷的神態,兩眼錚亮,閃爍著駭人的兇光。
    “你……”千夫長還想說話,那莫兵卻不再給他說話的機會,抬tui一腳,直接把千夫長的身軀踢了出去,同一時間,他從地上蹦起,掄刀向莫兵的人群撲去。
    眼睜睜看著千夫長慘死在自己人的刀口下,下面的莫兵們都有些反應不過來,正當人們怔怔呆之時,一顆閃爍著精光的黑sè圓球在他們頭頂上炸裂開來。
    黑球里濺射出來的氣霧粘在數名莫兵身上,很快,他們的身軀開始膨脹,最后如同被吹爆的氣球,嘭的一聲炸開,而后,又有更多的人受其bo及……
    這正是暗系靈武中的暗影魔咒。
    事情來得太突然,余名莫兵眨眼工夫就死傷過半,剩下的人直嚇得hun飛魄散,哪里還敢在此地多逗留半刻,人們尖叫著,轉身想向外面跑,可是此時再想跑,已然來不及了。
    院門被四名身罩黑sè靈鎧的修靈者所堵住,而在他們的四周,還有更多的黑鎧修靈者從暗處走出來,他們手中的是清一sè的黑sè靈刀。
    “殺!”不給莫兵任何逃生的機會,不知是誰最先喊喝一聲,接下來,拉開了屠殺的序幕。接近三十號的暗系修靈者沖進人群當中,刀光閃閃,不時有人慘叫著中刀倒地。
    數十名莫兵,在暗系修靈者和暗影魔咒的雙重攻擊之下,一生還,全部死于非命。
    等把在場的莫兵統統殺光,眾修靈者們身上的靈鎧也是不時地冒出青煙,那是受暗影魔咒所bo及的結果。
    暗影魔咒可是不分敵我的技能,若非他們身上有靈鎧護體,他們也得落得爆炸莫兵的下場。
    院子里的戰斗剛剛告一段落,樂天便從外面竄了進來,對眾人急聲說道:“又有大隊的莫兵趕過來,現在我們是戰是撤?”
    他問的是人群中的程錦。程錦回頭瞧瞧,見糧倉已完全燒起來,火苗都竄起到半空當中,這么大的火勢,任由莫兵人力再多,也撲不滅了!
    他眼珠轉了轉,說道:“不能撤!我們若逃,莫軍馬上就會知道我們是內jian,若我們不逃,他們又從何判斷我們是jian細還是他們自己人呢?”
    樂天想了想,覺得程錦說的也有道理,他問道:“那你的意思是……”
    “我們就扮成是剛剛趕過來增援的!”程錦散掉自己身上的靈鎧,同時對眾人說道:“兄弟們都服下散靈丹,然后一起救火!”
    “是!”暗箭眾人紛紛領命,樂天、阿三、阿四也按照程錦的意思,散掉靈鎧,吞下散靈丹,恢復成莫兵的模樣,然后各找盛水的家伙,大喊大叫、裝模作樣的救起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