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24

  第四二十四章不好!該不是地牢的暗倉也出事了吧?!許冷之瞬間驚出一身冷汗,二話沒說,猛的站起身形,大步走進山洞里。【】官場小說文字yuntvnetbsp;他僅僅是打開第一道石門,就覺得一股熱浪迎面撲來,雖說甬道里沒有煙霧,但溫度卻高得嚇人。糟了!許冷之暗叫一聲,順著甬道的臺階,一路小跑,下到甬道的里端。
    越往里走,溫度越高,走完這一段臺階,他身上的單衣都被汗水浸透。
    他還想打開第二道石門,可手掌剛剛碰到墻壁,就像過了電似的尖叫一聲,急急收了回來,再看他的掌心,紅腫了好大一片,那是被墻壁的高溫燙的。
    許冷之來不及查看手掌上的燙傷,散出靈氣,罩起靈鎧,然后再次觸碰機關,打開了第二道石門。
    這道石門一被打開,如同打開了閘口似的,濃密的煙霧呼的一下涌出來,瞬間便把甬道淹沒。許冷之準備不足,被突然冒出的濃煙嗆了個正著,老頭子倒退兩步,痛苦地彎下腰身,連連咳嗽。后面的shi衛們一邊用袖子遮住口鼻,一邊沖到許冷之近前,大聲叫道:“將軍危險,快快退出去吧!”
    他還想把左右的眾人都推開,可是劇烈的咳嗽已讓他使不出來力氣。他任由shi衛們把自己攙扶出甬道,同時斷斷續續地說道:“救火……趕快叫人來救火……”
    眾shi衛們暗暗咧嘴,這火要怎么救啊?
    如果暗倉在一處開放的地方,那還好說,可是暗倉深入地下,還得穿過這條長長的甬道,此時里面全是濃煙,人們連呼吸都困難,還何談救火?
    不管能不能把暗倉里的火勢撲滅,該做的人們還得要做。shi衛們組織人力,以汗巾méng面,著水桶,如敢死隊似的向甬道里沖鋒。
    可是甬道里已經法視物,眼睛也睜不開,人們只能憑感覺的把水桶里的水潑出去,至于到底有沒有潑進地牢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可以說搶救暗倉的火勢,比搶救明倉的火勢要難上好幾倍,即便救火的人再多,進入甬道時也只能一個跟著一個的魚貫而入,而且帶進去的水也未必能澆對地方,如此一來,暗倉的火勢又怎么可能被撲滅?
    一個晚上,許冷之在蒲豐城內精心布置的兩座糧倉雙雙起火,要命的是,明暗兩倉的火勢又都控制不下來,看著失控的火情,嗅著糧食燒焦的糊味,人們不是心急如焚,卻又毫辦法。
    直到第二天下午,兩座糧倉的火勢才漸漸弱下去,但同樣的,囤積在兩座糧倉里的糧食也大半被焚毀殆盡,即便剩下了一些,也是被燒得又黑又焦,難以再人食用。
    只是一天的時間,著急上火的許冷之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十多歲,老頭子的臉sè失去原本的紅潤,雙目也失去了神采,嘴上起了一層水泡,就連頭看上去都斑白了不少。
    守城靠的是什么?一是戰力,二就是糧食,沒有了糧食,再強的戰力也只是空中樓閣,難以持久。許冷之深知其中的利害,兩座糧倉同時被毀,他又哪能不著急上火呢?
    對于玩忽職守的陳忠,許冷之連猶豫都未猶豫,當即下令處斬,至于同樣有失職之嫌的蔣松和丁又春,許冷之還算開一面,給他二人各降三級,并罷黜兩人的爵位,以觀后效。
    雖然嚴懲了失職的將領,但對于大局卻是于事補,蒲豐城內的情況一瞬之間急轉直下,由原本的輕松防御變成岌岌可危,恐慌的情緒開始在全軍中迅蔓延開來。
    失去了囤積的糧草,對于將士們而言就等于失去了主心骨,莫軍上下,人心惶惶,仿如大難臨頭。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徹底打亂了許冷之的計劃,他原本想堅守蒲豐,把風玉聯軍拖垮,可現在沒有了糧食儲備,堅守蒲豐成了一條死路,許冷之只能被迫改變戰術,由‘主動防守’變為‘被動突圍’。
    可是,莫軍現在想突圍出去,又談何容易。
    蒲豐城內的大火給了城外風軍一個明確的信號,潛伏于城內的大王業已偷襲得手,現在蒲豐城已成為絕地,里面數十萬的莫軍絕不會坐以待斃,唯一的出路就是向外突圍。
    風玉聯軍不再強攻蒲豐,而是堅守營寨,布置營防,作好應對莫軍突圍的準備。
    果不其然。在蒲豐糧倉被燒毀的兩天后,深夜,許冷之兵分兩路,一路向南,一路向北,兩面出擊,分頭突圍。
    許冷之安排的也很巧妙,向南突圍的那bo兵力較少,只有十萬左右,而向北突圍的那bo才是主力,由他親自率領。
    就目前的戰局來看,北方是風軍攻占的地方,以風軍的心理來判斷的話,莫軍是不可能向北突圍的,最有可能突圍的方向就是東或南。
    許冷之正的利用風軍的心理,分出十萬將士做出向南突圍的假象,把風玉聯軍的注意力都吸引到南面,然后他再率主力大軍由北突圍出去。
    這樣的布置,可能導致十萬的莫軍全軍覆沒,但至少可以保障主力大軍幸存,也是值得的。
    不過,許冷之會精打細算,會逆向思維,可風軍那邊的將帥們也不是白給的,尤其是平原軍主帥蕭慕青,經驗豐富,又老jian巨猾,在戰場上比猴都精,在己方占據主動的情況下,他又怎會給敵人留出漏洞呢?
    當莫軍主力向北突圍的時候,正好碰上了被蕭慕青安排在北營的第九軍。
    第九軍曾在許冷之的手上吃過大虧,損兵折將數,副帥石樂宣也慘死在兩軍陣前,齊橫對許冷之早已是恨之入骨,現在終于抓到報仇雪恨的機會,他又哪能放過?
    等莫軍主力開始強攻風軍北營時,齊橫直接下令,打開營門,第九軍全體出戰。
    莫軍將士們正費著九牛二虎之力想強行把風營轅門撞開,結果風軍倒是主動打開了轅門,緊接著,重裝騎兵從里面狂奔出來。
    雙方都沒有正式的交手,僅僅是重裝騎兵沖出來的一剎那,營門外的莫軍士卒就被踩死一片。
    一馬當先的齊橫手持九轉斷hun刀,率先殺入莫軍陣營之內,真好像紅了眼的殺神,一走一過之間,硬是開出一條三米寬的血路。
    齊橫勇猛,銳不可當,后面的第九軍將士也當仁不讓,在莫軍陣營里橫沖直撞,直把莫軍前面的兵將殺得哭爹喊娘,四散奔逃。
    很快,殺得興起的齊橫便和莫軍中的猛將向問碰個正著。
    在喊殺連天、你死我活的混亂戰場,他二人之間沒有半句多余的廢話,立刻廝殺到一處。這是一場針尖對麥芒的較量,也是頂尖級光明系修靈者之間的對決。
    兩人剛一開打,就雙雙把各自的靈武絕學亮了出來,一時間,他二人所在的地方飛沙走石、天昏地暗,鬼哭神嚎,好不駭人。
    以他二人的靈武,估計打上一整天也難分高下,但下面將士們的交鋒卻已然分出優劣。
    別看莫軍兵力眾多,但在重裝騎兵面前,就如同草芥一般,成群成片的莫軍士卒被重裝騎兵頂翻在地,然后再也未能爬起來,被成群結隊的騎兵活生生踩成肉泥。
    第九軍以寡敵眾,場面上卻全面占優,這讓風軍方面士氣大振,緊隨第九軍之后,以上官元讓為的風國步兵軍團也反殺出大營,與重裝騎兵配合,共同對莫軍展開反沖鋒。
    五十多萬的莫軍,在二十多萬風軍的反擊下,非但毫優勢可言,反而還陷入全面被動,到最后,許冷之判斷此戰再難有所收獲,只好下令,后隊變前隊,全體將士,撤回城內。
    一場ji烈的拼殺下來,莫軍沒有攻破風軍的營寨,反而還被風軍殺退回蒲豐城內。
    而另一邊,向南突圍,做為吸引風玉聯軍注意力的莫軍則更慘,出去十萬將士,逃回來的只剩下不到五萬人,其余的那些,要么戰死于風營外,要么被風玉聯軍生擒活捉。
    此戰過后,許冷之基本打消了突圍的計劃,沒有破軍弩,己方根本法克制風國的重裝騎兵,在重裝騎兵面前,莫國的步兵脆弱如稻草,只能任人宰割,毫還手之力。
    就連靈武那么厲害的向問,此時也是信心全,覺得此戰己方是真的危險了。
    當莫軍突圍的時候,潛伏于莫軍當中的唐寅、程錦、樂天等人本來是有機會逃回到本方大營的,但他們的身份并沒有被識破,唐寅也就沒有選擇逃回去,而是繼續潛伏下來,尋找可乘之機,再助己方將士一臂之力。
    這次莫軍突圍失敗,蒲豐城內的氣氛更加壓抑,莫軍將士們死氣沉沉的,毫斗志可言,甚至人們已漸漸生出繳械投降的想法。
    那么善于謀略的許冷之,到了這時亦是一籌莫展,現在他陷入兩難的窘境,如果堅持死守下去,數十萬的將士恐怕都得歿于蒲豐,如果想保住將士們的xing命,似乎只有投降這一條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