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26

  第四二十六章
    樂天看出唐寅的疑惑,又道:“中央軍和地方軍本就屬于兩個不同的系統,相互之間也有不少的矛盾和分歧,相看不順眼。【】[]只要能鼓動中央軍去搶白水軒,那么馬謙必然會帶領地方軍出面干涉,只要雙方一言不合,便有可能會大打出去,如此一來,許冷之想不出來也不行了。”
    唐寅想了想,暗道這倒是沒錯。他揚頭問道:“可是,你又如何能鼓動中央軍去搶白水軒呢?”
    樂天笑了,說道:“很簡單!現在城內糧倉被毀,全城的糧食已所剩幾,這時候若不去儲備糧食,以后自己就得餓肚子,而城內哪里還有糧食?當然要屬白水軒最多了!”
    唐寅總算明白了樂天的意思,他是想利用儲備口糧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蠱惑莫國的中央軍去搶白水軒,再以此挑起中央軍和地方軍的爭斗,到時,許冷之只能出面調解。
    只要他肯出面,己方眾人便可借著現場的混亂,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對許冷之突下殺手。了解了樂天的計劃,唐寅仔細琢磨片刻,覺得可行,他問道:“有把握煽動中央軍嗎?”
    樂天看了看程錦等人,信心十足地說道:“自從糧倉被燒毀后,我們這些看守糧倉的守衛便被調去守城墻了,現在我等都被收編在中央軍的第四軍團,和周遭的莫兵們相處還不錯,何況糧食關系到自己的生死,屬下想,不用刻意為之,只是點到為止,就足以挑起人們的**!”
    “恩!”覺得樂天所言不錯,唐寅點頭說道:“也好,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不過,也不需太強求,此事能成則成,不能成,我們再想其它的辦法,只要不暴露身份,我們就多得是動手的機會。”
    “屬下明白。”樂天拱手施禮,不過在他想來,如果不能妥善利用好這次機會,以后再想找其它的機會動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唐寅又想了想,對程錦說道:“程錦,此事由你來安排。”刺殺畢竟是暗箭的老本行嘛,由程錦做主導,更得心應手。
    且說程錦、樂天等人,返回他們所住的營房。現在他們要鎮守城墻,居住的營房是由級直接安排的,就位于駐守的城墻附近。
    回到營地之后,程錦和樂天一商議,決定直接去找他們的頂頭司,大隊長胡彪,一是他們和胡彪相處得很好,二是這人有勇謀,容易被他們利用,何況他還是大隊長,手下有軍兵,只要他一呼吁,拉個十來號人不成問題。
    當程錦和樂天找到胡彪的時候,后者正和另一名隊長聊天。看到他二人,胡彪問道:“有事嗎?”
    “哦……是有點事要向隊長稟報……”樂天故意沒有把話說完,目光一個勁的向另名隊長身飄。
    胡彪是直腸子,也不太會察言觀色,見樂天支支吾吾的樣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喝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沒話沒屁就趕快滾蛋!”
    另一名隊長倒是看出人家介意自己在場,說話不方便,他站起身形,向胡彪拱手說道:“阿彪,我先回去了,你們談!”
    “急什么嘛!”胡彪伸手把他拉住,然后對樂天不滿地說道:“這里沒有外人,有什么就直說!”
    另外那名隊長名叫李冰,和胡彪交情莫逆,兩人還是拜把子的兄弟。
    樂天猶豫了片刻,說道:“隊長,現在城內的糧倉被燒,一天三頓飯已經改成了一天一頓半,估計再過一兩天,就得改成一天一頓或兩天一頓了,隊長,咱們兄弟可不能餓著肚子打仗啊,你得帶著兄弟們早做打算。”
    胡彪這兩天也正為此事犯愁呢,他長得人高馬大,飯量也大,一頓不吃就餓得慌,這兩天軍內開始限飯,他覺得渾身沒勁,有股說不出來的難受。\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他沒好氣地說道:“糧倉都被燒了,我能有什么辦法?”
    程錦前一步,低聲說道:“隊長可以帶著我們去搶點吃的。”
    “搶?哪搶?咱們兵團沒飯吃,其它兵團也沒飯吃,你們讓老子去搶誰的?”
    樂天接道:“咱們當然不能搶咱們自己人的!”頓了一下,他湊到胡彪近前,小聲說道:“隊長,城內可還有幾家飯館呢,里面吃的肯定不少,尤其是白水軒,那么大的酒樓,要糧有糧,要肉有肉,咱們何不搶它一家伙,把那里能吃的東西都搬回來,萬一以后軍中斷糧了,咱們兄弟也能有個指望啊!”
    對啊!自己怎么沒想到呢!胡彪聽后,眼睛頓是一亮,臉也泛起光彩。
    李冰則微微皺了皺眉頭,不擔憂地說道:“現在是非常時期,搶個飯館雖說沒什么,但聽說白水軒是有郡做靠山啊!”
    “那怕什么?!”程錦拍拍胸脯,說道:“我們可是中央軍,打仗的時候,都靠我們頂在前面,如果我們吃不飽飯,讓敵軍攻入城內,就算他郡的官再大,有一個腦袋也不夠人家砍的。”
    “可不是嘛!現在城內都快絕糧了,誰還管你的靠山是誰。隊長,如果咱們不搶先動手,讓別的兵團搶了先,到時咱們可連根毛都撈不著了!”樂天添油加醋地說道。
    胡彪連連點頭,轉頭對李冰說道:“我這兩位兄弟說得對啊!咱們不去搶,別的人肯定也會去搶,就算得罪了郡,但咱們是中央軍,郡也拿咱們沒辦法不是。”
    李冰仔細想了想,覺得也是這個理,他說道:“要干就大家一起干,別你們一個隊單干。得了好處,咱們大家平分,若捅了簍子,大不了咱們再一起受罰!”
    “嘿嘿!”胡彪低笑一聲,拍拍李冰的肩膀,說道:“我就知道,有這事肯定少不了兄弟你!咱們現在就去!”
    胡彪急性子,說干就干,程錦和樂天急忙把他拉住,說道:“隊長,現在可不行!這光天化日的,不好收場啊,沒準現在就有咱中央軍的將領在白水軒吃飯呢。要干咱們也得等到晚干,那時候白水軒打烊了,我們再去也不遲!”
    “對、對、對!現在過去,萬一真遇到咱們這邊的將軍,還真不好交代呢!”胡彪大點其頭,問李冰道:“兄弟你覺得呢?”
    “我看這兩位兄弟說得對,我們等半夜的時候去,搶完就跑,到時候,可能他們連被誰搶的都查不出來!”李冰大點其頭。
    胡彪仰面大笑,說道:“行!咱們就這么說定了,等到今夜三更,咱們再碰頭去白水軒!”
    “好,不見不散!”
    胡彪和李冰受程錦、樂天的鼓動,約定好時間,準備晚動手,去強搶白水軒。
    若是平時,他們的膽子也沒有這么大,但現在屬于非常時期,糧食就等于生命,這些當兵的哪還管你靠山是誰,只要不是自己的頂頭司,沒有誰是他們不敢招惹的。
    本來只是胡彪和李冰二人帶領各自的兄弟碰面,可是等到三更時,卻一下子來了好幾號人,光是大隊長就來了五位,另外還來了一位千夫長。
    李冰比胡彪要謹慎得多,白水軒的靠山畢竟是郡,他故意多找來一些人,到時出了問題,也好有人分擔,畢竟法不責眾嘛!
    來的那位千夫長正是胡彪和李冰的司,看到一臉驚訝地胡彪,千夫長冷笑一聲,說道:“胡彪,你也太不夠意思了,要干這么大的事,也不先和我打聲招呼,想自己吃獨食?”
    胡彪滿臉的尷尬,不知該說什么好,偷眼向千夫長身旁的李冰狠狠瞪了一眼,埋怨他不該找來千夫長和這許多的人。
    李冰干笑一聲,說道:“千夫長大人,其實老胡是想干完了再回來孝敬你的……”
    “得得得,這些場面話留到以后再說!”千夫長不耐煩的擺擺手,他把眾隊長都叫到自己身邊,說道:“今晚,我們要去白水軒,到了地方,給我見什么拿什么,不管是吃的還是喝的,只要能搬得走的,就統統帶回來,不過丑話先說在前面,不可傷人,都記住了嗎?”
    “千夫長大人放心,我們就是去拿些吃的東西,絕不會動手的。”眾隊長們拍著胸脯保證。
    千夫長滿意地點點頭,向眾人揮手道:“我們走!”
    有了千夫長帶隊,眾人的底氣更足,程錦和樂天等人也是在心中暗笑,他們不怕事大,就怕事情鬧得不大,引不出來許冷之。
    在去往白水軒的路,程錦故意放慢腳步,落在最后,同時也把樂天、阿三阿四等人叫過來。他邊往前走邊低聲說道:“這次的行動,由我暗箭來做,阿天、阿三、阿四,只要有機會,你們三人趕快離開,先到老板娘的那家飯館去,等行動完,我們再去和你們碰頭。”
    聽他的意思,是把自己三人剔除在行刺的計劃之外了,樂天皺起眉頭,低聲回問道:“老程,你這是什么意思?怕我們三人給你拖后腿不成?”
    樂天、阿三、阿四三人的修為不弱,皆稱得是出類拔萃的修靈者,隨便挑出一位放到戰場,也是驍勇的猛將。
    程錦倒是一點沒留情面,直接點頭說道:“沒錯!我就是怕你們三人給我拖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