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30

  第四三十章
    “將軍小心!”攙扶許冷之的兩名護將不約而同地大喝一聲,其中一人托起許冷之閃了出去,另外一人則舉起靈劍,對準程錦釋放過來的靈波,全力劈砍下去。/\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嘭!靈劍正砍在靈波,靈波破碎,勁氣橫飛,直把周圍的莫軍士卒推得連連后退。那護將站在原地動也沒動,冷冷凝視著程錦,同時腰身微低,做出前撲之勢。
    “殺——”隨著他一聲暴喝,整個人如離弦之箭般向程錦射去,手中的靈劍連刺,分取程錦的眉心、咽喉、胸口三處要害。
    他快,程錦的度也不慢,靈刀揮動之間,將對方刺來的三劍全部擋開。
    他二人以快打快,惡戰到一處,一時間也難分高下。另外的四名暗箭人員則想去繼續追殺許冷之,不過很快他們也被其他的護將和侍衛們擋了下來。
    這時候,現場的形勢更加混亂,人喊馬嘶,亂成了一鍋粥。
    馬謙又怕又急,汗如雨下,對許冷之急聲說道:“將軍,刺客是有備而來,還不知道有多少同黨呢,我們得趕快回郡府!”
    許冷之一邊靠著身旁的護將,一邊舉目望了望四周混亂的場面,他終于還是點下頭,說道:“好,我們……先回郡府……”
    馬謙聽后,如釋重負,對自己手下的那些侍衛大喝道:“快!你們快去攙扶將軍,我們馬回郡府!”
    聽聞他的話,立刻有兩名侍衛快步走出來,到了許冷之近前想攙扶他,可許冷之身邊的那名護將把手揮了揮,說道:“你們只管保護好你們的郡大人,將軍自有我來照顧。”
    那名護將現在已經不信任任何人了,刺客都能混入中央軍,誰又敢保證馬謙的侍衛當中就一定沒有刺客的存在。
    他出于謹慎起見,不讓馬謙的侍衛靠近許冷之,但聽進對方的耳朵里,這話就太傷人了。
    兩名侍衛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身為郡府的侍衛,平時都是高人一等的,什么時候被人如此蔑視過。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冷笑出聲,邊轉身往回走邊低聲嘟囔道:“什么東西嘛……”
    護將耳朵尖得很,聽聞對方的嘀咕,眉毛豎立起來,如果不是主帥身受重傷,他非得沖過去給那侍衛倆耳光不可。
    另一名侍衛追同伴,低聲說道:“不用我們更好,萬一老頭子在半路死了,和咱哥倆可就沒有一點關系了。”
    對方若對自己不敬,護將還能忍下去,對聽到對方竟然詛咒老帥死在半路,那護將是再也忍不住了,壓抑在胸口的怒火一下子頂到腦門,他咬牙說道:“你倆給我站住!”
    兩名侍衛停住腳步,回頭不解地看著護將。護將幾乎要噴火的目光從他二人臉緩緩掃過,拳頭握得緊緊的,幾次想沖前去暴揍他倆一頓,但一想到身邊的老帥還有傷在身,不能耽擱時間,他最終還是強忍了下去。他從牙縫里擠出一句:“鼠輩!”
    那兩名侍衛的臉色本就不佳,聽完護將這話,臉色變得漲紅,不約而同地走前去,凝聲問道:“你怎么罵人呢?”
    護將不敢再耽擱時間,理都未理他二人,攙扶著許冷之馬。見他當自己是透明,看也不看一眼,二人更氣,其中一人還想前去理論,被另外一名侍衛拽住,那人低聲勸道:“算了,兄弟,別和他計較了。”說話之間,他拉著侍衛走回馬謙那邊。
    侍衛憤憤不平地說道:“中央軍也太能欺負人了,不僅搶郡的酒樓,還動手打人,現在人家連我們這些郡府里的侍衛也不放在眼里了……”
    “誰讓人家是中央軍呢!”另名侍衛別過頭去,奈而笑。就在他轉過頭的一瞬間,以奇快的度將一顆藥丸入口中,隨后,他停下腳步,默默地站在原地。
    “兄弟,怎么了?”侍衛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好奇地看著他。等了一會,另名侍衛好像是恍然回神,淡然一笑,說道:“沒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侍衛關切地湊前去,另名侍衛沒有回話,而是突然之間伸出手來,扣住他的衣甲,緊接著,運起渾身的力氣,把他硬生生向后甩去。
    這個變故來得太突然了,侍衛都毫反應,當他意識到不好的時候,人已飛在半空中,而且直直的向剛剛坐到馬的許冷之撞去。
    其實,在另名侍衛把藥丸入口中后不久,許冷之身邊的那名護將就明顯感覺到附近出現了強大的靈壓,當他尋著靈壓的方向望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剛才對自己出言不遜的侍衛飛撲過來,目標不是自己,而是馬的老帥。
    護將連想到沒想,回手抽出佩劍,瞬間將其靈化,沒時間再罩起靈鎧,他大喝一聲,從地猛然跳起,人剛竄到半空中,那侍衛已迎面飛來,他使足全力,橫揮靈劍。
    通過靈壓的判斷,對方的修為不底,那護將使出十二成的力氣,即便如此,他也沒有把握把對方一擊退。
    可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這橫斬的一劍竟然結結實實砍在對方的腰身,直接把對方一劍斬成兩截。
    擁有這么強大的靈壓,具備如此深厚的修為,怎么會這般不堪一擊?護將正感納悶,突然意識到不對,自己雖然斬斷了來襲的刺客,但靈壓并沒有消失,還依舊存在著。
    護將臉色大變,可這時候他再想分析個中原由,已然來不及了,被斬斷的侍衛在空中迸射出一團血霧,而在血霧之中又竄出一名侍衛,這人手持靈刀,如飛射中的利箭,正撞在護將的胸前。
    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來人手中的靈刀把護將刺了個透心涼,刀鋒由其前胸入,在后心探了出來。
    護將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死死盯著來人,他僅僅看到了一對精光四射的雙目,接著,眼前一片漆黑。
    撲通!兩段的尸體先摔落在地,隨后,另名侍衛和護將也雙雙落地,前者片刻未停,拔出靈刀的同時,順手把護將的披風拽住,身子再次躍起的同時,將其披風也扯了下來,揮手向空中一扔,飄落的披風正蓋在許冷之的頭頂。
    由于失血過多的關系,許冷之的神智也漸漸開始模糊,坐在馬都是搖搖欲墜的,突然被披風罩住腦袋,老頭子激靈靈打了個冷戰,正想拉下來查看怎么回事,一道電光已先橫掃在他的脖頸處。
    這是干脆利落又未留任何余地的一刀!
    當侍衛抓著披風從空中落地,然后像旋風一般閃走時,周圍的人們再看馬,只有大半截的身軀坐在面,而老帥的腦袋卻不見了。
    直至刺客逃出好遠,頭的尸體才噴射出鮮血,在馬搖晃兩下,翻身落馬。
    見此情景,人們的臉色不大變,這一切都來得太快太突然,從護將斬殺飛撞過來的侍衛,到他反被另名侍衛所殺,再到許冷之被對方砍下腦袋,這一連串的事只是生在不到十秒鐘的時間里。
    啾——隨著那名侍衛行刺得手,飛奔而去,空中傳來悠長的哨音。其余的那些刺客聽聞哨響,不約而同地舍棄交戰的對象,紛紛向道路兩旁的房頂竄去。
    這些人都是暗系修靈者,加場又沒有人能釋放出足以壓倒他們的靈壓,一個個施展暗影飄移,轉瞬之間便消失得影蹤。
    刺客們來得突然,逃得也快,可留下的卻是人仰馬翻的大混亂。
    全軍的統帥,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被刺客砍下了腦袋,而且斷還被刺客取走,最后連具全尸都沒留下,這讓在場的莫軍將士們幾乎皆要瘋。
    此時,馬謙也傻眼了,殺掉許冷之的刺客正是他身邊的侍衛,等他回過神時,第一反應是先摸摸自己的脖子,確認自己的腦袋還在,這才長松口氣,頓了片刻,他又像被人踩了尾巴似的大喊道:“護駕!護駕!捉拿刺客啊!”
    當郡府的侍衛向他圍攏過來時,他又像見了鬼似的連聲喝道:“站住!都給本官站住!”說話的同時,他環視在場的每一名侍衛,現在連他也是看誰誰都像刺客了。
    剛才出手甩出同伴,借同伴做掩護,趁機砍殺許冷之的侍衛,不是旁人,正是唐寅。
    暗箭人員的行刺差之毫厘,而接下來的行動又都被許冷之的護將和侍衛擋住,唐寅只能自己動手。
    好在他有郡府侍衛的身份做掩護,接近許冷之還算容易,雖說護將的警惕性很足,但最終還是著了他的道,被他虛晃一槍分了心,連和唐寅正面交手的機會都沒有便死于他的刀下。
    且說唐寅,用披風包裹住許冷之的斷,連續施展暗影飄移,閃到一處較遠的房頂,這才收住腳步,嘴中的哨音也隨之停止。
    相隔不久,又有數條人影在他身邊憑空出現,其中一人現身之后,立刻走到唐寅近前,急切地問道:“大王,得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