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31

  第四三十一章
    唐寅把手中的包裹舉了舉,說道:“許冷之的級在此!”
    聽聞這話,在場的暗箭人員不長松口氣,己方所付出的犧牲總算沒有白費,許冷之終究還是死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暗箭三十號人全體出動,和護將、侍衛們打了那么久,并非沒有傷亡,有六名暗箭人員再也沒有跑出來。
    在這里又等了一會,其余的暗箭人員6續趕到,等最后一人到后,他向眾人搖搖頭,低聲說道:“后面沒有其他的兄弟了,我們有六名兄弟沒有逃出來!”
    不管沒逃出來的那六人是生是死,他們現在也法再回頭去救了。
    程錦沉默片刻,然后深吸口氣,振作精神,對唐寅說道:“大王,敵軍很快要追過來了,我們得馬到老板娘的那家飯館躲一躲,樂天和阿三阿四現在都在那里。”
    唐寅點點頭,折損了六名暗箭兄弟,他也很難過,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付出一定的代價,又怎么可能成功殺掉莫軍的統帥!
    他們一行人,連續施展暗影飄移,盡可能的甩開莫軍,然后又在城中繞了一大圈,將莫軍追擊的方向引到別處,這才去往老板娘的那家飯館。
    現在飯館早有停業,門緊閉,唐寅等人牙根也沒想走正門,直接翻過院墻,跳進飯館的庭院當中。
    他們剛進來,便有數條黑影從正房內竄出來。唐寅等人嚇了一跳,定睛一看,原來出來的幾位,正是樂天、阿三、阿四、老板娘和飯館的廚子。
    看到他們,唐寅笑了,散掉身的靈鎧,走到老板娘近前,拱手說道:“老板娘,我等冒昧來訪,還望見諒。”
    他們進來時都是身罩靈鎧,渾身的血跡,手中著的靈刀簡直已變成了血刀,老板娘亦是心頭顫動,神經繃緊到極點。\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恢復原貌的唐寅,她故作冷靜地說道:“你真是過謙了。客人經過主人的同意進入主人的家里那叫訪,你們這樣冒冒失失的沖進來,叫闖才對!”
    現在不是和她做口舌之爭的時候,唐寅淡然一笑,沒有再多說什么,話鋒一轉,他問道:“老板娘這里應該有地道或地窖之類的地方?”
    說話的時候,他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不時的掃視四周。
    老板娘冷著臉,反問道:“你什么意思?”
    “我們要躲一躲!”
    雖說老板娘開的飯館很偏僻,遠離城中心,但現在整個蒲豐城都像炸了營似的,軍兵的吆喝之聲隱隱約約的不時傳過來,不用猜也能想到,肯定和眼前這些人有干系。
    老板娘是做黑店的,最怕的就是招惹麻煩,如果有可能,她真希望唐寅等人馬在自己眼前消失,別把麻煩引到自己身。
    她沒好氣地說道:“沒有沒有!我這根本沒有什么地道或地窖,要找地道、地窖,你們去別處找!”
    “沒有?”唐寅樂了,前一步,走近老板娘,幾乎要貼到她的身,他笑吟吟道:“老板娘做的那些見不得光的買賣應該不止一次兩次了,那么多的盔甲、殘骸是怎么處理的?總不會是擺在自己的臥房里?”
    老板娘臉色頓是一變,看著唐寅的美目都快噴出火焰。自己有致命的把柄握在對方手,這讓她很奈。她凝視唐寅好一會,方力地說道:“你到底想怎樣嘛?”
    唐寅輕輕揉了揉老板娘的肩頭,說道:“很簡單,我只是想讓老板娘給我們兄弟一個安全藏身的地方。”
    老板娘瞪著他,沉思了好半晌,猛的一轉嬌軀,開唐寅放于自己肩頭的手,接著說道:“若不嫌臟,就52o小說話的同時,她大步向屠房走過去。
    她邊走也在邊暗暗搖頭,虧自己當初還覺得這個青年人長得不錯,品行也正派,對其頗有好感呢,原來那都是假象,如果說自己是蛇心毒婦,那他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笑面虎。
    老板娘把他們領進的這間偏房,唐寅并不陌生,當初廚子就是在這里大宰活人,放血割肉的。
    進來時,程錦都忍不住皺起眉頭,暗箭的老巢——暗宅就夠陰森恐怖的了,但和這里比起來,小巫見大巫啊。
    屠房已被清洗得很干凈了,就連地面都用黃土鋪過,看不到一絲一毫的血跡,但空氣中就是彌漫著濃烈的血腥味,進入其中,就是能帶給人一股冰冷到骨子里的陰森感。
    老板娘擰著水蛇腰,一直走到屠房的最里端,然后回頭召喚道:“阿達!”
    那黑壯廚子立刻走前去,他明白老板娘的意思,不用后者話,已自動自覺地走到墻角的水缸前,身子微蹲下來,雙臂環住水缸,然后用力一抬,那一人都抱不過來的水缸竟被他硬生生舉了起來,然后側移兩步,嘭的一聲,又把水缸放在地。
    唐寅等人在旁看著,這黑壯廚子倒是有一把子的蠻力!
    等把水缸搬開,人們這才現原來水缸下面還有一扇小木門,木門有鐵環做成的把手,黑壯廚子拉住鐵環,用力一,木門打開,緊接著,濃濃的血腥味迎面撲來。
    老板娘一邊用袖口遮住鼻子,一邊對唐寅揚揚頭,說道:“噥,這就是你要的地方!”
    “這是……”唐寅低頭凝視,木門的下方黑漆漆的,是一條也不知道有多深的地道。
    “你不是要找藏身的地道嗎?這里就是了,藏下你們這些人,絕對綽綽有余。”老板娘不耐煩地說道。
    “是嗎?你帶我去看!”唐寅一把扣住老板娘的手腕,拉著她就往地道里進。老板娘像是見了鬼似的,劇烈地掙扎著,連聲說道:“我不進,我不進去!”
    “那可由不得你了。”唐寅笑呵呵地說道。見狀,黑壯廚子還想前推開唐寅,可他剛動一下,阿三的一記老拳已重重擊在他的肚子。
    唐寅蹲在地道口,瞇縫起雙目,向里面瞧了瞧,感覺不太深,然后回手一拉,直接把老板娘推了進去,隨后,他也跳進地道里。
    地道里的血腥味更濃,幾乎讓人法呼吸,而且黑咕隆咚的,一點亮光都沒有。老板娘氣急敗壞地對硬拉著自己不放手的唐寅又打又踢,后者陰冷冷地問道:“你想死在這里嗎?”
    老板娘身子僵住,抬頭一瞧,正好對唐寅那對綠幽幽的眼睛。
    即便殺人如麻的老板娘看到他的眼睛,也被嚇得渾身汗毛豎立,身子一個勁的哆嗦。她顫聲問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唐寅嗤笑一聲,沒有理她,扣著她的手腕,向地道深處走去。別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地道里什么都看不到,但唐寅卻能清晰地看到一切。
    地道是不深,唐寅得彎曲著腰才能在里面行走,不過地道倒是很長,走出十多米了才算看到盡頭。不過看到了盡頭還不如沒看到,那里面堆放的都是白森森的人骨,還有不少散亂的盔甲和武器。唐寅見過的世面不少了,但此時仍忍不住激靈靈打個冷戰,轉頭瞧瞧身邊什么都看不見的老板娘,低聲說道:“你們也真他媽夠狠的!”
    聽聞這話,老板娘也就知道了唐寅看到什么,她冷哼一聲,說道:“老娘和阿達殺的那些人都是該死之人,如果他們不對老娘起邪念,也就不會死了!”
    對你起邪念就得死,這是什么邏輯?唐寅不知道老板娘這種比自己還憤世嫉俗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不過也懶得去追究,因為這和他毫關系。
    他又仔細看了一番地道,點點頭,說道:“這里確實可以用來藏身,這條地道,我們就暫時借用了!”
    “我能說不嗎?”
    “并不能。”
    “那就用!我只是求求你們,用完之后趕快走,最好以后都不要再回來,也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們!”
    老板娘瞪著妖媚的大眼睛看向唐寅,雖然她什么都看不到,除了那兩只冒著詭異綠光的眼睛。
    “嘿嘿,就算以后你請我們回來,我們也不會再來。”唐寅回了一句,拉著老板娘走出地道。等他二人出來,程錦、樂天立刻前,問道:“大……公子,里面怎么樣?”
    “很糟糕,不過忍一忍也可以藏身。”唐寅對眾人說道:“大家拿火把進去,還有,把他也帶進去!”說著話,他指指剛才挨了一拳正蹲坐在地的黑壯廚子。
    “那……那她呢?”程錦看向老板娘。
    唐寅說道:“她得留在外面!飯館一直有開業,如果突然沒人,必會引人懷疑。”程錦等人心頭一震,己方眾人全都躲進地道,只把老板娘留在外面,萬一等軍兵搜查過來時,老板娘向軍兵告怎么辦?不等他們說出心中的顧慮,唐寅隨即又補充一句,道:“我也留在外面。”
    “大……公子,這……這怎么可以……”
    “飯館里總是要有廚子的。以前我們來了那么多次,都沒見過這個廚子,想必也沒人認識他,我這次就裝扮一回廚子好了。”唐寅早就想好了應對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