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34

  第四三十四章
    隨著向問率領步兵沖到營前,搖搖欲墜的風營轅門是再也承受不住,最后被向問用兵之靈變后的重刀一擊震倒,隨后,營外大批的莫軍順著敞開的轅門沖殺進風營之內。【】
    面對大批的莫軍,風軍似乎真的準備不足,成批成片的往后敗退。
    向問殺得興起,一邊追殺風軍,一邊向風營深處突進,一口氣,率軍深入風營一里多,期間竟銳不可當,人能抵其鋒芒。
    如果此時向問能冷靜下來的話,必然會現其中的不對勁,此戰打得實在太順暢,以兇狠著稱的風軍,還有玉軍從旁協助,怎么可能會讓他如此輕易的突進大營腹地呢?
    可是被取勝**沖昏頭腦的向問哪里還能想到那么許多,現在他的腦海里只剩下一個念頭,率領麾下將士們一口氣突破敵營,然后休養生息,等待時機,再殺它個回馬槍。
    在追殺風軍逃兵的過程中,向問覺得前方的逃兵越來越少,不知道人都藏到哪里去了。他暗暗皺眉,按理說,越深入敵營,敵人應該越多才對,怎么會越來越少了呢?
    正在他心中納悶,面露迷惑之時,突然之間,前方的風營立起一列風軍的軍旗。
    林立的軍旗擺成一長排,隨著夜風啪啪的抖動著,舉目望去,除了旗幟,再看不到其它,更看不到一個風軍士卒。
    這是怎么回事?向問感覺詭異,隨即派出一小隊的騎兵前去查看。
    當這支騎兵緩緩來到風旗近前時,猛然從旗幟中間刺出數十桿長槍,這支莫騎兵小隊連什么情況都沒看清楚,紛紛慘叫出聲,翻滾下戰馬。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后面觀望的向問臉色急變,其他的莫軍將士亦被嚇了一跳,不約而同的向后退讓。yuntvnetbsp;這時候,風軍大營里又響起悶雷一樣的鼓聲。剛開始是一下一下的敲打,漸漸的鼓點聲越來越快,越來越急,到最后,簡直如同爆豆一般。
    莫軍將士東張西望,尋找鼓源在哪,這時,擋于他們正前方的那一排風旗突然落下,人們定睛再看,那倒下的風旗后面是密密麻麻也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風軍。
    站于最前面的是重裝騎兵,向后看,則是邊沿的步兵,鋪天蓋地,分不清個數。
    哎呀!見此情景,向問心頭大驚,可還沒等他來得及做出反應,在莫軍的左右兩側以及后面三個方向各涌出數以十萬計的風玉聯軍。這些軍兵皆是列著整齊的戰陣。
    前面重盾兵壓住陣腳,后面長戟手護衛盾陣,再后面,是清一色的弓箭手,一支支閃爍著寒光的箭頭業已斜指向半空中,隨時可能向莫軍陣營里飛射過來。
    莫軍方面的兵力也不少,過四十萬人,向問位于陣前,自然不可能把各個方向都看到。不過莫軍的傳信兵已把各方所看到的敵情接連不斷地稟報給向問。
    聽完各方的報信,向問終于意識到自己當了,中了風玉聯軍的詭計,現在己方大軍被風玉聯軍包圍在人家的營寨之內。
    這可如何是好?只是頃刻之間,向問的額頭就急出一層冷汗。
    正在這時,位于他正前方的重裝騎兵向左右一分,從人群里走出一群風玉兩軍的將領,為的一位,正是風國平原軍統帥,蕭慕青。
    蕭慕青催馬前幾步,裝模作樣地手搭涼棚,向對面觀望,問道:“前方的將軍可是向問向將軍嗎?”
    其實他早就知道莫軍帶隊突圍的人是向問,只是沒有看到許冷之,這一點很讓人奇怪。
    現在,城外的風玉聯軍還不知道許冷之遇刺身亡的事,如果知道的話,兩軍早就主動攻城了,哪還會給莫軍趁夜偷營的機會。
    即便距離較遠,目力過人的向問還是把蕭慕青認了出來。不過看清楚對方的模樣后,他心頭又是一沉,看起來,這里不僅有風國的重裝騎兵,連平原軍也在。
    預感到此戰怕是兇多吉少,但向問輸人不輸陣,他震聲回喝道:“正是向問!”
    “哈哈,向將軍,我等在此已等候多時了。”蕭慕青仰面而笑,說道:“本來我們等的是許將軍,沒想到卻是向將軍鉆進我軍的天羅地,也罷,既然向將軍來了,就不要再回去了,帶著你的手下弟兄們投降,你們已被我軍重重包圍,插翅難飛,再負隅頑抗,只有死路一條啊!”
    “放屁!我莫軍將士寧愿戰死沙場,也絕不會向爾等風賊投降。”向問氣得臉色漲紅,抬手把靈刀舉了起來。
    蕭慕青連連搖頭,說道:“向將軍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也應該為手下的弟兄們想想嘛!”
    向問向左右看了看,見自己身邊的眾將士們皆是面露衰色,一個個耷拉著腦袋,好像斗敗的公雞。向問握了握拳頭,將牙關一咬,沖著蕭慕青大喊道:“老子今天先要你的狗頭!”
    說話之間,他雙腳一磕馬鐙子,戰馬稀溜溜怪叫一聲,猛的向前沖去,直奔蕭慕青而來。
    別看平原軍那么勇猛,但蕭慕青可是正經八的將,一點靈武都不會,見向問突然向自己沖殺過來,他也嚇得一哆嗦,急忙扭轉馬頭,想逃回本陣,但向問跨下寶馬度太快,蕭慕青剛剛撥轉馬頭,跑出還沒兩步,向問就已追到他的身后,手中的靈刀高高舉起,對準蕭慕青的后腦猛砸下去。
    就在這千鈞一之際,斜刺里猛然閃過來一道電光,一把三尖兩刃刀擋在蕭慕青的背后,向問的靈刀正砍在三尖兩刃刀的刀背。
    當啷啷!這一聲劇烈的鐵器碰撞聲,震得周圍人耳膜像是要破裂開似的,那一瞬間迸出來的勁氣和靈壓把蕭慕青直挺挺地飛出去,一頭摔進重裝騎兵的陣營里。
    好在蕭慕青年輕力壯,還有一身的甲胄護體,不然這一摔之力也夠讓他骨斷筋折的。
    周圍的重裝騎兵們嚇得臉色頓變,礙于有重甲在身,法下馬攙扶,只能在馬盡量彎下腰身,七手八腳的把蕭慕青拉起來,然后紛紛關切地問道:“蕭帥,您沒傷到?”
    蕭慕青一臉干笑地爬起來,拍拍披風的塵土,并向眾人擺擺手,說道:“沒事、沒事。”說著話,他舉目向人群外望去,此時,戰場之,向問已與沖出來的官元讓戰于一處。
    剛才把蕭慕青從鬼門關拉回來的正是官元讓。
    見他二人打斗得激烈,周圍布滿靈壓,飛沙走石,塵土卷起多高,蕭慕青在人群中大聲喊道:“元讓,向問坐騎甚好,人可殺,但坐騎務必要留下!”
    聽聞他的喊聲,戰團當中傳來官元讓爽朗的笑聲:“哈哈——蕭兄醒得極是,元讓定將此馬獻于大王!”
    他二人一唱一和,把向問氣得七竅生煙,好像自己已成為俎魚肉,任人宰割。向問怒吼一聲,使出全力,了瘋似的猛攻官元讓。
    當今天下,能接下向問狂攻的人并不多,但官元讓絕對是其中的一個。
    對于向問的猛攻,他應對自如,時而橫刀招架,時而側馬閃躲,時不時的反擊一兩刀,足以得向問手忙腳亂。
    像他二人這種頂尖級別的猛將,即便之間存有差距,但短時間內一方想戰勝另一方也是不大可能的事。他二人你來我往,走馬盤旋,轉瞬之間已惡戰三十個回合。
    這三十個回合雖說主攻的一方是向問,官元讓屬被動防守,但任誰都能看得出來,真正占據場主動的是后者,向問這種不管不顧的搶攻太耗費靈氣和體力,難以長久。
    不過,就是有人喜歡裝糊涂,齊橫。也不知道他是真沒看清場的局勢,還是假裝沒看清,催馬沖出本陣,同時向官元讓大喝道:“元讓將軍歇歇,讓我來戰此賊!”
    官元讓最討厭的就是自己和敵人對戰之時有人橫插一腿,而且此時他正打得興起,哪肯退讓。官元讓不退,齊橫又硬擠進戰團之內,如此一來,便成了官元讓、齊橫合戰向問一個。
    這兩位,隨便拿出一個都夠讓向問頭痛的,何況還是兩人合力戰他。向問的搶攻也隨著齊橫的參戰戛然而止,隨之陷入前面的被動,只見他的四周,刀光閃爍,一會是三尖兩刃刀,一會又是九轉斷魂刀,向問擋前擋不了后,顧左顧不了右,僅僅才打了十個回合,他已累得鼻凹鬢角都是汗珠子,氣喘如牛。
    這仗沒法再打下去了!向問再厲害,也不可能憑一己之力戰得贏官元讓和齊橫這兩員風國猛將。
    他虛晃一刀,撥馬退出戰團,然后沖著官、齊二人怒罵道:“好不要臉的風賊,爾等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說話之間,他催馬想跑回本陣。
    可猛然之間,在他身后傳來令人心里毛的尖叫聲,那不是人的叫聲,更像是地獄里魔鬼的撕吼。
    有那么一剎那,向問感覺自己的魂魄都被勾出身體,飛到九霄云外,大腦里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