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35

  第四三十五章
    直到利刃近身,已能讓人清楚地感覺到勁風刮來的刺痛時,向問才猛然回神,他急忙向下伏身,整個人幾乎貼到戰馬的身,耳輪中就聽嗖的一聲,一道紫光在他頭頂掠過。【】
    向問剛剛把身軀挺直起來,那紫光卻又從半空中反折回來,直取他的頸嗓咽喉。哎呀!好厲害的靈箭!向問對風國的武將并不陌生,即便不用看到偷襲之人,也能猜出個大概。
    沒時間細想,他出于下意識反應的把手中靈刀向下砸了砸,當啷,他的靈刀正磕在紫光,不過由于出刀倉促,力道小了一些,沒有把紫光砸落,只是砸偏了方向。
    撲!那道紫光沒有射中向問的脖子,卻深深釘進他的小腿。其力道之大,不僅將他腿部的靈鎧釘穿,鋒芒還從腿后探了出來。
    向問痛得悶哼一聲,身子在馬一陣搖晃,險些當場栽下戰馬。
    這時候人們才看清楚,原來釘在向問腿的是一支紫金箭,射箭之人正是風國四大猛將之一的江凡,他射出的是八魂箭中的收魂箭。
    向問本已不敵,現在腿部又受到重創,哪里還敢停留,正想催馬逃回本陣,但官元讓和齊橫已雙雙沖到近前,這兩位,雙刀齊出,分取向問的腦袋和腰身。
    后者先是擋下攔腰斬來的那一刀,隨后快地向下低聲,不過還是稍慢半拍,頭頂處的靈鎧被這一刀硬生生削掉,漆黑的頭都露了出來。
    向問嚇得魂不附體,虛晃一刀,還要繼續跑,可官元讓和齊橫又哪會再給他逃脫的機會。趁著走馬盤旋的時機,二人又雙雙出刀,分從一前一后夾擊向問。
    這一次,向問只把前面掃來的那刀接下,背后那一刀是再也閃躲不開了。只聽啪的一聲脆響,三尖兩刃刀的刀面正拍在向問的背后。
    向問在馬坐立不住,一頭栽落下戰馬,再看他的后背,靈鎧俱碎,就連里面的鋼甲都被砸變了形。
    這還多虧是官元讓手下留情,用的是刀面,而不是刀刃,不然他得被這一刀活活斬成兩截。
    滾落在地的向問覺得自己渾身下的骨頭都像要散了架子,胸口好似被壓了一塊巨石,一股熱浪由小腹涌來,他忍不住張開嘴巴,哇的一聲噴出口血箭。
    向問還掙扎著欲從地爬起,齊橫催馬前,一走一過之間,刀面砸中他的后腦,這回向問連聲都沒吭出來,當場昏死過去。
    那么厲害的向問,莫國最強的武將之一,在官元讓、齊橫、江凡這三名頂級風將的夾擊之下,連五十個回合都沒堅持下來,昏死于戰場之,成了人家的階下囚。
    眼睜睜看著向問被俘,莫軍連最后一絲希望也失去了,四十多萬的莫軍再不敢向前半步,后隊變前隊,向后突圍,想原路逃回蒲豐城。
    可是現在他們已被風玉聯軍包圍,四面八方都是敵軍,要突圍出去又談何容易。
    接下來的戰斗幾乎成了一邊倒的崩潰戰,激戰由深夜一直打到第二天天亮,莫軍戰得潰不成軍,最后真正突圍出去的,僅僅不到五萬人,其余的莫軍,要么被俘,要么死于亂軍之中。
    可以說此戰過后,莫軍主力蕩然存,蒲豐之戰大局已定,再懸念。對于那些逃回蒲豐的莫軍,風玉聯軍并沒有窮追猛打,也沒有攜大獲全勝的余威強攻蒲豐,而是不急不躁的休息調整,并派出小股的神箭手不停地向蒲豐城內射出招降,勸城內的莫軍放棄死守孤城,趕快投降。
    通過那些被俘虜的莫軍,風玉聯軍方面已經清楚蒲豐城內的狀況,本來他們還對許冷之沒有參戰感覺莫名其妙,原來是許冷之早已被神秘的刺客刺殺了。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就以蒲豐城內剩下的那點守軍來說,恐怕連風玉聯軍的一輪強攻都頂不住,不過感覺己方勝券在握,風玉聯軍也就不急著去攻城了,能迫守軍主動投降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了,最起碼能避免己方在攻城時所造成的傷亡。
    蒲豐城內。現在莫軍方面由到下再斗志,主帥許冷之被殺,向問又被俘,全軍將士算城內的壯丁加到一起還不足十萬人,這如何能和風玉聯軍再打下去?
    郡馬謙早早的放出話去,他已經做出決定,放棄抵抗,開城向風玉聯軍投降,如果中央軍方面還有誰想繼續打下去,那就自己去打,地方軍是堅持不住了。
    沒有地方軍支持,只靠中央軍剩下那幾萬來人,和風玉聯軍去戰疑是以卵擊石。隨著馬謙放話要投降,中央軍方面也只能跟隨馬謙,一并向風軍投降。
    在投降之前,蒲豐城內已亂得不成樣子,軍兵們是見什么搶什么,反正要投降了,以后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會怎樣,只能趁著現在多搶點值錢的東西,做防身之用。
    且說唐寅,在他殺掉許冷之的時候他就已經預測到戰局最后的走向了,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等,等城外的風玉聯軍入城即可。
    對于外面的混亂情況,他閉耳不聞,白天沒事的時候就坐在柴房里打坐,雖說不能修煉靈氣,但也能養足精氣。
    老板娘還和往常一樣,獨自在小飯館里打點店面。她只是個普通老姓,不管蒲豐城是被莫軍堅守還是被風軍強占,都和她沒多大關系,她繼續做她的老板娘,開她的黑店。
    夜間的戰斗,使四十多萬的莫軍幾乎全軍覆沒,今天飯館的生意也冷清得出奇,空空蕩蕩,連個來吃飯的軍兵都沒有。
    她精打采地坐在柜臺后面,呵欠連連,時不時地向外面張望兩眼,所看到的也只是空空如也的街道。
    正在她感到聊之時,隨著甲胄聲響,一名莫將從外面走了進來。難得有客人來光顧,老板娘看都沒看來人,騰的一下站起身,滿臉堆笑地問道:“軍爺吃點什么?”
    說話的同時,她舉目一瞧,原來這位莫將正是那晚來搜查的汪姓將領。
    “呦,原來是汪將軍啊!”那么多人都死在風營里了,怎么你沒死在那里!老板娘心里嘟囔著。
    她對汪將軍的印象并不好,總感覺他看自己的眼神賊溜溜的,一副不懷好意的樣子。
    汪將軍環視飯館一周,然后皮笑肉不笑地問道:“不知道老板娘今天的生意怎么這么差啊?!”
    老板娘聳聳肩,說道:“聽說城內的軍兵都快死光了,奴家這小店的生意又怎能好得起來嘛!”頓了一下,她又笑盈盈地問道:“汪將軍想吃點什么?”
    “不吃了,今天總算是吃了頓飽飯。”汪將軍雙手扶著柜臺,身子前探,靠近老板娘,低聲說道:“面已經決定了,要向風軍投降,今天一早,把軍中剩下的那些軍糧都拿出來吃了。”
    “要投降了……”就算老板娘不太關心這方面的事,但還是吃了一驚。
    “是啊,這仗沒辦法再打下去了。給我來壺酒!”汪將軍哀嘆一聲,搖了搖頭。
    老板娘從柜臺下面出一壺酒,汪將軍接過來,也沒有去找椅子坐,站在柜臺前就咕咚咚地大口喝起來。
    半壺酒下肚,汪將軍的臉色業已變得漲紅,他目光在老板娘身來回游動,幽幽說道:“老板娘守寡這么久了,怎么一直沒有再找男人?”
    哼!心中冷笑一聲,不過臉卻露出辜又奈地表情,她說道:“奴家年歲不小了,還到哪去找男人……”
    汪將軍樂了,說道:“怎么沒有?”
    “在哪?”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汪將軍笑嘻嘻地說道。
    老板娘愣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搖頭說道:“汪將軍不要再拿奴家開心了。”
    “我可不是在開玩笑。”說話之間,汪將軍翻過柜臺,直接跳了進去,站在老板娘近前,伸出手來,揉捏她的面頰,呼吸漸漸加重,低聲說道:“只要你跟了我,以后我保你穿金戴銀,也不用再拋頭露面的做這小飯館的生意了。”
    老板娘嬌滴滴的一笑,身子一扭,想從汪將軍身邊溜過去,但后者突然伸出手臂,一把把她摟入懷中,大手順著她的領口伸了進去,斷斷續續地說道:“你……就成全我!”
    若是往常,這光天化日的,他膽子再大也不敢明目張膽地輕薄老板娘,不過現在沒人了,他也就沒有那些顧慮,說話時手一點沒停,順勢把老板娘腰系的繡帶解開。
    她身的衣服一下子打開,露出里面低胸的肚兜和清薄透明的中衣。老板娘臉色頓是一變,臉虛偽的假笑再也維持不住,她冷下臉來,沉聲說道:“放手!汪將軍請自重!”
    “你還裝什么貞節圣女!”汪將軍抓住她胸前的肚兜,猛的用力一扯,肚兜被撕掉,他的雙手捏著老板娘的酥胸,口齒囫圇不清地說道:“你偷養小白臉,以為我不知道?”
    別看老板娘平時風騷,但也從來沒受過這樣的羞辱。她想都沒想,回手甩了汪將軍一耳光,一邊連連后退,遮住胸口,一邊怒罵道:“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