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38

  第四三十八章當董盛活著的時候,邵方看到他就心煩,現在董盛死在他面前,邵方又悲從心來,失態地難得放聲大哭,人就是這樣的奇怪。【】[]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董盛為邵方出來的那三點建議,后者一樣都沒有丟棄,全盤接受。
    先,他燒掉了那些檢舉的奏疏,以此來穩定人心,讓朝中的武大臣再沒有后顧之憂,可以團結起來一致對外。而后,他又重新啟用南延,將其官復原職,繼續擔任虎賁軍統帥,并加封侯爵位,命令南延率領虎賁軍南下,去迎擊南方的安、桓二軍。接下來,他又緊急征調高航,封他為鎮江水師元帥,鎮守鎮江。
    高航原是許冷之的副將,年歲并不大,但頗有才華,深得許冷之的賞識和重用,若非東海水師需要有人坐鎮主持大局,許冷之肯定會帶他一起去往皓皖郡抵御風軍。
    當然,也多虧許冷之沒帶上高航,不然后者也得隨他一并死在蒲豐城內。
    鎮江是莫國都城的北面屏障,這里有莫國常駐的十萬水軍,而在高航被召回都城的時候,東海水軍也一并被召了回來。莫國的東海水軍有十五萬人之多,而且經常參與水戰,不論是戰力還是實戰經驗,都遠勝鎮江水軍,如果東海水軍抵達鎮江,那對風玉聯軍的南下而言,疑是平添一道難以逾越的屏障。畢竟風國和玉國都不是以水軍見長的諸侯國。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東海水軍想趕到鎮江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高航從東海郡回都城,只需騎馬或坐著馬車走6路就好,但水軍的船只可走不了6地,它要從東海郡出,繞過沿海地區,進入鎮江出海口,再順著鎮江逆流而上,橫穿兩個郡,才能抵達都城,即便以最快的行駛度,這么遠的距離,東海水師至少得走上兩個月的時間。
    所以對于莫國這邊而言,他們的鎮江水師只要能堅守兩個月,就可以等到東海水師這個強援,使其在水戰方面占據絕對優勢。
    同樣的,對于風玉聯軍來說,他們得爭取在兩個月之內,東海水師趕到之前,擊潰鎮江水軍,并運送全軍主力過江,以此來保證滅莫之戰的順利進行。
    高航返回都城后,接受了邵方的授封,即刻上任,開始在江南布防,并訓練和調派鎮江水師。高航才三十多歲,相貌英俊,又長了一副娃娃臉,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
    不過他的作風可不像相貌那么柔弱,雷厲風行,鐵腕剛硬,他一上任就對鎮江水師展開大刀闊斧的整頓,并制定出一系列的考核制度,能者上,庸者下,對那些眼中只有錢財、貪贓枉法、玩忽職守的將領,一律嚴懲不貸。
    鎮江水師在莫國就是典型的少爺軍,養大爺的地方,自成立以來,就從沒打過仗,平日里也疏于訓練,軍中的將領大多都不太熟悉水戰,他們當中十之**是貴族出身的紈绔子弟,到鎮江水師就是來鍍金的,賺些在軍中的資歷,好日后做升遷之用。
    對于這樣的一支水軍軍團,高航也十分頭痛,動一而牽全部,好在邵方對他的支持力度極大,并得于給予他充分的信任,這才讓高航一系列的措施得以執行下去。
    如果說打6戰,那高航絕對是外行,但打水戰他可個是行家里手。往他祖上推四輩,代代都是水軍將領,高航可算是名副其實的水師世家出身。
    高航擔任鎮江水師統帥的時間不久,便已取得不小的成效,一大批有能力的年輕貴族被他拔起來,在軍中各處擔任要職。
    不過高航也是有他的局限xing,不管他如何看重人才,所拔和重用的將領基本全是貴族出身,對于那些才華橫溢卻是平民出身的軍兵,依舊被他排除在權利核心的范圍之外。
    在這一點上,他就遠不如唐寅了。
    對于莫國這邊的情況,風玉聯軍方面業已通過天眼和地的密探了解得一清二楚。風國這次對莫戰爭,出動的都是6軍,現在要打鎮江了,也終于要用到水軍。
    其實,老風國沒有吞并寧國之前的風國是沒有水軍的,直至風國吞并寧北八郡后,把原本屬于寧國的水軍接收過來,這才讓風國擁有一支雖不算強大但也并不弱小的水軍。
    風國的水軍在寧地,沒有水域通到鎮江,看上去,風國的水軍似乎也不太可能出現在鎮江。
    不過,這個觀點可是大錯特錯了。早在風軍南下進攻莫國的時候,寧地的水軍便開始東調,進入風國境內。而后,在軍政堂的建議下,風國水軍由6路去往鎮江。
    風國方面先制造出巨大的木板,將船只固定在上面,再由圓木做滾輪,由人力推拉底層的木板,使船只在6地上移動。風國水軍有十萬之眾,大小船只不下二艘,全部在6地上運送,其工程之浩大也就可想而知。
    十萬水軍將士不算,單單是又征收的勞役,就過二十萬人,由風國一路南下,途經半個風國,穿過莫北五郡,再縱行小半個莫國,才能抵達鎮江。這其中耗資之巨大,讓風國也下了血本。
    當這支旱地船隊進入莫國境內的時候倒是輕松了不少,至少不再需要本國的勞役,勞力全部換上莫軍的俘虜,這為風國節省了一筆不小的開支,當然,風人對待這些莫軍俘虜和對待奴隸沒什么兩樣,在運送船隊的途中,半路累死的莫軍俘虜不計其數。
    不管怎么說,當風玉聯軍在鎮江北岸駐扎下來不久,風國的水軍便從風國本土硬是被搬運到鎮江。風國水軍統帥是風人,名叫何易,副帥是寧人,分別是孫冰和許炎。
    在那個6軍為王的時代,水軍在風國一直不被重視,雖然有十萬人,雖然有一個軍團編制,但卻沒有軍團番號,也沒有被列入風國中央軍軍團之列。
    別的軍團統帥大多是上將軍,最次也是中將軍,可何易的軍階只比兵團長高一級,而孫冰和許炎這兩位副帥的軍階則比兵團長高半級。
    等水軍艦船抵達鎮江后,唐寅親自接見了何易和孫冰、許炎三人。
    何易出身于直屬軍軍團,根本不會打水戰,而孫冰和許炎是正經八的水軍將領出身,他們這個組合,就是典型的外行領導內行。
    之所以會這樣,是由于唐寅前期信任風人,保證風人在軍中占據主導地位所造成的,加上水軍一直不在唐寅關注的范圍之內,也就一直這么錯下來了。
    等何易、孫冰、許炎向唐寅施過禮后,他詢問何易,有沒有打敗對面莫國水師的計劃。
    何易以前在直屬軍擔任兵團長,屬唐寅的直屬部下,自做了水軍統帥后就沒再見過大王,現在難免有些ji動。
    他連想都沒想,大聲回道:“回稟大王,我軍上下,皆有戰死沙場之決心,也皆有戰勝敵人之信心,我軍出擊,定能一鼓作氣擊潰莫國水軍!”
    唐寅聽后,仰面而笑,對于何易昂揚的斗志,他很欣賞,但計劃似乎粗糙了一點,就這么直來直往的打過去嗎?
    他笑了一會,方柔聲問道:“何易,據我方探報所查,莫國鎮江水師的新任統帥是高航,此人深識水戰,在莫國最常生水戰的東海郡那里,名勝極盛,你有信心打得贏他?”
    高航?何易牙根就沒聽過這個名。他支吾了半晌,撓著頭說道:“據……據末將所知,鎮江水師軍紀松散,戰力不足,應該……應該不是我軍對手。”
    聽聞這話,唐寅搖了搖頭,說道:“你得到的那些情報都是以前的,現在的情況可與以前大不相同。鎮江水軍自從換帥之后,軍中那些碌碌為的將領大多已被高航替換掉,一大批精通水戰的將領被拔上來,而且全軍勤于訓練,戰力大副升,難道,這些你都不知?”
    聽大王口中流1u出不滿之意,何易急忙垂下頭,結結巴巴道:“末將……末將一直在趕路,所以……所以有些消息,并不知情……”
    “不知請難道你不會問嗎?”唐寅皺起眉毛,說道:“明明知道大戰在際,可你卻連你的對手都不去關心,那你整日在關心什么!”
    這本是唐寅的一句訓斥,哪知何易還真的一本正經地回道:“末將要監督船隊的運輸,不能讓艦只在半路上出現半點損失,不然,就算莫將有十個腦袋也承擔不起啊!”
    唐寅氣得哭笑不得,這個何易,怎么這么笨啊,當初是怎么選他做水軍統帥的?
    當然,他肯定是忘記了,當初推薦何易的是舞英,而批準卻是他親自簽的。
    沒見何易的時候,唐寅還覺得他不錯,現在見了面,越談唐寅越灰心,靠這么一個糊里糊涂的統帥,真能打過對面被邵方委以重任的高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