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40

  第四四十章程錦按照唐寅的意思,分開圍觀的軍兵,走進人群中。他舉目一瞧,只見一名玉軍隊長打扮的玉兵一手拉著一位二十多歲的fu人,一手指著一位老者,正破口大罵呢。
    老者五十出頭的樣子,衣著不錯,雖算不上華麗,但也很氣派,不過老者的臉頰又紅又腫,嘴角還流著血,顯然是被人打過。
    那名fu人容貌姣好,可能是富貴人家出身的關系,細皮nèn肉,皮膚白皙,和尋常那些干粗活的民fu截然不同。
    看罷之后,程錦走上前去,拍拍那名玉兵隊長的肩膀,面表情地說道:“兄弟,聽說你要和人家姑娘成親?”
    那玉兵隊長確實很中意這位鎮長家的小姐,本來他打算搶了人就跑,沒想到動靜鬧大了,引來這么多軍兵圍觀,現在他倒成了騎虎之勢,為了臉面,只能硬著頭皮強橫下去。
    他斜眼打量程錦一番,見他穿著便裝,冷哼一聲,嗤道:“你是個什么東西?少管閑事,滾他媽一邊去!”
    對于他的怒罵,程錦沒什么反應,表情依舊是一成不變,他說道:“兩軍交戰之時,你若是si下成親,按軍法可是死罪。”
    玉兵越聽越氣,回手把肋下的佩刀抽了出來,以刀尖抵著程錦的喉嚨,喝道:“小子,你再敢多管閑事,信不信老子一刀先劈了你?!”
    對鎮長,他或多或燒還有點顧慮,但對方是個年紀輕輕的平民,他也就毫忌憚了。
    見他動了家伙,鎮長和年輕fu人皆嚇了一跳,憂心忡忡地看著程錦,即希望這個好心人能平安事的離開,又希望他能幫自己擋一擋這個蠻橫禮的玉兵。
    程錦對快要頂到自己喉嚨上的鋼刀視而不見,他冷笑一聲,說道:“多管閑事?只要是違法亂紀之事,我就管得了。”
    說話之間,他伸手入懷,把暗箭的軍牌掏了出來,向玉兵面前一舉,問道:“你可認識此牌?”
    看到程錦拿出來的這塊軍牌,周圍圍觀的軍兵當中已有不少人出吸氣聲,緊接著,認識軍牌的人開始紛紛后退,然后像見了鬼怪似的快離去。
    那玉兵還真沒見過暗箭的牌子,他滿臉鄙夷地嗤笑出聲,湊上前去,罵罵咧咧地嘟囔道:“我倒要看看,你這是什么鬼牌子。”
    說話的時候,他彎下腰身,貼近程錦軍牌前,念道:“暗……暗箭……什么狗屁暗……”
    話到一半,他猛然頓住,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到風國有個大名鼎鼎卻又異常神秘的機構,暗箭。難道,眼前這個便裝的青年就是風國暗箭機構的成員?
    隨著他念出暗箭二,周圍本就剩下不多的圍觀軍兵瞬間便全部散去。不管在什么時候,什么地方,只要沾上暗箭,就準沒好事,這在風國早已經成為路人皆知的規矩,所以只要碰上暗箭,不管是朝中的大臣,還是普通的軍兵、姓,人們都是能避則避,能讓則讓,不愿與其有過多瓜葛。
    那玉兵雖然隸屬玉軍,但也聽說過風國的暗箭組織,他目光呆滯地愣了片刻,急忙收起佩刀,臉sè略顯蒼白的倒退兩步,插手施禮,低聲說道:“小人眼拙,如有冒犯,還望大人海涵。”
    畢竟不是本國的將士,程錦也不為難他,淡漠地問道:“現在,你還要和人家姑娘成親嗎?”
    “不、不、不!小人剛剛只是說笑而已,絕非實言,絕非實言!”玉兵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
    程錦不再多問,收起軍牌,52o小說道:“去吧!以后若再讓我看到你有違法亂紀之舉,即便分屬兩國,但身為盟軍,我仍可將你先斬后奏!”
    玉兵嚇得一哆嗦,哪里還敢有半句廢話,急急說了一聲:“多謝大人不殺之恩!”說完,他片刻都沒敢耽擱,轉身形飛步跑開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這時候,鎮長和年輕fu人也看出來了,這個身著便裝的青年并非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莫人,和那yu強搶民女的玉兵一樣,同是風玉聯軍的人,而且好像還是軍中的一個大官。
    大失所望的同時,鎮長還是強顏歡笑地來到程錦近前,向他先是拱手施禮,道:“多謝這位大人出手相救,小老兒在此向大人謝恩了。”說著話,他屈膝要跪地叩。
    程錦出手把他扶住,表情還是那么的冷漠,語氣不帶起伏地說道:“不必謝我,要謝就謝我家……公子吧!”說著話,他回手指了指站在對面房檐下的唐寅。
    老鎮長暗吃一驚,看軍兵們對這青年必恭必敬的態度,他在軍中的身份已然非同尋常,那么他的主子豈不是官階更高?怔了片刻,老鎮長忙道:“還望大人幫小老兒引見。”
    程錦說道:“52o小說著,他大步流星向唐寅那邊走過去。老鎮長和年輕fu人急忙跟在后面。
    來到唐寅近前后,老鎮長和年輕fu人又是跪地施禮又是千恩萬謝。唐寅倒是也很客氣,把他二人攔住,含笑說道:“風莫本是近鄰,親如一家,老先生不必多禮。”
    聽聞唐寅的話,老鎮長心中頗感不是滋味,風莫若是親如一家,你風國又怎會引兵大舉來攻?
    看出他對自己的話不以為然,唐寅又說道:“風國之所以出兵莫國,全是邵方之過啊,他弒父篡得王位,人神共憤,天子震怒,我風軍奉天子之命前來討伐,亦是上承天命,下應民意之舉。”
    在弱肉強食的世界里,誰的拳頭硬,誰就站在公理、道義的那一邊。不管心里信不信服唐寅的話,老鎮長也只能連連應是,不敢與之爭辯。
    又交談少許,唐寅邊向四周觀望邊問道:“老先生,此鎮可有飯館?我們兄弟幾人皆有些餓了。”
    老鎮長眼睛一亮,說道:“鎮里的飯館簡陋,飯菜也未必可口,如果幾位大人不嫌棄,就到小老兒家中吃頓家常飯吧!”
    他可是歷豐富之人,通過言談舉止,更加肯定眼前這位俊美的青年非常人,有意巴結,也想為自己在這個兵荒馬亂的世道找一張護身符。
    唐寅正有此意,不過還是故做為難地說道:“初次相見便冒昧造訪,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啊!”
    “哎!”老鎮長連連擺手,說道:“大人救了小女,就是小老兒是救命恩人,沒什么不合適的。”
    “也好,那就討饒了。”唐寅含笑點了點頭。
    老鎮長的家境確實不錯,府邸在全鎮可算是最大最氣派的,大院套著小院,主院連著別院,大大小小的房子加到一起,得有十好幾棟之多,家中光仆人就不下二十號。
    以一鎮之長的那點微薄俸祿,當然養不起這么大的一家子,老鎮長自身的產業在方圓幾十里內都是屈一指的,不僅有大片的田地,還經營有酒館、茶莊、綢緞莊等生意,就連鎮江北岸的捕魚生意他都有插上一腳。
    把唐寅一行人讓進大廳,坐落之后,老鎮長又令下人送上茶水,他向唐寅含笑說道:“寒舍簡陋,大人多多包涵。”
    唐寅仰面而笑,環顧四周古香古sè、雅致又不浮夸的擺設,嘆道:“如果這里都算簡陋,那我軍的軍營豈不成了豬圈?”
    老鎮長也笑了,感覺這個青年雖說身份可能異乎尋常,但為人卻平和異常,而且也表現出不符合年齡的老成。
    他恍然想起什么,問道:“對了,小老兒還不知道恩公的尊姓大名呢!”
    “在下風人,姓唐名初!”唐寅想也沒想,笑吟吟地說道。
    唐初?老鎮長搜遍腦海每一個角落,也未想起有唐初這么一號人。
    其實他對風國的很多名人都不陌生,什么四大猛將了,各軍的統帥了,他都能一一叫出名號,只是唐初這個名,他實在是沒聽說過。
    他眼珠轉了轉,問道:“風王殿下是唐姓,而恩公也姓唐,該不會和風王殿下是……”
    唐寅又大笑起來,搖頭道:“在下和風王倒還算熟,但并不沾親帶故。”
    “哦!”老鎮長暗暗點頭,聽他說得如此隨意,想必在風王面前也是心腹重臣。
    談話之間,府內的下人把飯桌一一抬進來,小心翼翼地擺放在眾人面前,隨后,shi女們魚貫而入,端進來各種酒菜。由于迎江鎮就挨著鎮江,漁產豐盛,其菜肴也多是以魚為主。
    沒等唐寅動筷,阿三已默不作聲站起身形,走到唐寅的身側,將唐寅桌上的每盤菜肴都先品嘗一番,確實毒,這才退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他這個自然而然的舉動讓老鎮長倒吸口氣,從中也可進一步看出來,唐初的身份絕不簡單。
    他像是沒注意到似的,笑呵呵地對唐寅說道:“如果軍中的伙食不好,恩公可以常過來坐坐,別的小老兒不敢說,但保證讓恩公吃飽喝足。”
    唐寅含笑道謝,接著,他話鋒一轉,說道:“兩軍相爭,不管到什么時候,遭殃的總是姓。如果戰爭能早些結束,姓們也就早些擺脫兵戈之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