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41

  這話算是說到老鎮長的心坎里。【】[]yuntv老鎮長本身就是這場風莫戰爭的受害者,不僅自己的閨女險些被玉兵所搶,就連他的姑爺也在戰爭中下落不明,生死未卜,閨女天天以淚洗面。
    他感同身受地長嘆一聲,說道:“是啊!如果能早一點結束這場戰爭,我等小民也就不用再終日心吊膽的過活了。”
    唐寅說道:“戰爭什么時候結束,是由邵方什么時候垮臺決定的。”頓了一下,他又道:“如果我軍能早一天攻占鎮江,戰爭就早一天結束,反之亦然。老先生,你說呢?”
    “是、是、是!恩公所言極是!”老鎮長連連點頭。
    唐寅惋惜地說道:“可是,對面的鎮江水師甚強,鎮江的防御也甚為嚴密,我軍若強攻過去,怕是也難以取勝啊,但若是戰事長時間的拖下去,我軍萬之眾駐扎在鎮江北岸,每天要吃要喝,只怕最后受苦的還是北岸的姓。”
    言下之意,北岸的姓想早點解脫,就得助風玉聯軍早點打過鎮江,攻陷鎮江城。
    老鎮長又不是普通的平頭姓,哪能聽不出唐寅的弦外之音。他心頭一震,忙垂下頭去,沉默未語。
    見狀,唐寅淡然笑了笑,說道:“老先生是本地的鎮長,對鎮江的環境也應該最熟悉不過,應該清楚南岸那邊的布防情況吧!”
    老鎮長身子一哆嗦,小心翼翼地答道:“恩公有所不知,鎮江封江已經許久了,自封江以來,小老兒就再未去過南岸,所以……所以對南岸的情況并不了解。”
    “是嗎?”唐寅淡然而笑,未再追問下去,他拿起筷子,隨手夾起一塊魚肉,放在口中,嚼了兩口,忍不住贊道:“不錯,這是什么魚,味道很是鮮美。”
    老鎮長低頭看了一眼,忙道:“這是鎮江特產的紅鱸魚。”
    “哦!”唐寅大點其頭,然后笑問道:“老先生說鎮江封江許久了?”
    “是……是的。”不明白唐寅為何有此問,老鎮長木然地點點頭。
    “既然封江許久,這種鎮江特產的紅鱸魚又是從何而來?”唐寅再次夾起一塊魚肉,仔細看了看,說道:“魚過兩天,便會臭,這魚顯然是新鮮的,老先生,你說呢?”
    想不到對方的心思如此之細,這個根本不易被人察覺、連老鎮長自己都未意識到的漏洞竟然被他看出來了。老鎮長的臉sè頓是一變,支支吾吾的不知該如何作答。
    這時,一旁的年輕fu人接道:“恩公,這些魚都是下人們從漁戶那里買來的,為了生活,即便封了江,有些漁民仍冒險出船,到江中捕魚。”
    這個解釋聽起來倒也說得過去,如果老鎮長一開始就像他閨女這樣應答自如,唐寅也不會起疑心,可是就這么簡單的一件事老鎮長竟然回答不上來,這就太讓人奇怪了。
    唐寅放下筷子,接著,站起身形,正視老鎮長道:“老先生,我已吃飽,告辭了。”說著話,他轉身就要向外走。
    老鎮長急忙也站了起來,看唐寅的桌上,酒沒喝一口,菜也才吃兩口,怎么會飽了呢?他快步上前,問道:“恩公,可是酒菜不合口味?”
    唐寅緩緩搖了搖頭,說道:“酒是好酒,菜也是好菜,只可惜,老先生對我等暗藏敵意,事事隱瞞,這讓我等如坐針氈,再好吃的酒菜也變得難以下咽了。”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老先生是本鎮大戶,覬覦之人不知有多少,如果以后再有人上門找麻煩,導致今日之事重演,只怕到時也不會再有人站出來幫助老先生了。”
    說完話,他再不停留,大步流星的往外走。程錦、阿三阿四也紛紛跟隨而去。唐寅最后的那番話其實就是*1uo的威脅,老鎮長和年輕fu人的臉sè同為之大變。
    老鎮長哪肯就這樣放唐寅等人離開,感覺他們應是風軍的高層要員,得罪了他們,自己以后的日子還能好得了嗎?自己遭殃倒沒什么,只怕家人也要受牽連。
    他急得滿頭是汗,從大廳里一直追到前庭的大院,眼看著唐寅等人要出大門了,他把心一橫,牙關一咬,大聲喊道:“恩公留步,本鎮向東五十里,有處地方叫回水灣,那里對岸沒有布防,漁民正是在那悄悄捕魚。”
    這一番話比什么都好用,唐寅四人猛然收住腳步,不約而同地轉回身,齊齊看向老鎮長。后者臉sè漲紅,豆大的汗珠子直往下滾,雙tui都在突突地打顫。
    唐寅原本面表情的臉上,兩眼突的一彎,嘴角挑起,1u出柔和的笑容,他晃身走回到老鎮長近前,輕輕拍下他的肩膀,含笑說道:“老先生此話當真?確有回水灣這個地方?”
    老鎮長奈地點點頭,應道:“確有此地。那里的江道恰巧是個大彎,水流湍急兇險,船只不宜停靠岸邊,所以布防也相對困難,加上那里又距離都城較遠,鎮江水師可能就放棄防守那里了。”
    “竟有此事。”唐寅眼珠連轉,心中暗道:這倒是個好機會啊!想到這里,他問道:“老先生可愿帶我去看?”
    “哦……”老鎮長遲疑了一下,小聲問道:“現在嗎?”五十里可不算近,岸邊的路又不好走,一去一回少說也得兩、三個時辰。
    這等要緊的軍情,哪里還能耽擱?唐寅正sè道:“就是現在,怎么,老先生不方便嗎?”
    “沒有沒有,只是路途較遠……”
    不等他說完,唐寅接道:“如果老先生家中沒有馬車,我可讓人安排一輛。”
    聽唐寅的意思,是他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老鎮長奈,苦笑道:“馬車還是有的,既然……恩公執意要去,那小老兒恭敬不如從命了。”
    唐寅笑得開心,不過程錦、阿三阿四卻皺起眉頭,他們可從未聽過有回水灣這個地方,大王就這么貿然前往,萬一是圈套怎么辦?萬一生意外怎么辦?
    程錦低聲醒道:“公子……”
    唐寅明白他的意思,不等他說完,微微擺了下手,側回頭,小聲說道:“沒事,以我等的靈武,就算真生意外,又能如何?”
    話是這樣說,但程錦還是不放心,他低聲說道:“等會出去的時候,屬下放出暗號,示暗箭的兄弟跟隨保護。”
    “也好。”唐寅點點頭,未在多言。
    老鎮長只帶了一名趕車的仆人,領著唐寅四人去往回水灣。阿三、阿四騎馬走在馬車左右,唐寅和程錦則沒有騎馬,而是坐在馬車里,和老鎮長閑聊。
    路上,唐寅不解地說道:“我方軍兵有對鎮江的上游和下游做過仔細的巡查,但從未現有回水灣這個地方。”
    老鎮長不動聲sè地說道:“回水灣被就是個不起眼的小地方,位置又相對閉塞,外人想現那里,還真不容易呢。”
    唐寅對此倒是能夠理解,外來人想一下子熟悉本地的環境是件極為困難的事,即便天眼和地的探子再能干,也不可能把鎮江上下游的所有地方都查到,何況還是距離己方軍營好幾十里開外的地方。
    他沖著老鎮長一笑,說道:“如果回水灣真是渡江的上佳之地,我必會重重賞賜老先生的,即便讓老先生去做一城之主,也不可能啊!”
    說者意,聽者有心。老鎮長心中暗動,更是對唐寅的身份懷疑不已。
    長話短說,在坑坑洼洼的沿江小路上走了一個多時辰,馬車便向前走不了了。到了這里,岸邊已然路可走,放眼望去,皆是怪石巖壁,只能穿行岸邊的山林。
    走進樹林之中,程錦、阿三阿四都起十二分的小心,仔細觀察自己的前后左右,生怕附近藏有埋伏。不過,他們的擔憂倒是多余的,林中很正常,根本沒什么埋伏。
    林中有小路,看上去,似乎也有人經常路過此地,順著林間的小路走了一會,來到分岔口時,老鎮長改變方向,向岔路走去。程錦追上前去,問道:“老先生,還有多久能到?”
    “就快了,順著這條路出了林子便是。”老鎮長顯然輕車熟路,對這里的環境很熟。跟隨老鎮長又走了一會,出了山林,眼前還真有一條彎彎的水道。
    這里屬山地地勢,鎮江剛好從兩山之間穿過,冷眼看去,它好像一把巨大的刀子,將一座大山從正中央切成兩半似的。
    由于此地的上下的坡度較大,加上還有一個巨大的彎道存在,所以江水看上去湍急異常,另外,江岸兩側沒有沙地,怪石林立,而且滿是苔蘚,又光又滑,想找個站人的地方都困難,就這么一處地方,根本法布防,論是北岸還是南岸。
    在唐寅腳下的亂石之間,還藏放著好幾只小木筏,顯然那是漁民的,有漁民借用此地到江上打魚。
    唐寅是不識水戰,但他也能看得出來,這里還真是一處得天獨厚的渡江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