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44

  第四四十四章莫國水軍的這次主動來襲,是以火攻為主,風國水軍兩艘大型艦只,半數被徹底燒毀,還有一些受了毀壞,急需修補。【】shouda8
    場鎮江之戰,風玉聯軍便吃了一個大敗仗。
    不僅五千戰軍將士死得不明不白,連好不容易從風國本土運送過來的艦只也折損過半,這對風玉聯軍是士氣而言,如同挨了當頭一棒。
    過后,唐寅在寫給風國朝廷的信中也有總結此事:一國如水軍,就如同缺肢斷臂,在敵人強橫的水師面前,永遠不敢力戰,只能避其鋒芒,偷偷momo走偏門,干下三濫的勾當,恥辱!此乃奇恥大辱!
    他把這次的失敗歸罪于風國朝廷沒有未雨綢繆,沒有重視水軍,更沒有去培養水軍,以至于不敢在鎮江戰場上與莫國水軍做正面交鋒,故此被敵人鉆了空子,造成己方一系列不應有的損失。
    唐寅給朝廷的這份回,尤其是最后以好幾個恥辱做結尾,在很大程度上也鞭策到朝堂上的武大臣們,也直到鎮江水戰戰的失利,風國才真正重視起水軍。
    當然,這也是后話,畢竟羅馬城不是一天建造起來的,遠水也解不了近渴。
    現在,風國水軍的戰斗力大副縮減,對南岸的莫國水軍再構不成威脅,徹底喪失與莫國水軍做正面較量的實力。此時,戰事對風玉聯軍已經很不利了,鎮江似乎真的成為一道難以逾越的屏障,可是戰事若繼續拖延下去,風玉聯軍消耗的不僅僅是巨額的糧草,還有最佳的戰機,一旦莫國的東海水師趕到鎮江,風玉聯軍的渡江作戰也就徹底喪失希望。
    在己方水軍沒有被動用的情況之下,仍被莫國水軍偷襲得手,損失那么多的艦船,唐寅當然要問責風國水軍主將何易。
    何易給唐寅的回復是,他本以為己方主力大軍要通過回水灣渡過鎮江,所以他這邊也疏于防范,當莫國水軍偷襲過來時,己方的將士大多都沒在艦只上,而是在大營里休息備戰。等聽聞警報,從大營里匆忙趕出來,回到艦船上時,許多艦只已經受到對方火箭的攻擊,著起大火,若非他率領麾下的將士們拼命搶救,反擊敵軍,只怕被燒毀的艦只將會更多。
    言下之意,主要的責任并不在他身上,他非但過,反而還有功。
    唐寅當然法接受這樣的說詞,沒有再做過多盤問,直接以玩忽職守的罪名將何易一擼到底,并押送回鹽城,交由左相邱真和軍政堂處置,接管何易職位是兩名副將孫冰和許炎。
    在何易犯下大錯的情況下,這兩位寧人出身正統的水軍將領終于媳fu熬成婆,取代了何易的位置,成為風國水軍的第二任主將。
    不管孫冰、許炎的為人如何,在水戰方面,他倆確實要勝過何易許多。
    現在風國艦只受損嚴重,孫許二人向唐寅出,馬上調集寧地的工匠趕過來,在鎮江北岸就地趕造艦只,能造出多少是多少,至少要保證己方與莫國水軍有正面一戰的實力。
    唐寅覺得孫冰和許炎所言極是,他一邊按照兩人的議,征調寧地的船只工匠,一邊令部下就地征人,以重金聘請莫國本地的工匠。
    不知道現在亡羊補牢還算不算晚,唐寅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另一邊,阿三阿四遵照唐寅的旨意,帶人去往迎江鎮,把老鎮長及其全體家眷一并帶回軍營。
    知道迎江鎮的鎮長被帶回來了,唐寅心頭還未完全平息的怒火又竄了起來,他沉聲說道:“帶他到中軍帳來見我!”
    老鎮長由風軍押到中軍帳內。/\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當他到時,唐寅正在用皮沙磨刀,彎彎如月牙的鋼刀寒光閃閃,刺人眼目。
    此時老鎮長還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整個人哆嗦成一團,進來之后,老頭子看都沒敢看大帳里都有什么人,一下子就跪倒在地,連連叩道:“小人參見大人……”
    “還認識我嗎?”唐寅撇了他一眼,繼續用皮沙磨著刀鋒。
    聽聞他的話聲,老鎮長覺得耳熟得很,抬頭一瞧,頓時驚住了。
    幾天前,唐寅穿的是便裝,現在業已換上華麗的錦衣繡帶,正所謂人靠衣裝馬靠鞍,此時的唐寅少了柔和之氣,卻多了幾分yin冷和戾氣。
    老鎮子塄了片刻,驚訝道:“恩公?”
    “不敢當。”唐寅嗤笑一聲,說道:“本王叫唐寅,你可以叫本王為風王,還可以直呼其名,但不要再叫本王恩公。”他放下皮沙,抽出手帕,輕輕擦拭著刀面。
    唐寅?風王唐寅!老鎮子腦袋嗡了一聲,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當初救下自己閨女的年輕人竟然是風王唐寅!他膛目結舌地跪在地上,呆呆地看著唐寅,久久未動。
    不理他得知自己真實身份后是何反應,唐寅的目光依舊落在自己的彎刀上,柔聲說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勾結對岸的莫軍,méng騙本王,你可知這是要株連九族的死罪嗎?”
    老鎮子ji靈靈打個冷戰,猛然回神,他結結巴巴地問道:“不……不知風王殿下何出此言!”
    嘭!唐寅手中的彎刀重重拍在桌案上,閃爍著兇光的雙目直視老鎮長,獰聲說道:“你還敢和本王裝糊涂?就在剛才,本王的大軍在從回水灣渡江之時,遭到莫軍的暗算,五千將士尸骨寸,單憑這一點,你就算有一個腦袋也不夠本王砍的!”
    老鎮子終于明白生了什么事,身子癱軟在地,連聲叫道:“冤枉,小人冤枉啊,小人敢對天誓,絕不知道回水灣有埋伏,不然小人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向風王殿下推薦回水灣啊,風王殿下明察,還望風王殿下明察啊!”
    “不知道那里有埋伏?哈哈——”唐寅氣得大笑,說道:“在回水灣的南面,江下布滿了尖刺,船只根本難以靠近,你說那里有人偷偷打魚,本王倒想知道,他們是如何在布滿尖刺的江上打魚的!”
    “這……”老鎮長也傻眼了,回水灣的南側到底是什么情況,他也不清楚,畢竟出船打魚的人不是他,而是一些膽大的漁民,他只是通過漁民了解到回水灣一帶沒有莫軍的崗哨,出船很安全,至于南面江下布置有尖刺一事,他一點都不知情。
    但現在再想解釋這些,已經解釋不清楚了,老鎮長急得滿頭是汗,只能一個勁的喊冤。
    他越喊冤,唐寅的怒火便越盛,毫預兆,后者猛然抓起桌案上的彎刀,斗手一揮,彎刀劃成一道電光,直向老鎮長射去。
    老鎮長連點反應都沒做出來,便被這一記飛刀正中xiong膛,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刀鋒由他的前xiong入,在其背后探了出來。
    隨著唐寅甩出飛刀,他人也閃到老鎮長近前,出手如電,快地抽出彎刀,再向外橫著一揮,咔嚓,老鎮長的人頭應聲而落,但卻沒有鮮血噴出,從其周身上下冒出騰騰的霧氣。
    唐寅吸干空中飄dang的靈氣,余怒未消地向左右喝道:“將此賊家中的男丁統統處斬,女眷交由戰軍處置。”
    “遵命!”左右的shi衛急忙答應一聲,快跑了出去,隨后,又有shi衛走進來,把老鎮長的尸拖了出去。
    刀劈了老鎮長,唐寅收刀坐回到鋪墊上,這時候他才靜下心來從老鎮長的靈hun中搜尋他和南岸莫軍si通的具體細節。
    可是令唐寅意想不到的是,自莫軍撤到鎮江以南,老鎮長就沒再和莫軍有過任何聯系,至于在回水灣江下布置的那些尖刺,老鎮子還真就不知情。
    難道自己殺錯了他不成?唐寅暗暗皺眉,若不是老鎮長和莫軍勾結,那莫軍又怎么會在回水灣設伏呢?難道那是莫軍早就設置好的?這似乎是唯一能解釋得通的了。
    經過一番仔細的分析,唐寅大概可以確認,莫軍方面定是感覺回水灣一帶不易布防,所以就干脆棄守,但為了防止己方從回水灣偷偷渡江,便早早的在那里的江下布置起尖刺。
    由此可見,莫國方面的新任水軍統帥高航比自己想像中要聰明狡猾得多,在南岸的布防當真可說是滴水不漏。
    在明知道自己怪錯了老鎮長的情況下,唐寅并未回收成命,只能將錯就錯,還是處死了老鎮長家族中的全部男丁,女眷則被賞給戰軍將士。
    如果把真相公布出來,一是有損他君主的威信,其二,讓將士們知道對岸有個如此厲害的統帥,對己方的士氣也會造成一定的打擊,怕會引出怯戰和恐慌的心理。
    唐寅能瞞得過旁人,但卻瞞不過他自己,到底要如何戰勝莫國的新帥高航,他也是頗感頭痛。
    在風玉聯軍戰受挫之后,相隔五日,玉王靈霜抵達風玉聯軍大營。與靈霜同來的還有十萬玉國中央軍以及以青羽為的兩萬飛羽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