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46

  第十集第四四十六章
    第四四十六章
    聽到唐寅問到自己的頭上,一直沉默不語的青羽開口說道:“末將以為聶將軍所言極是,我方軍兵被莫國漁民所救,又能從莫軍的眼皮子底下平安事地逃出來,實在匪夷所思。【】[]”
    聶澤這么說,青羽也這么說,唐寅的眉頭慢慢皺起,反問道:“如此來說,我軍不能從林莊渡江?”
    “倒也不然。”青羽接道。
    唐寅不解地看著他,青羽一會說事有蹊蹺,一會又說可以渡江,唐寅都被他的話說糊涂了。他揚頭道:“詳細說說。”
    青羽正sè說道:“若末將所料不差的話,這應該是高航所施的詭計,其目的就是想引我軍從林莊渡江。林莊一帶,末將也有去過,那里皆為平原,最適合騎兵作戰,而我軍要渡江的時候,重裝騎兵是過不去的,只能讓步兵先過,大王可以想想,我方的步兵先行渡江上岸,在物資都在北岸、陣形混亂又毫退路的情況下,一旦莫騎兵突然殺到,豈不要被人家沖殺得全軍覆沒?即便莫國虎賁軍已然南下,其都城之內的騎兵應不在十萬之下,而十萬騎兵卻足可以殺傷二十萬甚至更多數量的步兵。”
    聽著青羽的分析,唐寅倒吸口涼氣,莫國騎兵的度是出名的,若真有埋伏,完全可以藏在距離林莊較遠的隱蔽之處,而己方的渡江又不可能把萬大軍一股腦的都運送到對岸,得分批渡江,可想而知,那些批上到對岸的將士們如果遭受騎兵的襲擊,后果會是怎樣。
    他身子下意識地前探,說道:“按照青羽的意思,我軍是論如何也不能在林莊渡江了。”
    青羽樂了,說道:“末將剛才已經說了,倒也不然,既然高航打算用詐,大王何不將計就計呢。shouda8”
    “將計就計?什么意思?”在青羽面前,唐寅當真是半點傲氣都沒有,完全一副虛心請教的姿態。
    青羽說道:“我軍可一邊大張旗鼓的建造艦只,一邊把我軍主力‘悄悄’向林莊那邊轉移,當然,這個‘悄悄’是要做到表面上看起來很隱秘,但又必須得讓莫軍的探子有所察覺,要讓對面的高航知道,我軍已然中計,趕造艦只只是假象,暗中確實要從林莊渡江,如此一來,便可把高航的注意力吸引到林莊那邊。但我軍不能把全部的主力都轉移走,必須得留下一支精銳之軍在大營。當我軍在林莊一帶渡江時,大王可在木筏之上布置草人,到了對岸,就算莫騎兵打過來也不用擔心,而在大營這邊,我軍艦只則趁機出動,帶上留守大營的精銳,偷襲對面的莫國水軍大營。當初,莫軍能利用回水灣偷襲我軍水師,那么我軍為何不能來個以彼之道還使彼身呢?利用假渡林莊的機會,奇襲莫國水師!”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將不心頭一震,暗道一聲好高明啊。
    聶澤冷靜地說道:“可是,我軍的艦只與莫軍相差深遠,正面出擊,即使莫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林莊,也未必能占得便宜啊!”
    “這恰恰是我認為我軍能偷襲得手的原因。”青羽說道:“自莫軍偷襲成功之后,我軍艦只損毀嚴重,完全喪失了與莫國水師做正面交戰的實力,正因為如此,莫國水軍萬萬不會料到我軍能主動來攻,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即便實力相差懸殊,取勝的機會亦在五成以上。另外,高航設下詭計引我軍上鉤,他自己不會不參與其中,可以說那時候的莫國水軍大營,正處于群龍的空檔,我軍偷襲戰術的勝算還能再高兩成。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之下,能有七成以上的勝算,完全可以傾力一試。聶將軍,你說呢?”
    聶澤邊聽邊點頭,雖說青羽的計謀確有冒險的成分,但也并非沒有成功的可能。他沉吟了片刻,轉身向唐寅拱手說道:“大王,末將以為青羽將軍之計可行。”
    唐寅這時候的斗志也漸漸高漲起來,原本沉吟的表情也慢慢浮現出笑意。
    他最喜歡的就是像青羽這樣的人才,在關鍵時刻,能夠出一整套可行的策略,可以讓自己不用再耗費腦力的去琢磨該怎么做,只需選擇做與不做即可。
    他沒有立刻表態,而是先去征詢蕭慕青、左雙、舞英、齊橫四名統帥的意見。
    見蕭慕青四人皆異議后,唐寅這才點頭應道:“好,就依青羽之見,我軍來它個聲東擊西,假渡林莊,實襲敵營!”
    唐寅拍板釘釘,風玉聯軍接下來的戰術便基本被定了下來。
    且說對岸的莫軍水師,還真被聶澤和青羽猜對了,那名戰軍士卒確實是被高航故意放回風軍大營的,而且還故意把駐扎于林莊的莫軍撤離出去,造成林莊一帶防守松懈的假象。
    他的意圖很明確,就是希望風軍在回水灣的失敗再重新上演一遍。其實,風軍要從回水灣偷渡的事,他事先真的不知情,也沒有人向他高密,回水灣的江下之所以布置有尖刺,那完全是高航有先見之明,感覺那里不太容易設防,也不太合適駐扎守軍,所以就干脆布下削尖的木樁子,阻擋船只靠岸。
    直到風軍偷渡失敗,將士們在江面上叫喊連天之時,在附近巡邏的莫軍才有所現,并用信鴿把消息第一時間傳回給鎮江水師大營。
    高航接到情報后,第一反應不是趕快到回水灣視察敵情,而是立刻召集全軍將士,開動艦只,偷襲對岸按兵不動的風國水軍。
    他這不按常理出牌的一擊,還真就起到了出奇制勝的奇效。在風軍大營里正等著坐享勝利果實的風國水軍做夢也沒想到鎮江水師能在這個時候攻打過來。
    在毫防范的情況下,風國停靠在岸邊的艦只皆成為鎮江水軍的箭靶子,只是幾輪火箭射出去,便有大半的艦只起火。
    可以說此次的勝利,是高航心插柳柳成yin的結果,并非是一場堂堂正正的勝利,年輕氣盛又心高氣傲的高航自然有些不服氣,所以在莫軍打撈風軍尸體現有存活的風軍士卒時,高航心中馬上生出引敵上鉤之計,接下來便是他安排莫軍士卒裝扮成林莊的漁民,救下那名風兵,然后故意在話中點他,林莊一帶沒有重兵鎮守,只有一座幾十人的哨卡,最后,再把他放回北岸。
    高航心里明鏡似的,風玉聯軍不敢把戰事拖得太久,但又沒有和己方水師做正面較量的實力,所以,風玉聯軍只能走偷渡這一條路,現在有林莊這個機會,即便風玉聯軍心中存疑,十之也會冒險嘗試。
    他的計謀不見得有多高明,只是抓住了風玉聯軍急于戰決的心理,在林莊四周布下天羅地,只能風玉聯軍主動鉆進來。
    可是高航所沒有想到的是,他的計謀又恰恰被青羽看穿。
    在那名風軍士卒逃回風玉聯軍大營之后,風玉聯軍方面更是大張旗鼓的開始造船,但是在暗中,開始把主力大軍向東轉移。
    說是暗中行動,實際上,風玉聯軍的動靜并不小,有時間天sè剛剛昏暗下來,兩軍的將士便從軍營里出來,直奔東面而去。
    萬大軍想要‘不被人察覺的秘密轉移’,那不是一兩天能辦到的,風玉聯軍方面倒也裝得有模有樣,全軍分批分次地向東進。
    莫軍是撤到鎮江南岸了,但是在北岸還留有大批的密探和眼線,風玉聯軍如此著急的轉移兵力,自然瞞不過莫軍的眼線。
    沒過多久,莫軍在江北的眼線便把風玉聯軍的舉動傳遞給南岸的鎮江水師大營。
    高航接到情報后,大喜過望,對麾下的眾將興奮道:“風玉聯軍果然上當了,現在兩軍的兵力正秘密東調,看樣子,似乎真的打算由林莊偷渡。”
    莫將們倒是喜憂堪半,一部分將領和高航一樣,認為這是好事,是己方再立奇功的大好機會,可另有一些將領則覺得事情不那么簡單。
    其中有莫將站出來說道:“將軍,上次風玉聯軍yu從回水灣偷渡,也是傾巢而出,但我軍的眼線毫察覺,為何這次風玉聯軍的行動會被我軍眼線如此輕易的現呢?將軍,其中會不會有詐啊?”
    高航笑了,信心十足地說道:“其實這很好解釋,其一,風玉聯軍現在是真的急了,所以行動起來不像先前那么周密謹慎,其二,回水灣距離敵營可比林莊近得多,敵營到林莊要上里,再隱秘的行動也不可能毫動靜,其三,我軍的眼線上次被風玉聯軍鉆了空子,險些釀成大禍,現在兄弟們自然都打起了精神,加足了小心,所以,這次能掌握到風玉聯軍的動向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這么解釋,倒也合情合理,眾將面面相覷,沉默了一會,又有莫將問道:“將軍,那么我們現在該怎么做?”
    “我即刻回都,去面見大王,這次要擊潰風玉聯軍的偷渡,沒有騎兵可不行,你們也要作好隨時出戰的準備。”高航斗志昂揚地說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