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48

  第四四十八章
    高航做了兩手安排,一是伏擊在林莊登6的風玉聯軍,二是偷襲風玉聯軍的大營。【】他選擇自己去往林莊自然也是有原因,在他看來,林莊之戰才是這場戰斗的重中之重。
    偷襲敵營可以不成功,大不了雙方再繼續隔江對峙,但風玉聯軍登6林莊可存在巨大的風險,萬一己方沒有擊敗敵軍,讓風玉聯軍得以源源不斷的往林莊運送兵力和輜重,那么都城隨時會有兵臨城下之危,可以說林莊之戰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戰斗,高航必須得親自督戰,做到萬一失。
    高航帶著一干侍衛急匆匆離開水師大營,趕往莫騎兵埋伏的密林,親臨陣前,指揮騎兵作戰。
    且說另一邊的風玉聯軍,蕭慕青派出的那五十名精銳悄然聲的游過鎮江,上岸之后,眾人先是小心地把氣囊藏好,然后抽出隨身攜帶的短刀,直奔莫軍的哨卡而去。
    這處的莫軍哨卡,就是高航選擇的犧牲品,他們對風**兵的到來毫察覺,大部分的人都在塔樓里熟睡,即便在塔樓頂端放哨的那兩名莫兵也是抱著長槍打瞌睡。
    風兵分成兩部分,一部分由塔樓外向上攀爬,一部分直接向樓內沖殺。幾乎沒費力氣,在塔樓門口放哨的兩名莫兵士卒便被他們解決掉,隨后,眾人一股腦地沖入塔樓。
    他們來得突然,塔樓里的莫兵毫防備,被殺了個措手不及,許多人還在睡夢當中就糊里糊涂地做了風兵的刀下鬼。
    聽到下面有動靜,那兩名在塔樓頂打瞌睡的莫兵一激靈,雙雙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二人面面相覷,側耳傾聽,這時候,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讓兩人徹底清醒過來,他倆暗叫一聲不好,其中一人回身把火把抽了出來,想要點燃塔樓上的烽火。
    可他舉著火把還未來得及走到烽火臺近前,在他斜側方突然有一黑衣人竄上箭垛,這名莫兵士卒連怎么回事都沒看清楚,一道電光業已向他射去。
    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莫兵的脖頸被飛來的短刀刺了個正著,他聲都未吭一下,兩眼向上一番,仰面而倒,只抽搐幾下便沒了動靜。
    眼睜睜看到同伴被殺,另一名莫兵嚇得臉色大變,他抬起手中的長槍,又驚又恐地看著站于箭垛上的黑衣人,尖聲大叫道:“什么人?”
    對方沒有回話,倒是在他的背后又爬上兩名黑衣人。
    聽聞身后有動靜,莫兵下意識地回頭看去,不過,他只看到了兩把正向他猛刺過來的短刀。撲、撲!莫兵的后心和后腰雙雙中招,痛叫一聲,也步了同伴的后塵。
    塔樓里數十號莫兵,在風軍的偷襲之下,連點抵抗都沒做出來,悉數被殺光。等把莫兵都解決干凈,有風軍士卒拿起火把,站在塔樓頂端,向對岸的己方大軍信號。
    看到對面塔樓上的火光有規律地來回搖動,風玉聯軍知道潛行過去的兄弟們已然得手。
    蕭慕青下令,木筏全部渡江。他一聲令下,風玉聯軍事先選好的舵手們立刻登上載滿草人的木筏,向對岸快劃去。
    這些草人皆穿著風玉聯軍的盔甲、軍裝,起碼有十一、二萬之多,站在木筏上,黑壓壓的一片,分不出來個數,加上天色黑暗,遠遠望去,還真的男辯真偽。
    風軍偷襲得手,大軍開始渡江的消息也被莫軍斥候傳到高航那里。
    現在,高航已經到了密林,和騎兵匯合一處。聽到探子的回報,他臉上笑意更濃,自己煞費苦心的布置終于要建功立業了。
    他把騎兵主將馮彥叫到自己近前,鼓舞道:“敵軍渡江,第一批運送的定然是兵力,輜重起碼要等到第二批或第三批才能運送過來,等會敵軍上岸后,你率軍沖殺過去,在沒有輜重的情況下,敵軍不堪一擊,此戰你部必能輕松獲勝。”
    馮彥是騎兵將領,自然明白騎兵對步兵的優勢有多大,尤其是對方還沒有輜重,如此一來,即沒有破軍弩這樣的大型武器又沒有拒馬這種能阻擋騎兵推進的防御手段,風玉聯軍根本就沒辦法抵御自己的騎兵,取勝自然不在話下。
    他信心十足地說道:“高將軍就放心吧,此戰,在下定會讓登岸的敵賊全軍覆沒。”
    高航連贊了數聲好,接下來,他就等斥候傳回風玉聯軍登6的消息了。
    他沒有等得太久,僅過了小半個時辰,莫軍的探報再次傳來,稱風玉聯軍的木筏已經靠岸,大批的敵軍正在登6。
    不過這次斥候傳回來的情報并不準確,前半句是對的,后半句則是斥候自己加上的。
    草人又不會動怎么可能上得了岸,何況還被固定在木筏上,探子看到木筏靠岸后就急匆匆地回來稟報了,按照正常人的思維,敵軍靠岸,當然要登6了,所以莫軍的斥候就隨口加上了這半句。
    高航聽后,精神為之一振,他向馮彥點點頭,說道:“馮將軍,你的騎兵可以出擊了。”緊接著,他又對傳令兵說道:“馬上給大營傳令,讓我軍將士出戰,偷襲敵營!”
    他一聲令下,上下齊動,莫騎兵在出動的同時,信鴿也放飛出去。
    對于此戰,高航心中很有底氣,在他看來,自己的安排極為巧妙,哪怕偷襲敵營失敗,至少全殲登6的敵軍還是不成問題的。
    他這邊開始行動,幾乎同一時間,風玉聯軍的大營也開始了行動。
    先說馮彥這邊,他率領麾下十二萬的騎兵沖出密林,如旋風一般奔向林莊。
    按時間推算的話,此時的敵軍已經全部上岸,應該正在集結并排整陣型,現在正是他們展開突擊的好機會。可等他們靠近林莊的時候,又有探子來報,稱敵軍都在木筏上沒有動,似乎是在等著什么。馮彥聽后眉頭大皺,這是怎么回事,剛剛探子明明回報敵軍正在登岸,怎么現在又在木筏上沒動呢?
    他心中暗罵一聲假傳軍情的斥候該死,但現在他們已經出動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硬著頭皮也得上。他傳令下去,弓騎兵打頭陣,就算敵人在船上,就算敵人要逃跑,也得將其射死大半。
    隨著馮彥的命令,沖在最前面的沖鋒型騎兵散開,由后面的弓騎兵打頭陣,率先向敵人沖殺。
    十多萬向前沖鋒的騎兵,主將一聲令下,全軍不停,立刻變陣,在當時能做到這一點的恐怕也只有莫騎兵了。
    作為前頭部隊的弓騎兵先一步進入林莊,騎兵們馬不停蹄,直接穿過小漁村,向岸邊殺去。
    距離岸邊還有段距離,騎兵們便看到了停靠在岸邊鋪天蓋地的木筏,以及木筏上那黑壓壓一片的敵軍。
    弓騎兵們一個個趴伏在馬背上,將自己暴露在外的身軀縮減到最少,以此來躲避敵人釋放的箭陣,與此同時,他們拈弓搭箭,對準敵軍的方向,紛紛把手中的箭支恨射出去。
    前面的騎士射完箭后,立刻撥轉馬頭往回跑,等跑到己方陣尾的時候,再開始重新排列,拈弓搭箭,跟著前方的同袍繼續向前沖鋒。莫騎兵的箭射以此循環。
    如果此時是從上往下俯視的話,便會現弓騎兵們其實是在兜著圈跑,一旦接近風玉聯軍的木筏,馬上放箭,射完就跑,然后等下一次輪到自己靠近敵人的時候再繼續放箭。
    數萬的弓騎兵分成五、六隊,在岸上形成五、六巨大的圓陣,箭矢源源不斷的飛射出去,落進木筏上‘風玉聯軍’的陣營之中,箭鋒穿透甲胄的悶響聲此起彼伏,連綿不絕。
    莫國對于騎兵的應用在嫻熟了,如此密集又持續的箭射,根本不給敵人任何的喘息之機,如果站在木筏上的都是真人,其傷亡率也就可想而知了。可事實上,那并不是真人,而都是草人,在莫軍連續不斷的箭射之下,風玉聯軍的‘十多萬大軍’非但未放箭回射,而且還一人倒下,也一人中箭落水,整個陣營也沒有任何的叫聲,戰場上寂靜得可怕。
    等到弓騎兵都已經箭射五輪之多,后面觀戰的馮彥才感覺到不對勁,敵人怎么如此安靜,就算沒有喊殺聲,也應該有中箭的慘叫聲,就算不想逃跑,也不應該一動不動地站在木筏上硬挺著讓己方將士射殺啊。
    怎么感覺這些敵軍像是行尸走肉一般!馮彥暗暗皺眉,他傳令前方的弓騎兵,馬上停止箭射,全部撤回,接著,他又派出沖鋒騎兵,先沖殺一下敵陣,看看什么情況,也順便默默敵軍的底。
    他不派人沖殺還好點,這一派人過去,可把莫騎兵們嚇得不輕。距離遠時,他們還看不清楚敵軍的情況,等催馬走近后才現,敵人陣營里已是白花花的一片,并非敵軍穿著白衣,而是敵人的頭上、身上插滿箭矢,箭尾處的潔白翎羽讓敵軍變成了白色。
    渾身上下滿是箭矢的敵人竟然一個個立而不倒,直挺挺地站在木筏之上,這是何等恐怖的場面?
    跑在最前面的莫騎兵嚇得急急拉住戰馬的韁繩,后面的騎兵收力不足,與面前的騎兵撞成一團。
    本章節內容由唐吧更新組談琴不談情_。如果您喜歡《唐寅》,歡迎去52o小說為該投鮮花!支持道哥,就是道哥寫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