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450

  第四五十章
    現在,風軍這邊并不怕莫軍去偷營,江畔的艦船都已不在了,只剩下空空如也的碼頭,如果莫軍愿意毀壞,那就隨他們去,至于大營,那可有第九軍和部分戰軍在鎮守,哪怕莫軍去個十幾二十萬人,也難以攻破。【】[]-
    唐寅這邊在暗暗慶幸鎮江水師‘高抬貴手’,沒有和己方打水戰,另一邊的鎮江水師內部也有爭議。高航不在,主將是管童,四十開外的鎮江水師老將。
    現風國水軍的時候,下面的將領詢問管童,要不要和風國水軍力戰,管童的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連連反對,要全軍將士一鼓作氣沖過去,先奔風玉聯軍大營。
    他的命令引起許多年輕將領的不滿,明明已經遇到了風國水軍主力,若不趁機一舉殲滅,豈不浪費這個大好的機會?聽聞眾將的異議,管童反而樂了,對眾人意味深長地道:“將軍命令我等不管生什么意外,都不要耽擱,要的目標是偷襲敵營,若是現在停下來與敵力戰,就算最后打贏了,卻失去偷營的良機,過后將軍追究下來,我們也是掉腦袋的死罪。”
    軍令是死的,可人是活的,不懂變通的遵守軍令,白白錯失大好的戰機,這才應該受罰!年輕的將領們對管童的說法不以為然,但他的主將,他不下令打,旁人也沒辦法。
    交錯而過的風、莫兩軍終究是沒在鎮江打起來,且說風國水軍這邊,艦隊中的水手們把衣服都脫了,一個個赤膊陣,使出吃奶的力氣,拼命起劃動船槳,生怕敵人一會會追趕來。
    在水手們拼盡全力的劃動下,風軍艦隊行過江中,漸漸向對岸的鎮江水師大營靠攏。
    “嘿呦、嘿呦、嘿呦——”風軍的艦隊還沒到,倒是水手們一陣陣的吆喝聲先傳來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不管是哪一國的艦隊,哪一國的水手,力時的喊喝聲總是相同的。聽聞那低沉的喊喝聲,鎮江水師大營的哨兵皆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人們一個個伸長脖子茫然地向江面望去,己方的艦隊剛出不久,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就算是到了對岸又立刻返回也不能這么快啊!
    人們向留守大營的第八、第九兩名兵團長稟報情況。
    這兩位莫將,本以為自己能在營中偷會閑,吃吃肉,喝喝酒,哪曾想肉沒吃兩口,酒未喝一壺,己方‘出征的艦隊’就回來了。
    哎呀!兩人暗暗嘆了口氣,互相看了一眼,皆露出奈的苦笑,他倆令下面的軍兵把酒肉都收拾起來,又整理一番身的盔甲,這才走出營帳,向岸邊而去。
    當他倆來到岸邊碼頭時,已能隱隱約約地看到艦隊輪廓,不過他二人并沒有細瞅,更未覺此時過來的艦船和己方艦船有差別。其實,論換成誰都不會想到此時來的會是敵人。
    畢竟他們的艦隊才剛剛出,如果有敵人過來,必然會碰,也肯定會在江生激烈的水戰,而現在一切都是那么的風平浪靜,回來的也必然是己方的艦隊。
    這兩名兵團長還在互相討論著。“老管怎么這么快就帶著艦隊回來了,不是說要去偷襲敵營嗎?該不會生了什么意外!”
    “能生什么意外?我看就是老管貪生怕死,到風營那邊晃了一圈,作個樣子就回來了,當初將軍根本就不應該派他做主將偷襲風營,說句不好聽的,還不如換咱哥倆去呢!”
    “小聲點,這要傳到老管耳朵里,咱倆以后就得天天穿小鞋。”
    “怕什么,他什么出身,一個狗屁的世襲子爵,咱哥倆什么出身,伯爵,以后誰壓著誰還不一定呢!”
    “將……將軍……”一旁的莫兵看著江面快行駛過來的艦隊,聲音不由自主地顫聲起來。
    正聊得熱火朝天的二人根本沒聽到下面士卒的呼喚,還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胡亂調侃著。
    “將軍……將軍……”這時候,更多的士卒大聲尖叫起來。
    “怎么了?”兩名莫將終于回過神來,看向周圍的莫兵。
    “將軍,那……那艦隊好像不是我軍的艦隊!”莫兵們紛紛手指著江面的艦船,顫聲說道。
    “胡說什么!不是我軍的艦隊,難道還是風軍艦隊不成……”說著話,兩名莫將不約而同地抬頭向江望去。此時,行駛過來的艦船距離鎮江水師的碼頭已只剩下十多米遠,艦船的外形已清晰可見。兩名莫將話到一半就頓住了,像是被人點了穴道似的,二人眼睛瞪得溜圓,直勾勾地看著仰面而來的艦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呆若木雞。
    他倆還真說對了,正在靠岸的艦船還確實是風軍艦船的外形,最最醒目的是,艦船掛有黑底白面的大旗,旗清清楚楚地寫有一個斗大的‘風’。
    “這……這不是風軍艦船嗎?”第八兵團長先回神,結結巴巴地說道。
    “是啊,看……看起來確像風軍艦船……”第九兵團長接了一句,緊接著,又像被人踩了尾巴似的,嗷的怪叫一聲,一蹦多高,回頭大叫道:“不好,是敵襲!敵軍偷襲過來了,回來的不是我軍艦隊!是敵襲啊——”
    他這語倫次的一嗓子,讓守候在碼頭的莫軍一下子炸開了鍋,有的士卒拿起武器向碼頭沖,有的士卒轉身就往大營里跑,整個場面亂馬蠅花,亂成了一團。
    風軍的艦隊來得太突然,也太匪夷所思,莫軍方面當真的一點防備都沒有,全營大亂。別說下面的士卒們像沒頭蒼蠅似的,就連兩名主將第八、第九兵團長也是手足措,不過他二人倒是心有靈犀,不約而同地向營內跑,但口中喊的卻是讓全軍士卒出營船,準備迎敵。
    主將怯陣,不敢身先士卒地頂在前面,一看到敵人就往后跑,下面的軍兵誰還愿意出去送死?別看他二人叫得歡,但聽令者卻寥寥幾。
    在莫軍手忙腳亂之時,風軍的第一艘艦船靠岸,繩梯由甲板拋下來,緊接著,大批的風軍士卒開始順著繩梯往下爬。
    “嗖!”數名守在碼頭的莫兵搭弓箭,向下船的風軍士卒放箭。
    一名士卒閃躲不及,被莫兵的箭矢正中后心,慘叫著從繩梯摔下來。
    莫兵還想繼續放箭,迎面一道電光反射過來,就聽撲的一聲,站于中間的莫兵面門被一支鋼箭射中,受其慣性,身子都向后飛出半米,重重摔在地。再看他,整張臉都被射碎,變成血肉模糊的一團。兩旁的莫兵嚇得臉色頓變,下意識地抬頭往望,只見,艦船甲板站有一員風將,身罩靈鎧,手持靈弓,弓還搭著兩支鋼箭。
    嗖——又是破風聲傳來,這次莫軍的箭手中又有兩人面門被擊中,叫聲都未出來,雙雙翻滾在地,當場斃命。在艦船放箭的這位,正是天眼的頭目,樂天。
    現在留在碼頭進行抵抗的莫軍并不多,箭手也沒有幾個,在樂天一人的箭射下,只眨眼工夫便有十數人中箭斃命。
    接下來,登岸的風軍士卒高舉著戰刀,號叫著向莫軍沖殺過去。
    戰軍的勇猛不在平原軍之下,雖說先下船的才余人,而莫軍這邊有過千人,但這千的莫兵卻被如狼似虎的余名貞人士卒殺得潰敗。
    前面的士卒完全抵擋不住,看到同伴一個接著一個被對方砍倒在地,其他人心戀戰,哭著喊著往回跑。
    早早就退回水師大營里的第八第九兵團長根本不管外面士卒的死活,二人站在營內,不停地尖叫道:“關閉營門!趕快關閉營門!”
    他倆能做到冷血的決絕,但下面的士卒做不到,人們面帶難色地紛紛回頭叫道:“將軍,我們的兄弟還在外面呢!”
    “別管他們,快關營門,要是讓敵軍進營,老子先拿你們開刀!快關營門!”在他倆的連番催促下,莫軍士卒們只能推動營門,想把營門關閉。
    這時候,外面的許多士卒已經跑到近前,哭著喊著大叫道:“別關門,讓我們進去!先別關門啊!”
    人們一邊叫著,一邊擠著營門,如此一來,外面的人進不去,里面的人也關不嚴營門,更不了門閂。
    那兩位平日里只知道作威作福可到了關鍵時刻就成了軟腳蝦的兩名兵團長倒是開始威了,他二人抽出佩劍,分開己方的人群,到了營門前,手中的寶劍順著門縫向前連刺,一邊刺還一邊怒罵道:“讓你們擠!***,老子讓你們擠!”
    只是轉瞬之間,被他二人刺死刺傷的莫兵就有五六個。正在這時,就聽營門外突然傳來一連串的慘叫聲,透過門縫,人們向外一瞧,剛才擠著營門的那些莫兵皆變成了細碎肉塊,滿地的殘肢斷臂和血肉,與此同時,第九兵團長也覺得頭頂一涼。
    他下意識地抬手摸了摸,好嘛,頭頂的頭盔不知何時少半了截,那是被門縫中射進來的靈刃削掉的。他險些當場尿了褲子,尖叫一聲,轉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