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51

  第四五十一章
    莫軍營門外殺來的風將正是官元讓。【】【絕對權力】他手持靈刀,一記靈亂風釋放出來,擁擠在門口的莫兵死傷余人,即便如此,仍有部分靈刃穿過營門之間的縫隙飛射進去。
    第九兵團長運氣好,被靈刃只是削掉半頂頭盔而已,沒有要了他的性命。他一被嚇跑,其他的士卒們也跟著往后面跑,如此一來,更沒人去關閉營門了。
    官元讓三步并成兩步,來到營門近前,一腳把剛關到一半的營門踢開,最后大步流星沖了進去。
    有他這樣的猛將打頭陣,戰軍將士們也十分輕松,順勢涌入莫國水軍大營之內,兜著莫兵們的屁股展開追殺。
    莫軍方面做為主將的第八、第九兩名兵團長都是世襲貴族出身,靈武修煉得其實還算不錯,不然高航也不能把他二人留下來,但他倆的膽子卻不大,見敵軍眾多,敵將又勇猛比,根本心戀戰,跑得一個比一個快。
    這兩位,在大營里沒敢停留,直接穿營而過,向林莊那邊逃去,想找高航匯合。他二人跑得比兔子還快,可苦了下面那些軍兵們。
    本來突然遭受敵人的偷襲就已讓莫兵方寸大亂,隨著敵人突破進營內,莫兵們的士氣更是遭到沉重打擊,現在連主將都跑了,莫兵們也就徹底喪失抵抗下去的**和斗志。
    莫軍的潰敗,可謂是一敗涂地,過兩萬的莫兵,若大的鎮江水師大營,連半個時辰都沒堅持住,便被三萬多人的戰軍全面占領,整整兩個兵團的莫國艦隊,四十多艘艦船,連動用的機會都沒有,也一并被風軍接手過去。
    此戰,風軍來得突然,殺莫軍個措手不及是不假,但第八、第九兩名兵團長的能也是造成鎮江水師大營瞬間失守的主要原因。
    等第八、第九兩名兵團長帶著殘兵敗將向林莊方向潰逃的時候,在半路,正好碰到率領騎兵急匆匆趕回來的高航。
    得知敵人在林莊是假登6的消息,高航先是吃了一驚,可緊接著,他立刻意識到大營那邊可能要有危險了。他的反應也算夠快,第一時間帶領騎兵趕回營地,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當他看到前方跑來大批丟盔棄甲的莫兵時,高航的腦袋也是嗡了一聲,心中暗叫一聲遭了,大營肯定出事了!果不其然,第八、第九兩名兵團長被人帶到高航近前后,這兩位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雙雙跪倒在地,鼻涕眼睛一齊流出來,哭喊道:“將軍,大事不好了,我軍大營遭到敵軍襲擊,現已失守,落入敵手!”
    頓了一下,二人又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繼續說道:“管將軍奉將軍之命,去偷襲敵營,可是管將軍率領艦隊前腳剛走,敵軍的艦隊就來了,我軍的艦隊肯定與敵人遭遇過,但不知道為什么沒有生交戰,也沒有傳回消息預警,導致我軍毫防備,被敵軍打了個措手不及,才吃此大虧啊!”
    他二人倒好,把所以責任都推到管童身。當然,管童自身也確有過錯,沒敢與風國艦隊力戰,不過在當時那種情況下,管童確實來不及分出一艘戰船調轉方向,回營報信。
    聽完他倆的話,高航感覺自己胸口悶,心臟像是被針扎了一下似的,陣陣作痛。來不及再去追究第八、第九兩名兵團長的責任,他沉聲喝問道:“敵軍有多少人?”
    “哦……很多,大概……大概不下十萬人。”兩名兵團長結結巴巴地說道。
    高航不再追問,向左右大聲喝道:“我軍將士,全沖回大營,務必驅逐敵軍,奪回營地!”
    現在高航也急糊涂了,他率領的都是騎兵,去打沒有倚仗的步兵可以,但想攻城拔寨,基本沒有可能。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高航率領莫騎兵如旋風一般趕到鎮江水師大營,結果還沒沖到近前,就被寨墻駐守的風軍迎頭箭射。
    莫騎兵們立刻展開反擊,弓騎兵陣,展開犀利的回射。風軍方面早有準備,將士們或是蹲到箭垛后,或是以盾牌格擋,弓騎兵的箭射對風軍構不成太大威脅。
    有高高的寨墻作阻擋,莫騎兵最大的優勢——度和沖擊力已然法揮出功效,這樣一來,其作用還不如普通的步兵。在雙方你來我往的對射下,最終還是莫騎兵敗下陣來。
    高航見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只好草草下令收兵,在距離大營三里左右的空地暫時安營扎寨,他自己則親自去都城鎮江,向邵方求援。
    現在想重新奪回鎮江水師大營,也只能依靠步兵,最好的辦法就是調動都城內的中央軍。
    他這邊暫且不,且說管童率領的鎮江水師主力,艦隊一路急行,期間沒有生任何的交戰,順順利利的在風國水軍的碼頭靠岸。
    靠岸后,艦船裝載的十萬步兵統統岸,向風玉聯軍大營展開沖殺。
    可是他們剛剛沖到風玉聯軍大營前,耳輪中就聽到一陣陣轟隆、轟隆的巨響聲,仿佛是天邊傳來的悶雷,就連地面都在劇烈地顫動著,人們甚至懷疑現在是不是生了地震。
    正在這時,風玉聯軍大營的轅門突然打開,以齊橫為的第九軍列著整齊的戰陣,從營內直沖沖地狂奔出來。重裝騎兵的沖鋒,其聲勢比輕騎兵要駭人得多,同時威力也大得多。
    風國的重裝騎兵好像早就知道莫軍要來偷營似的,做好了相應的準備,這讓莫軍將士們猝不及防,特別是那些一心想著立大功沖在最前面的將士,和沖出大營的重裝騎兵撞個滿懷,其結果也可想而知,成群成片的莫軍士卒被撞翻在地,可人們連從地爬起的機會都沒有,重裝騎兵如同推土機一般直接從他們的身碾壓過去,一時間,莫軍陣營里的慘叫之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普通步兵的戰斗力和重裝騎兵完全不在一個檔次,哪怕是重裝騎兵們閉著眼睛往前沖,步兵也抵擋不住。莫兵的偷襲來得快,跑得更快,只是來時他們是十萬之眾,最后坐艦船跑掉的卻只有五萬,另外那一半的兵力,要么是死在風玉聯軍的大營外,要么是沒來得及坐船,被困在鎮江岸邊。
    被第九軍殺得灰頭土臉的莫軍只能乘船返回南岸。可是等到他們靠近營地時才突然現,己方的大營不知什么時候已然經被風軍占領,大營里打的旗號都是風旗。
    人們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己方大營怎么會莫名其妙的被風軍占領,這時候,風國水軍連同兩個兵團的莫國水軍已出船迎戰,迎擊鎮江水師。
    現在的鎮江水師,剛剛在北岸吃了一場敗仗,可回到南岸,結果又現連己方的大營都被風人占了,此時,莫軍將士們皆有些反應不過來,對目前的戰局充滿了茫然。
    在這種情況之下,雙方展開一場大規模的水戰。得到莫國兩個兵團的艦隊,風國水軍的實力可以說高一大截,反觀莫軍那邊,連什么情況都沒搞清楚,完全被打蒙了。
    可就算如此,在雙方水軍的交戰中風國水軍也沒占到什么便宜,雖說最后逃走的是鎮江水師,但雙方受損艦只的數量都差不多,這還多虧有唐寅、江凡、程錦以及暗箭人員拼死力戰,靠著暗影飄移不時閃到對方艦船,以面對面的短兵交接殺傷敵人,攪亂敵陣,若非如此,最后潰逃的可能還是風國水軍。
    趁著鎮江水師逃走的空檔,唐寅馬傳令下去,己方的艦隊去往對岸,接余下那些戰軍將士渡江。
    被唐寅留下來的戰軍將士有十萬之眾,跟隨艦隊打過來的才三萬來人,還有六萬多將士留守大營呢!
    以唐寅為的主要將領們都沒有離開南岸,坐著一條艦船返回鎮江水師大營,指揮將士們繼續加緊時間布防,準備應對莫軍下一輪的反撲。
    唐寅等人都明白,剛才莫軍進行的第一輪反撲只是被急糊涂的沖動之舉,真正兇猛的反攻會是在下一次。
    他們料想得沒錯,高航騎快馬回到鎮江,連夜求見邵方,并把鎮江水師大營失守的噩耗告知給邵方。
    邵方聽聞鎮江水師大營淪陷的消息,也是大驚失色,這么說來,風軍已經到南岸了,隨手可能會對都城展開進攻,這還了得?
    不過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邵方直截了當地問道:“高將軍打算如何應對?”
    “鎮江水師大營是我國抵御敵軍的重中之重,萬萬不能有失,必須得馬奪回,末將打算向大王借調二十萬中央軍,并愿以人頭擔保,必將鎮江水師大營重新奪回!”
    能不能重新奪回鎮江水師大營,高航心中也沒底,但身為水軍統帥,把水軍的大本營都弄丟了,這個責任他必須得承擔起來。
    邵方仔細想了想,沒有同意,而是命令身邊的侍從立刻召大將軍李進進宮。
    高航是水軍統帥,水戰能打得厲害,但不代表他一定會打6戰,要想重新奪回鎮江水師大營,以目前人才凋零的莫國而言,邵方也只能對李進委以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