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52

  第四五十二章
    李進被邵方臨危授命,統帥中央軍欲奪回被風軍占領的鎮江水師大營。【】[]-
    現在駐守于鎮江的中央軍并不少,兵力在五十萬往,就算去掉騎兵,至少也有四十多萬的步兵可用。但邵方派給李進的兵力只有二十萬,而且李進自己也對重新奪回水師大營沒報多大希望。
    他雖是莫國的大將軍,但只不過圖有其名罷了,實際肚腹空空,沒多少真才實學,而且實戰經驗也少得可憐,通過莫國以往的經驗來看,凡是由李進做主導的戰爭,最后十之**都陷入僵局。
    這次他受邵方調遣,去反擊被占的水師大營,他心里一點底都沒有,到目前為止,不知道敵人的具體兵力有多少,也不知道占領鎮江水師大營的是哪個軍團,甚至連敵人的主將是誰都不清楚,這等于是讓他做個瞎眼統帥去指揮這場戰斗,本就對自己能力沒有信心的李進又怎么可能會有很高的斗志呢?
    他和高航一同離開王宮,在路,李進不停的向高航詢問敵人的情況。后者也是知之甚少,只是聽手下人說敵人的兵力不下十萬,戰力很強,至于其它的信息就毫所知了。
    李進聽后,頓時心涼半截,他的兵法知識告訴他,三倍于敵,方能攻堅,如果敵軍有十多萬,自己只帶領二十萬的軍隊如何能打得下來,何況對手還是以驍勇善戰著稱的風軍。
    他長吁短嘆,連連搖頭,一個勁地嘟囔道:“此戰甚難,此戰甚難啊……”
    見他這副模樣,高航也在心中哀嘆,大戰在際,身為統帥的大將軍都沒有信心,那下面的將士們哪會有浴血奮戰、拼死殺敵的決心?
    他正色說道:“大將軍盡快放心,我方可雙管齊下,大將軍率步兵正面攻敵,末將率水軍,由水攻敵,前后夾擊之下,不愁敵軍不破。”
    李進聽后,自嘲地嗤笑一聲,說道:“如果敵人那么容易被打敗,他們就不是風軍了,我方的水師大營也就不會失守了。”
    戰前竟然說出這樣的喪氣話,高航氣得真想狠狠甩他兩巴掌,如果他不是大將軍的話。離開王宮,李進正要去城外的軍營點兵,這時候,正好碰到迎面而來的太傅張榮。
    張榮也聽到了風聲,說風軍現在已經攻占鎮江水師大營,他在家中可坐不住了,想到王宮看看到底什么情況,結果半路和李進、高航遇到。
    見面之后,也顧不寒暄了,張榮急聲問道:“聽說鎮江水師大營失守,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李進哀嘆一聲,向一旁的高航揚揚頭,說道:“此事,還是由高將軍來說!”言下之意,高航身為水軍統帥,水師大營是怎么丟的,他最有言權了。
    高航又哪能聽不出來李進的埋怨和挖苦之意,他玉面一紅,耐著性子把事情的原委向張榮大致講述一遍。
    張榮不關心事情的始末,只關心消息是真是假,現在聽到水師大營確實被風軍攻占,他的心也徹底涼了。
    此時他已在心中做出定論,莫國亡了。如果沒讓風軍過江,莫國或許還能支撐下去,現在風軍已然過了江,那么,離都城淪陷的日子也必將不遠。現在,自己應該為以后的退路做打算了。想到這里,他又暗自慶幸起來,好在自己當初和風國多有交往,而且自己的府還住著兩名風人的細作,梁仁和劉陽,通過他倆,自己能和風國朝廷直接對話。
    看到張榮聽完高航的講述,站在那里一動不動,話也不說,臉色時陰時晴,變幻不定,李進又長嘆一聲,說道:“張大人,本將還要去城外大營點兵,先告辭了。”
    “本官隨大將軍一同前去!”張榮回過神來,急忙說道。
    張榮是官,在沒有邵方的授意下,他是沒有權利也沒有資格參與軍務的。不過,他是太傅,正一品大員,和李進的私交也不錯,在現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下,李進也懶得去講究那么多了。
    可是沒還等李進說話,高航在旁說道:“太傅大人沒有大王的旨意,私自前去軍營,恐怕不大妥當!”
    李進臉色一沉,對高航說道:“高將軍,你現在立刻去往鎮江水師大營,把駐扎于營外的騎兵統統帶回都城,不得有誤。”李進和張榮在朝堂屬于同一派系,也是老交情了,而高航只不過是個臨時被征調到都城的外地將官,李進當然不會因為他而傷了自己和同僚之間的交情。
    大將軍是武將之,高航不敢不服從他的將令。后者看看李進,再瞧瞧張榮,最后也只能奈地應道:“是,末將遵命!”
    看著高航快馬加鞭的離去,李進哼笑一聲,嘟囔道:“不知好歹的東西。”說著話,他又對張榮道:“張大人,高航只是個從小地方出來的鄉巴佬,你別介意。”
    “唉,現在你我的安危都系于一線之間,誰還得顧得這點小事。”張榮正色道:“大將軍此次帶兵去攻打風軍,有幾成取勝的把握?”
    李進笑了,苦笑,他搖頭說道:“風軍之勇,張大人又不是不知,即使正面交戰,我都沒有取勝的把握,何況此次還是打攻堅戰……說實話,我連一成的把握都沒有啊!”
    邊說邊搖頭,頓了一下,李進眼珠轉了轉,正視張榮,說道:“張大人一向足智多謀,不知這次可有良策?”
    張榮心中一動,如果自己能說服李進向風國倒戈,那自己對風國的功勞可立大了,只是,李進能歸能,膽小歸膽小,但要他背叛莫國,怕也不是件易事。
    他一邊尋思著,一邊說道:“據高航所言,風軍兵力眾多,大將軍只率二十萬將士去攻打,疑于以卵擊石啊!”
    李進連連點頭,說道:“正因為此戰艱難,所以我才向張大人請教。”
    張榮不敢現在就勸降李進,他故作思索的姿態,緩慢地搖了搖頭,說道:“難!不管想什么辦法,此戰都很難啊!不如這樣,大將軍再向大王多請些兵馬,只要兵力夠多,奪回鎮江水師大營也不是沒有可能。”
    如果大王肯同意才怪呢!張榮心里明鏡似的,現在大王能派給李進二十萬兵馬已是極限,肯定不會再多派給他一兵一卒,大王的疑心病太重,在目前這種緊張的局勢下,大王肯定要把大部分的兵力控制在自己手。
    張榮是明知道不可行還故意這么說,李進聽完,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他連連說道:“不可能!大王不可能再給我更多的兵馬了,大王的為人,張大人又不是不知道,以當前的形勢,大王就算派給我二十萬兵馬恐怕都在心吊膽,生怕有變呢!”
    “若是這樣,那我也沒辦法了。”張榮可奈何地聳聳肩,向李進說道:“大將軍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說來說去,這不等于沒說嗎!李進急得一個勁搓手,問道:“難道張大人就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張榮故作開玩笑,笑呵呵地說道:“要不我找些風國的細作,引見給大將軍,只要大將軍表明態度,愿意倒戈風國,那么就算都城淪陷,大將軍依然可享高官厚祿,榮華富貴。”
    李進見他笑呵呵的模樣也只當他是在開玩笑,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奈地說道:“我的太傅大人,現在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和我開這種玩笑。”
    見狀,張榮也就心中有數,現在還沒到勸說李進投降倒戈的時候。
    他仰面而笑,說道:“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大將軍也不必太擔憂,身為臣子,接大王臨危授命,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唉!”李進強顏作笑,勉強點了點頭。
    李進不對此戰報有希望,可另一邊占領鎮江水師大營的風軍又何嘗輕松。
    風軍的兵力遠沒到十萬,才只是三萬多人而已,只靠這么點兵力,卻要守住這么大的鎮江水師大營,談何容易。
    好在己方的水軍又回往北岸,將運送更多的兵力和物資過來,現在唐寅這邊只能堅守,根本不敢主動出戰。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李進率領二十萬的中央軍抵達鎮江水師大營外,拉開陣勢,擺出強攻的架勢。
    現在天色已然蒙蒙亮,看到營外的莫軍鋪天蓋地,列好的兵團方陣一排排,一列列,一眼望不到邊際,唐寅的心頭也是一陣顫動,雖說他早已作好心里準備,預感到莫軍下一輪的反撲會更加兇猛,兵力會更多。
    他詢問身邊的樂天和艾嘉,道:“我軍的第二批將士何時能抵達?”
    艾嘉面露難色地說道:“剛剛接到的消息,鎮江水軍的艦隊正在江巡弋,我軍艦船不敢貿然過江。”
    唐寅皺起眉頭,疑問道:“不是已把鎮江水軍打跑了嗎?”
    “回稟大王,據報,鎮江水軍主艦的帥旗業已換高航的旗號,看起來現在是高航親自坐鎮指揮鎮江水軍,孫冰、許炎兩位將軍不敢貿然開戰。”艾嘉解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