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54

  第四五十四章
    唐寅想到的是空城計,故意打開營門,打算用反常之舉嚇唬高航,當然,如果對方不當,趁勢攻打進來,唐寅也可與敵人在6地交戰,避免水戰之爭。【】
    不過在程錦等人看來,他這個舉動太冒險了,敵軍那么多人,己方完全不設防的讓敵人打進來,局勢將會變得一不可收拾。
    唐寅堅持己見,程錦等人也沒辦法,最后只好按照他的命令,把營門打開,二千多將士全部隱藏在營內各隱蔽之處。
    在營外觀瞧,現在大營的情況異常詭異。不僅營門大開,碼頭、寨墻連一兵一卒都看不到,若大的軍營,好像變成了空營似的,死氣沉沉中又透出一股濃重的殺氣。
    從江攻過來的莫軍艦隊確實是由高航親自率領,等艦船接近碼頭的時候,有眼尖的莫兵連聲大叫道:“快看、快看,營門是開的,里面沒人!”
    原本坐在甲板督戰的高航也聽聞了下面軍兵的叫喊,他皺了皺眉頭,站起身形,走到船頭,向前觀望。
    可不是嘛,眼前的鎮江水師大營營門敞開,內外皆是空空蕩蕩,風軍好像全部消失似的,即看不到風旗,也看不到風軍將士。
    見狀,高航吸氣,側耳傾聽,營前的激戰聲、喊殺聲陣陣,顯然風軍還在營內,怎么后營這邊會是空一人,甚至連營門都沒有關閉呢?這是風軍的疏忽還是暗藏詭計?
    高航還真被唐寅這不可思議的舉動唬住了,他雙手緊緊抓著甲板的欄桿,身子前探,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前方的大營,久久沒有說話。
    這時候,水軍眾將紛紛走前來,問道:“將軍,風軍不在,營門又大開,我軍……要不要趁機攻打進去?”
    “等一等!”高航擺擺手,目光依舊在大營內外來回打轉,幽幽說道:“戰斗已然開始,風軍不會不管后營,更不可能犯下忘關營門這樣的低級錯誤,這只有一個解釋,其中有詐!”
    眾將也覺得事有蹊蹺,聽完高航的話,人們面面相覷,沉吟了好一會,方問道:“那……將軍,我們還要不要進攻?”
    莫軍的艦船都帶有弩床和小型的拋石機,弩床的威力比風國的破軍弩稍小,而且只能單,小型的拋石機更是袖珍,射程只在步左右。如果風軍在鎮守大營,莫軍艦船可以射弩箭和石,近距離的攻擊寨墻,對寨墻的敵軍造成一定的殺傷,可是現在風軍根本沒有駐守寨墻,艦船的這些武器反而失去了用武之地。
    現在他們要進攻,很簡單,只需把艦船的水軍派出去,直接順著敞開的營門殺進去即可,可是,人們不敢確定的是,營內到底有沒有風國的伏兵,一旦有詐,己方貿然進入豈不要吃大虧?
    高航心中沒底,尋思了好半晌,他轉頭對身邊的一名偏將說道:“天寶,你帶五兄弟先進營去探探,看看有埋伏,萬一有變,要立刻退出來。”
    那名叫天寶的偏將插手施禮,振聲說道:“末將遵命!”這人二十多歲的年紀,身材高大魁梧,皮膚黝黑亮,長的也是相貌堂堂,五官俊秀,看去一表人才。
    他叫胡天寶,是高航一手拔起來的年輕將領,膽子大,有氣魄,靈武也高強,頗受高航的看重。
    他領命而去,帶五名莫國水軍,沒敢讓艦船靠岸,而是在距離碼頭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悄悄下水,直接游到岸。
    以胡天寶為的五莫國水軍皆穿著黑色的水靠,人們手中著輕便的短刀,到江岸,先是向四周觀察。
    在艦船看時,就已經感覺到鎮江水師大營的氣氛詭異,現在身臨其境,感覺更是真切。
    大營的前方已經打得不可開交,戰斗的嘈雜聲此起彼伏,可后方卻是聲息皆,一片死寂,好像風軍全跑到前營去打仗了似的。
    仔仔細細觀察好一會,胡天寶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他深吸口氣,向左右揮了下手,低聲喝道:“!”
    高航對他有知遇之恩,雖說現在他心里也是七八下,但高航有令,他硬著頭皮也得去執行。胡天寶帶著五水軍慢慢接近到營門前,這時,后面觀望的高航等人也都緊張起來,人們下意識地握緊拳頭,目不轉睛地看著岸。高航亦是緩緩抬起手臂,讓全軍艦船全部做好準備,一有敵人現身,立刻動攻擊。
    且說胡天寶,他一馬當先的沖在最前面,帶頭穿過營門,進入鎮江水師大營。進來之后,人們的腦袋轉個不停,向營地四周打量。
    對于他們來說,營內的布置太熟悉了,這本來就是他們自己的營地。營內的狀況和營外差不多,也是一個人都看不到,放眼望去,除了營帳還是營帳。
    難道,敵軍當真不在后營?當真是疏忽了背后的防守讓己方抓到了機會?胡天寶不敢大意,他向左右揮了揮手,低聲說道:“分頭去查,看下各處營帳內有伏兵!”
    此時他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把五手下全部分散開來。
    如果他們能聚在一起,不管埋伏的敵人有多強,都不可能一下子把他們消滅,但是一分散,這可給了藏于暗處的暗箭人員突下殺手的好機會。
    胡天寶帶著十數名水兵繼續向營地里面深入,他輕車熟路,也很清楚營地里什么地方適合隱藏大批伏兵,可是他把適合隱藏大批伏兵的地方都找遍了,卻什么都沒有現。
    這時候他才忍不住長長噓了口氣,看來己方是多心了,風軍是真的沒有在后營布防。
    想到這里,他正打算轉身回去,向高航稟報營內的情況,可突然之間,在他的斜側方有短促又低沉的驚叫聲傳來。
    胡天寶臉色頓是一變,問左右道:“怎么回事?”
    跟在他身邊的眾人也都是滿臉的茫然,不清楚側方生了什么事。“去看看!”胡天寶急急說了一句,接著,著靈劍向叫聲傳來的方向奔去。
    繞過幾座營帳,他來到一處空地,此時,空地橫七豎八躺有十數名穿著水靠的莫兵士卒,胡天寶大吃一驚,快步前,低頭查看,這十數名莫兵已一存活,身的致命傷一致,皆為喉嚨被割斷,可以看得出來,他們是剛剛中招,有好幾具尸體的四肢還在抽搐著,可詭異的是,周圍根本沒有敵兵,好像是敵人瞬間在他們面前出現,又瞬間消失了似的。
    看罷之后,胡天寶的冷汗也流了出來,這是怎么回事?敵人到底在哪?他還正琢磨著,就在他背后傳出一連串的悶哼聲,與此同時,怔怔呆的胡天寶也感覺到周圍靈壓的波動。
    他連想都沒想,立刻轉身,回過頭來一瞧,自己身后的那十幾名手下已悉數倒在地,情況和先前死的那些莫兵一模一樣,喉嚨中招,被硬生生的割斷,而在尸體之間,還站有六名身罩黑色靈鎧的修靈者,他們手中著清一色的靈刀,血珠順著刀刃滑過,由刀尖滴落在地。
    是暗系修靈者!胡天寶心頭一顫,脫口叫道:“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話音是從他身后傳來的。暗道一聲不好,那一瞬間,胡天寶感覺頭皮一陣酥麻,頭絲都快要豎立起來。他下意識反應的就地翻滾,直接轱轆出去。
    在他滾開的瞬間,他也清晰的感到一股寒風從自己的身刮過,等他穩下身形,抬頭一瞧,原來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時站有一人,同是身罩黑色靈鎧的暗系修靈者,手中持有一把奇形怪狀又陰森恐怖的鐮刀。
    暗系修靈者,用的又是鐮刀,胡天寶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風王唐寅。原來風王也在大營之內!
    想明白這一點,胡天寶是又驚又喜。
    現在他也看明白了,營內根本沒有大批的伏兵,有的只是在故弄玄虛的暗系修靈者,如果現在己方的大軍能攻入營內,不僅可以奪回大營,還可以擒下風王,一舉扭轉戰局。
    他第一時間摘下背后的弓箭,想射出響尾箭向己方的艦隊報信,引大軍攻入大營,可是他剛把響尾箭搭到弓,弓弦還未拉開,唐寅已掄刀沖前來,立劈華山的就是一記重刀。
    見這一刀勢大力沉,胡天寶不敢硬接,只能繼續就地翻滾,堪堪閃開,可沒等他從地站起身,唐寅的第二刀又橫掃過來。
    胡天寶暗道一聲好快,猛的一登地面,整個人向后飛射出去。
    他快,但快不過唐寅的暗影飄移。后者在他的面前憑空消失,再現身時,已在他的背后出現,手中的鐮刀順勢向前刺出。
    聽身后惡風不善,胡天寶的反應又夠快,立刻向下伏身,險險避過這一擊,不過他忘了,唐寅用的是鐮刀,刺出去時的傷害并不大,真正的殺招在于收回來的那一擊。
    等他挺直腰身后,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再想躲避,已然來不及了。
    唐寅回收鐮刀時,鐮刀的鋒芒正好回切在胡天寶的小腹,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胡天寶好像受了腰斬極邢似的,被攔腰截成兩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