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455

  第四五十五章
    可憐胡天寶連叫聲都未出來,當場斃命,兩截尸體分開好遠,猩紅的鮮血和紅白相間的內臟流淌一地。【】shouda8
    他們這邊只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其他那些進入大營的莫兵情況也沒好到哪去。
    以胡天寶為的五莫國水軍進入大營之后,真仿佛石沉大海似的,有去回,消息全。站在艦船等候消息的高航等人左等不見回音,右等不見回信,不是心急如焚。
    足足等了快小半個時辰,大營里依舊聲息全,也不見進去的兄弟出來回報,有莫將實在等得不耐煩,跨步來到高航近前,插手施禮道:“將軍,胡將軍已經去的夠久了,如果有伏兵,早就應該打起來了,不應該像現在這樣聲息的,末將想帶些兄弟進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高航聞言,笑了,只不過是苦笑,說道:“你也說了,天寶進去的時間夠久,早就應該回報情況,可是直接現在也沒有出來,你說會生什么事?”
    “難道……”聽聞高航的醒,那莫將臉色頓是一變,結結巴巴道:“難道,胡將軍業已……”他沒敢把后面的話說完。
    “敵營之內,必然有詐,若本將所料不錯,天寶現在已然……兇多吉少了。”高航瞇縫起眼睛,注視著前方的大營,心里幽幽哀嘆一聲。
    能讓五兄弟消失得聲息,甚至連細微的打斗之聲都沒有傳出來,敵軍在后營的埋伏可見一斑,己方的主力大軍沒有貿然進入是對的,只是可惜了天寶和五兄弟的性命。
    此時人們再看鎮江水師大營,已不是感覺詭異了,而是感到恐怖。在他們眼中,靜悄悄的大營好像化成一頭巨獸,那大開的營門像是巨獸的血盆大口,走進去,就等于走進地獄。
    高航看了看周圍眾人,見人們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他暗暗搖頭,此戰已法再繼續下去。
    他深吸口氣,有氣力地說道:“再等等,如果再過一刻,天寶和兄弟們還不出來,我軍就……暫且收兵!”
    此時高航心里已經不對胡天寶等人的生還報有希望,之所以還要等,只不過是在期盼奇跡出現罷了。
    可惜奇跡不會時常出現,胡天寶和五水軍再也沒能從大營里返回,最后,高航只好奈下令,全軍回撤,放棄攻營。
    唐寅以空城計成功嚇跑高航,其中也是有條件的。
    先高航對風軍的兵力有了先入為主的概念,從第八、第九兩名兵團長口中得知,風軍的兵力在十萬往,這么多的軍隊,又是以驍勇善戰著稱的風軍,抵擋住李進統帥的二十萬中央軍應該綽綽有余,絕對還有余力在后營設伏。其次,胡天寶和五莫兵的有去回實在太詭異,詭異到令人寒心的程度,也讓人失去了再戰的**。
    這兩點是高航果斷放棄強攻的原因。
    高航收兵退去,讓風軍這邊沒有了后顧之憂,可全心全意地應對前方的莫軍主力,可同樣的,高航的退兵也讓李進更加信心不足。高航給李進的回復是風軍在后營設有埋伏,他統帥水軍強攻起來難有勝算,而李進從他的回復中所領悟的內容是,風軍在營內還有大批的兵力可以調動,根本沒使出全力來抵御自己這邊,再打下去,只是徒增己方的傷亡罷了,沒有攻破營寨的可能。
    既然靠己方目前的兵力法攻破營寨,那自己還有再打下去的必要嗎?在高航撤兵不久,李進也放棄了強攻的念頭,下令全軍停止進攻,全體回撤。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高航中計,選擇退兵,看去只是一場局部戰斗的決策選擇,實際,卻是影響到整場戰爭的格局和進展,也給了以唐寅為的三萬多風軍喘息之機。
    如果李進真能橫下心來堅決不退兵,選擇和風軍死戰倒底,拼個魚死破,那么不管鎮江水師大營的營防有多堅固,想以三萬抵御二十萬,那也實在太難了。
    高航和李進的先后退兵,讓苦苦支撐的風軍方面長出口氣,接下來的戰損統計,又使得唐寅及其麾下眾將皆對眼前暫時的獲勝高興不起來。
    一場戰斗下來,莫軍固然死傷慘重,可風軍也同樣付出慘重的代價,傷亡的兵力過萬人,這里統計的傷兵還僅僅是短時間內法再戰的重傷員,如果把輕傷也算進去的話,那風軍的傷亡就得過半數。
    現在風軍這邊的可戰之兵已銳減到兩萬左右,能不能頂住莫軍下一輪的強攻,誰都不敢保證,現在人們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己方的水軍身,此戰勝負的關鍵也在于風國水軍能不能及時把后援兵力送過鎮江。
    風國水軍主將孫冰和許炎已經接到唐寅的命令,要他二人論如何,兩天之內必須把后援運送過江。他倆對此是一籌莫展。
    此時,風軍的艦船有一艘出頭,其中大多是中小型艦船,另外還有些收編的莫軍大型艦船,而莫軍的艦船則有一八十艘下,清一色的大型艦船,雙方的整體戰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在正常情況下打水戰就已經難有取勝的把握,現在還要運送步兵,在裝載大批步兵的情況下,艦船的機動性和靈活性都會大幅減弱,再打水戰,不就是連一絲一毫取勝的機會都沒有了嗎?
    孫冰和許炎皆不認為現在是和莫國水軍展開決戰的好時機,但大王的命令又不能不遵,兩人實在沒辦法,只好去請蕭慕青和青羽二人商議,向他倆請教此戰要如何來打。
    蕭慕青和青羽不是水軍將領,但他倆可是最頂尖級別的統帥,6戰、水戰原理相通,孫冰和許炎覺得向他二人請教是絕不會錯的。
    等到見面之間,孫冰和許炎必恭必敬地向兩人一躬到地,隨后,把唐寅派地送來的旨意拿出來,交給蕭慕青和青羽過目,與此同時,二人又把目前的狀況分析了一番,講明自己這邊的種種難處。
    聽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完,蕭慕青嗤笑一聲,帶有嘲諷之意,他說道:“本帥以為,你二人必須得出戰。”
    孫冰和許炎吞了口唾沫,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對蕭慕青說道:“蕭帥,現在出戰,可是有全軍覆沒之危啊!”
    蕭慕青聳聳肩,說道:“大王的旨意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抗命不遵,就是死罪。出戰是死,不出戰也是死,反正都是死,還不如轟轟烈烈的死在戰場,至少在英烈堂還能有兩位的一席之地。”
    他這話讓孫冰和許炎心涼半截,話是這樣說沒錯,但若是能活下來,誰愿意去死啊,如果人都死了,就算留下盡忠報國的美名又有何用?
    他二人的身份、地位和蕭慕青比起來有天壤之別,自然不敢責怪蕭慕青,兩人的目光一轉,又齊刷刷地看向青羽,問道:“青羽將軍可有良策?”
    青羽也笑了,先是看眼蕭慕青,接著,慢悠悠地說道:“我也贊同蕭將軍的說法,現在兩位將軍必須得遵大王之意,出營與敵一戰。”
    “可是……”孫、許二人正要說話,青羽又道:“如果兩位將軍覺得帶步兵弟兄礙手礙腳,也可以不帶,先和敵軍大戰一場,只要能把敵軍擊潰,接下來,再運送步兵弟兄們過江就沒有阻礙了。”
    “呵呵……”孫冰和許炎滿臉的干笑,心里卻在嘟囔,你說得可真輕巧啊,好像我們一出戰就能打敗莫國水軍似的,人家的艦船有接近二艘,我們這邊才一艘,人家是清一色的大型艦船,我們這邊都是些中小型艦船,如何能打得贏,如何能擊潰得了莫國水軍?
    他二人臉擠著笑,臉色卻蒼白如紙,讓人看了又難受又別扭。蕭慕青扶案而起,說道:“好了,你二人可選在明日半夜出戰,趁夜偷襲莫國水軍,敵強我弱,莫國水軍不會對我方的偷襲有防備,只要你倆統軍的動作夠快,定能殺敵人個措手不及。”
    不等他倆回話,蕭慕青已邁步向外走去,臨出營帳前,還回頭補充一句:“本帥福你二人馬到功成!”
    見蕭慕青走了,青羽也站起身形,說道:“兩位將軍,蕭將軍所言甚是,兩位好好準備一下,在下也告辭了。”說完,他也走了,留下坐在那里怔怔呆的孫冰和許炎。
    蕭慕青是先走的,不過出了營帳,他可沒有馬離開,好像知道青羽會隨后跟出來似的。后者走出營帳,見到蕭慕青站在一旁,也絲毫沒有感到意外,走前去,和蕭慕青并肩而行。
    路,青羽笑問道:“蕭將軍必是想到了應對之策!”
    蕭慕青聳聳肩,說道:“青羽將軍說說看。”
    “用孫、許兩位將軍做幌,再偷渡一次林莊。”青羽輕描淡寫地笑言道。
    蕭慕青臉明顯閃過一抹驚色,但很快又恢復正常,他的臉終于露出笑意,喃喃說道:“原來青羽將軍也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