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56

  第四五十六章
    蕭慕青和青羽不謀而合,利用孫冰、許炎二人打頭陣,吸引莫國水軍的注意力,然后他們這邊則再來一次偷渡林莊。【】\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回他們使過一次詐,把高航吸引到林莊那邊,結果偷渡是假,偷襲鎮江水師大營才是真,導致莫軍方面吃了大虧,也讓風軍成功登鎮江南岸。
    正所謂兵不厭詐,次是假偷渡,這回則來個真偷渡,虛虛實實,令人防不勝防,也必會大出莫軍的預料。
    這個計謀可不是蕭慕青臨時想到的,而是在第一次佯裝偷渡林莊時,他心中便有了這樣的謀略,只不過一直沒有對旁人說起罷了。
    風軍偷襲鎮江水師大營得手后,原本調到林莊對岸的風玉聯軍悉數撤回大營,唯獨蕭慕青麾下的平原軍主力沒有動,繼續潛藏在林莊對岸,而且還在秘密趕造木筏。
    旁人或許沒有留意到,但青羽卻細心的現了,通過平原軍的舉動細細一琢磨,他也就把蕭慕青肚子里打的鬼主意猜測出個大概。
    此時把話說開,青羽也再沒有顧慮,直言不諱地問道:“次偷渡林莊,我軍的木筏損失很多,這次偷渡,還能否夠用?”
    蕭慕青胸有成竹地一笑,說道:“我已經下令讓將士們抓緊時間趕造,多了不敢說,等到明天晚,應有兩千只木筏可用。”
    青羽點點頭,兩千只木筏雖說不算多,但只運送平原軍應該足夠用了。他問道:“這次蕭將軍準備要單獨行動嗎?”
    蕭慕青奈地說道:“莫軍在北岸的眼線眾多,如果我方展開大規模的行動,肯定瞞不過莫軍眼線,與其讓全軍冒險,還不如我平原軍獨自去做。”
    青羽再次點點頭,覺得蕭慕青的顧慮還是很對的。他含笑問道:“如果算我一個,不知蕭將軍意下如何?”
    頓了一下,他又補充道:“這次我帶來的飛羽軍雖只有兩萬弟兄,但真要打起仗來,也不會拖蕭將軍的后腿。”
    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力量,何況還是青羽統帥的飛羽軍!蕭慕青笑道:“若有青羽將軍助我,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在風國的眾多統帥當中,真正能讓蕭慕青看在眼里的,除了梁啟、子纓二人外,恐怕也只有青羽了。
    得到蕭慕青的肯,青羽也很高興,說道:“那好,你我一言為定。”
    “飛羽軍的兄弟雖少,但青羽將軍也不可大意,務必要隱秘出營,避人耳目。”蕭慕青不放心地醒道。
    “這我明白,蕭將軍不必擔心。”青羽笑呵呵地點頭答應著。
    看到青羽臉燦爛的笑容,就連蕭慕青也有些晃神,怔了一下,忍不住暗暗搖頭,一個男子,卻長得如此貌美,實在是作孽……
    另一邊,莫軍。
    大將軍李進收兵不久,邵方派來的人就到,廷尉田忠,與其同來的還有太傅張榮。
    邵方原本沒打算派張榮過來,是后者主動請纓,加前方戰斗不利,邵方頗為不滿,也就同意讓張榮過來督戰。
    田忠是帶著邵方旨意來的,見到李進后,劈頭蓋臉的質問李進,為何怯戰,為何突然停止進攻。
    廷尉是主管刑罰的官員,身為一國的掌刑使,田忠平日里就是性情剛烈,沉默寡言,論對誰都不茍言笑,滿臉的嚴肅。
    李進的品級雖說比田忠要高,但對他卻也是忌憚三分。此時,他被田忠質問得啞口言,正琢磨該找什么樣的說詞應對時,后者把邵方的旨意拿出來,當場宣,要李進立刻展開進攻,務必要在明早之前奪回鎮江水師大營,不計任何代價。
    宣完邵方的旨意,田忠拂袖而去,李進可傻眼了。如果能打得下來,他早就統帥大軍奪回鎮江水師大營了,可關鍵是打不下來啊!二十萬將士,整整強攻一午,連一步都未能踏進營內,反而折損了三萬多將士。現在兵力已遠不足二十萬,將士們亦是人困馬乏,再攻鎮江水師大營,還要在明日早之前打下來,那可能嗎?大王這不是要死自己嗎?
    李進愣在原地,久久回不過神來,下面的眾將們面面相覷,皆眉頭緊鎖,憂心忡忡。李進對此戰不報信心,所導致的直接后果是眾將們也缺乏斗志,邵方現在頒布這樣的旨意,只會引人們的助和不滿。
    見狀,沒有離去的張榮眼珠轉了轉,他向眾將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都先退出去。
    張榮是太傅,一品大員,就算不是軍中主管,眾將們也不敢得罪,人們紛紛拱手施禮,魚貫退出營帳。
    等眾人都離開,張榮這才走到李進近前,低聲問道:“大將軍,大王已經下旨了,要大將軍即刻進攻敵軍,現在還愣在這里作甚?”
    李進終于回過神來,他眼神怪異地看著張榮,冷聲說道:“怎么?張大人是大王派來督軍,監視我的?”
    張榮笑了,說道:“你我二人同殿稱臣近二十年,我的為人你怎能不知?別說我不是大王派來監視大將軍的,就算是,大將軍若有什么過錯,我還能偷偷到大王那里去告狀嗎?”
    聽他這么說,李進放下心來,不好意思地干笑一聲,拍拍自己的腦袋,搖頭說道:“現在我真是被急糊涂了。”
    張榮故作不解地問道:“難道大將軍有何為難之處?”
    李進苦笑道:“失之容易奪回難啊!現在的鎮江水師大營哪是那么容易打下來的?里面的風軍不下十萬之眾,而我方將士還不到二十萬,何況鎮江水師大營是都城門戶,修建得異常堅固,只靠現在這點兵力,若是執意強攻,怕有全軍覆沒之險啊!”
    張榮聽后也倒吸口涼氣,原來風軍已經有這么多兵力過江了。他問道:“那大將軍打算怎么辦?抗命不遵,可是要掉腦袋的死罪啊!”
    “唉!”李進長嘆一聲,說道:“我現在也是沒辦法了,遵大王命,全軍將士難以保命,若不遵大王命,我則是抗旨不遵,張大人,你說我該怎么辦?”
    辦法也不是沒有。張榮在心里嘟囔一句,不過他可沒敢說出口,聳肩說道:“大將軍現在都沒主意了,我又哪能想到什么良策。不過,大王的旨意不能不遵,即便大將軍不想強攻,但做作樣子還是有必要的。”
    李進沉吟片刻,點了點頭,說道:“張大人醒得極是!我……這就率軍出戰!”
    由于有邵方的旨意壓在頭,就算李進不愿意打這場仗,最終還得硬著頭皮出戰。
    他不想打,對面的風軍更不想打。風軍方面好不容易盼到莫軍退兵了,結果將士們剛坐下來歇口氣,屁股還沒坐熱乎呢,莫軍的第二輪進攻又來了。
    戰軍將士只能強打精神,再次到寨墻,做出死守的架勢。
    人們本以為接下來又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惡戰,可令人意外的是,莫軍的這次進攻是雷聲大,雨點小,戰鼓敲得震天響,將士們的喊殺聲一波強過一波,但戰陣卻遲遲不向前近。
    不清楚莫軍葫蘆里賣得什么藥,經驗那么豐富的聶澤此時亦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他走到唐寅近前,一邊向外觀望著,一邊皺著眉頭說道:“大王,莫軍的舉動有些反常啊!”
    唐寅知道的并不比聶澤多,他瞇縫起眼睛,嘟囔道:“故弄玄虛!鬼知道他們在干什么!”
    聶澤沉思了片刻,回頭叫過來一名偏將,讓他立刻去往后營,看看敵人是不是又要從營后偷襲。
    也不能怪聶澤多心,莫軍在營前干打雷不下雨,確實有聲東擊西之嫌,小心起見,聶澤還是派心腹將領到營后去查看一番。
    唐寅暗暗點頭,聶澤不愧為帥才,遇事謹慎,設想的也是面面俱到,敵人想在他身占點便宜,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很快,派出去的偏將返回,帶回的消息是營后風平浪靜,看不到敵人的艦只,更沒有敵軍的營后偷襲。
    聶澤聽后,撲哧一聲笑了,自嘲道:“看來我倒是高估了李進的頭腦。”
    風軍方面沒打軍旗,只打國旗,李進不知道他們是風國的哪支軍團,但莫軍方向可是打出了大將軍的旗號,那不用查,其統帥肯定是李進。
    不過,己方已距離莫國都城近在咫尺,而在這么危急的時刻,以李進為的莫**隊卻像兒戲一般擺出佯攻的架勢,這太匪夷所思,也太讓人難以理解。
    唐寅和聶澤想不明白李進到底在干什么,但對方不來攻打,肯給己方休整的時間,終歸是一件好事,風軍方面也樂得輕松。
    白天話,莫軍在鎮江水師大營前排兵布陣了一下午,也沒動一起像樣的攻勢,等到晚,莫軍順理成章的撤兵,戰場徹底恢復安靜。
    后半夜。風國水軍開始行動。現在孫冰、許炎二將和李進所面臨的狀況差不多,都是本意不愿出戰,又都接到各自大王的旨意不得不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