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57

  第四五十七章
    孫冰和許炎此次出戰都是報著一死的決心,率領風國水軍小心翼翼地行出營地,向對面的鎮江水師大營而去。【】官場小說文字
    蕭慕青的意思是讓他們主動去偷襲莫國水軍,打敵人個出其不意,措手不及,但他倆私下里一商議,覺得還是不要去主動偷襲為好,萬一人家有防備,己方豈不是去自投羅?
    他二人決定先去往對岸的鎮江水師大營做個試探,如果莫國水軍真防備,讓他們順利抵達對岸,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他們便可以趁此機會,把己方的軍隊和物資運送到對岸,完成大王交代的指令。
    深夜,天晴,夜空云,繁星點點,明月高懸。孫、許二人帶著艦隊悄悄離開風玉聯軍大營,直奔對岸而去。這次渡江是做試探,艦隊輕裝陣,即沒帶物資,也沒帶援軍。
    船,孫冰、許炎望著晴朗云的夜空,波光泛泛的江面,忍不住在心中哀嘆,連老天爺都幫襯自己,人到倒霉的時候真是喝涼水都塞牙。沒有夜色做掩護倒是有一點好處,他們容易暴露行跡,同樣的,一旦敵人出現,他們也可以第一時間有所現。
    這一路行來,他倆皆把心到嗓子眼,眼看著要到江中央,還未見到敵軍的艦船出現,兩人總算稍微松口氣。
    許炎說道:“看來蕭將軍倒也說得沒錯,莫國的水師果然疏于防范。”
    孫冰大點其頭,說道:“早知如此,你我兄弟真應該率隊去偷襲敵軍。”
    他二人正一唱一和,裝模作樣地后悔感慨呢,突然之間,就聽頭頂方的了望臺處有軍兵大喊道:“將軍,東方有莫國艦隊,正向我方駛來!”
    這一嗓子,差點把孫冰和許炎當場嚇坐在船板。二人急忙轉過身形,向東方張望。shouda8本章節狂人手打可舉目眺望好一會,兩人也沒看真切,最后還是許炎急匆匆地走到艦船的桅桿前,動作飛快地攀爬了去,等人到半空中,再向東方觀望,可不是嘛,遠方的江面正有一大批艦隊向己方全沖過來,雖說看不清旗幟,但傻子也能猜得出來那是莫軍艦隊。
    “備戰!全軍備戰!”看罷之后,許炎邊跳下桅桿邊扯脖子大喊。
    隨著他的叫喊,整個主艦船如同炸了鍋似的,人們的吆喝聲、吼叫聲連成一片,與此同時,主艦船的信號兵把準備戰斗的消息傳遞給其他艦船。
    他們看得沒錯,現在直奔他們而來的正是莫軍水師。高航早就在等風國水軍渡江呢,風軍若想攻占都城鎮江,只靠第一批渡江的那點兵力遠遠不夠,肯定還需要后援,高航算準了一點,派人時刻盯著風國水軍的舉動,可以說孫冰和許炎剛領著水軍離營,高航就得到了消息,隨即親自陣,率軍出擊。
    莫國的船只皆屬大型艦船,雖逆流而,但卻是順風,度極快,看架勢,是準備直接撞過來。
    戰船的船頭接有鐵皮包裹,又有長長的擊錘探出,若是撞在對方的船身,真能把一艘艦船直接撞成兩截。此時,孫冰和許炎不敢逃跑,只能硬著頭皮應戰。
    二人指揮水戰還是有些本事的,驚慌歸驚慌,但指揮艘艦船依舊有條不紊。
    風國水軍把大型的艦船集中在中央,兩側為中、輕型艦船護衛,弓箭手全部到甲板,準備火箭,其他將士們在其后,準備火球和火蒺藜,以火攻為主,打擊敵軍。
    一般而言,船戰都是火戰,也只有火戰能最大限度的損毀敵人艦船。\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很快,莫軍的艦隊列著長長的橫排陣型沖到風國水軍近前。
    雙方的大型艦船都有意躲開對方的鋒芒,如果同時大型艦船,船頭對船頭的正面相撞,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不過對那些中輕型艦船,莫軍的艦隊可沒客氣,直直沖撞過去。
    莫軍依仗著船身巨大、構造結實的優勢敢正面撞擊風國艦船,但風國的中輕型艦船可不敢和對方生碰撞,好在船小有船小的優勢,那就是靈活、機動,此時,風軍的中輕型艦船主動改變方向,避開敵人艦船行駛的軌跡。
    隨著雙方接觸到一起,兩方的艦船皆是交叉而過,緊接著,亂箭齊,現在再看江面,火箭紛飛,來回穿梭,仿佛一幕幕的流星雨,煞是漂亮。
    只是在激戰旋渦當中的人們暇去欣賞美景,為了應對對方的箭射,雙方箭手不約而同地后撤,讓盾兵頂在前面,場,箭矢撞擊盾牌的脆響聲此起彼伏,分不清個數。
    箭射僅僅是拉開水戰的序幕,等到雙方艦船處于側面對側面的平行狀態時,雙方把各自壓箱底的本事都用出來。
    相對而言,莫國艦只的武器比風國艦只要多很多,也先進得多,其中威力最大的要屬拍竿。拍竿是木制的,頂端有巨大的石錘,被固定在艦船的兩側,不開戰時,拍竿被高高吊起,一旦開戰,人們把繩索放開,拍竿的石錘便會狠狠砸下去,說白了,拍竿就是借用杠桿原理,最大限度的破壞敵人的船只。
    在一次的交戰中,風國水軍吃過拍竿的虧,但是根本防不住,除非風國艦船效仿莫國艦船,也造出拍竿來,和對方艦船對著拍,只是在如此短的時間里,風國水軍又哪能造得出來。
    被固定在拍竿頂端的石錘由半空中砸落下來,下面的軍兵想擋也擋不住,有些盾兵還下意識地舉起盾牌去格擋,可是隨著一聲巨響過后,連盾兵的身影都看不到了,甲板都露出個半米多寬的大圓窟窿。
    要命的是,拍竿還不是一次性攻擊武器,可以反復使用,砸擊完成后,另一邊的莫兵再把拍竿用力拉起,還能做第二、第三……次的打擊,直至拍竿不堪重負的折斷為止。
    這樣的武器,即便是風軍大型的艦只都承受不起,其中、輕型艦只一旦被擊中,結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風軍方面應對的辦法主要就是往靠,拋出鉤爪,扣住莫軍的艦船,然后用力拉動繩索,盡可能的使雙方的艦船靠攏到一起,這樣風軍將士便可直接跳到莫軍艦船,和莫軍做近身肉搏戰。
    寧人的軍隊,向來以箭射擅長,在戰場,都是盡力讓自己和敵人拉遠距離,而現在,他們則被到要主動去和敵人打肉搏戰,從中也不難看出風國水軍在面對莫國艦隊時的被動程度。
    雙方的交戰江面休止的持續著,一艘艘的艦船因受損嚴重,慢慢沉到江底,而沉沒的那些艦只大多都是風國水軍的。仗打到這種程度,風國水軍完全是靠著求生**在支撐。
    雖然鎮江的南北兩岸皆有己方的大軍,雖然距離戰場近在咫尺,但風國再沒有其他的艦隊,也就是說,他們根本沒有后援可以指望,要么打跑敵軍,要么隨著艦船一起沉江喂魚。
    在這種沒有退路背水一戰的情況下,風國水軍倒也表現得極為頑強,就連孫冰、許炎都充當起敢死隊,身先士卒地殺莫軍艦船,盡可能的斬殺敵兵,搶奪艦只。
    只可惜雙方實力的差距已不是靠決心和斗志所能彌補的,當風軍這邊的莫國艦只都開始相繼被擊沉時,孫冰、許炎乃至全軍將士開始陷入絕望之中。
    孫、許二人所在的主艦船并沒有被擊沉,不過業已是搖搖欲墜,甲板滿地的傷兵和尸體,欄桿斷斷續續,整個艦船四處著火,就連船的白帆都被射得像馬蜂窩似的。
    仗打到現在,風國的余艘艦船僅僅剩下十余艘,而且艘艘都有嚴重的傷損,反觀莫國水軍,艦船還有艘之多,現在業已把風國水軍團團包圍起來。
    以雙方的整體實力而言,風軍能打成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高航對風國水軍這邊的主將也很是佩服,他把手中的令旗高高舉起,示意麾下的將士們暫且停戰。
    看到莫軍方面停止進攻,早成強弩之末的風軍也終于得到喘口氣的機會,存活下來的將士們又是撲火,又是搭救落水的己方將士。
    高航由眾多的莫將護衛著,走到船頭,沖著風軍主艦船的方向大聲喊喝道:“風國的弟兄,此戰,你們敗局已定,現又被我軍包圍,插翅難飛,還是不要再做謂的抵抗,繳械投降是你們唯一的活路。”
    投降?孫冰和許炎相視而笑,只不過是苦笑,打到現在,兩人連罩起靈鎧的靈氣都沒有了,臉、衣甲全是血污,也分不清是他倆自己的還是敵人的,其狀狼狽至極。
    如果可以投降,他倆又何止于打到現在這般地步?別說身為一軍主將的尊嚴受不起投降的屈辱,就算不要尊嚴了,還能不顧及家老小的性命嗎?他們的家人都在風國,一旦自己投降,全家老小一個都跑不掉,皆得被殺光。
    孫冰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戰刀,把心一橫,牙關一咬,猛的抬起,橫在自己的脖頸,他舉目看向許炎,說道:“看來,今日你我二人在劫難逃,我們弟兄也只能……忠烈堂再見了!”說著話,他手腕用力,要抹脖子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