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58

  第四五十八章
    看到孫冰要自盡,許炎急步前,一巴掌將他手中的戰刀打掉,喘息著說道:“左右都是死,與其自盡,還不如和莫軍拼了!”
    “拼?”孫冰差點哭出來,反問道:“我們現在還拿什么和敵人拼?與其被俘受辱,還不如自盡,一了了!”
    許炎向四周望了望,最后目光落在高航所在的莫軍主戰船,他咬了咬牙,狠聲說道:“要死,咱們也得拉他個墊背的!”
    說著話,他抬手一指莫軍的主戰船,又道:“我們撞過去,和莫賊同歸于盡!”
    孫冰聞言,心中頓是一動,這倒是個好主意,轟轟烈烈的同歸于盡確實要比窩窩囊囊的自盡強。【】[]
    他彎下腰身,把落地的戰刀重新撿起,隨后雙手拄著戰刀,沖著許炎用力地點點頭,說道:“兄弟,這次聽你的,我們撞過去,能撞死一個夠本,撞死兩個就賺一個!”
    許炎哈哈大笑,緊接著,他把手中的佩劍舉起,向高航所在的主艦船指去,大喝道:“我軍將士聽令,全向敵軍主戰船行駛,今日,就算要以身殉國,也絕不能便宜莫國賊子。”
    將有必死之心,士貪生之念。現在孫冰、許炎兩名主將已經豁出去了,要與敵人同歸于盡,下面的將士們也深受鼓舞,人們齊聲吶喊,紛紛甩掉身的盔甲,鉆進船艙里,拼命的劃動船槳,直奔莫國水軍的主戰船而去。
    他們一動,風國殘存的那些艦船也跟著行動,十余艘千瘡孔的戰船排成一條直線,全向前行駛。
    他們這個舉動,還真是出乎高航的預料。在他看來,仗打到這種程度,風軍的士氣業已崩潰,不可能再繼續打下去,沒想到的是,對方竟然如此剛烈,要和自己來個同歸于盡。
    他站在甲板,紋絲未動,冷冷哼笑了一聲,說道:“風軍要找死,那就成全他們!全軍放箭!”
    隨著他一聲令下,莫國艦船的箭手們紛紛射出箭矢,一時間,風國艦隊的四周仿佛下起了火雨似的,密集的火箭由四面八方席卷過來,只一輪箭陣過后,再看那十余艘風國艦船,幾乎成了火船,到處都有火光,到處都是渾身著火的士卒在慘叫。shouda8
    孫冰就在站在主戰船的船頭,對于周圍飛射過來的火箭視而不見,動也未動,他雙手拄著戰刀,連聲大喝道:“加、加,讓兄弟們都給我把吃奶的勁使出來!”
    他話音剛落,一支火箭便釘在他的肩頭。
    由于身已靈鎧護體,箭矢直接貫穿他的盔甲,深深鉆進當中。孫冰只是悶哼了一聲,回手把肩頭的火箭拔掉,狠狠仍在地,嘴里也沒閑著,仍在大喊著加。
    孫冰能如此,下面的將士們也跟著瘋狂起來,把船槳劃的如飛起來一般,風國主艦船不受箭射的影響,依舊直直撞向莫軍的主戰船。
    眼看著雙方的艦船越來越近,甲板的人都快能看清楚對方的相貌了,這時候,莫國主戰船的眾多將領們開始緊張起來。
    風國的主戰船是已搖搖欲墜,四處起火,但船體沒有受損,前面的擊錘和鋼板都在還,真是要撞到一起,風國的主艦船會完蛋,但己方的艦船也得遭殃。
    人們紛紛把目光投向高航,后者面表情,目光直勾勾地注視著迎面而來的風國艦船,也看不出來他心里在想什么。
    知道高航的性子高傲,輕易不會選擇退讓,眾莫將互相看了看,其中有人大喊道:“讓兄弟們全都做好撞擊的準備,這次我們要把風軍的戰船撞成碎片……”
    那莫將的話還沒有喊完,高航突然轉回身形,向眾人緩慢地地揮了揮手,淡然說道:“避讓!”
    聽聞避讓二,人們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見眾將愣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地看著自己,高航樂了,說道:“風國水軍主力已被我軍殲滅,現在只剩下毫戰力的殘兵敗將,對我國已不構成威脅,我們也沒有必要再和他們拼個魚死破。聽我將令,避讓!”
    在穩勝券的情況下,誰愿意和敵人去賭命?等高航說完,在場的眾人不在心里長松口氣,莫將們連聲吶喊:“避讓!快把敵軍的戰船讓開,快!”
    以高航為的莫軍主艦船不敢也不想和風軍的主戰船生正面沖撞,在高航的命令下,莫軍主戰船率先調頭,轉變了方向。
    看到對方怕了自己,開始向一旁退避,孫冰通紅的雙眼幾乎張裂開,了瘋地大吼道:“別讓莫軍主戰船跑了,給我繼續追撞過去……”
    他話還沒想說完,許炎快步前,尖聲叫道:“你瘋了?既然莫軍怕了,開始避讓,現在正是我們突圍出去的好機會,還追什么追,撞什么撞,趁此機會,趕快跑啊!”
    許炎的話讓孫冰冷靜下來,后者眨眨眼睛,從狂暴中驚醒,他連連點頭,應道:“對、對、對!既然莫軍主戰船讓出路來,我們不走,還等待何時?穿過去!全穿過去!”
    瓷器不與瓦罐斗。這正是高航現在的心態。
    風軍的艦隊在此戰中已然大敗,主力盡失,剩下那十幾艘破船,估計想要修好和重造一艘沒什么分別,即便讓他們跑了,日后也法再興風作浪,須惋惜。
    在高航的主動避讓之下,孫冰、許炎總算是看到一條生路,這兩位難兄難弟如同被打了雞血似的,在甲板連連喊喝,指揮部下們沖過敵人的包圍圈。
    與莫軍艦只擦肩而過的時候,免不了又遭受到莫軍的箭射以及拍竿的重擊,風國的主戰船硬挺著強行穿過,總算是有驚險的突破莫國艦船的包圍。
    可是跟在他們后面的那十余艘風國艦船就沒那么好運了,其中第五艘艦船在突圍過程中被擊沉,連帶著,把后面的幾艘戰船全部堵在莫軍的包圍圈內,成了人家的甕中之鱉。
    不管怎么樣,孫冰和許炎成功逃出,撿回一條性命,二人乘著已快要散了架子的主戰船,倉皇如喪家之犬,向北岸的風玉聯軍大營逃去。
    在敗逃的途中,二人亦是不斷回頭張望,生怕莫軍追殺來,好在莫軍要把剩余的那幾艘風軍戰船消滅,耽擱了一些時間,也給了他們逃生的機會。
    見敵人未能追來,孫冰、許炎到嗓子眼的心算是落回到肚子里,兩人不約而同地坐到甲板,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剩下呼哧呼哧地喘息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眼看著風玉聯軍大營已清晰可見,許炎這才幽幽長嘆道:“此戰……好險啊!”
    他有劫后余生之感,但孫冰可高興不起來,當初他們出來時,是帶著艘的艦船,現在敗退回營,卻僅僅只帶回四艘,而且各個殘破不堪,日后追究起來,恐怕還是在劫難逃。
    想到這里,他仰天苦笑,說道:“兄弟,你我雖說從莫軍的刀口下撿回一條性命,可……大王那一關,怕是要過不去了……”
    何易雖然能,但他作為水軍主將的時候,也沒讓風國水軍全軍覆沒,現在孫冰和許炎作為主將,結果一仗打下來,兩人成了光桿司令,大王要能放過他倆,那才叫怪呢!
    “何易的下場你也看到了,那就是我們的前車之鑒啊,恐怕,我們的下場比何易要慘得多。”何易只是被唐寅撤職并調回都城,孫冰覺得他和許炎怕是不會受此‘優待’了。
    許炎則不以為然,正色說道:“勝敗乃兵家常事,何況我們是遵從大王之令,戰敗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不管怎么說,大王不會要你我兄弟的性命,能活下來就比什么都強啊!”
    孫冰又是搖頭,又是長吁短嘆,本以為成了水軍主將,日后還有機會晉升為一軍之統帥,光宗耀祖,現在看來,是沒那個機會了。
    以孫冰和許炎為的風國水軍在和莫國水軍正面交鋒的情況下,打了一場大敗仗,而且是一敗涂地,全軍覆沒,數萬的水軍將士交代在這場戰斗中。不過,在距離戰場里之遙的地方,蕭慕青和青羽二人率領平原軍主力以及兩萬的飛羽軍卻神不知鬼不覺的渡過鎮江,進入林莊。
    里之外的那場惡戰實在太激烈,把莫軍方面的注意力全都吸引過去,另外,莫軍也確實沒想到風軍還會從林莊偷渡,疏于防范,正好被蕭慕青和青羽鉆了空子。
    十多萬人的軍隊加物資,讓二千多艘木筏在江來回往返了數次,期間莫軍完全沒有察覺,整個渡江行動異常的順利。
    當然,他們的順利也是構建在風國水軍的痛苦之。成功渡江的代價是水軍損失殆盡,只是對于整體戰局而言,這個代價絕對是值得的,水軍將士們的犧牲也是有意義的。
    悄然聲地控制住林莊后,蕭慕青打算一鼓作氣沖到鎮江水師大營,和大王的軍隊匯合一處。
    不過青羽卻認為這么做太浪費這次順利偷渡的機會,他議不和大王匯合,而是直取進攻大王的莫軍,殺敵軍個出其不意,如此一來,也解了大王被困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