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59

  第四五十九章
    青羽出趁著這次成功偷渡的機會,出其不意的直接去偷襲李進統帥的莫軍,蕭慕青覺得十分可行,不過林莊距離鎮江水師大營也有余里的路程,中間密布莫軍哨卡,己方十多萬人的大軍想神不知鬼不覺的直插進去,也不是那么容易辦到的,需要周密的部署。【】
    蕭慕青議,派出一支小股的精銳打頭陣,先把沿路的莫軍哨卡全部消滅,為己方大軍的偷襲打開通道。
    青羽表示贊同,并推薦麾下的偏將萬秋為主將,率領三千飛羽軍精銳,做為頭軍。
    由于飛羽軍比較特殊,自成立以來,一直都駐扎在玉國境內,雖說將士們大多都是風人,但蕭慕青對他們不是很了解,也不清楚他們的實力如何。
    聽青羽推薦萬秋,他對這個名陌生得很,事關重大,他不敢馬虎。他試探性地問道:“萬秋?可是青羽將軍的心腹愛將?”
    青羽自然明白蕭慕青心中的顧慮,他淡然一笑,胸有成竹地說道:“蕭將軍盡快放心,既然我敢推薦萬將軍前往,就必然對他有十足的信心。”
    蕭慕青點點頭。他不清楚萬秋是何許人也,但他可相信青羽的眼光和謀略,能讓青羽如此信任的人,想必也差不到哪去。他應道:“既然青羽將軍都這么說了,那就這么定!”
    萬秋不是風人,和青羽一樣,同為莫國出身,而且還是青羽的老部下。當青羽倒戈風國之后,被唐寅調派到玉國,萬秋聽聞這消息后,攜家帶口的逃離莫國,跑到玉國追隨青羽。
    青羽是飛羽軍的軍團長,但飛羽軍由到下基本全是風人,他這個軍團長想牢牢控制全軍將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就在這個時候萬秋前來投奔,青羽非常高興,欣然接受,將其收入麾下。
    萬秋其人,不僅靈武高強,而且善于謀略,反應也快,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以前便深得青羽的賞識,后來加入飛羽軍,更是得到青羽的重用,在眾多的偏將當中,他是能排在前三號的將領。
    此時青羽派他打頭陣,也是出于幾方面原因的考慮。其一,萬秋能力過人,可以擔此重任,其二,他是莫人,而且一直在中央軍任職,熟悉鎮江一帶的環境,行動起來事半功倍,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飛羽軍自成立到現在,還未曾立過寸功,在競爭那么激烈的風軍當中,飛羽軍顯得太平庸太默默聞,聲望甚至都遠不如其后成立的第九軍和戰軍,想保證飛羽軍不被其它軍團吞并取代,想長久的生存下去,就必須得立功,而且是立大功,這一次,正是最佳的機會,青羽不想錯過。
    按照青羽的安排,飛羽軍的萬秋率領三千精銳先行一步,悄悄離開林莊,直奔西面的鎮江水師大營而去。
    正如青羽料想的那樣,萬秋對鎮江這一左一右的環境實在太熟悉了,雖說他未曾參與過江南的布防,但哪里適合或應該安排哨卡,哪里適合或應該布置暗哨,他了如指掌。
    由他這個本地通帶路,飛羽軍的行動也異常順利,不用探子冒險去打探前方的情況,他仿佛有千里眼似的,只看周圍的環境,便可判斷出來前方有哨卡、暗哨,距離己方還有多遠,如何接近能悄然聲接近并解決掉。
    一路急行軍,五十多里的路程下來,萬秋率領的三千飛羽軍一連拔掉莫軍哨卡十五處,暗哨不計其數,竟然沒有出任何的動靜,單憑這一點下來,即便換成官元讓來領隊也未必能做得到。
    而且他不是一路殺戮過來的,對莫軍,大多都是以活捉俘虜為主,將其控制起來,扒掉他們的衣服和盔甲,讓自己手下的士卒換,頂替站崗放哨的莫軍,這樣一來,就算有莫軍的巡邏隊經過,也難以看出破綻。
    萬秋這邊進展順利,等路程走過大半,他派手下人趕快返回林莊,向青羽和蕭慕青報信,通知己方的大軍可以開動了。
    接到萬秋派人送回的消息,蕭慕青和青羽大喜,隨后不再耽擱,率領平原軍主力以及一萬多人的飛羽軍,快路,全軍急行,趕往鎮江水師大營。
    現在的鎮江水師大營,內外完全是冰火兩重天。
    營內,唐寅這邊對鎮江生的水戰看得比較真切,風國水軍是如何被動挨打的,又是如何全軍覆沒的,完全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生,以唐寅為的風軍將士們干著急,卻一點忙也幫不。一仗打完,風國艦隊損失殆盡,大營里的風軍將士隨之陷入絕望。
    失去了艦隊,也就等于失去了援兵和補給,接下來,就要靠己方目前這萬把來人和好幾十萬的莫軍抗衡,此戰已不能說是九死一生了,簡直是十死生。
    而在營外,以李進為的莫國中央軍則隨著己方水軍大獲全勝的消息而變得斗志激升,群情激昂。一場水戰,高航竟然把風國的艦隊打個精光,這太出人意料了,如此一來,攻占鎮江水師大營的風軍就成了孤軍,不管兵力有多少,但它終究是孤立援的,只要己方能咬緊牙關堅持打下去,它總被拼光的時候,鎮江水師大營也終究會被己方重新奪回來的。
    李進現在又恢復了信心,連日來心頭的陰霾一掃而光,臉也泛起光澤,對接下來的戰斗已然是勝券在握。
    他沒忘找來張榮,和他一起分享這個好消息,并拍著胸脯保障,完成大王接待的任務,已非難事,指日可待。
    戰事的峰回路轉,當然也大出張榮的預料。現在他只能在心里暗暗慶幸,好在自己足夠謹慎,沒有急于勸降李進,不然的話,就算李進不去告自己,日后自己有了把柄握在人家手,受制于人不說,還指不定要受李進的多少訛詐呢。
    對于張榮這種自私自利的人來說,誰輸誰贏他并不太關心,只要自己能活命就行,當然,如果風軍打不過鎮江,那自然再好不過了。
    李進以及麾下的將士重新生出取勝的**,接下來,他們也打算大干一場,等到明天,再次強攻鎮江水師大營,就算攻不破風軍的防線,也要盡可能的消耗敵人的兵力和精力。
    可是,就在他們處于熟睡當中,養精蓄銳想等明天一早與風軍決一死戰的時候,以蕭慕青和青羽為的平原軍和飛羽軍好像從天掉下來似的,突然出現在莫軍的大營外,幾乎沒費吹灰之力便一鼓作氣沖開莫營的轅門,直接殺入營內。
    這一場突如其來的夜襲,當真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莫軍做夢也沒有想到風軍會來偷襲,或者說是敢來偷襲。
    莫軍的應戰可謂是一塌糊涂,人們聽到喊殺聲從睡夢中驚醒,連盔甲都未來得及穿戴,連滾帶爬的跑出營帳,想看看外面什么情況,結果出來看到是一片火海,如狼似虎的平原軍將士正在營內四處追殺被打得暈頭轉向的莫軍,并到處放火燒營,一時之間,莫營的半邊營地都變成了火營,烈焰染紅了夜空。
    更多的莫軍士卒連跑出營帳的機會都沒有,糊里糊涂的被燒死在營帳之內。
    李進也是在戰斗進行了好一會才被手下護衛們叫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隱隱約約見到營帳的四壁都變得通紅,他還沒搞清楚什么狀況,問下面的侍衛道:“外面怎么了?怎么這么亂啊!”
    “大將軍,大事不好了,風軍已經殺進我軍大營,正在放火燒營,馬就要殺到中軍帳了,大將軍,我們是戰是逃啊?”一名護將臉紅脖子粗地大聲叫道。
    “風軍殺進我軍大營了?那怎么可能,風國水軍剛剛全軍覆沒,南岸的風軍已成孤軍,他們現在想保存實力都來不及呢,怎么可能敢反殺出來?”
    “大將軍,風軍確實殺進來了,看旗號,是風國的平原軍啊,大將軍快到外面看看!”別在營帳里做夢了!護將在心里又補充了一句。
    平原軍?聽到這三個,李進激靈靈打個冷戰,朦朧的睡眼立刻瞪圓,睡意全消。人的名,樹的影,平原軍作為風國第一軍團,早已名滿天下,其勇猛、善戰,李進又怎會不曉!
    他愣了幾秒鐘,緊接著,一翻身,直接從床榻滾到地,連鞋子都忘了穿,光著腳丫子,推開周圍的侍衛,三步并成兩步,竄出營帳。
    此時,莫軍大營里的戰斗已完全呈現出一邊倒的態勢。
    數的莫軍士卒光著身子、哭爹喊娘的從火海當中狂奔出來,如潮水一般向后營那邊潰逃,向其身后看,在火光的影射下,是清一色的黑盔、黑甲、紅頭纓,那密壓壓的風軍如野獸又似惡魔,著滴血的戰刀、長槍,五官猙獰,哨音、嘯聲此起彼伏,相互招呼著,瘋狂的追趕莫國逃兵,一旦有逃兵被他們圍攏住,接下來就是瘋狂的砍殺……
    平原軍在戰場,不像是打仗,更像是狼群在狩獵,敵人成了他們的獵物,殺戮則成為他們的宣泄和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