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61

  第四六十一章
    其實,莫國使者也沒想到風王唐寅已然渡過鎮江,就在江南的水師大營里。【】-
    原來己方一直是和以風王為的風國精銳在打仗,難怪鎮江水師大營堅不可摧,己方二十萬大軍的強攻都拿它沒辦法。
    直接得到風王的承,莫國使者非常興奮,連連點頭答應著,隨后離開鎮江水師大營,回往己方的臨時營地。
    聽使者回報,風王唐寅就在鎮江水師大營之內,而且欣然接受了自己的倒戈,并承日后會加以重用,李進和張榮二人欣喜若狂。
    確認家人已被風國細作安全轉移之后,李進再顧慮,率領著麾下十萬左右的殘兵敗將們,直奔鎮江水師大營而去,莫國的旗號被他們丟了個精光,全軍統一換白旗。
    等大軍開進到鎮江水師大營前,李進和張榮各捆著綁繩,由一輛插著小白旗的馬車拉著,直接來到大營的轅門前。
    他們剛到,轅門便被打開,大批的風軍將士從里面沖出。李進和張榮由手下人攙扶地,趕快下了馬車,緊接著,雙雙跪倒在地,完全一副負荊請罪的姿態。
    所過的時間不長,唐寅在眾多風將們的簇擁下走出大營,看到跪在地的張、李二人,他緩步走前去,低頭注視了兩人片刻,隨后臉露出笑容,伸出手來,將二人一一扶起。
    “李將軍和張大人能主動來投,實乃我風國之幸,二位快快請起!”說著話,唐寅側頭喝道:“來人,給李將軍和張大人松綁!”
    隨著他的話音,阿三阿四箭步前,分別給李進和張榮松開綁繩。以前風莫兩國關系親密,互相常有往來,唐寅對張李二人不陌生,后者對唐寅自然也再熟悉不過。
    等他二人身的綁繩解開之后,兩人又再次雙雙跪倒在地,沒淚硬是擠出幾滴眼淚,帶著哭腔顫聲說道:“罪臣李進張榮,愧見風王殿下……”
    說著話,二人趴扶在地,嗚嗚地哭出聲來。
    唐寅再次把他倆扶起,含笑說道:“先前各位其主,在戰場針鋒相對也在所難免,李將軍和張大人又何罪之有?快起來!”
    “罪臣,多謝風王殿下不怪之恩!”李進和張榮起身后,規規矩矩地把各自的大將軍印和太傅官印遞到唐寅前面,同時交代身邊的侍從,趕快回去傳令,讓全軍將士放下武器,接受風軍的招降。
    李進和張榮是真心投奔,麾下的將士們早已是心灰意冷,斗志全,納降進展得很順利,十萬余人的莫軍主動繳械,悉數向風軍投降。
    隨著張、李二人的倒戈,對莫國的打擊實在太大了,現在,莫國朝廷甚至都不敢再派兵來攻打。
    李進是大將軍,莫軍中的將士原本都是他的部下,此時再派兵馬前去,恐怕沒等交戰,便會被李進招降到風國那邊。
    現在的戰局變得很有意思,鎮江的南北兩岸皆被風軍牢牢控制住,而鎮江的江面側被莫國水軍控制著,風軍南北兩岸隔江相望,對莫國水軍卻毫辦法。
    不過,莫國的水軍并不能堅持得太久。對兩岸失去了控制,也就等于讓莫國水軍失去靠岸的碼頭,法再進行補給,全軍將士總不能每天不吃不喝地巡江游弋。
    隨著風軍對鎮江兩岸控制的延伸,莫國水軍不得不向東撤退,遠離都城一帶,如此一來,風玉聯軍便可利用木筏光明正大的渡江,將兵力和物資源源不斷地運送到南岸。
    水軍終究是要靠6地做保障的,如果失去了6地的支持,不管多么強大的水軍,也沒有了用武之地,莫國水軍現在就是這樣。
    風玉聯軍6續渡過鎮江,接下來,大軍直莫國都城。
    此時的莫都鎮江,朝野下已然動蕩不安,每天都有大批的姓逃離都城,到別處避難。就連朝中的大臣們也在勸邵方,放棄鎮江,遷都南移,暫避風玉聯軍的鋒芒。
    但邵方執意不肯遷都,也不想離開鎮江逃往它處避難。
    一是以他的性格法做一個流亡國君,其二,莫國自成立以來,就在鎮江定都,老天若真想滅莫,那么也要讓莫國亡于鎮江。從哪里誕生,就從哪里衰亡!
    邵方不肯走,連帶著,滿朝的官員也法逃離,人們只能硬著頭皮陪邵方死守在鎮江。
    可是現在的莫國大臣已對守住鎮江不報有任何希望,強留下來,只會增添恐慌的情緒以及不穩定的因素,對堅守鎮江毫用處。
    特別是人們看到李進和張榮投靠風國之后,非但沒有受到風王的懲處,反而還雙雙得到重用,一個被封為將軍,一個被封為東南巡查使,人們心中的抵觸情緒更加微弱。
    就是在這種內憂外患的情況之下,莫國的最后一場大戰——鎮江之戰正式拉開序幕。
    現在莫國在鎮江的屯兵有四十多萬,其中有十萬多的騎兵,十萬的都城禁軍,還有二十萬的中央軍。
    風玉聯軍方面,兵力已然激增至萬之眾。其中風軍有七十多萬,以平原軍、直屬軍、飛龍軍、第九軍、戰軍為主,玉軍有三十多萬,大部分為中央軍,還有一部分是臨時增調過來打下手的地方軍。
    就兵力和戰力而言,目前風玉聯軍已具備壓倒性的優勢,而對莫軍方面更為不利的是,鎮江的城防并不穩固。
    莫國都城之所以有天險之稱,是因為有鎮江做為屏障,現在鎮江沒了,都城完全暴露出來,那可憐的城防就顯得太微不足道了。
    仗打到這種程度,風玉聯軍反而不再急于攻城,先展開攻心戰術,以天子詔的名義,勸城內的守軍主動棄城投降。
    此時,鎮江城內的莫軍將士早已人心惶惶,毫斗志可言,亡國的言論天天都能聽到,再加風玉聯軍在城外的宣傳,幾乎每天晚都有大批的逃兵爬下城墻,投向風玉聯軍。
    風玉聯軍僅僅圍城了三天,叛逃的莫軍將士就已經不下兩萬人之多。鎮江現在內外交困,生死存亡僅系于一線之間。
    這種情況下,仍有對邵方死忠的將領出,愿意領兵出戰。其中最積極的要屬莫國的中將軍徐華。
    他是正宗的武將,沒有什么雄才大略,也沒有多少的統帥能力,但靈武高強,驍勇善戰,是沖鋒陷陣的一把好手。
    他向邵方出,愿親自率領騎兵出城,與風玉聯軍決一死戰,若能取勝,自然最好,若不能勝,哪怕全軍覆沒,戰死沙場,也要打出莫國的威嚴。
    到了目前這種境地,徐華還敢出城與敵力戰,邵方亦深受感動,他準了徐華的請求,并親自登城門樓,為徐華統帥的騎兵軍團擂鼓助威。
    這時候,邵方也不認為徐華能扭轉戰局,擊敗風玉聯軍,但徐華有句話說到他的心坎里,就算要死,也要死的有尊嚴,不能窩窩囊囊的坐以待斃,要以一場正面交鋒打出莫國的威嚴。
    十萬的莫國騎兵,對陣萬的風玉聯軍,雙方的實力已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對于主動出城求戰的莫騎兵,風玉聯軍沒有在營內龜縮死守,平原軍、戰軍和第九軍相繼出營應戰。
    雙方排兵布陣,在鎮江城前展開一場規模宏大的交鋒。
    騎兵對陣步兵占有優勢,但那也是相對而言的,如果雙方的兵力相差太過于懸殊,騎兵的優勢也會蕩然存。何況,風軍方面還有克制騎兵的第九軍。
    隨著雙方戰鼓擂動,號聲齊鳴,激戰一觸即。此時,徐華所統帥的騎兵還真有些‘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感,看著前方密壓壓一眼望不到邊際的風軍戰陣,以徐華為的莫騎兵非但沒有退縮,反而還直直地沖殺去,迎著風軍的鋒芒展開騎兵沖陣。
    很快,雙方的將士便接觸到一起,只是頃刻之間,戰場嘩啦啦的碰撞聲連成一片。奔馳的戰馬撞在步兵的盾牌,步兵固然被壓扁撞碎,騎兵亦是人仰馬翻。
    瞬間,雙方正面接觸的將士們撲倒一片。風軍這邊硬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把莫騎兵的沖鋒頂住,接下來,盾兵后撤,長矛兵頂,以長矛猛刺面前的莫騎兵。
    莫騎兵也是不甘示弱,在馬居高臨下的揮舞著戰刀、長槍,砍殺下面的風軍士卒。雙方的交戰由一開始便陷入到你死我活的白刃戰當中,喊殺聲、慘叫聲傳遍戰場內外。
    等到莫騎兵徹底被風國的步兵纏住,機動性降到最低的時候,風國的重裝騎兵加入戰斗。
    重裝騎兵進入戰場之后,雙方勢均力敵的局面立刻生變化。
    莫騎兵根本法阻擋重裝騎兵的推進,后者在推進時仿佛絞肉機一般,度雖慢,但卻能絞殺一切,撕碎一切,成群成片的莫騎兵倒在重裝騎兵的馬蹄之下。
    徐華是很勇猛,靈武也很兇狠,但雙拳又如何能敵得過四手?很快,他便被數名風將死死纏住,進退兩難,而在這個時候,手持九轉斷魂刀的齊橫又快馬加鞭的向他沖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