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62

  第四六十二章
    徐華在幾名風將的圍攻之下就已經顯得捉襟見肘,難以應付,現在齊橫又沖殺過來,他更加招架不住。【】shouda8
    又戰了十幾個回合,徐華的肩頭、手臂、肋下、大腿皆被劃出口子,鮮血淋漓,將身的靈鎧染紅大半。
    見他形勢危急,數名莫將急匆匆趕過來,拼死將齊橫等將抵擋住,這才把徐華替換下陣。
    十萬莫騎兵的沖陣,在風國步兵和騎兵的配合下,被化解于形,非但未能將風軍擊退,反而還被對方壓得節節潰敗。
    趁著手下眾將擋住齊橫等人的空檔,徐華舉目觀察戰場的局勢,見己方的騎兵和敵人已形成纏斗之勢,陷入全面被動當中,他當即下令,全軍回撤,拉開與敵人之間的距離。
    莫騎兵打不過兵力眾多的風軍,但跑路還是沒問題的,一聽到回撤的命令,全軍后隊變前隊,如旋風一般后撤出一里多地,直接退到都城的護城河前。
    看敵我雙方的距離已拉開足夠遠,徐華這才下令停止回撤,并派人統計己方的戰損。一場激戰下來,十萬的莫騎兵剩下不足五萬,只是這轉眼之間的工夫,竟然折損過半。
    聽著各兵團回報來的損傷,徐華的冷汗隨之流出。
    難怪自風莫開戰以來,風軍勢如破竹,而己方卻一敗再敗,風軍的戰力確實高得嚇人,看來,今日出城一戰,也是難得善果了。
    想到這里,他把心一橫,向左右眾人大聲喊喝道:“今日,若不能勝,我誓與風賊同歸于盡,有怕死的弟兄,現在可以轉頭回城,我不怪你,如還有不怕死的兄弟,那就隨我再沖殺一次敵陣!”
    “徐將軍,殺!”仗打到現在,有那么多的同袍兄弟戰死沙場,莫騎兵的眼睛早已殺紅,此時此刻,人們徹底拋棄個人的生死,一心只想著為陣亡的兄弟們報仇雪恨。)
    數萬莫騎兵一退縮,人們在馬齊聲吶喊。
    徐華回頭環視背后的眾騎兵們,心潮澎湃,熱血涌,仰天哈哈長笑道:“能和那么多同生共死的兄弟并肩作戰,此乃我徐華之幸,縱然戰死沙場,又有何懼?哈哈——”
    說著話,他目光移,看向城門樓的邵方,同時拱起手來,大聲喊道:“大王,請再為我等擂鼓助威!”
    邵方的眉頭擰成個疙瘩,己方已僅剩下不足五萬騎,而對面的風軍,依舊是人山人海,好像經過剛才的激戰兵力沒有任何的減少,再打下去,怕是要有去回了。
    他手扶箭垛,看著渾身是血的徐華,即心痛又不舍,向下面急聲呼喚道:“徐華,本王已知你有盡忠報國之心,你率領將士們撤回城內……”
    他話還沒有說完,徐華已正色說道:“大王,請恕末將難以從命!國家有難,我等武夫,本應爭戰沙場,縱然粉身碎骨,亦是我等之榮耀。還望大王成全,為我等擂鼓助威!”
    騎兵是用來攻敵的,而不是用來守城的,困在城內,毫作用不說,只會成為消耗糧草的負擔。徐華現在已經打定了主意,要么戰死,要么殺退敵軍。
    望著徐華堅定的表情,邵方已然看明他的心意。他心頭酸,下意識地咬緊牙關,握起拳頭,緊接著,又看向左右的大臣們。
    在眾多的莫臣當中有不少人已面紅耳赤地垂下頭,與徐華相比,他們當然覺得羞愧,正是他們在一天到晚的主張放棄抵抗,向風國繳械投降。
    “若我莫人皆能像徐華將軍這樣盡忠報國,有一死之決心,我大莫又何至于有今日?!”也不知邵方是在埋怨眾人還是在埋怨他自己。
    他收回目光,回手抓起鼓錘,高高舉過頭頂,看準鼓面,全力猛砸下去。\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咚!
    鼓聲起,戰馬稀溜溜嘶鳴。
    戰馬也是有靈性的,尤其是經常爭戰的戰馬,只要一聽到鼓聲,便會知道要戰場,自然而然的興奮起來。此時再看城外的莫騎兵們,戰馬不是抬起前蹄,怪叫連連。
    咚!咚咚!咚咚咚——邵方連續擂鼓,徐華一手持靈刀,一手牽韁繩,穩住雀躍的戰馬后,回頭大吼一聲:“殺——”
    “殺啊——”莫騎兵們齊聲吶喊,數萬騎兵猶如潮水一般,卷起漫天的塵土,再次向風軍陣營沖殺過去。
    風軍。在后面觀戰的唐寅、靈霜等人這邊完全和邵方那邊的悲壯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氛,一派輕松,談笑風生,甚至還有侍衛特別為唐寅和靈霜準備好了茶水。
    望著前方反撲過來的莫騎兵,唐寅一邊悠閑地喝著茶水一邊笑吟吟地說道:“這支莫軍倒還算不錯,兇猛剛硬,寧折不屈,只可惜太蠢了,白白犧牲在戰場,毫意義,還不如撤回城去,殺掉軍馬,充當軍糧呢!”
    “呵呵——”靈霜也樂了,說道:“如果莫軍不蠢笨,我風玉兩國的大軍又如何能殺到鎮江城下?!”
    “哈哈——”唐寅仰面大笑,環視四周,又幽幽感嘆道:“莫國這么富庶的江山,卻掌握在邵方這種蠢蛋的手中,實在太可惜了,重新收回到天子手,也是大勢所趨。”
    靈霜拿著茶杯的手稍微抖了抖,她放下杯子,慢條斯理地擦擦嘴角,然后轉過頭來,正視唐寅,笑問道:“那不知在王兄眼中,王妹是聰明人還是像邵方一樣的蠢蛋呢?”
    聽聞她這話,唐寅馬意識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不過也沒太在意,在他看來,就目前風國的實力,他當然有得意忘形的資本。他聳聳肩,反問道:“王妹為何會這么問?”
    “我怕,突然有哪一天,王兄又會覺得玉國的江山也應該重新收回到天子手。”說話時,靈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唐寅。
    唐寅愣了一下,接著大笑起來,搖頭說道:“王妹太多心了,你我兩國有秦晉之約,親如一家,又怎會起兵戈之禍呢!”
    靈霜收回目光,含笑說道:“王兄能這么想,那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了。”有時候,靈霜的心情也很復雜,她和唐寅之間的聯姻,連她自己也說不出來是好還是壞。
    因為有君主之間的婚約在,風玉兩國的聯盟關系非常牢固,玉國不用整天心吊膽的防風國這頭北方惡狼,但也恰恰因為有婚約在,玉國又隨時都有可能被風國兵不血刃的吞并過去。這是靈霜心中糾結的原因所在。
    話鋒一轉,靈霜又好奇地問道:“等攻破鎮江之后,王兄準備怎么處置邵方?”
    唐寅沉吟片刻,說道:“若是留下邵方,日后終成禍患。”
    靈霜倒是不以為然,一個亡了國的國君,還能成為什么禍患,日后還能有什么作為?
    她搖頭說道:“王兄又何必趕盡殺絕呢?莫國滅亡之后,王兄能順理成章的占下整個寧地以及大半的莫地,難道還容不下一個邵方嗎?”
    唐寅挑起眉毛,怪異地看眼靈霜,理所應當地說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個道理王妹不懂?與其為以后留下麻煩,還不如現在做得果決一點。王妹雖是女子,但也是一國之君,有些事,不應存婦人之仁。”
    靈霜被唐寅說得啞口言,不過并不代表她認同唐寅的說法。她是很討厭邵方這個人,但又覺得真要殺掉邵方,己方做得就太過分了。
    他二人正說著話,就聽一陣馬蹄聲傳來,隨后,嘭的一聲,一顆血淋淋、圓滾滾的人頭被扔在唐寅和靈霜的腳前。唐寅沒覺得怎樣,倒是靈霜可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驚叫一聲。
    她舉目一瞧,只見是齊橫快馬而來,到了近前后,齊橫翻身下馬,單膝跪地,向唐寅插手施禮道:“大王,賊軍主將已被末將砍殺,人頭在此,請大王過目。”
    唐寅樂了,低頭掃了一眼地血糊糊的斷,52o小說道:“齊將軍辛苦了,帶著第九軍的弟兄們回營休息去!”
    “大王,末將不累!”說著話,齊橫回頭向跟過來的兩名副將葉堂和高宇說道:“你二人帶兄弟們先回營休整,我在這里陪大王督戰!”
    葉堂、高宇拱手應是,雙雙撥馬離去。
    看到唐寅身邊的靈霜的臉色不佳,順著她的視線,齊橫看到自己扔在地的人頭,他心中哼笑一聲,女人就是女人,見不得血!他又令侍衛把人頭拿下去,這才退到唐寅的身旁。
    唐寅側頭問道:“敵軍的主將叫什么名?”
    齊橫忙回道:“大王,這個末將倒是忘問了,只知道此賊姓徐,賊軍都喊他徐將軍。”
    唐寅不置可否地挑了挑嘴角,揚頭說道:“這員莫將也算是盡忠報國的忠良,把他的尸體找到,與其斷一并葬了。”
    齊橫抓了抓頭,還想說什么,但見唐寅的目光轉到自己的臉,他不敢再多說半個不,急忙躬身應道:“是!大王!”
    這時候,一旁的青羽開口說道:“大王,此人名叫徐華,原本是邵方的門客,后來邵方繼承王位后,他被升為中將軍。”
    “哦,原來如此。”唐寅點點頭,52o小說人的眼光最重要,選錯了主子,后果只能是這樣了。”
    齊橫大點其頭,表示贊同,而且也很慶幸自己投靠了風國,輔佐的是風王唐寅。而青羽則默然。他之所以倒戈向風國,并非是不想輔佐邵方,而是邵方容不下自己,不給自己活路,迫不得已,他只能叛離莫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