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64

  第四六十四章
    白容未理會周圍將士的勸阻,騎著戰馬,只帶兩名貼身侍衛,下令打開城門,走到城外。【】[]
    在城門打開的那一刻,一直心吊膽的李進也終于長松口氣。
    如果白容想殺自己,完全可以讓城頭的守軍放箭,自己根本沒有逃命的機會,既然現在打開了城門,說明白容確想和自己一見。
    等白容帶著兩名心腹侍衛來到李進近前時,后者急忙翻身下馬,快步迎前去,看清楚白容帶來的兩名侍衛都是他的心腹,李進放下心來,動容地說道:“老白,現在想見你一面真是太不容易了。”
    白容定睛一看,眼前的這位這不是李進還是誰?
    他也隨之下馬,在李進面前站定,一手扶著腰間的佩劍,一手掐著腰,斜眼打量李進一番,冷笑出聲,說道:“嘿嘿,你李大將軍還能記得在下,可是讓在下深感榮幸啊!”
    一聽他陰陽怪氣的口吻,李進便明白他定是在生自己的氣。
    二人是老朋了,說起話來也沒有必要繞彎子,李進輕嘆口氣,直截了當地問道:“老白可是在氣我不辭而別,突然投靠風國?”
    “你又何必明知故問!”白容氣呼呼地說道。
    “我這么做也是沒辦法啊!”李進搖頭說道:“大王只給我二十萬兵馬,卻要我打下十多萬風軍駐守的鎮江水師大營,別說是打攻堅戰,即便是正面交鋒的軍團對戰,我方也難有取勝的把握。能做的和該做的我都已經做了,可是仍被風軍殺得大敗,我若回都,大王必重罰于我,我實在是沒辦法了,只能向風軍倒戈,這也是我事先沒有預料到的事啊……”
    沒等他把話說完,白容已被氣笑了,反問道:“事先沒有預料到的?你剛在前面率軍倒戈,后面的家眷就一下子全部失蹤,你還敢說你沒有做好準備?你當我是傻子不成?”
    李進連連擺手,正色說道:“老白,你這次可是誤會愚兄了!”說著話,他把他領軍出戰,如何進攻的風軍,如何遭受風軍的夜襲,又如何得到張榮協助的事原原本本講述一遍。
    最后,他意味深長地說道:“你我二人,數十年的交情,若愚兄事先真有心向風國倒戈,又怎會不和兄弟你商議,又怎會不拉兄弟你隨我一并去投靠風國?這么多年的相處,愚兄的為人你會不知?”
    白容聞言,陷入沉默,仔細想想,李進所說的這些倒也合情合理,如果李進不信任自己,未把自己當知己、當兄弟,現在恐怕也不會冒險只身前來求見自己了。
    他沉吟好半晌,語氣總算是緩和了好多,關切地問道:“李兄投靠風國之后,風王待你如何?”
    聽他的口氣不再像剛見面時那么針鋒相對,李進明白,自己的話已然打動白容。
    他微微一笑,說道:“風王殿下待我恩重如山,非但未懲處于我,反而還加封我為將軍。要知道風國是沒有大將軍一職的,能做到將軍,便已是軍中之了。”
    傳言竟然是真的,李進倒戈之后還真被封為將軍。白容心中一動,臉的表情也隨之變得陰晴不定。未等他接話,李進又急切地問道:“老白,愚兄的家眷可有被搜查到蹤跡?”
    白容搖搖頭,說道:“一直沒有消息。”
    頓了一下,他好奇地問道:“大王已下令全城搜捕,可是這么多天來,一點消息都沒有,我以為李兄找已把家眷接出城了,怎么?嫂夫人他們都還留在城內嗎?”
    李進苦笑著點點頭。白容忙問道:“在哪里?”李進聳聳肩,說道:“這個……愚兄也不知道啊……”
    “怎么?李兄連我都不相信?”
    “不是愚兄不信兄弟你,而是愚兄確實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安置愚兄家眷之事,是張大人拜托城內的風國細作去辦的,后來只傳出安置妥當的消息,再未有其它的消息傳出。/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原來如此。”白容相信在這件事李進不會欺騙自己,想必李進也很希望知道自己家人所在的地方,這樣還能拜托自己去照顧一下。
    他問道:“那不知……李兄這次前來找我,有什么要緊的事?”
    “愚兄是特意過來勸兄弟你隨我一起投靠風國的。”李進深吸口氣,低聲說道:“老白,相信你也能看得出來,莫國氣數已盡,鎮江守不了多久,破城是早晚的事,與其做邵方的陪葬品,還不如為自己謀條活路呢!趁現在戰事還沒有結束,趕快倒戈,不然等到都城被破,再想倒戈,恐怕就來不及了。”
    在知根知底的老朋面前,白容也不假裝清高了,他皺著眉頭說道:“李兄可是堂堂的大將軍,朝堂內外,威望甚高,風王能重用李兄,那也是必然之事,可兄弟我不行啊,要威望沒威望,要功勞又功勞,風王如何能重用于我?”
    李進樂了,說道:“老白,你也別妄自菲薄,你可是一國的中將軍,何況,愚兄這次前來,就是來給你創造立功表現的機會。”
    “哦?”白容眼睛一亮,問道:“李兄快說說想要兄弟怎么做?”
    “率領東城投軍,向風國投誠!”李進瞇縫起眼睛,說道:“現在以風玉聯軍的實力,破城已非難事,怕的是強攻起來,損傷不小,如果老白你能率領東城守軍投誠,讓風玉聯軍兵不血刃地進入都城,那可是功一件啊,別的愚兄不敢保證,保你在風國還繼續做中將軍絕對沒問題。以后,莫國并入風國,風國需要有人在莫地主持大局,愚兄就是不二人選,到那時,兄弟你跟著愚兄,莫地就是你我兄弟二人最大,榮華富貴,享之不盡啊!”
    聽聞這話,白容感覺自己的身子都是輕飄飄的,仿佛踩在云端。李進說得這些可是極有可能。
    以后風國想管轄莫地,絕不會用風人,只能選擇莫人,而在莫人當中,沒有誰會比李進更適合的了,只要李進能飛黃騰達,以自己和他的交情,自己的前程肯定也差不到哪去。
    只是,想率東城守軍全體一起投誠,并非易事,即便他是東城主將,但麾下還有一大批對邵方死忠的將領,這些人將是自己的大麻煩。
    他眼珠連連轉動,喃喃說道:“李兄,此事得容我再仔細斟酌。”
    “哎呀兄弟,你還斟酌什么?難道你還認為愚兄會騙你不成?”李進急切地說道。
    “那倒不是,不過李兄應該知道,丁伯、嚴松這些人都是邵方的門客出身,對邵方忠心耿耿,而現在,他們可都在東城啊!”
    邵方把他那些門客出身的心腹武將、官分散到各城,幫他監督各城主將的事,李進當然知曉,后者陰沉地笑了笑,說道:“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等投誠之前,先找個機會把這些人一并除掉,不就結了嗎?只要他們一死,下面的那些士卒根本不足為慮。”
    “恩!李兄說得有道理。”白容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找機會干掉那些在東城的邵方心腹,確實也不算什么難事,畢竟軍中的大多數將士都對這種底層出身只因受大王恩惠而扶搖直的鄉巴佬沒什么好感。
    得到白容的肯,李進面露喜色地問道:“這么說來,老白你是同意了?”
    白容樂了,說道:“李兄都已投靠風國,兄弟我當然是要追隨李兄,一并倒戈。”
    李進大笑,拍著白容的肩膀,喜笑顏開地說道:“好!不愧是我李進的兄弟,同生死,共進退。”
    說著話,他回手摸向鞍后,起一只小布包,遞給白容,說道:“非常時期,出城太久,怕會引起懷疑,老白趕快回城去!”
    白容接過李進遞過來的布包,感覺輕飄飄的,低頭看了兩眼,好奇地問道:“李兄,這是什么?”
    “里面是塊絹布,明天清晨的時候,你把絹布鋪在人的僻靜處,到時風軍放出的獵鷹便會落下來,把消息傳給你。”李進不放心地叮囑道:“千萬別讓人看到!”
    呦!風軍竟然是用獵鷹傳遞消息的!這還真讓白容頗感意外。
    后者點點頭,小心地把布包收好,應道:“李兄放心,我現在住的地方有院子,到時鋪在院中即可,沒有我的允許,也沒人敢貿然進來。”
    “如此甚好!”李進含笑說道:“快回去!我想,我們再見之時,就是在城內相見了。”
    “李兄也要在風王殿下面前替兄弟我多多美言啊!”“這是自然。愚兄早就說過,有愚兄的,就有兄弟你的。”“如此就多謝李兄了!”“老白還和愚兄客氣什么,再會!”“再會!”
    李進成功說服了白容,二人分手之后,他急忙騎戰馬,撥轉馬頭,一溜煙的跑回風玉聯軍的大營。
    等他見到唐寅,稟報完詳情,唐寅大喜過望,仰面哈哈大笑起來,贊道:“李將軍做得好!若是我軍能順利破城,李將軍當為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