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67

  第四六十七章
    各城被破的消息一個接著一個傳進王宮里,現在的莫國王宮,已是人心惶惶,一片混亂,侍衛們如臨大敵,步履匆匆的穿梭不斷,宮女們則忙于避禍,驚恐的四處逃竄。【】【絕對權力】
    在王宮的正殿里,邵方坐在王椅之,臉色陰沉,拳頭握得咯咯作響,氣急敗壞地破口大罵道:“這些小人、佞臣,平日里把忠君報國掛在嘴邊,可到了關鍵時刻,要么倒戈,要么偷逃,本王當初真是瞎了眼才重用這些奸臣賊子!”
    正所謂樹倒猢猻散,現在還留在邵方身邊的莫國大臣們只剩下不足十人,其中官階最高的竟然是田忠。
    大將軍李進和太傅張榮早已投靠了風國,左相郭輝也是跑得比兔子還快,業已不見了蹤影,偌大的莫國朝廷,那么多的重臣權貴,此時是逃的逃、降的降、藏的藏,到最后,僅剩下田忠這個區區的廷尉。
    邵方罵了一陣,隨后收住話音,低頭向下面瞧瞧,大殿里所剩的臣武將屈指可數,看罷,他忍不住又樂了,只是他現在的樂比哭還難看。
    他的目光落在田忠身,問道:“田忠,都到了這個時候,你怎么還不跑啊?”
    田忠是前朝老臣,并非邵方的嫡系出身,而且他這個人脾氣又倔又硬,還不會討人歡心,所以平日里邵方也不太待見他,之所以還把他留下來,只是沒有找到比田忠更適合做廷尉的人選罷了。
    此時此刻田忠竟然會留在自己身邊,讓邵方多少有些意外。
    聽聞大王問到自己,田忠抬起頭來,拱手說道:“微臣身為莫人,死亦為莫鬼,就算要死,微臣也要死在大王之前。”
    他這話,明顯是在念喪經,如果是平時,邵方恐怕早就大怒,就算不殺他,也得劈頭蓋臉的斥責他一頓,可是現在,邵方非但沒生氣,反而還頗受感動。
    他點點頭,閉眼睛,聲音很低地喃喃說道:“這……又何必呢……”
    通過邵方這句低語,在場的眾人都能體會到,大王現在已然絕望了。
    田忠突然彎下腰身,把放于腳邊的一只小包裹起來,直接走臺階,將包裹放在邵方面前的桌案,接著,他把包裹打開,里面是一套粗陋的麻衣布褲。田忠正色說道:“大王,現在都城混亂不堪,敵軍也未能控制住全城,趁此機會,大王還是趕緊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大王能逃此一劫,到了南方,還可重整旗鼓,卷土重來!”
    邵方看著桌的衣褲愣了愣,隨即嘴角挑起,苦笑一聲,他慢慢抬起頭,對田忠急切的眼神,幽幽說道:“如果本王想跑,又何至于等到現在?鎮江是我莫國之根本,若鎮江不在,就如同我莫國亡國。本王雖非明君,但也不屑去做個貪生怕死的亡國之君!”說著話,他手臂一揮,將桌案的衣褲統統掃到地。
    “大王……”見狀,田忠以及其他的大臣們不約而同地掉下淚來。沒錯,邵方確實不是明君,但他也不是個軟骨頭的君主,明明有逃亡的機會,但他卻選擇了與國都共存亡。
    “諸位不必再勸我!”邵方擺了擺手,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形,聲音沙啞地說道:“你們都走,本王也累了,要回寢宮,好好的睡一覺……”
    那么年輕力壯、當初那么意氣風的邵方,現在看去好像一下子衰老了十幾歲,臉失去光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灰。
    田忠等人還想攔他,但邵方已然轉身離開,向后宮走去。
    身為君主的邵方尚且如此,下面軍兵的士氣也就可想而知了。都城禁軍、王宮侍衛以及敗逃回來的中央軍散兵,加到一起可是十好幾萬人,王宮的城墻也是又高又堅固,防守起來,就算來敵甚眾,想打下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過現在莫軍將士已毫斗志可言,就連禁軍和王宮侍衛都是軍心動蕩。shouda8
    且說邵方,回到自己的寢宮,剛進來,便聽到一陣流蘇聲響,緊接著一股香風迎面撲來。邵方舉目一瞧,迎面走來的正是他最寵愛的夫人之一,雪瑤。
    看到她,邵方的臉難得的露出一絲溫柔地笑意,他問道:“瑤兒,你不在自己寢宮,怎么到本王這里了?”
    “大王,聽說風軍已經攻入城內了?”雪瑤絕美的容顏略顯蒼白,她走到邵方近前,下意識地抓住他的胳膊。
    邵方輕輕撫摩她的面頰,并推了推她緊緊皺起的黛眉,含笑說道:“怕嗎?”
    雪瑤用力地搖了搖頭,說道:“只要有大王在,瑤兒什么都不怕!”
    如果我不在了呢?邵方在心里感嘆一聲,看著雪瑤傾城傾國的美顏,他不敢想像她被風軍活捉之后會是什么下場,想到這里,他的心像被針扎一般,陣痛難忍。
    邵方瞇縫起眼睛,沉默許久,隨后,長長吁了口氣,故作輕松地說道:“瑤兒,去幫本王沏杯茶,本王最喜歡你沏茶的手藝了。”
    雪瑤不疑有它,輕輕應了一聲,轉回身,向殿內走去。
    可就在她轉身的瞬間,邵方突然抽出佩劍,毫預兆,正刺在雪瑤的后心。只聽撲哧一聲,冰冷的劍鋒貫穿雪瑤的身體,寶劍的鋒芒在她胸前探出。
    沒有掙扎,甚至都沒有叫聲出,雪瑤的嬌軀軟綿綿的倒在地,汩汩流出的鮮血瞬間將地面鋪的毯子染紅好大一片。見此情景,周圍的侍衛、宮女們都嚇傻了眼,平日里,大王可是把雪瑤夫人當成寶的,捧在手心里怕嚇著,含在口里怕化掉,關懷備至,寵愛雙,可是現在竟然把雪瑤夫人給殺了!
    低頭看著倒在地的尸體,良久,邵方著滴血的寶劍,忽然像瘋似的哈哈大笑起來,不知是對周圍人還是對他自己怪吼道:“本王的女人,沒有人可以染指。”
    說著話,他猛然抬頭,這時候再看邵方,整張俊臉已然扭曲得變了形,表情猙獰,狀似厲鬼。周圍的宮女、侍衛們不激靈靈打個冷戰,直嚇得連連后退。
    邵方沒有理會周圍眾人,他緩緩蹲下身軀,又抱起雪瑤的尸體嗚嗚地痛哭起來。人們面面相覷,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大王瘋了,大王被攻入都城的敵軍給活活瘋了!
    眾人心吊膽,一退再退,不敢再繼續留在邵方的身邊。
    別看他現在痛哭流涕,誰知道他一會是不是又要神經,持劍殺人,宮女和侍衛們也不是傻瓜,此時誰還愿意留下來等著邵方來殺。
    王宮里就是這般的混亂,充斥著絕望的情緒,這時候,風玉聯軍已然攻到王宮的正門前。
    一馬當先的有兩將,一位是風國的官元讓,另一位是玉國的石宵。他二人已是繼伐貞之后的第二次合作了,算是老熟人,配合起來倒也得心應手。
    他二人奉命打頭陣,望著前方緊緊關閉的宮門,以及站于宮墻頂如臨大敵的莫軍,二人相識而笑,官元讓把三尖兩刃刀交到左手,回頭指著一名部將,大聲喝道:“令人把我軍的拋石機推過來,今天論如何也要把王宮的城墻給我砸開!”
    聽聞他的話,石宵也令手下人趕快把拋石機和破城弩這類的大型攻城武器搬運過來。風玉兩軍把各自的拋石機、破城弩紛紛推到王宮的正門前,拉開架勢,準備強攻。
    而正在這時,有唐寅的傳令兵手持令旗飛快趕到,責令官元讓和石宵二人,在進攻王宮時,不可動用拋石機和破城弩。
    官元讓眉頭大皺,揪著傳令兵的脖領子將其到自己近前,問道:“這真是大王的命令?”
    傳令兵嚇得一哆嗦,結結巴巴地說道:“元讓將軍,就……就算小人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假傳大王的旨意啊。”
    官元讓把傳令兵送開,然后沒好氣地問道:“大王為何不讓使用拋石機和破城弩?”
    傳令兵連連搖頭,說道:“大王未說,小人也不知!”
    官元讓心煩地揮揮手,說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復命!”
    “小人告辭!”傳令兵如釋重負,一溜煙的跑了回去。
    等他離開之后,石宵前,低聲說道:“可能是風王殿下不想損壞莫王宮,所以才責令我等不可動用大型武器。”
    官元讓對此就難以理解了,氣呼呼地嘟囔道:“亡國的晦氣之地,留之何用?要是依我看,就應該一把火燒它個干凈!”
    石宵樂了,他的想法倒是與官元讓不謀而合,不過風王的旨意他們不能不遵,只能按照唐寅的意思,放棄大型攻城武器,直接用人力往前頂。
    放棄用大型武器進攻莫王宮的命令,確實是唐寅下達的,石宵也真猜對了,唐寅是不想損壞莫王宮。
    現在,唐寅已經開始為以后做打算了。等吞并莫國之后,風國的領土能得到大范圍的擴張,可到那時,風國國都鹽城所在的位置就太不合事宜。地處偏僻,遠離全國的中央,倒哪都不方便,遷都南移是必然的,而鎮江正是風國以后遷都的最佳選擇,四通八達不說,周邊的環境甚至全年的氣候都要比鹽城好過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