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68

  第四六十八章
    唐寅對鎮江可是垂涎已久,現在既然有機會向鎮江遷都,他當然不會放棄,等到日后把都城遷到鎮江,那么莫國的王宮就會變成風國的王宮,直接接收一座如此規模的王宮,那得為風國節省下多少的人力和財力!
    出于這方面的考慮,唐寅才命令官元讓和石宵在動進攻時不可動用大型武器,更不可損毀莫王宮,至于晦不晦氣這一點,在唐寅這里從來都不是個問題,他也不相信這些。【】shouda8
    官元讓和石宵率領風玉聯軍對莫王宮展開強攻。
    兩軍將士頂著莫軍的箭陣,強行沖到宮墻底下,緊接著,一臺臺云梯架起,數以萬計的風玉聯軍士卒像螞蟻一般開始向宮墻攀爬。
    玉軍不擅長打硬仗,可是風軍則不然,尤其是貞人的戰軍,攻起城來如同野獸一般,完全是不要命了瘋的往沖。
    不管莫軍方面的士氣再怎么低落,此戰對于他們而言是背水一戰,沒有任何的退路,要么打退敵人,要么命喪黃泉,此時倒也揮出強勁的戰力。
    雙方的激戰由早晨一直打到接近中午,數十萬的風玉聯軍竟然被十多萬人的莫軍死死頂在王宮之外,其中固然有風玉聯軍未投入大型攻城武器的原因,但莫軍做困獸之斗時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也不容小覷。
    見這樣打下去不是個辦法,石宵向官元讓議,他帶領一支小股的精銳之士,悄悄繞到王宮的后側,在其背后動偷襲,或許能起到奇效。
    官元讓聽后,覺得這個辦法甚好,現在敵軍的主力都被吸引到前宮這邊,后宮那里肯定空虛,偷襲得手的機會很大。
    他連連搖頭,說道:“石將軍就不要去了,還是由我前往為好。”
    石宵樂了,他認識官元讓又不是一天兩天,知道他心高氣傲,此時也不想和他爭功,不管誰去偷襲,只要能得手,盡快結束這場戰事,讓下面的兄弟們少付出一些傷亡就好。
    他點點頭,說道:“那就由元讓將軍前去,不過元讓將軍也要多加小心!”
    官元讓仰面而笑,說道:“放心,區區幾個莫國蟊賊,還傷不到我。”說完話,他令人抽調出五千名戰軍精銳,輕裝陣,只帶武器和云梯,隨他悄悄繞向莫王宮的后側。
    別看王宮的正門那邊打得熱火朝天,好不激烈,但后宮門這邊倒是一片安靜,就連宮墻的守衛都寥寥幾。
    在遠處偷偷觀察的官元讓暗暗點頭,這石宵還是挺有些頭腦的,偷襲敵后,果然不錯。
    官元讓回頭出一聲悠長的嘯聲,接著,他一手持刀,一手著一臺云梯,率先向前沖去。
    此時可以看出官元讓的力氣有大,兩人才能扛動的云梯,他一個人著好像輕若物似的,依然健步如飛,身形之快,好似離弦之箭。
    很快,宮墻的莫軍也現外面殺來了敵軍,人們先是一陣騷亂,但很快又鎮定下來,很簡單,外面來的敵人數量太少了,打眼看去,才區區幾千人而已。
    聽聞報警聲的莫軍快登宮墻,一個個捻弓搭箭,對外面猛撲過來的風軍展開勁射。
    官元讓跑在最前面,莫軍的箭陣自然先集中在他一人身。官元讓非但沒有減,反而還加快了步伐,等漫天的箭矢要射到他身前時,他猛的斷喝一聲,三尖兩刃刀乍顯出刺眼的精光,隨后,靈亂風釋放而出。
    飛來的箭雨碰密集的靈刃,半空當中,箭矢折斷時出咔咔聲不絕于耳,等靈亂風刮過去后,再看下面,滿地的殘箭,鋪起了一層。
    見狀,宮墻的守軍不大驚失色,其主將亦是激靈靈打個冷戰,向下面的士卒連聲喝道:“放箭!不要停,繼續放箭!射殺敵軍!”
    如果宮墻的敵軍眾多,哪怕過萬人,其箭陣的威力也不是官元讓能力擋得住的,可是現在,后宮墻的莫軍也才兩三千人而已,射出的箭陣稀稀疏疏,更連續性可言,一波過后,要等士卒們重新搭箭才能展開下一波,如此一來,便給了官元讓足夠的喘息之機。
    他一馬當先,硬頂著莫軍的箭陣,沖到宮墻底下,距離宮墻還有一段距離時,他大喝一聲,手臂輪起,把手中的云梯甩了出去。就聽嘭的一聲,云梯砸在宮墻,反起好高。
    還未等云梯穩下來,官元讓已然健步竄了去。宮墻的莫兵皆嚇了一跳,立刻有兩名士卒沖前來,想把云梯推開,可是兩人的手還沒有接觸到云梯,身在云梯的官元讓凌空揮刀,靈波激射出去,就聽咔、咔兩聲,那兩名士卒的手腕齊被靈波斬斷,鮮血噴射出好遠。兩名莫兵撕聲慘叫,抬著斷腕,踉踉蹌蹌地退了回去。
    趁此機會,官元讓暗暗加力,攀爬云梯的身軀幾乎是跳躍式的,一竄一蹦的往沖。
    同一時間,另外那五千名風軍也同樣沖到宮墻底下,更多的云梯被架起,戰軍士卒一個接著一個,快地向攀爬。
    一個官元讓就讓這幾千莫軍難以應付,現在又多了這許多的風軍,莫兵更是照顧不暇。
    人們手忙腳亂,叫喊不斷,又是放箭,又是投擲棍木擂石,只可惜效果有限,打退一波風軍,很快又有一波沖殺來,好不容易把這一波頂下去,其它地方又被突破。
    最先殺城頭的依舊是官元讓。
    沒讓官元讓近身,人們不會感覺到他的可怕,現在變成面對面的交鋒,官元讓的恐怖便體現出來。那大范圍殺傷的靈武技能,絕對堪稱是任何對手的噩夢。
    官元讓靈武深厚,即便是靈亂極這樣的頂級技能都可以連續釋放出去,在戰場,這對敵人的殺傷太大了。
    隨著官元讓釋放出靈亂極,面前六、七米內的地方都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體,到處都是殘甲斷兵,滿地都是被絞碎的尸塊,鮮血匯聚,硬是把灰色的宮墻染成血紅色。
    莫兵的主將還想前把官元讓殺退,結果他剛接近官元讓,后者就沖著他釋放出一記十交叉斬。
    那莫將倉促之間也使出十交叉斬,想把官元讓的殺招擋下來,但二人的修為相差甚遠,同樣技能,莫將只是在官元讓的靈鎧劃出兩道淺淺的痕跡,而他自己則被活剮,正面的靈鎧碎了個干凈,連頭帶身子,皮肉全被削掉,只剩下森森的白骨露在外面,嘩啦,那莫將的五臟六腑一股腦的涌出來,流淌到地……
    僅僅對了一招,連一個回合都算不,莫將便慘死在官元讓的三尖兩刃刀下。莫軍主將一死,下面的軍兵群龍,徹底亂了套。大批的士卒逃下城墻,邊跑邊叫喊著向王宮內逃去。
    等登城墻的戰軍士卒殺光抵抗的莫軍之后,人們不約而同地站直身軀,紛紛舉目向王宮內望去。眼前這片規模宏大,由數的殿宇、宮閣組成的建筑群就是莫國王宮,雄偉又壯觀,此時,就在自己的腳下,人們的兩只眼睛都冒出光芒,許多士卒下意識地添了添干裂的嘴唇,其狀像是一頭頭看到羊群的狼。
    “還等什么,兄弟們,殺進去啊——”
    也不知道是誰最先大吼了一聲,緊接著,戰軍士卒的人群里出一連串的尖叫聲,人們像是現新大6似的,歡呼著、叫嚷著沖下宮墻,直奔王宮內部跑去。
    若是讓這群如狼似虎的戰軍士卒沖進王宮內部,其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官元讓站在原地未動,他深深吸了口氣,接著,大喊一聲:“都給我站住!”
    他這一嗓子,好似晴空炸雷,距離他稍近點的士卒都被震得兩耳嗡嗡作響,一時間什么都聽不到了。
    不過官元讓的話還真管用,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貞人士卒紛紛停下腳步,轉回身來,大眼瞪小眼地瞅著他,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叫住自己。
    貞人一向崇拜強者,而官元讓疑是強者中的強者,所以貞人將士也打心眼里敬畏他,尊崇他。
    官元讓指了指自己的腳下,沉聲說道:“你們都給我守在這里,嚴防敵軍反撲!”
    說著話,他又隨手指了一名身邊的士卒,說道:“你!趕快回去報信,見到石宵,就說后宮已破,讓他趕快分兵過來,快去!”
    關鍵時刻,官元讓反倒越冷靜,沒有被眼前的勝利沖暈頭腦。自己這邊是成功占領了后宮門,但宮內的敵軍可有十多萬人,自己這五千來人若是貿然沖進去,人家一個反撲過來,這點人就都得交代在王宮里,好不容易打下來的后宮門也得被敵軍重新奪回去,現在最好的做法就是原地死守,借助城墻阻止敵軍的反撲,等己方的大隊人馬趕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