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69

  第四六十九章
    官元讓的顧慮并沒有錯,在他們突破后宮墻不久,王宮內的莫軍果然展開了兇狠的反撲。【】shouda8莫軍分兵兩萬,由大將連戈親自率領,好似潮水一般向官元讓等人這邊飛奔過來。
    見來敵甚眾,官元讓命令戰軍士卒不得沖下城墻,嚴守各出的臺階,把莫軍頂在宮墻下。
    現在對他們有利的是,莫軍沒有云梯,想沖城墻,只能走臺階,就算王宮的臺階很寬,又有很多處,但面只能并排走四、五人而已,莫軍兵力再多,也要受空間的限制法揮出全部的戰力。對風軍而言,這就是機會,只要能把他們頂到石宵那邊派來援軍,己方便勝券在握了。
    莫軍方面自然也明白宮墻被破的利害,人們瞪圓了猩紅的雙眼,高舉著手中的武器,了瘋似的順著臺階向沖殺。
    趕過來的這批莫軍可都是都城禁軍,戰斗力極強,打起仗來那股不要命的勁頭比貞人也差不到哪去。
    敵我雙方一邊站在臺階,一邊頂在臺階下,展開了針尖對麥芒的短兵交接。
    戰軍占有地利的優勢,居高臨下,拼殺起來得心應手,而莫軍則是人多勢眾,前面的軍兵剛剛倒下,后面立刻有人填補來,一輪接著一輪的沖擊連綿不絕。
    很快,雙方的戰斗就進展到白熱化的程度。頂著前面的風軍士卒揮舞著戰刀,奮力地劈砍著下面的莫軍,刀鋒劈裂甲胄的脆響聲不斷,不時有血霧在人群的頭頂噴射到半空中。
    莫軍也不示弱,前面的士卒一手持盾,一手持矛,后面的軍兵用長戟,以刺挑為主,殺傷占據高處的風軍。
    如此近身肉搏的廝殺,連人們手中的武器都承受不住,前面的士卒打斗時間不長,武器的鋒芒便卷了刃。失去了武器,人們直接撲到對方身,用盾牌用拳頭用牙齒用一切可以用到的東西擊打敵人。戰場,許多風莫兩軍的士卒都是互相抓扯著雙雙摔下臺階,落地后摔了個骨斷筋折,慘死在一處。
    此時的后宮墻內側,喊殺聲、尖叫聲不斷,噴灑出來的鮮血將長長的臺階洗刷了一遍又一遍。臺階的兩側,尸體已疊疊羅羅,堆起好高。
    傷者的呻吟聲、哀號聲斷斷續續,撕扯在場每一個人的神經。現在雙方的推進,已不是論丈來算,而是論寸,每推進一寸,不知道要流淌多少血,付出多少士卒的性命。
    看眼著城墻的敵軍數量并不多,可己方兩萬將士卻就是沖不去,連戈大急。臺階已被敵我雙方的士兵堵滿,他想擠進去也不太容易,連戈眼珠轉了轉,快沖到宮墻下,以靈槍做支點,插進宮墻之內,然后一點點的向攀爬。
    如果此時有人注意到他,不管連戈的修為有多高深,想爬宮墻也是不可能的,面只須砸下滾木、擂石就足可以把他打下去,不過,現在戰軍將士的注意力對放在臺階處的敵軍身,還真沒人現連戈順著宮墻悄悄爬來了。
    連戈身軀貼在宮墻,像壁虎一般,一點點的蹭到宮墻之,等他來之后,忍不住長長吁了口氣。在他看來,只要自己到宮墻頂,就憑眼前這點敵軍,根本不在話下。
    他單手倒著冰魄碎魂槍,大步流星的向距離他最近的一處臺階口沖去。那里聚集有大批的風軍,沒有和莫兵直接接觸的風軍還正在不時的張弓射箭。
    連戈三步并成兩步,來到人們的背后,二話沒說,抖手就是一記靈封冰。{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只是在頃刻之間,空中迸射出數的冰錐,冰錐貫穿風軍士卒的身軀,而后去勢不減,繼續向前飛射。
    只是一招靈武技能,風軍陣營的背后便像炸了鍋似的,數十名士卒中招倒地,慘死于當場,不過卻沒有一滴鮮血流出,人們身體被冰錐貫穿的地方都已結冰,那滿地的尸體不蒙起一層薄薄的冰霜。
    這就是水系靈武技能的威力。
    風軍根本不知道連戈是什么時候登宮墻的,看到人家已近在咫尺,人們不由得一陣大亂。
    后面一亂,正在前面拼殺的士卒一下子泄了士氣,原本勢均力敵的場面也隨之改變,風軍節節后退,而莫軍步步緊,眼看著就要沖到城墻。
    不過風軍的反應也很快,后面的士卒們齊齊轉身,變后隊為前隊,吶喊著向連戈沖去。可是對于連戈而言,區區幾名普通的士卒連近他的身都不可能。只見他把手中的冰魄碎魂槍橫揮出去,把槍當刀來用,剛剛沖到他近前的幾名風軍士卒還想用武器格擋,耳輪中就聽一連串的咔嚓聲,這幾名士卒皆是連人帶武器一并折斷,翻滾出好遠。
    面對如此厲害的修靈者,換成旁人,恐怕早就嚇退了,而貞人卻就是有這種不怕死的勁頭,說他們不自量力也好,飛蛾撲火也罷,硬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阻擋住連戈,哪怕只能擋下他一秒鐘。
    沒過多久,倒在連戈靈槍之下的風軍士卒便已不下人,看地,躺有一片殘缺不全的尸體。正在連戈大開殺戒,傷人數之時,在他的身后有人突然大吼一聲:“連戈,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隨著話音,一道勁風向他刮來,那隨之而來的壓迫感讓連戈身的汗毛都禁不住豎立起來。
    不用回頭去看,連戈已然知道身后的來人是誰。
    風莫兩國以前是最親密的盟,對彼此的情況太熟悉了,風國有哪些厲害的人物,連戈了如指掌,能給自己造成如此強烈壓迫感的,在風國,除了官元讓再沒有第二號。
    “到底是誰的死期還不一定呢!”說話之間,連戈猛然轉身,與此同時,冰魄碎魂槍由下而的挑出。
    嘭!空中爆出一陣如重物擊打皮革的聲響,一記飛射過來的靈波剛好被他挑出的靈槍擊個正著,靈波破碎,零散的勁氣向四周橫飛。
    果然,從他背后而來的這位正是官元讓。這兩位風莫兩國最頂尖級別的武將終于碰到一起。
    “連戈,莫國大勢已去,我奉勸你,還是罷手,陪著邵方一同殉葬的人已經很多了,并不差你一個!”
    官元讓走到連戈面前,站定,將掌中的三尖兩刃刀倒背于身后,面帶冷笑地看著對方。
    連戈樂了,被官元讓的話氣樂了,他聲音不大,卻也足夠讓官元讓聽得清楚,嘟囔道:“區區一莽夫,還恬不知恥的前來勸我,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官元讓最氣別人說他有勇謀,只知武力,卻才學。聽聞連戈這話,他鼻子差點氣歪了,連連點頭,說道:“好好好!今日就算你想投降,老子也要活劈了你!”
    “既然如此,那就休要再廢話!”說話之間,連戈將冰魄碎魂槍一揮,再次用出靈封冰。他的靈武技能對普通人而言,是想躲也躲不開的噩夢,但對官元讓來說,不值一。
    后者揮刀,以靈亂風應對,只見他二人之間,漫天的靈刃和冰錐碰到一起,劈劈啪啪的脆響之聲連成一片,等響聲消失,再看空中,靈刃和冰錐全部消散于形,倒是地面以及官元讓身的靈鎧皆蒙一層寒霜。
    “只有這點本事嗎?”官元讓嗤笑一聲,身形仿佛離弦之箭,猛然向連戈射去,同時靈刀掃出,唰唰唰,連斬三刀。
    連戈也不躲避,舉槍招架,當當當,隨著三聲刺耳的金鳴聲,連戈也被官元讓的重刀震退出三大步,就連地面的石磚都被他踩出裂紋。
    好大的力氣!那么厲害的連戈亦被震得臂膀麻,虎口生痛,他大吼一聲,持槍反刺,直取官元讓的胸口。
    后者側身閃躲,可剛把這一槍讓開,連戈得理不饒人,冰魄碎魂槍下翻飛,一口氣刺出七、八槍,槍槍都奔官元讓的要害。
    其實連戈的戰法是很克制官元讓的,刀乃兵中之王,走得是大開大合一路,剛猛兇狠,而槍是兵中之賊,輕靈刁鉆,令人防不勝防。不過官元讓的優勢是靈武深厚,對陣的經驗也豐富,他二人打到一起,短時間內分不出個高下。
    連戈被官元讓纏住,莫軍則被風軍頂住,仗打到現在,雙方陷入到短暫的僵持狀態。
    可是時間拖得越久,疑是對風軍這邊越加有利。就在雙方打得難分高下不可開交之時,風玉聯軍的主力到了。
    石宵在接到官元讓的報信后,欣喜若狂,親自率領十多萬的風玉聯軍,快地繞行到王宮后撤。
    由于現在宮墻都是風軍,即便宮門仍在關閉,可已經法阻止風玉聯軍的進入了。
    大批的風玉聯軍將士在宮墻外架起云梯,源源不斷地沖到宮墻頂,隨著他們的到來,讓在宮墻苦苦支撐的戰軍將士們如釋重負,而同時,反撲的莫軍則開始感到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