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70

  第四七十章
    石宵沖來的度也不慢,他隨著風玉兩軍的士卒一并到宮墻。【】很快,他便現了正處在惡戰當中的官元讓和連戈二人。
    若長的宮墻,現在到處都站滿了風玉聯軍將士,唯獨官元讓和連戈交戰的地方,左右十米之內完全是真空地帶,就算有士卒想不要命的過去幫官元讓一把,也擠不進他二人所釋放出來的靈壓。
    石宵以前沒見過連戈,也不認識他,見到這員莫將竟能和官元讓打得不可開交,他暗吃一驚,急忙問周圍的風軍士卒道:“弟兄們,這位和元讓將軍交戰的莫將是何人?”
    有知情的風兵急忙說道:“石將軍,他你都不認識嗎,那是莫國的連戈啊!”
    “啊!原來此人就是連戈!”石宵是沒見過連戈,但對連戈的大名可是如雷貫耳,想不到今天在戰場碰到了。
    身為一流的武將,石宵也有一顆好戰的心,現在難得有機會能和名揚天下的連戈交手對決,石宵實在不想錯過。
    不過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半斤八兩,要是自己單獨去戰人家,恐怕兩個自己捆一塊也未必是連戈的對手。想到這里,他扯脖子大吼一聲:“元讓將軍不要驚慌,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官元讓的實力絕對只在連戈之,不在連戈之下,若是這么一直打下去,以他那身深厚的修為,拖也能把連戈拖死。
    他正打到盡興當中,突然聽到了石宵的這聲叫喊,心中氣不打一處來,暗暗嘟囔道:老子要勝連戈,還需要你來幫忙?
    生怕石宵過來搶走屬于自己的光芒和功勞,官元讓突然加力,耳輪中就聽他斷喝一聲,緊接著,宮墻之仿佛又升起一顆太陽似的,三尖兩刃刀迸出刺眼的光芒,與此同時,靈刀的形態開始生變化。
    在石宵插手之前,官元讓率先使出兵之靈變,準備和連戈戰決。其實修靈者在對戰當中都會盡量避免使用兵之靈變,除非到了萬不得已,要放手一搏的情況。
    一是兵之靈變太消耗靈氣,一旦用出來,所損耗的靈氣就不是三兩天能補回來的,其二,兵之靈變太過于冒險,并非誰的修為深厚誰就一定能贏,哪怕你的修為比對方高出好幾個檔次,但若被對方的兵之靈變擊中,哪怕是不小心被刮碰到,也是不死即傷,異常之兇險。
    當初唐寅和連戈對決之時,后者的修為要勝過唐寅許多,可仍被唐寅的兵之靈變打成重傷,險些喪命,也就是這個道理。
    現在官元讓用出兵之靈變,倒不是想和連戈拼命,僅僅想戰決罷了,當然,從中也能看出官元讓對自己靈武的自信。
    見對方已用出兵之靈變,連戈若是用普通的靈兵去應對那是找死,迫不得已,他也只能跟著釋放出兵之靈變。
    “殺!”官元讓率先難,雙手持刀,凌空向連戈劈砍過去。嗡!隨著靈刀劈落,巨大的虛刀幻化而生,由半空當中向連戈的頭頂狠狠砸去。
    官元讓的重刀,尤其是兵之靈變后的重刀,即便連戈也不敢硬抵其鋒芒。他身形向下一低,接著側滾出去。
    在他滾開的瞬間,耳輪中就聽喀嚓一聲巨響,那把巨大的虛刀正砸在宮墻,地面的方磚都被砸出半尺多深的大豁口,宮墻震顫,石屑橫飛,一時之間,遮天蔽日,好不駭人。
    連戈冒出一身的冷汗,暗道好險。
    在官元讓的虛刀之下,就連修為那么深厚的連戈都感覺自己差點被強大的靈壓困住,法閃躲出去。他咬緊牙關,挺直身軀,用盡全身的力氣,橫掃一槍。
    同樣的,他的冰魄碎魂槍也幻化出巨大的虛槍,掛著勁風,掃過箭垛時,在箭垛留下一條長長的劃痕,就差沒把整塊箭垛的凸起削下來。
    看到對方來勢洶洶,官元讓非但未驚,反而還大笑起來,喝道:“來得好!”別看他表現得輕松,實際也是加了小心,同樣使出全力,揮刀反劈出去。
    虛槍與虛刀在半空中結結實實地碰撞在一起。
    轟!虛槍和虛刀的碰撞聲已不再是金鳴聲,更像是炸雷聲,那劇烈的聲響,讓宮墻下的軍兵們都感覺自己的心臟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腦袋嗡嗡作響,耳朵里什么都聽不見了。
    與此同時,迸出來的靈壓和勁氣把周圍十米之外的軍兵們都擠壓得紛紛倒地,撲倒一大片。
    二人硬碰硬的一招,官元讓倒退了數步,雙掌的靈鎧裂開數條紋路,鮮血順著裂縫緩緩流淌出來,反觀連戈,已然不在宮墻之,直接被震飛到宮墻底下,再看他,渾身的靈鎧密布裂紋,靈槍摔飛出好遠,回歸到本來的形態。
    只是一招,兩人高下頓分。官元讓是掛了彩,雙手的虎口皆被震裂,但比連戈強過很多,后者此時已倒地不起,當場昏死過去。
    若是平時,官元讓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掉下宮墻,把連戈的腦袋砍下來,但現在,他已沒有那個力氣,渾身的骨頭像是散了架子似的,身的每一處關節都在隱隱作痛。
    散掉三尖兩刃刀的兵之靈變,官元讓直接靠到一邊的箭垛,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直到這個時候,兩側的風軍士卒們才感覺到沒有靈壓的阻隔,人們慌慌張張地飛奔到官元讓近前,紛紛伸手相攙,關切地問道:“元讓將軍沒事!”
    “我能有什么事!”官元讓晃動臂膀,把攙扶自己的手全部擋開,然后他抬手指向摔下宮墻的連戈,說道:“你們不要來管我,去砍下連戈的腦袋,把此賊的人頭獻于大王!”
    得到官元讓的醒,人們猛然反應過來,緊接著,一窩蜂的向宮墻下沖去。
    此時反撲過來的那些莫軍早已被人山人海的風玉聯軍所打退,后宮門也被打開,風玉聯軍的將士正源源不斷地沖進王宮之內。
    宮墻,石宵來到官元讓身旁,低頭看了看他滴血的雙手,暗暗咋舌,當今天下,能傷到官元讓的人可是沒有幾個,連戈算是其中一號了。
    知道官元讓心高氣傲,石宵聰明地不問他的傷勢如何,過來便是滿臉堆笑,高挑大拇指,贊嘆道:“元讓將軍不愧有風國戰神之美譽,莫國連戈所向披靡,今日終究還是敗在元讓將軍的手下了。”
    這話是官元讓最愛聽的,一下子,身子好像也不那么疼痛了,輕飄飄的仿佛踩在云端。他站起身軀,咣當一聲,把三尖兩刃刀向地一拄,心中雖喜,臉可一點沒有表現出來,還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嗤笑著說道:“連戈所向披靡?憑他也配!如果連此賊都稱得所向披靡,那敗在我手下的所向披靡之將不知要有多少呢!”
    這話若是旁人來說,會讓人覺得刺耳、不舒服,但從官元讓的口中說出,人們卻感覺再正常不過。這就是一個人的實力體現。
    傲氣這種東西,出現在平庸之輩的身,那叫狂妄,但出現天才身,就變成了大將之風。
    “我殺了連戈!是我殺了連戈——”這時候,宮墻下突然炸開了鍋,官元讓和石宵下意識地向下望去,只見人群當中,一名風兵正高舉著一顆血淋淋的人頭,瘋狂地大吼大叫著,周圍軍兵的臉,有羨慕,有嫉妒,更多的是在搖頭嘆息。
    “唉!”石宵愣了好一會,也不由自主地長嘆了一聲。那么厲害的連戈,那么名揚天下的名將,到最后怎么樣,被一名普普通通的小兵切下了腦袋,可悲可嘆又讓人惋惜,石宵心中還多一分感慨,當初風莫為盟國,現在卻是兵戎相見,而現在風玉是盟國,以后會不會也要兵戎相見呢?自己會不會也有一天會像連戈這樣,最后死在一個名小卒手里呢?
    想到這里,他心中又一陣涼,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官元讓看著下面那名高舉著人頭已狂喜到忘乎所以快要瘋的風軍士卒,他的嘴邊咧開好大,臉露出濃濃的笑意,大聲問道:“砍下連戈人頭的那位小兄弟叫什么名?”
    “回稟元讓將軍,我叫周大寶!”
    大寶?!官元讓仰面哈哈大笑,高聲喊道:“好!大寶,今天晚,我為你擺宴慶功!”
    風軍中的戰神,堂堂的官元讓要為自己慶功,那名叫周大寶的士卒更是激動得瘋,險些當場背過氣去。
    看著那風兵興奮的模樣,官元讓的笑容更濃,瞥了一眼身邊的石宵,問道:“好端端的,你嘆什么氣嘛,難道你和連戈還有些交情不成?”
    石宵回過神來,連連搖頭,說道:“沒有、沒有!我和連戈以前從未見過。”
    官元讓也只是隨口一問罷了,他悠悠一笑,又問道:“石將軍,你想不想立大功?”
    石宵眨巴眨巴眼睛,喃喃說道:“當然想!不過,我們已經攻破王宮,還殺了連戈,這功勞已經夠大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