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472

  第四七十二
    風玉聯軍對邵方的寢宮展開了兇猛的進攻。【】
    仗打到這時,雙方的兵力已有天壤之別,戰力更是相差十萬八千里,寢宮里的莫軍連風玉聯軍的第一輪進攻都未能抵御住,便被風玉聯軍突破進來。
    數名莫軍一投降,最后也一幸存,全部戰死,偌大的庭院之內,橫七豎八躺滿了莫軍將士的尸體。
    殺光庭院內的莫軍,風玉聯軍將士又紛紛舉目向宮殿的大門看去。不用問,莫王邵方就在宮殿之內,只要沖進去,便可以生擒邵方。
    有兩名膽大的風軍士卒雙雙從人群中走出來,一步步到臺階,來到宮殿的大門前。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接著,伸出手來,把大門推開。咣當!隨著殿門被推開,兩名風兵也雙雙躍進宮殿之內。
    只是他倆進去的快,倒下的更快,隨著兩聲驚叫聲傳出,那兩名風兵雙雙撲倒在地,緊跟著,二人的尸體被人從殿內甩了出來。
    撲通、撲通!隨著兩具尸體摔出,在場的風玉聯軍將士臉色同是一變,人們急忙低頭細看,這兩名風軍士卒,皆是喉嚨中招,被利刃劃開,鮮血順著傷口正汩汩流出。
    宮殿里還有敵軍!人們看罷,又下意識地齊齊抬起頭,望向宮殿里。
    正在這時,從宮殿里慢悠悠走出一人,這人身罩暗紅色的錦袍,腳下黑緞面的靴子,手中持有一把寒光閃閃的寶劍。
    走出來的這位,不是旁人,正是莫王邵方。邵方可不是普通的君主,他自身也是名極為了得的修靈者,幾名普通的軍兵對他而言,完全不構成威脅。
    他站在宮殿的門口,環視下面黑壓壓、密麻麻、人山人海的風玉聯軍眾將士,邵方忍不住仰面狂笑起來,他單手舉劍,以劍鋒環視眾人,大聲喊喝道:“本王就在這里,你們誰想要本王的腦袋,就過來取!”
    他就是邵方!風玉聯軍將士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還真被邵方這股子人的氣勢所壓倒。{清風手打shouda8}正當人們還在考慮要不要沖殺過去時,唐寅、靈霜已在眾多將士和侍衛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分開己方的人群,唐寅和靈霜走到宮殿之前。
    靈霜不會靈武,走出人群后,她便站住了,而唐寅不然,一直走到臺階處才停下腳步,對站于臺階的邵方朗聲說道:“邵兄,許久不見,別來恙啊!”
    若是看到旁人,邵方的心情還能平靜點,但看到了唐寅,他的臉色立刻變得漲紫。邵方對唐寅的憎恨,已然出想像,他牙關咬得咯咯作響,持劍的手掌都在突突地哆嗦著。
    他與唐寅對視了許久,方從牙縫中擠出一句:“唐寅,你好恨啊……”
    唐寅52o小說道:“本來,我們會成為很好的朋、兄弟,風莫兩國會成為最親密的盟國,可是,之所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全是邵兄容不下我風國啊!”
    “放屁!”邵方氣得快要說不出話來,他直接以劍指向唐寅,問道:“唐寅,你可敢與我決一死戰!”
    還沒等唐寅答話,站于他身后的官元讓站了出來,向他拱手說道:“大王,讓末將來戰他!”
    唐寅含笑擺擺手,邵方有多少斤兩,他心中有數,雖說邵方的靈武不錯,也僅僅是不錯而已,和自己比起來,相去甚遠。
    他悠悠說道:“都到了這個時間,邵兄何必還要自找難堪呢!”言下之意,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就算打起來,也只是當眾出丑罷了。
    邵方也是個心高氣傲之人,哪里能受得了唐寅這般的藐視,他猛然大吼一聲,直接從臺階蹦了下來,人還在半空當中,手中的寶劍已完成靈化,順勢向唐寅的面門狠刺過去。
    他來勢洶洶,一劍刺出,又快又狠,勢如閃電,在場的風玉聯軍將士們看得真切,不倒吸口涼氣,忍不住為唐寅暗捏一把冷汗。
    唐寅倒是依然從容自若,身形微側,也沒看他怎么邁動腳步,人已橫著滑移出一尺,靈劍的鋒芒從他的身側掛著勁風狠狠刺了過去。
    一擊不中,邵方還有后手,刺出的靈劍又向后一揮,回斬唐寅的腦后。
    “大王小心——”就連官元讓都忍不住向唐寅出聲醒。
    當然,他的醒也是多余的,如果唐寅這么容易被人傷到的話,他也就活不到現在了。只見唐寅身子下彎的同時,左腳也抬了起來,一記蝎子擺尾,正中邵方的小腹。
    嘭!這一腳踢得結實,邵方身又沒有罩起靈鎧,直接被踢飛出半米多遠,一屁股坐到地。
    他感覺自己體內五臟六腑都在沸騰,像是糾纏到一起似的。他緩了片刻,方強忍著疼痛,以靈劍支地,顫巍巍地重新站起。
    他知道唐寅的靈武厲害,只是沒想到唐寅的拳腳也這般了得。
    他收斂心神,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隨著靈霧的散出,邵方的身迅凝結起靈鎧,然后再次劍,向唐寅竄去,同時連斬三劍,分取唐寅的、中、下三路。
    他快,可唐寅的動作更快,就見他雙膀晃動,雙刀已出現在掌中,瞬間靈化,以雙刀擋住邵方的快攻,緊隨其后,又反擊出三刀。
    邵方暗驚,抽身而退,生怕唐寅趁勢追擊,人在空中,又釋放出靈武技能,十交叉斬。
    那瞬間爆出來的一大團的靈刃仿佛龍卷風一般襲向唐寅,可是在靈刃近身前的一剎那,唐寅的身形突然消失不見,如鬼魅似的在邵方的背后憑空出現,雙刀齊出,直劈邵方的背后。
    邵方的靈武不弱,但吃虧在經驗不足,尤其是與黑暗修靈者對戰的經驗。當唐寅在他面前消失時,他整個人都愣住了,等他反應過來時,猛然意識到不好,唐寅肯定是以暗影飄移閃到自己的背后了,可是這時候他再想閃躲或格擋唐寅的雙刀,已然來不及了。
    啪!唐寅的雙刀正中邵方的背后,他的身軀如同斷線的風箏,向前直撲出去,摔出好遠,翻滾落地,靈劍脫手,倒在地,哇的一聲噴出口血箭,再看他的背后,靈鎧俱碎,露出里面的錦袍。這才多虧唐寅手下留情,沒有用刀刃劈砍,而是用刀面去砸,不然邵方就算有靈鎧護體,也得被唐寅砍成好幾截。
    一擊把邵方砸成重傷,唐寅沒有再繼續追擊,他散掉雙刀的靈化,然后將其收起,腳下踩著丁步,垂目看向倒地不起的邵方,幽幽說道:“在千軍萬馬的戰場之,你莫軍非我風軍對手,在個人的決斗,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邵兄,現在你可是輸得心服口服?”
    嘩——唐寅話音剛落,現場爆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在場的風玉聯軍將士不對唐寅的靈武敬佩不已。
    其實,人們并不奢求自己的大王有多厲害的靈武,畢竟大王不可能像自己一樣去沖鋒陷陣,攻城掠地,當然,如果大王的靈武當真厲害了得的話,那也是件令自己與有榮焉的榮耀。
    唐寅之所以會接受邵方的單挑,也正是想借此機會在眾多的將士面前表現一下自己的本事,讓風玉兩軍的將士們都知道,自己這個君主,可不是個手不能、肩不能抗的弱之輩,在風軍之中,也并非只有官元讓這一位戰神存在……
    緩了良久,邵方才算回過這口氣,他散掉身的靈鎧,艱難地從地爬起,站在那里,身子劇烈地哆嗦著,但兩只眼睛仍死死地瞪著唐寅,不知過了多久,他突然轉身,向宮殿里走去,頭也不回地說道:“唐寅,現在……你可以動手了。”
    唐寅看著邵方一步步邁臺階的背影,心中沒有任何的憐憫,反而還覺得可笑。邵方就今日的下場,完全是他自己找的,是他最先出要和靈霜成親的,也是他中了靈霜的挑撥離間之計,不然的話,自己和邵方恐怕還要站在同一條陣線許久呢。想到這里,唐寅嘴角微微揚起,說道:“你的王位,當初是我幫你得到的,你能成為莫王,也是由我把你扶植去的,可是,你顯然把這些都忘了,同時還忘了我既然能捧你天,也同樣能摔你入地!”
    邵方走臺階的身子明顯震動了一下,不過他依舊沒有回頭,只是出一聲低低的哼笑,又繼續向前走去。
    唐寅和邵方之間的秘密,所知之人甚少,現在唐寅出來,也令在場的眾人頗感意外,只是具體的細節人們還是不太了解,只能在心里暗自猜測。
    終于走到臺階頂,邵方緩緩轉回身,看向唐寅,仰頭說道:“唐寅,如果你還念及往日的交情,你今天就給我個痛快,不要羞辱于我。”
    唐寅牙根就沒打算放過邵方,一山不容二虎,一國容不下兩個國君,風莫兩國合二為一后,如果邵方還活著,唐寅將寢食難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