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73

  第四七十三
    邵方自然也明白,唐寅肯定不會放過自己,他現在已做好一死的準備。【】[]{清風手打shouda8}
    看著邵方決絕的表情,唐寅瞇縫起眼睛,陷入沉思。過了許久,見他仍沒有下一步的動作,在旁的官元讓忍不住低聲醒道:“大王……”
    唐寅回過神來,緩緩抬起手臂。隨著他這個動作,后面的風軍侍衛們紛紛把手中的弓箭舉了起來,箭矢的鋒芒一致對準臺階的邵方。
    現在只要唐寅一聲令下,哪怕是一個揮手的動作,風軍便會亂箭齊,把邵方射成刺猬。可令人意外的是,唐寅舉起的手臂又慢慢放了回去,隨后,他走臺階,來到邵方近前。
    “邵兄,我想,有些話,我們應該私下里說清楚。”說著話,唐寅越過邵方,邁步走進宮殿之內。
    對于唐寅的舉動,別說在場的風玉聯軍將士愣住,就連邵方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不明白唐寅葫蘆里賣得什么藥。他冷眼瞪著唐寅一會,最后還是跟隨他走進宮殿里。
    不知道這個時候唐寅還有什么話要和邵方談,靈霜心中又驚訝又好奇,沉吟了片刻,也走臺階,進入寢宮,看個究竟。
    且說唐寅,進入宮殿里,他敏銳地嗅到血腥味,向四周環視,現宮殿最里端的床榻躺有一人,一個美麗絕倫的女子,她正是剛剛被邵方一劍刺死的雪瑤夫人。
    唐寅站在床榻前,低頭看著雪瑤蒼白如雪的美容,惋惜道:“這么漂亮的一個女人,實在太可惜了……”
    邵方在唐寅的背后,以惡毒又仇視地目光盯著他,冷冷說道:“可惜嗎?這可都是拜你所賜!”
    唐寅挑了挑眉毛,隨即明白了邵方的意思,看來邵方是怕他死后他的女人會落到自己手。)他淡然而笑,說道:“我對別人的女人一向沒有興趣。”
    這一點邵方倒是可以肯定,唐寅稱不清心寡欲,但也不是個荒之徒。他面表情地說道:“你雖如此,但旁人未必。”
    哦!唐寅理解地點點頭,未再接話。
    這時候,聽聞身后有腳步聲,邵方回頭一瞧,原來是靈霜走了進來。他沒有理她,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對唐寅問道:“唐寅,你不是有話要說嗎?現在可以說了?”
    唐寅沉默少許,方問道:“邵兄曾為莫王,家眷甚多,若是邵兄死后,我當如何安置他們?”
    聽聞這話,邵方的雙拳下意識地握緊,但很快,又慢慢松開了。
    現在他連自己的命都已保不住,還如何能保障妻妾子女的性命。他閉眼睛,幽幽說道:“我根本就沒奢望你能放過他們。”
    “為何不可以?”唐寅含笑反問道。
    邵方頓時睜開眼睛,對唐寅的目光,難以置信地問道:“你會放過我的家人?”
    他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唐寅,對于唐寅冷酷情地作風,他再了解不過,唐寅會這么好心放過自己的家人?這怎么可能呢?
    “當然!”唐寅點點頭,接著,話鋒一轉,又道:“不過,我也希望邵兄能答應我一個條件。”
    果然!就說嘛,唐寅不會如此好心,原來是另有所圖。邵方咬緊牙關,想了半晌,說道:“有什么條件,你說!”
    唐寅慢悠悠地說道:“我希望邵兄能寫份遺詔,在遺詔中表明,將莫國并入風國。只要邵兄能做到這一點,我可以保證,在邵兄死后,定會善待你的遺孀,保他們性命憂,衣食富足,并不受人欺凌。”
    邵方怔了一下,接著仰面大笑起來,搖頭說道:“唐寅啊唐寅,你現在已破我國都,亡我大莫,我莫國已如你囊中之物,還需要我寫什么狗屁遺詔?”
    唐寅微微一笑,說道:“是不是多此一舉,我心中自有主張,邵兄只需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就好。”
    邵方又不是傻子,剛開始他還沒反應過來,但很快便理解了唐寅的意圖。自己若是按照唐寅的意思,寫下這份遺詔,那么不僅莫國亡國,就連全體莫人的心也跟著一并亡了,日后再不會有莫人站出來反抗風國,風國可以心安理得的接管莫地,另外,這次風國伐莫,有玉、安、桓三國出兵相助,想必當初四國國君已然定下盟約,要一同伐莫,瓜分莫國,自己若寫下遺詔,那么風國便可以把莫國全境名正言順地接收過去,半寸土地都不會分給玉、安、桓三國,所有的利益都會被風國一家獨占。
    想到這里,邵方怒極而笑,回頭看眼后面的靈霜,手指著唐寅,嘲笑道:“王妹,這就是你選的好夫君啊!要本王寫下遺詔,風國好接收莫國全境,你玉國連半點好處都分不到……”
    不等他說完,唐寅已老神在在地打斷道:“我與王妹早已成婚,風玉兩國,名為兩家,實為一家,風國所得到的,自然也是玉國的。邵兄,在這一點,你就不必再心了,也不要妄想挑撥我和王妹之間的感情。”
    “哼!”邵方冷笑一聲,直言不諱地說道:“唐寅,你勸你趁早死了這條心,你可以亡我莫國,但我邵方絕不會寫下舉國投降的詔!”
    “好氣節!只可惜氣節這種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為了氣節二,邵兄當真就不顧妻妾子女的安危了嗎?我相信邵兄的妻妾各個都是如花似玉的美人,邵兄可以想想,一旦把她們扔在軍中,那會是個什么下場,想必到時,邵兄就算死了,也不會瞑目!”唐寅低頭擺弄著手指,笑吟吟地柔聲說道。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讓邵方的雙52o小說要噴出火來,即便是靈霜臉色也為之一變,感覺唐寅的話實在太殘忍了。
    “唐寅——”邵方聲嘶力竭地吼叫道。
    唐寅擺擺手,打算他后面的咒罵,說道:“邵兄,只是一份詔而已,而且這份詔還可以保障家人的性命,何樂而不為呢?”
    邵方收聲,陷入沉默當中。見狀,唐寅又繼續說道:“只要邵兄肯寫下這份遺詔,我還會以國君之禮厚葬邵兄,絕不損邵兄之威嚴。”
    “看來,你是早已算定我會就范。”邵方點點頭,現在他也看出來了,唐寅是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唐寅并非接話,走到桌前,親自研磨,并準備好紙筆,然后含笑看向邵方,說道:“邵兄,請!”
    這就是邵方殺死雪瑤的原因所在。
    他寧愿自己的妻妾子女統統死光,也不愿看到他們在風軍手受盡凌辱,只可惜風玉聯軍攻進來的太快了,快到他只殺死了雪瑤,還未來得及去找其它的妻妾。
    邵方拖著沉重的身軀,緩緩走到桌前,低頭看了看桌子的紙筆,然后又抬起頭來,直視唐寅,一一頓地說道:“唐寅,我可以接受你的條件,但也希望你言而有信,不要忘了你今日的承。”
    唐寅面色一正,說道:“邵兄請放心,在此事,我絕不會出爾反爾!”
    邵方不再多言,起筆來,在宣紙快地寫下遺詔。遺詔里的內容是按照唐寅的意思,說自己死后,為了風莫兩國的長治久安,姓的安居樂業,莫國要與風國合并為一國……
    等他寫完,扔掉手中的筆,拿起莫國的國璽,重重地蓋在面。隨后,他拿起寫好的詔,抖手甩給唐寅,強忍怒火地問道:“唐寅,這回你滿意了?”
    唐寅拿起詔,從頭到尾地細細看了一遍,接著,他點了點頭,吹干面的墨跡,然后小心地疊好,揣入懷中,他對邵方說道:“不知邵兄在臨走之前,還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嗎?”
    “未能食汝之肉,啃汝之骨,這算不算未了之心愿呢?”邵方回問道。
    “哈哈——”唐寅仰面大笑,什么話都未再多說,頭也不回地邁步走出宮殿。
    靈霜倒沒有馬離開,不管怎么說,邵方也是一國之君,現在落得這樣的下場,靈霜的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她看著邵方良久,輕輕幽嘆一聲,喃喃說道:“邵王兄,珍重……”
    邵方好像沒有聽到她的話,也沒有理她,走到床榻前,抓起雪瑤冰冷的小手,緩緩跪坐于一旁。見狀,靈霜垂下頭,不再逗留,轉身走了出去。
    唐寅和靈霜離開宮殿不久,阿三阿四便帶著一干侍衛走了進來。其中有三名侍衛還各端著一只托盤,一只托盤放的是三尺白綾,一只托盤里是鴆酒,最后一只托盤里是短刃。
    這等于是讓邵方在吊死、毒死、自刎三種死法中任選一種,當然,這也算是唐寅給予邵方最大的恩惠了,沒有處他斬的極刑,還讓他在死后能保下一具完尸。
    看著三名風國侍衛手中的托盤,邵方如同精神失常似的狂笑起來,他仰天說道:“報應!這就是天給我邵方的報應啊!”
    邵方此時所說的報應,可不是指他當初弒父奪位之事,而是后悔當初自己不該與唐寅合作,與虎謀皮,現在終于反受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