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74

  第四七十四章
    看邵方只是神經的狂笑不止,阿三阿四對視了一眼,二人哼笑出聲,說道:“莫王殿下,若你不肯選,那可就由末將幫你選了!”
    邵方依舊大喊報應,好像根本沒聽到阿三阿四的話似的。【】[]阿三隨手從托盤中抓起白綾,自己握住一頭,把另一頭交給阿四,二人將白綾向邵方脖子一套,接著,齊齊用力。
    阿三阿四可都是神池出身的武將,各有一身蠻力,他倆一齊用力,其中的力道之大可想而知。
    耳輪中就聽咔一聲,邵方的脖頸竟被白綾硬生生的勒斷,腦袋不自然地向一旁耷拉下去。
    見狀,二人雙雙松手,邵方的脖子還纏著白綾,人已軟綿綿地灘倒下去。
    阿四前,先是探了探邵方的鼻息,然后沖著阿三點點頭,又回頭對一名侍衛說道:“去稟報大王,莫王已死!”
    侍衛急忙應了一聲,倒退兩步,轉身飛快跑了出去。
    當初那少年得志、意氣風的邵方,最終死在三尺白綾之下。當初那雄霸北方、盛極一時的莫國也隨著邵方的死而灰飛煙滅,永久地成為歷史。
    當年,以川貞為的列國組成伐風同盟,出兵過萬,合力討伐風國,在那么危急的時刻,列國當中只有莫國站在風國這一邊,并幫助風國成功抵御住伐風同盟的進攻。
    可以說在列國當中,對風國恩情最大的便是莫國,但現在,莫國恰恰又亡于風國之手,其中固然有太多太多的原因存在,但也令人不由得唏噓感嘆。
    以邵方的性格,他并不適合做一國之君,更適合做一安樂的富家公子,如果當初唐寅沒有助他殺掉老莫王邵庭,現在莫國的王位可能已傳到邵方的兄弟邵博的手,那莫國的命運也絕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當然,歷史不是由如果來締造的,世界也沒有反悔藥可吃,邵方的出現,毀掉了莫國,但又成就了風國,為風時代的來臨奠定了雄厚的基礎。
    這次,唐寅還真沒有食言。等邵方死后,唐寅下令,以國君之禮下葬邵方,并把邵方的遺孤妥善安置起來,派專人保護,而后,他又讓人在莫國都城鎮江張貼出恩赦令,凡是被關押在莫國大牢里的囚犯,不管以前犯過多大的重罪,一律赦免釋放,凡是莫軍將士,不管以前有沒有在戰場與風軍為敵,只要真心來投,一律既往不咎。
    在邵方死后,風國頒布一系列安民、惠民的政策,以此來穩定人心。
    另外,青羽那邊也傳來了好消息,虎賁軍的主將南延已成功被青羽說服,表示愿意率領虎賁軍全體將士投靠風國。
    南延肯投降,多少是出于奈之舉,其一,都城被破,莫王已死,他再想抵抗也是獨木難支,其二,他的家人可都在鎮江,若他不肯投降,怕家人受難,其三,青羽能不顧安危的來勸說他,也確實令南延很受感動。出于這些原因,南延被迫選擇了投降。
    得知南延率軍來降,唐寅非常高興,親自出鎮江迎接,虎賁軍可是一支千金難買的虎狼之師,虎賁軍能加入風軍,那疑會讓風軍如虎添翼。
    見面之后,南延下馬跪地,以罪臣之禮拜見唐寅。
    唐寅倒也不計前嫌,扶起南延,一個勁的贊他當初川貞伐風之時,南延曾率虎賁軍助過風國,并幫風國斷過川貞二軍的后勤,為風國立過大功。
    風莫兩國之前有太多的瓜葛,所以聊起來能引起共鳴的話題也有很多,之間絲毫不會顯得生疏。在接納南延之后,唐寅冊封他為中將軍,并繼續執掌虎賁軍,只是又為他安插了兩名副將,由征武令篩選出來的青年將領,胡夏和董竹。至此,虎賁軍正式歸入到風軍當中,若按照風軍編制來算的話,它是風軍的第十一軍團,也是第二支騎兵軍團。
    莫國非窮國,經濟達,實力雄厚,其國力甚至要在風國之,風玉聯軍攻占鎮江,接收了莫國的國庫,其中囤積有大量的金銀。
    唐寅在該他大方的時候絕不會小氣,不用靈霜向他,他主動把莫國國庫里的錢財拿出來,與玉國平分。
    他這么做,讓靈霜都有些過意不去,畢竟在滅莫之戰中,風軍才是主力,玉軍出動的兵馬雖也不少,但卻沒打過什么硬仗,傷亡也極為有限,反觀風軍那邊,四十萬的戰軍到現在只剩下二十來萬,平原軍、直屬軍、第九軍等各軍團也都有不小的損傷。
    靈霜有向唐寅推辭,不用分給玉國這么多的錢財,但唐寅執意不肯,既然莫都鎮江是風玉兩國共同打下來的,那么所有的戰利品,就應該兩國均分。
    唐寅如此大方,自然讓玉軍將軍對其好感大增,贊不絕口。唐寅是對玉國大方了,但對安、桓二國可就小氣到令人法忍受。
    在風玉聯軍攻占鎮江不久,安王越澤、桓王黎昕也雙雙抵達鎮江。
    他二人趕過來主要是來瓜分戰利品的,當初唐寅、靈霜、越澤、黎昕四王可是說好了的,四國共同出兵莫國,勝利之后,四國也要均分莫國領土。
    現在邵方已死,大局已定,也到了該分得好處的時候。四王重新聚會,免不了互相賀喜寒暄,氣氛倒也其樂融融,只是唐寅對如何分割莫國各郡一事閉口不。
    他不開口,越澤和黎昕也不好急于追問,只能耐著性子和唐寅周旋。等到晚,唐寅在莫王宮里設宴,款待遠道而來的越澤和黎昕二王,也算是為他倆接風洗塵。
    宴會的酒菜準備得很豐盛,就是缺少了一點柔和的氣息。
    按理說王宮設宴,伺候酒菜的都應該是宮女,現在倒好,清一色的甲胄齊全的風軍士卒,就查沒一手刀一手端酒端菜了。
    見狀,越澤和黎昕都感覺出氣氛有點不對勁。
    靈霜倒是在一旁解釋道:“莫王宮里的宮女都已被軟禁起來,她們畢竟是莫人,沒準會做出什么非分之事,所以還是用自己的將士們更安全一些。”
    她這樣解釋倒也合情合理,越澤和黎昕勉強接受,但是看著進進出出的風國士兵,二人還是打心眼里覺得別扭和不舒服。
    等酒菜都齊全,唐寅拿起酒杯,對越澤和黎昕一笑,說道:“這次伐莫成功,與越王兄和黎王兄的鼎力相助脫不開干系,在此,本王敬兩位王兄一杯!”
    說著話,他一仰頭,將杯中酒喝個精光。
    越澤和黎昕急忙也拿起酒杯,含笑說道:“哎呀,唐王弟客氣了,我安桓二國只不過是幫風國打打下手罷了,哪里敢說有什么功勞!”
    他倆這話只是客套的謙遜罷了,沒想到唐寅卻大點其頭,接著他倆的話頭繼續往下說,道:“如果下手打得好,倒也能為本王和靈王妹這邊省去很多的麻煩,只可惜,兩位王兄出兵太慢,有始至終,也僅僅牽制了莫國的虎賁軍而已。”
    他這話一出,別說越澤和黎昕臉色難看,就連靈霜也在暗暗咧嘴,覺得唐寅的話太不留情面,人家畢竟也是一國之君,即便是事實,但當面這么說也太過分了。
    越澤看眼身旁的黎昕,干笑一聲,解釋道:“唐王弟,本王和黎王弟之所以出兵緩慢,也是有原因的啊,畢竟在我二國之后還有個虎視眈眈的川國,不得不有所顧慮啊,希望,唐王弟能理解我兩國的難處啊!”
    唐寅仰面而笑,再次舉杯,說道:“好說、好說,我們再干一杯!”
    他是只喝酒,不談‘正事’,越澤和黎昕可有些坐不住了。等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黎昕忍不住說道:“有一事還請唐王弟明示。”
    不用問,唐寅也知道他要說什么,不過他還是裝糊涂地問道:“黎王兄有何事不明?”
    黎昕干咳一聲,52o小說道:“當初我們四王皆已說好,等莫亡之后,平分莫國郡縣,現在莫國已亡,不知唐王弟又是如何打算的?”
    這話算是問到點子了,越澤兩眼冒出精光,直勾勾地看著唐寅,在場的眾將也都不約而同地放下碗筷、酒杯,一個個豎立起耳朵,聽風王唐寅如何作答。
    唐寅沒有馬表態,而是笑呵呵地伸手入懷,取出邵方臨死前所寫的詔,讓身邊的阿三拿著,遞給越澤和黎昕傳。
    越澤和黎昕不知道唐寅讓人遞送過來的是什么東西,狐疑地看眼唐寅,然后接過阿三手中的詔,展開一瞧,二王的臉色頓變。
    這份邵方親筆所寫的詔,清清楚楚的講明,在他死后,莫國全境將并入風國。
    看完這份詔,黎昕火往撞,啪的一聲把詔往桌子一拍,直視唐寅,質問道:“唐王弟,你這是什么意思?就憑這一份詔,你風國就想吃下整個莫國不成?”
    隨著黎昕難,與會的桓軍眾將紛紛站了起來,一個個手握佩劍,冷冷地環顧四周。桓軍一動,對面的風軍諸將也都起身,冷眼瞧著一干桓將,面帶冷笑,目露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