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75

  第四七十五章
    看到雙方劍拔弩張的架勢,安王越澤心頭一顫,急忙站出來做和事老,先向風桓兩邊的眾將擺擺手,示意眾人冷靜,不要沖動,然后又對越澤不滿地說道:“越王弟,我等是客,怎能如此禮呢!”
    鎮江現在可是風國的地盤,在這里,黎昕也不希望和唐寅鬧翻,借著越澤的話,他正好順坡下驢,向麾下的桓將冷哼一聲,喝道:“不懂禮數!都給本王坐下!”
    黎昕的話桓將們不敢不聽,人們紛紛躬身施禮,然后相繼而坐。【】[官場-小說]
    見桓將們都已坐回原位,越澤又面露難色地看向唐寅,后者明白他的意思,含笑向風將那邊點下頭,不用他話,眾將已然會意,紛紛撩征袍重新落座。
    成功化解了雙方的矛盾,越澤臉的笑容更濃,對唐寅說道:“唐王弟,不管邵方的遺詔是什么內容,但當初我們商定的條約還是應該遵守的嘛!唐王弟,你說呢?”
    唐寅揉著下巴,故意沉吟了許久,方長長嘆了口氣,意味深長地說道:“本王并非言而信之徒,但邵方的這封遺詔讓本王也很為難啊,現在遺詔已昭告天下,若是本王再把莫地分割出去,不僅風人會對本王不滿,恐怕連莫人也會不滿本王的所作所為啊。”
    說來說去,唐寅還是不想履行當初的承,黎昕稍微平息一點的怒火又沖到頭頂。
    他剛要說話,越澤搶先說道:“唐王弟有難處,本王和黎王弟都能夠理解,但我安桓二國既已出兵,又與莫國交戰這么久,唐王弟總不好讓本王和黎王弟空手而歸?”
    唐寅倒是一本正經地點點頭,正色說道:“越王兄所言有理,這樣,本王就把莫南的池州和古饒二郡分于兩位王兄。”
    黎昕聞言,再也忍不住了,不理一個勁向他使眼色的越澤,他仰面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唐王弟當本王和越王兄是乞丐不成?只分出兩個郡,就想打本王和越王兄?”
    當初他們的約定可是均分莫國,就算去掉莫國的寧南八郡和莫北五郡,莫國還有泗水、澤平、田陽、東海、皓皖、龍溪等一十三個郡,按照四國均分的約定,每國最少也能分得三個郡,如果再把寧南和莫北兩地算,各國起碼得分六個郡才算合理,現在倒好,唐寅費了好大的勁才肯拿出兩個郡分予安、桓二國,天下哪有這么不講道理的事?
    黎昕翻臉,唐寅的臉色也沉了下來,冷冷說道:“沒錯,當初我們四王是已約定好共分莫國,但前是共同出兵,可是當我風軍在澤平郡與敵浴血奮戰的時候,你安桓兩軍在哪里?我風軍和玉兩軍合力惡戰泗水郡敵軍的時候,你安、桓兩軍在哪里?風、玉兩軍強渡鎮江,我大風水師全軍覆沒的時候,你安、桓二軍又在哪里?當初好說了共同出兵,出兵日期早已敲定,可你安、桓兩軍卻遲遲不動,導致莫軍的主力全在北方。直至本王和靈王妹挫敗了莫軍主力,莫國再決戰之力時,兩位王兄才姍姍來遲,揮軍進入莫國,由始至終你們碰的莫國中央軍也只有虎賁軍罷了。貪生怕死,畏縮不前,現在還厚顏恥地向本王要什么好處,就池州、古饒二郡,再沒有商量的余地,這也是本王能給你等最大的好處了!”
    唐寅這一番話,等于是直接把話說絕了。在場的眾將們傻了眼,越澤和黎昕也都傻了眼,他二人膛目結舌,坐在鋪墊之,看著面沉似水的唐寅,久久沒有反應過來。
    二人沒有想到,一直都對自己以禮相待、笑臉相迎的唐寅會突然翻臉不認人,而且是如此的不留情面,當眾訓斥,就差點沒直接指著自己的鼻子叫罵了。{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越澤和黎昕也是一國之君,理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實際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里就是土皇帝,何時受過這般的羞辱。
    啪!回過神來的黎昕率先拍案而起,手指著唐寅,氣著身子直哆嗦,憋了半晌,方顫聲說道:“好你個唐寅啊,沒想到你竟這般惡毒,都怪本王當初錯看了你,怎么就沒看出你是個白眼狼呢!”說著話,他怒沖沖地向越澤叫道:“越王兄,我們走!”
    唐寅嘴角微微挑起,看都沒看黎昕一眼,夾起酒杯,在掌中慢慢把玩,柔聲說道:“現在離開,可能連一個郡,都得不到了。”
    “你……”黎昕眼珠子都快紅了,看他呲牙咧嘴的樣子,好像恨不得撲過去狠狠咬唐寅一口似的。
    見他站在原地未動,唐寅的目光終于落到他的身,笑吟吟地問道:“怎么?黎王兄不是要走嗎?這里可沒有人攔著你啊!”
    黎昕氣得胸脯一起一伏,扭頭對越澤說道:“越王兄,你還留在此地作甚?難道,自取其辱的還不夠嗎?”
    唐寅則笑呵呵地伸出兩根手指,說道:“分出去的東西,本王可是不會再收回來的。”言下之意,如果黎昕這時候離開,那么池州、古饒二郡都將歸安國所有。
    越澤可是只老狐貍,哪能聽不出唐寅的話外之音,他心中為之一動。其實,越澤對寧南和莫北二地并沒抱多大的奢望,唐寅也不可能把這兩個地方拿出來均分,他覺得莫國滅亡之后,安國可以分得三個郡就行了,可唐寅只分一個郡,這與他心中的期望相差甚遠,若是能分到兩個郡,倒也可以接受。
    他低聲向黎昕說道:“黎王弟,不要沖動嘛,有什么問題,我們可以坐下來慢慢談!”
    “呵呵!”沒等黎昕接話,唐寅先輕笑出聲,說道:“越王兄,恐怕黎王兄是羞于與本王為伍,也不愿再和本王共進晚宴了,既然如此,黎王兄,本王就不送了,請!”
    人要臉,樹要皮,唐寅把話都說到這個份,黎昕想留也沒臉再留下來了。他牙關咬得咯咯作響,沖著唐寅重重點下頭,獰聲說道:“唐寅小兒,你……你好樣的,我們走得瞧!”
    說完話,他再不停留,一甩袍袖,大步流星的向殿外走去。他一走,在場的桓將們紛紛起身,對唐寅連告辭之禮都未施,快步追隨黎昕而去。
    “他娘的,桓人實在太禮了!”眾風將們憤憤不平地怒喝出聲。
    唐寅倒是不在意,當然,這個結果也正是他想要的。他淡然一笑,對越澤說道:“越王兄,剛才本王的話如有過激之處,還望越王兄不要見怪。”
    沒想到轉瞬之間他的態度又來個一八十度的大轉彎。看著變臉如翻山似的唐寅,越澤有些難以適應,他干笑著說道:“唐王弟客氣了……”
    越澤話音剛落,唐寅立刻又說道:“既然黎王兄已放棄莫地,那么,池州、古饒二郡就理應由越王兄所有,越王兄以為如何啊?”
    在場的安將們聞言不是又驚又喜,本以為安國這次只能分到莫國一個郡,現在可以得到兩個郡,簡直是天掉下來的餡餅。越澤自然也是滿心歡喜,那可是一個郡,不是一座城邑,如果安國能多得一郡,整體的國力都能升一截。只是他也明白,這多給安國的一個郡并不是那么好要的,那本是屬于桓國的,只不過黎昕被唐寅氣跑了,才落到自己的頭。
    此郡到底是要還是不要,越澤也有些為難,要了,疑會得罪黎昕,影響安桓二國之間的關系,不要,他又實在舍不得,畢竟一郡之地,內含城邑十余座,方圓數里。
    思前想后,越澤把心一橫,決定還是收下這份大禮,哪怕日后黎昕向自己起,再還于他便是。想到這里,他沖著唐寅拱手說道:“哎呀,如此……那真是太感謝唐王弟了!”
    “一郡之地,若能換來我風安兩國永結盟好,本王認為也是值得的!”唐寅笑道。
    越澤先是一愣,而后急忙拱手說道:“唐王弟所言極是,不管莫地如何來分,兩國盟好終究是最重要的。”
    現在的風國,已非當年的風國,這次滅掉莫國,不僅得到了寧地全境以及莫北五郡,同時還得到了莫國余下的十一個郡,整個國土,擴張了一倍有余,再加鐵桿的同盟玉國,風國幾乎已占據了半壁江山,成為名副其實的北方霸主。
    以后,風國將成為安國的近鄰,在自己的北面,有風國這么一個實力雄厚又充滿野心的龐然大物,越澤恐怕會寢室難安,但若是兩國能永結盟好,越澤也就可以把心放回到肚子里,不用再心吊膽的擔憂哪天風國會打到自己的家門口。
    就目前而言,和風國結盟,是對安國最穩妥也最有利的選擇。
    而對唐寅來說,討好安國,疏遠桓國也是必然的選擇。
    合則分之,安桓二國一向交好,唐寅必須得分化兩國的同盟關系,不然,在風國穩定莫地之后,再想向南擴張,就難加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