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76

  第四七十六章
    以唐寅的心性,不見得有多深謀遠慮,但他的目標一向很明確,那就是擴張、擴張再擴張。【】-到了現在,對于風國而言,再想向南擴張,安桓二國就是最大的障礙。
    吞并莫國之后,風國的國力已在安桓兩國之,哪怕同時與它兩國為敵,唐寅也有取勝的把握。
    但是,南方的霸主川國是絕不會再坐視風國吞并安桓二國,肯定會插手出兵,所以,對唐寅而言,分化安桓同盟是當務之急。
    如何能分化安桓同盟,唐寅以為拋出利益作為誘餌是最佳辦法。越澤比黎昕更狡猾,也更貪得厭,到了他手里的實惠,再想讓他分出去,那比登天還難。
    唐寅敢打賭,如果今晚他氣跑的是越澤,把莫南兩郡都分給黎昕,那么黎昕轉回頭就會把其中一郡讓于越澤,兩國的聯盟關系會更為牢固。但反過來講,越澤可未必會這么做。
    池州、古饒,位于莫國最南部,由整個昊天帝國的圖來看,偏于中心地帶,氣候宜人,四季如春,糧產豐盛,工商達,是兩處名副其實的優渥之地,現在落入越澤的手中,再想讓他分出去,那疑如割他的肉一般,以越澤的為人,他絕不會再輕易拿出一郡讓給黎昕。
    安桓二國,同時出兵,合力作戰,到最后,安國獨享兩郡之地,桓國卻一所獲,黎昕的心里又怎會平衡?這就是唐寅所用的合則分之之計。
    這一晚的聚會,風、安、玉三國皆大歡喜,最郁悶也最落寞的當屬桓國,半寸土地未分到不說,連鎮江淪陷的戰利品也一樣沒得到,黎昕是帶著一干桓將兩手空空離開鎮江的。
    再看安國那邊,可謂是滿載而歸,不僅得到兩個郡的實惠,同時還從鎮江拉走了十多車的金銀珠寶,當越澤向唐寅告辭的時候,樂得嘴巴都合不攏,千恩萬謝,并一再及兩國盟好之事。{清風手打shouda8}
    唐寅在應付的同時,也在話語中有意意地流露出對黎昕對桓國的不滿,甚至還說出欲出兵討伐桓國的‘氣話’,看越澤作何反應?
    越澤這時候還是和黎昕一條心,聽聞唐寅的話,急忙好言相勸,并拍著胸脯做保證,等他回國之后,一定勸說黎昕,向唐寅賠禮道歉等等諸如此類。
    透過越澤的話,唐寅也能感覺出安桓二國的結盟實乃根深蒂固,想分化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他還得在暗中多多使力才行。
    弄明白越澤的意思,唐寅也就不再多言,親自送越澤出城,直至安國一行人馬的隊伍在視線中消失,唐寅才返回王宮。
    路,與唐寅同行一直沉默不語的靈霜突然開口問道:“王兄接下來是打算對桓國下手了?”
    唐寅一怔,接著咧嘴笑問道:“怎么?我表現得有那么明顯嗎?”
    他是沒有表現出要對桓國動武的意思,但通過靈霜對唐寅的了解,就是能感覺出來桓國已成為他下一個目標。靈霜正視唐寅,問道:“王兄到底想征服多少個公國?”
    唐寅笑了笑,沒有直接回答,說道:“王妹只需跟隨我同坐一船便是,這次滅莫,王妹的玉國不是也賺到了實惠嗎?”這倒是不假,對于自己的鐵桿盟國,唐寅并沒有小氣。
    除了大批的戰利品外,唐寅還從南寧八郡和莫地各分出兩郡給玉國,寧南的兩郡是龍山和下浴二郡,莫地的兩郡是泗水、西吉二郡,這四個郡,幾乎抵得玉國國土的一半,得此四郡,玉國的國力也能得到顯著的升,當然,風玉兩國之間的領土也變得更加犬牙交錯,難以分割。
    靈霜是看出來了,唐寅的野心太大,他想要的不是吞并某一國,而是想要帝國的全部,包括川國在內,可是等到某一天,連川國都被風國打敗了,那么玉國還能獨存于世嗎?
    想到這里,她輕輕嘆了口氣,現在的局勢已不是她所能左右的了,風玉兩國之間的聯系越來越密切,一方也越來越離不開另一方,兩國像是被緊緊地捆綁在一起,現在就算她想和風國撕裂盟約,恐怕朝中的大臣以及玉國的姓也不肯。
    聽到她的嘆息聲,唐寅也多少能理解一些靈霜的心思,他幽幽說道:“亂世當中,想要生存,想不被別國欺壓、吞并,那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變強,川國現在已視風玉兩國為眼中釘、肉中刺,如是你我兩國不能強盛到讓川國望而卻步的話,早晚有一天,會深受其害。”
    唐寅說的這一點靈霜是贊同的,她先是點點頭,緊接著話鋒又一轉,說道:“不管怎么說,王妹在今天甚至以后都會堅定地站在王兄的那一邊,希望,以后王兄也不會站在王妹對立的那一面。”
    唐寅怔了怔,仰面大笑起來,說道:“那怎么會呢!”
    當天晚,唐寅被堆積如山的軍政事務實在壓得透不過氣,起身從房里出來,到外面散心。
    風國吞并偌大的莫國,可不是打下鎮江就算完事了,南方各郡還存有反抗的地方勢力,這些都得要出兵征討,現在風軍當中的平原軍、飛龍軍、戰軍、虎賁軍都已南下,去穩定和收復南方各郡縣,單單是每日傳回來的戰報,哪怕唐寅每天不吃不喝不睡覺也看不完,除了軍務之外,政務就更加繁雜了,莫國有自己的體系,和風國截然不同,要想把莫國融入到風國之中,還不引起莫人大規模的反,又談何容易。
    唐寅早已傳鹽城,急召官元吉和邱真到鎮江,可兩地相隔數千里,他二人要趕過來也需要時間,在他倆到來之前,所有的軍政事務就只能由唐寅一人來處理。
    處理這些大大小小的事務,對唐寅而言絕對比打仗還累,入住莫王宮這么多天,他連好好逛一逛的時間都沒抽出來,現在他已筋疲力盡,決定放下一切事務,好好輕松一下。
    當然,他所謂的‘輕松一下’也只不過是在王宮里散散步,然后再好好睡一覺。
    此時的莫王宮,稱得是陰衰陽盛,以前的宮女全部被遣散,取而代之的是十步一崗五步一哨的風軍侍衛,現在還留在王宮里的女性,除了靈霜之外,便是她那些貼身的女侍衛。
    莫王宮的面積可不小,內部所有的殿宇和樓閣加到一起,過座之多,這么大的王宮,真想要走一遍的話,也得需要一整天的時間。
    唐寅處理了大半天的事務,看到人多的地方就心煩,帶著阿三阿四二人去了相對僻靜的后宮。
    邵方那些嬪妃早已不在這里,所有的殿宇、宮閣都是空蕩蕩的,只是偶爾能看到成群結隊的軍兵巡邏走過。
    一邊隨意地走著,唐寅一邊問道:“阿三阿四,這次我們離開鹽城有多久了?”
    阿三阿四掐指算了算,前者回答道:“回稟大王,已經快有小半年了。”
    “這么快……”唐寅搖頭而笑,說道:“打起仗來,還真不覺得時間有過這么快……”
    “是啊!大王!”阿三和阿四同是心有所感,異口同聲地應道。
    正望前走著,唐寅突然嗅道一股淡淡的紙灰味,他舉目一瞧,前方岔路口的一側正有幾名軍兵圍攏在一起,并隱約有火光閃出。
    唐寅暗皺眉頭,即便他不太熟悉宮中的規矩,但也知道在王宮之內是嚴禁燒火的。他默不作聲地走前去,開口問道:“你們在做什么?”
    那幾名軍兵顯然沒想到會有人到這邊來,被唐寅突如其來的問話皆嚇了一跳,不由自主地驚叫出聲,緊接著,急急轉回身形。
    等她們轉過來,唐寅才看出原來都是女兵,能在王宮里出現的女兵,那不用問,肯定是靈霜的侍衛。
    唐寅不認識她們,但她們可認識唐寅,見來者是風王,那幾名女侍衛急忙松開握住佩劍的手,紛紛跪地施禮:“小人參見風王殿下!”
    “起來!”唐寅揮了揮手,臉的表情柔和了幾分。她們畢竟是玉軍,自己這位風王還不太能管到她們的頭。
    他低頭瞧瞧,透過人縫,能看到地堆有不少紙灰,他問道:“你們還回答本王,為何深夜在此燒紙。”
    “這……”幾名女侍衛互相看看,皆沒敢回答。
    唐寅心中暗笑,臉色可是一本正經,說道:“有什么事,但說妨,你們若是不說,本王就以你等私自拜祭佞君之罪,令人把你等拿下!”
    幾名女侍衛可禁不起唐寅的嚇唬,臉色頓時變得慘白,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風王殿下,小人絕非在拜祭邵方,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唐寅有些不耐煩地問道。
    “而是這王宮里殺孽太重,經常鬧鬼,所以,小人才到這里燒紙,想……想除鬼去妖!”幾名女侍衛垂著頭,小聲說道。
    鬧鬼?唐寅差點被氣樂了,世哪來的那些鬼怪?自己這一輩子,殺人數,也從來沒見到有哪只鬼找自己,鬼怪一說純屬自己嚇唬自己的稽之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