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77

  第四七十七章
    “鬼怪一說,你們在私下里閑聊就好,但不要在王宮之內,燒紙拜神,擾亂人心!”唐寅向幾名女侍衛揮了揮手,示意她們全部散去。【】
    風王已話,就算女侍衛們心里再害怕,也不敢繼續燒紙。
    幾人紛紛向唐寅拱手施禮,正要離開,突然其中一人瞪大雙眼,看向唐寅的身后,臉色蒼白,嘴唇哆嗦,結結巴巴地說道:“鬼……大王……有鬼啊!”
    正常人看到女侍衛如此驚駭的神情,第一反應肯定是先回頭觀望,看看自己的身后生了什么事,但唐寅生性多疑,站在那里,連動都沒動,目光也沒有向后瞥一下,始終落在那名女侍衛的臉。
    唐寅能穩如泰山,阿三阿四可沒有這樣的定力,兩人雙雙回過頭去,向后面一瞧,他二人也下意識地低呼了一聲:“哦?”
    聽聞他二人的驚呼,唐寅這才慢慢回身,瞇縫起眼睛,舉目望去,只見在自己的后面,相距有二三十米的地方,空中飄浮著幾團陰森森、冷幽幽的藍光,藍光并非團在一起,而是分散開來,浮在空中,搖擺不定。
    “是鬼火!”阿三阿四異口同聲地叫道,說話的同時,二人不約而同地擋在唐寅的身前,把他死死護住。
    那幾名女侍衛則是嚇出一身的冷汗,哪里還顧得唐寅,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
    在阿三阿四以及女侍衛們的眼中,那飄忽不定又詭異的藍火是鬼火,但唐寅知道,那只不過是磷火罷了,和鬼怪一點關系都沒有。
    只是,磷火這種東西不應該出現在王宮之內,應該在墳地里才是。
    他不耐煩地把擋于自己面前的阿三阿四推開,嘟囔道:“你倆擋著我干什么,如果真是鬼怪,又豈是你二人能擋得住的?”說著話,他毫懼意地向那幾團‘鬼火’走過去。
    “大王小心啊!”阿三阿四生怕唐寅過去會有危險,一把把他的胳膊抓住。
    “那絕非鬼怪,你倆怕什么?!”唐寅沒好氣地甩開阿三阿四,繼續向前走去。
    很快,唐寅便走到鬼火的近前,他揮了揮袍袖,將空中的磷火驅散,接著,環顧四周,看了半晌,又低下頭來,揉著下巴沉思不語。
    這里是一大塊空地,地面長有不少的雜草,相對而言,此地的雜草要比別處茂密得多。當然,這也沒什么奇怪的,這里畢竟是王宮的幽閉之地,少有人過來整理也是很正常的。
    唐寅環顧了一會,又用力蹬了蹬腳下的地面,隨后回頭叫道:“阿三阿四!”
    “末……末將在!”阿三阿四吞口唾沫,快步前,只是通過二人說話的聲音能聽出微微的顫抖。
    唐寅白了他倆一眼,說道:“多叫些人過來,帶工具,把這里給我挖開!”
    阿三阿四一愣,低聲問道:“大王的意思是……這里地下有蹊蹺?”
    “恩!”唐寅點點頭,但又不是十分肯定,他說道:“有沒有蹊蹺,挖開便知,快去!”
    “遵命!”阿三答應一聲,快步向回跑去。
    這時候,那幾名女侍衛業已鎮定了許多,風王走到鬼火近前都沒想怎么樣,想必就算有鬼,也不是什么惡鬼,或者說哪怕是惡鬼,它也被風王的氣勢給鎮住了。
    幾名女侍衛小心翼翼地湊前來,怯生生地看著唐寅,問道:“風王殿下,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寅淡然一笑,說道:“具體怎么回事,等會便知。”
    阿三離開時間不長,便找過來數名風軍侍衛,為的兩位,正是新任侍衛營的兩位統領,蘇婉和曾蝶。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
    她二人都是女將,靠征武令拔來的。由于侍衛營是專司負責保護唐寅的安全,常駐王府,而王府里女眷又太多,用女將做侍衛營的統領能更方便一些。
    蘇婉、曾蝶見到唐寅后,雙雙施禮,問道:“不知大王有何吩咐?”
    唐寅示意她二人起來,同時指了指腳下,說道:“讓兄弟們把這里統統挖開,看看地下埋有什么東西。”其實不用看,唐寅心中也能猜出個大概。
    蘇婉和曾蝶不敢細問,按唐寅的命令行事,她倆指揮眾侍衛,把這一帶的草坪全部挖開。
    侍衛們皆感莫名其妙,不明白大王為何突然要把這里挖開,難道此地還埋藏有莫國的寶貝不成?
    軍令如山。大王有令,他們也只能照做。侍衛們紛紛把身的甲胄脫掉,一個個擼胳膊挽袖子,拿起鐵鍬和鐵鎬,開始刨地。數名侍衛一齊動手,度可不慢,沒過多久,就把地面挖出個一米多深的大坑。可是已經挖到一米多深,下面毫現,別說寶貝,連塊破銅爛瓦都沒有現。侍衛們暗暗咧嘴,一邊擦汗,一邊看向自己的頂頭司,蘇婉和曾蝶。
    蘇婉和曾蝶都很體諒下面弟兄們的辛苦,二人對視一眼,雙雙走到唐寅近前,低聲說道:“大王,已經快挖到半丈深了,還要繼續往下挖嗎?”
    “挖!當然要繼續挖!”唐寅連看都沒看,揚頭說道。
    蘇、曾二人奈,只好命令手下的侍衛們繼續往下面挖。
    等到快要挖到兩米的時候,坑內的侍衛突然驚叫出聲,緊接著,有十數人從坑里慌慌張張地爬出來,到了坑外,趴跪在地,哇哇大吐起來。
    站于坑外的眾人臉色同是一變,不知道里面生了什么事,紛紛快步前,問道:“怎么回事?”
    坑內有侍衛結結巴巴地說道:“回……回稟將軍,有……有尸體,有好多……好多的尸體……”
    “啊?”蘇婉、曾蝶大吃一驚,她二人蹲在坑口,同時把手中的火把向坑內探了探,攏目細看,可不是嘛,透過火光,隱約可見坑底里有腐爛得黑的遺骸。
    具體有多少,看不真切,但通過被刨出來的數量來看,似乎有不少,光是看到的黑黢黢的頭骨就有七八個之多。
    王宮重地,怎么會埋有這么多的尸體,這是誰干的?蘇婉、曾蝶急忙站起身,兩人對視一眼,后者取出手帕,系在臉,壯著膽子跳入坑內,查看究竟,蘇婉則去向唐寅稟報。
    當唐寅聽說坑里有挖出大量尸骨的時候,他一點都沒感覺到意外,磷火這種東西不可能緣故的出現,通常情況下,只有人或動物尸體腐爛的時候才會分解出來,在空氣中燃燒。他奇怪的是,埋于王宮地下的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向蘇婉揚頭說道:“繼續挖!把所有的遺骸全部挖出來,查清楚他們的身份,又是怎么死的。”
    “是!大王!”蘇婉硬著頭皮應了一聲,然后走回到坑邊,指揮侍衛們繼續挖掘。
    他們這里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很快,王宮里的其他人也都聽說了此事,紛紛趕過來,包括剛剛睡下的靈霜。
    靈霜在一干侍女的簇擁下,睡眼朦朧的走到唐寅身邊,囫圇不清地問道:“王兄,深夜不睡覺,在此折騰什么……”
    她話還沒有問完,就見到坑外的侍衛們正合力拉著繩子,等把繩子拉來后,再看另一頭,捆綁著一具腐爛得千瘡孔、模糊不清的尸體。
    靈霜這輩子也沒見過這個,嚇得小臉慘白,下意識地抓住唐寅的胳膊,兩只本就又大又圓的眼睛此時睜得更大更圓,臉哪里還有半點睡意。
    唐寅奈地看了她一眼,本來這些東西他是不打算讓靈霜看的,可她非來湊這個熱鬧。
    他抬起手來,撫住靈霜的雙眼,柔聲說道:“不必害怕,只是意中現一些被埋在王宮里的死人罷了。”
    靈霜怎么可能不害怕,自己吃飯、睡覺的地方,地下竟然埋有死人,想想都讓人覺得不寒而栗。她任由唐寅的大手蓋在自己的眼睛,聲音顫抖地問道:“這……這是王兄做的?”
    她的第一反應是,唐寅是不是已把邵方的遺孤統統殺光,并埋在王宮之內了。唐寅聞言,瞇了瞇眼睛,反問道:“難道我在王妹的心中就如此不堪嗎?”
    靈霜說完剛才的話就后悔了,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己方占領莫王宮才區區幾天,這么短的時間里,人不可能腐爛得如此厲害,再者說,若真是唐寅做的,他現在又怎么可能會大張旗鼓的再把尸體挖出來呢?
    “對不起,王兄,是王妹糊涂了。”靈霜話鋒一轉,又問道:“他們到底是什么人?”
    唐寅也沒太在意靈霜剛才毫道理的指責,他含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想弄明白他們到底是什么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邊已漸漸泛起魚肚白,此時再看坑外,挖出來的尸骸已有兩具之多,被擺在地,列出好幾排,有大有小,有男有女。
    現在風軍里可沒有仵作驗尸官,只能把鎮江城內的莫人仵作找來驗尸,由于尸體被埋得太久,業已嚴重腐爛,衣褲也難以辨認,身又沒有帶有顯示身份的標識,即便是仵作也查不出他們的身份,只可以確認,有些是死于外傷,有些是被毒死,還有些則是被活埋的,尸體當中,既有年長者,也有不滿十歲的孩童,按照腐爛程度來看,最晚也應是死于一年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