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79

  第四七十九章
    靈霜以怪異的眼神來掩飾自己內心的尷尬,她斜眼睨著唐寅,問道:“王兄為何一再拿問楓之事來為難于我,既然我當初已經給了王兄承,我就一定會遵守。[]
    唐寅只是開個玩笑罷了,沒想到會引來靈霜如此強烈的反應。他稍微愣了一下,52o小說道:“王妹與許問楓之事,我以后再不會過問。”
    靈霜驚訝地看著他,沒弄明白唐寅這話是什么意思,狐疑道:“王兄為何這么說?”
    唐寅正色說道:“王妹已幫過我很多,身為王兄,我不能毫回報,其實,當初你我之所以立下這個婚約,都是出于奈之舉,現在莫國已亡,你我的婚約也可以一筆勾銷了,以后,我不會再限制王妹的自由。”
    他知道,這正是靈霜一直想要的。現在風玉兩國的關系越來越緊密,完全不再需要他和靈霜之間的婚約做紐帶、做橋梁,所以在唐寅看來,他二人的婚約業已可有可,既然如此,又何必耽誤靈霜以后的幸福?與其讓靈霜憎惡自己,還不如讓她打心眼里感激自己呢!
    靈霜萬萬沒有想到唐寅會主動出來接觸兩人之間的婚約,一時間心里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滋味,按理說自己心中應該很興奮才是,但她可以確認,自己現在的心情和興奮一點邊都粘不。
    見她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好半晌都沒說出話來,唐寅忍不住大笑起來,伸手在靈霜面前晃了晃,問道:“王妹可是高興的傻住了?”
    靈霜回過神來,毫不客氣地把唐寅晃來晃去的手打開,臉也沒有一丁點的笑容,冷聲問道:“王兄為何突然出解除婚約?可是看我玉國已幫你成功滅掉莫國,以后再用處,現在便想一腳踢開?”
    自己這個本應該是皆大歡喜的議,靈霜應該很贊成才對啊,怎么會突然想到自己要把玉國一腳踢開呢,這小丫頭的思想怎么變得這么極端?唐寅滿腦子的莫名其妙,苦笑道:“王妹這次可誤會我了……”
    他話還沒說完,就見靈霜的眼圈紅了,唐寅心頭一驚,問道:“王妹怎么了?就算你我二人接觸婚約,也絕不會影響風玉兩國的關系。”
    靈霜搖了搖頭,她心中難過的不是怕風玉兩國的聯盟關系受損,而是感覺自己活像是個被夫君情拋棄的妻子,雖說她和唐寅之間并夫妻感情,更夫妻之實。
    她深吸口氣,一本正經地說道:“不管你心里有什么樣的想法,反正我不同意接觸婚約。”
    唐寅真是越來越看不懂靈霜了,脫口問道:“為什么?難道這不是王妹想要的嗎?”
    “你又不是我肚里的蛔蟲,你又怎么知道我心里想要的是什么?”靈霜針鋒相對地質問道。
    每到靈霜生氣的時候,都會把對唐寅的稱呼由王兄變成你,或者干脆就直呼其名。唐寅不知道她在氣什么,他狐疑地注視著靈霜,沉默不語。
    他不說話,靈霜也沒有說話,二人互相對視著,寢宮里一時間變得鴉雀聲,氣氛也壓抑得讓人有喘不氣的感覺。
    不知過了多久,唐寅率先打破沉默,突然開口問道:“王妹,你……不會是喜歡我了?”
    靈霜聞言,眼中流露出一抹驚色。她被唐寅這句話嚇了一跳,她本能的反應是不可能,自己怎么可能會喜歡唐寅呢?自己對許問楓的感情那么深,怎么可能又會喜歡別人呢?
    只是,她能騙得了自己,卻騙不了自己的心。
    如果說她真對唐寅毫感覺的話,那么當他出接觸婚約的時候,自己的心又為何如此難受,痛得法忍受呢?靈霜苦惱地皺著秀眉,同時垂下了頭。yuntvnetbsp;若是唐寅沒有把話挑明,靈霜可能還會繼續糊涂下去,認為他二人之間是不可能生出男女感情之事,至少她自己是不會,現在唐寅向她直截了當的質問,讓靈霜不得不重新審視起自己內心對唐寅的真實心意,所得到的結果,也是令人大吃一驚的。
    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唐寅這個人已不知不覺地烙印在靈霜的內心深處,扎根芽,并茁壯成長起來,占有很重要的一席之地,甚至已過了她本以為是自己心儀對象的許問楓。
    如果不是靈霜打心眼里喜歡唐寅,她不會在每次面臨選擇的時候都堅定不移的站在唐寅那一邊,如果不是靈霜喜歡唐寅,她也不會事事都盡心竭力地配合唐寅,使風玉兩國的聯盟變得堅不可摧。
    突然之間,她想明白了這一切,隨之臉色也變得一陣紅一陣白,變幻不定。對唐寅生出情愫,這絕非她自己想要的結果。
    但感情這種事就是這樣的玄妙,常常會和自己的心愿背道而馳,現在靈霜的狀況就是如此。
    見她久久不回話,只是一個勁的低著頭,不言不語,唐寅暗暗皺緊眉頭,心中嘟囔:該不會真的被自己猜中了?靈霜該不會真的喜歡了自己了?
    他并不討厭靈霜,但是兩人之間的關系太復雜,婚約一事,完全是他強加到靈霜頭的,在他想來,靈霜對自己的厭惡絕對多于喜歡,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靈霜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不過,既然弄清楚了自己的真實心意,她也不會選擇逃避。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讓自己的情緒盡量平緩下來,然后一一頓地問道:“如果,我真的喜歡王兄,王兄還會執意接觸婚約,把我推給別人嗎?”
    “這……”正所謂是怕什么來什么,唐寅最不愿意面對的事情還是生了。他和靈霜的關系,會直接影響到風玉兩國的聯盟,而風國要想繼續南擴,又離不開玉國這個堅定的后盾,所以,讓他拒絕靈霜,那不太可能,但讓他接受靈霜,又不過了心里的那一關,這時候,他反倒左右為難,不知該如何是好。
    考慮了好一會,唐寅方避重就輕地說道:“如果王妹不希望解除婚約,那就不要解除好了,反正我們現在這樣也挺好的。”
    靈霜的性格可不會接受模棱兩可的回答,她弄清楚了自己的心意,就一定得讓唐寅表態,要讓他親口說出他對自己到底是喜歡還是毫感情。
    她直言不諱地說道:“婚約不可能一拖再拖,早晚要有真正成婚的那一天,王兄認為呢?”
    “哦……是的。”唐寅已預感到靈霜接下來要問什么。
    “那是什么時候?”果然,靈霜步步緊地追問道。
    “這……”唐寅再一次語塞。他牙根就沒想過要和靈霜真正的結合,現在靈霜問于他,還真把唐寅給問住了。
    見到唐寅支支吾吾地不說話,靈霜心中一陣刺痛,不過小臉卻沒有任何的流露,她點點頭,強顏作笑、滿不在乎地說道:“既然王兄不肯說,那我就明白王兄的意思了。”
    說完話,她片刻都未再停留,邁步向外走去。在這場近乎于兒戲的婚約中,她已經輸了,輸得徹底,但她不想把自己最后一絲的尊嚴也輸掉。
    看著靈霜從自己身邊走過去,頭也不回的直奔寢宮門外,唐寅下意識地咬緊下唇,心中只有一個想法,不能就這么把靈霜放走。
    一是風玉兩國的同盟容不得半點差池,其次,不管靈霜裝得有多堅強,唐寅還是能感覺到她心中的痛楚,看著她臉故作堅強的表情,唐寅也很心痛。
    就在靈霜馬要走出寢宮大門的時候,唐寅回身抓住她的手,嗓音沙啞地說道:“不要走!”
    靈霜沒有回頭,語氣冷漠但又難掩顫抖,問道:“王兄并不喜歡我,又拉住我作甚?”
    唐寅沒有說話,他也沒有看人后腦勺說話的習慣。他手加力,把靈霜的身子硬拉著轉過來,面對自己,當他看清楚靈霜鵝卵石般的小臉時,才猛然現她已是滿臉淚痕。
    他一直都知道,靈霜很堅強,當邵方持強凌弱要強娶她為妻的時候,她沒有哭過,當莫國大軍入侵,兵臨莫國都城城下的時候,她也沒有哭過,可是那么堅強的靈霜現在卻淚流滿面,這給唐寅帶來的震撼太大了。
    幾乎連想都沒想,他先是輕拂下靈霜臉的淚痕,緊接著,直接把她拉進自己的懷中,低頭吻她那對有些失去血色的櫻唇。
    此時的靈霜做夢也沒有想到唐寅會突然親吻自己,整個人都驚呆嚇傻,兩只水汪汪、圓滾滾的大眼睛瞪得更大更圓,站在那里,呆若木雞,任由唐寅這個并不溫柔的吻。
    不知過了多久,直至靈霜感覺自己快要窒息的時候,她才恍然回過神來,隨即,本能反應地抬手一巴掌,狠狠甩在唐寅的臉,淚珠在她的眼眶里來回打轉,聲音顫抖地怒聲道:“唐寅,你太過分了,你即不喜歡我,又不愿與我成親,為何還這樣對我?”
    “我們明日便可以開始準備成親之事。”唐寅摸都沒摸被打得火辣辣的面頰,仍緊緊抓住靈霜的手,正視她的雙眼,語氣不容人拒絕地說道。
    :因為年會的關系,這兩天的更新未必能及時,還請各位多多諒解!深夜寫稿,頭昏眼花,如中有失當之處,也請們體諒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