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80

  第四八十章
    聽聞唐寅說明日就可以籌備成親之事,靈霜驚訝地看著他,同時抹了抹又紅又腫的嘴唇,問道:“王兄可是在可憐我?”
    唐寅正色說道:“我不會因為可憐誰便選擇和誰成親。”
    靈霜默然。她不希望唐寅和自己解除婚約,但是又不想這么快就成親,先她還沒有弄明白唐寅對自己的心意,其次,成親之事并非兒戲,她也需要回玉國和大臣們商議,不可能自己草率做出決定,何況,對于許問楓,她還欠一個交代。
    沉吟了片刻,靈霜說道:“王兄,成親之事并不急,可以……可以等到以后再說嗎?”
    唐寅點點頭,說道:“王妹想什么時候成親都可以,我只是想讓王妹知道,王妹并沒有被拋棄。”
    對于唐寅的體貼,靈霜頗受感動,她抬起頭來,兩眼直直地看著唐寅,輕聲低吟道:“王兄……”
    此時的靈霜,給唐寅的感覺少了平日里的棱棱角角與伶牙俐齒,多了幾分不常見的楚楚可憐的柔弱。
    正所謂燭下賞美人,越看越**。看著燭光之下靈霜那越絕美的容顏,唐寅也忍不住心中一陣蕩漾,暗道一聲好美!若非心有所屬,他這時恐怕早已把她抱到床榻去了。
    他收斂心神,沖著靈霜含笑說道:“時間已不早,王妹也早些回房休息去!”
    平時唐寅若開口,靈霜肯定會離開,但是這次,她沒有聽唐寅的話。她站在原地,一動沒動,用含羞帶怯的眼神看著唐寅,低聲問道:“王兄,我……今晚可不可以留下來?”
    唐寅頗感意外,對自己一向防心甚重的靈霜先是說喜歡自己,現在又要在自己的住處留宿,當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他笑呵呵地問道:“小丫頭,你可知道你這話對于一個男人而言意味著什么嗎?”
    他對自己的稱呼突然改為小丫頭,靈霜即感新奇又覺得很甜蜜,她垂下頭來,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下頭。她不知道自己這么做到底對不對,但是今晚她確實是不想走。
    當一個女人真心實意的肯為一個男人獻出身體的時候,說明她已經想把這個男人捆綁在自己的身邊。
    對于如此直白的邀請,唐寅法也不能再拒絕,他輕輕托起靈霜小巧的下顎,讓她直視自己的眼睛,再次問道:“你真的決定了?”
    靈霜對唐寅審視的目光,深吸口氣,開口應道:“是的。”
    “那好!今晚,你留下來。”唐寅說話的同時,回手把寢宮的大門關。
    唐寅拉著靈霜來到床榻前,接著,抬起手來,抽下她頭的金釵,又將鳳冠取下,讓靈霜如瀑般的長可以從頭頂垂下來。
    他喜歡這種又黑又直又順滑的長,捧在手里,好似錦緞,他忍不住將靈霜的秀托起,遞到自己的鼻前。一股淡淡又清幽的花香立刻鉆進鼻孔里,令人禁不住為之迷醉。
    “好美,也好香!”唐寅在靈霜的耳邊低聲說道。
    靈霜的小臉一下子變得漲紅,即便在許問楓面前,她也從沒有放下自己的頭,向他展示過。看到她紅撲撲如同熟透蘋果的小臉,唐寅彎下腰身,貼近她耳邊,問道:“怕了嗎?”
    說話的同時,唐寅特意用自己的嘴唇觸碰她敏感的耳垂。靈霜的臉色更紅,不過,她卻不肯服輸,強作鎮靜地搖搖頭,理直氣壯地說道:“當然不怕。”
    唐寅臉的笑容更濃,俊美的五官看去也更顯得邪魅。他由靈霜的背后環住她的腰身,手指頭輕輕一勾,便把她腰間的玉帶拉開。
    靈霜雖然是女子,但也是國君,身的衣服和尋常女子不同,腰所系的也不是裙帶。
    解開她腰間的玉帶,又一顆顆松開她身的繩扣,很快,她身的王服全部被打開,露出里面淡粉色的薄沙中衣。
    唐寅的大手順著靈霜中衣的領口伸進去,觸碰到她并不豐滿但卻性十足的酥胸。
    靈霜嘴說不害怕,但是身體卻隨著唐寅的觸碰而繃得緊緊的,整個心也到了嗓子眼。
    人的身體不會說謊。通過靈霜身體的反應,唐寅已能清楚地感覺到她的緊張。他非但沒有收手,反而還把靈霜的中衣全部拉開,讓她粉紅色的肚兜全部暴露在外面。
    她是明白自己的心意,也很確定自己很喜歡唐寅,但是初次在男人面前寬衣解帶,對于未經過人事的小姑娘而言,即害怕又緊張,同時又有隱隱約約的期待。
    她正在心吊膽的時候,身子突然一輕,人已橫在空中,原來,唐寅把她攔腰抱起,輕輕起放到床榻。
    靈霜的喘息越來越急促,胸脯一起一伏,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唐寅。
    后者回手把自己的衣帶也全部解開,脫掉王袍,側身扔掉,而后,他動作不停,繼續脫掉中衣和褻褲,直至身一絲不掛為止。
    這還是靈霜第一次看到**的男人,她本能的緊緊閉眼睛,同時害羞的抬起小手,把自己的眼睛蓋住。
    此時,她感覺自己的心臟像是個活蹦亂跳的小兔子,仿佛一張嘴就能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似的。
    她捂著眼睛,一直在等待唐寅的下一步動作,可是很奇怪,唐寅并沒有觸碰她身的任何部位。
    靈霜心中不解,捂著雙眼的小手悄悄張開一條縫隙,偷偷瞄向唐寅,只見他赤身**的站在床榻前,仿佛木雕石塑一般,動也不動,兩只亮晶晶的虎目正直勾勾地看著自己。
    好像是做錯事的小孩被大人抓個正著,靈霜下意識地低呼出聲,趕快又把眼睛閉。過了一會,她又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再次慢慢睜開眼睛,目光從唐寅的臉緩緩下移。
    唐寅的身材堪稱完美,高大、健碩,身軀呈倒三角形,渾身下,找不到半點的贅肉,若是仔細看,會現他的身有許多淡淡的疤痕,有大有小,有長有短,很難想像,一個人的身怎么可能會受到過這么多的傷。
    看著看著,靈霜的心里突然一陣酸,唐寅身為一國之君,把風國建造成雄霸北方的龐然大物,看去風光限,可實際,這一切都是他用性命拼回來的。
    世人只看到唐寅的兇殘與霸道,又有幾人能看到他所付出的努力?想來,這就是一方霸主的悲哀!
    她忍不住從床榻坐起,靠近唐寅,小手顫巍巍地扶他厚實的胸膛,撫摩著面那些橫七豎八、數也數不清楚的傷疤,她喃喃說道:“這……一定很痛!”
    這一句話,險些讓唐寅的心防當場崩潰。這些傷,大多都是以前留下來的,痛嗎?痛,非常非常的痛,曾痛徹心扉,痛得他死去活來,可是,誰又會去理會這些呢?
    在人們眼中,他是風王,人們敬他、畏他,但卻沒有人真心地去心疼過他,同情過他,靈霜是唯一的例外。他抓住靈霜的小手,一一頓地問道:“你在乎嗎?”
    “恩……”靈霜點點頭,清澈地大眼睛里毫不掩飾地流露出關切與心疼。
    “你,是第一個……”唐寅伏下身來,壓在靈霜嬌小的身軀,不過,他又怕壓傷到靈霜,用雙臂支撐住身子,盡量不讓自己全部的體重都壓住她。
    靈霜的目光從他的身移回到他的臉,對唐寅火熱的目光,她知道接下來將要生什么。不過這次她不想再逃避,主動抬起脖頸,想把脖頸后的肚兜繩帶解開。
    可能因為太過于緊張的關系,靈霜解了好一會也沒把肚兜的繩帶松開,她憋得小臉通紅,可是越著急,就越解不開,越是窘迫,小手就越不像是自己的,不聽自己的指揮。
    唐寅突然伸出手來,把她慌亂的小手按住,然后身子向旁一翻,躺在她的身旁,手臂順勢摟住她的腰身,輕聲說道:“睡!”
    靈霜是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但王宮里的女官曾教過她,她自己也有看過一些春宮圖之類的籍,對于男女房事的過程她多少還是了解一些的,知道絕不是男女同睡一床那么簡單。
    唐寅為什么不肯和自己行房事呢?她心中充滿疑惑,難道,他討厭自己嗎?可是通過他緊緊摟抱住自己的臂膀,她能感覺出唐寅對自己的在乎,看著他溫柔的雙眼,她能感覺到唐寅的柔情。
    見到小丫頭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個不停,唐寅覺察出她在琢磨什么,含著笑容,低聲說道:“現在你太緊張了,會很痛,等什么時候做好了準備,我們再……”
    他的話音越來越低,但也足夠靈霜聽得一清二楚,她臉的紅暈開始迅擴散,由臉到頸,又由頸到全身,看去,好像只煮熟的蝦子。她羞怯的樣子,可愛又惹人憐愛,唐寅不由自主地將靈霜摟抱得更緊,緊到靈霜都快喘不氣來,但是他的心里卻充滿了甜蜜感,和許問楓在一起時從來沒有過的甜蜜感,同時,她還為唐寅的體貼窩心不已。